第10章

        唐暖心中慌乱的厉害。

        如果被沈时易发现她怀孕了,他是不是就不会离婚了?

        但是靠孩子捆绑来的婚姻,又有什么意思?

        怕会在沈时易面前露馅,唐暖急忙说:“我、我明天去找您。”

        说完,妇产科医生走了。

        唐暖刚松了口气。

        身后却传来了沈时易低沉的声音,“胃疼,看妇产科?”

        唐暖急得眼眶都红了。

        “我胃疼再加上姨妈疼不行吗?”

        好半晌,她赌气地说:“你赶紧去关心纪念念吧,我们已经要没关系了。”

        沈时易幽深的眸子微眯,情绪不明,“唐暖,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唐暖强忍泪意,心重重往下坠,冷得刺骨,疼得锥心。

        沈时易皱了皱眉。

        情绪被他隐藏在眼底,克制地说:“念念当年被爷爷嫌弃,赶走,被迫跟我分手,如今患上躁狂症,极可能会重度抑郁,跟我脱不了干系。”

        听听。

        他多爱纪念念啊。

        话里话外,都那么偏袒爱护。

        不分对错,就要她这个妻子给前女友道歉,多讽刺可笑呀?

        唐暖心如刀割。

        她望着他,心是苦的,脸上却依旧笑着,“放心,离婚了就好了。”

        说完,她挣开手离开。

        背影单薄落寞,却也坚韧倔强。

        沈时易烦躁地拧紧眉心。

        手握拳头,指节根根泛白。

        轮廓分明,丰神俊朗的脸上,说不出的沉郁。

        好半晌,他才抬脚跟上。

        阔步长腿,步伐飞快。

        上了车。

        沈时易开车。

        唐暖坐在副驾驶,面色沉静如水。

        眸色清清冷冷,一言不发。

        沈时易扭头看她,眸色沉了沉。

        发动引擎,开离了医院。

        病房内。

        姜明慧不解地说:“好不容易才让沈时易过来了,你怎么还让他回去了?”

        纪念念笑得别有用心,“我就只是想看看,时易哥还有多在乎我,你看他都要求唐暖给我道歉了。”

        姜明慧迟疑了几秒,“你就不怕他是担心你想不开,才让那个女人给你道歉?”

        纪念念微抬下巴,脸上扬起自信的笑,“所以我才让他跟唐暖一起走,这样时易哥就会觉得我温柔体贴,就算那女人说没说过那么难听的话,时易哥也是信我不信她。”

        姜明慧眸色微亮,“你啊,年纪不大心眼倒是多,心思细密地连我这个当妈的都自愧不如。”

        被夸了,纪念念心里更得意骄傲。

        想起唐暖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心里更畅快。

        她不屑一哼,“唐暖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不乖乖跟时易离婚,以后有她受的。”

        同一时间。

        沈时易开车回到老宅。

        两人一路无话。

        下了车。

        唐暖率先走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屋里,就响起沈老爷子怒不可遏的声音,“你个臭小子,背着我干什么去了?”

        沈老爷子在客厅沙发坐着。

        怒瞪着沈时易质问,端坐的身体气息严肃。

        站在他身旁的忠伯大气不敢出。

        知道他讨厌纪念念。

        沈时易没回话。

        见他发这么大脾气,唐暖快步走上前。

        她满眼关切,“爷爷你怎么下这儿来坐着,你身体不舒服,快回房休息吧。”

        沈老爷子握起她的手,拍了拍。

        又盯着沈时易怒斥:“暖儿这么好的媳妇,你不好好珍惜,非要跟那个没良心的女人联系是吗?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和她有任何纠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