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6章 就不开门

        龙瀚动完手,往一个美少女的纤纤玉腿上一躺,手不老实的向内摸去。

        守门甲士只觉得心里一直犯恶心。

        尤其是自己被抽了几鞭子之后,他心里都开始有些恨龙瀚了。

        要不是因为不敢惹,要不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地位,非得把龙瀚给弄死不成。

        心里这么想着,但甲士肯定嘴上是不敢这么说的,就只能跪在地上,扶稳了自己的身子说:“是铁甲军团第六军回来了。”

        “铁甲军团第六军?”

        龙瀚这会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红头胀脸的,脑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军团了?”

        “外族人冒充的?去,把他们全部给我射杀了,一个不留!”

        “啊?”

        那甲士听到他的这个命令吓得失声尖叫了一声。

        这可是龙族最精锐的一支队伍之一,而且这次他们奉密令出城办事,现在他们的将军斗战死了,死了三千甲士,才回来。

        龙瀚要是真的敢把这些人杀了,他们西门守门将领三十六人全部都要被处于极刑。

        别说他龙瀚只是龙彪的堂弟,就是他是龙彪的爹也不行。

        再者铁甲军团第六军可不是一般的甲士。

        他们守门军只有七百人,激怒了对方岂不是妥妥的让兄弟们送死?

        龙瀚喝了不少酒,但是这个甲士却没有。

        他宁愿再挨几鞭子也不敢跟铁甲军团第六军对着干,于是赶紧就冲着龙翔解释道:“将军,这是我们龙族最精锐的战士,一人可抵住千军!”

        “而且他们是奉龙斩大人之命,办事回来的啊。”

        “他妈的!”

        龙瀚重重的一掌打在木案上。

        霎时间,他眼前的木案崩裂。

        陪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赶紧跪倒在地上,就连报告的甲士也急忙跪倒在地上,不敢有别的动作。

        龙瀚这个人喜怒无常,高兴的时候,他趴在地上让人骑着玩都行,可他不爽那会,随时都会拔剑杀人。

        用鞭子抽打别人都是轻的。

        这会,他显然是有点盛怒了。

        他一把将旁边的佩剑取了下来,走到甲士的身边,抬脚将那个甲士踹翻在地上,之后就恼火的往城墙上走去。

        一边走,他还在一边怒骂:“我倒要看看今天我不让他们进我西门,他们还敢翻了天不成?”

        除了拿了佩剑,他还从旁边拿出一道大弯弓。

        对方不是有将军吗?

        今天他就要搞死这个将军,他倒要看看,他会付出什么样的沉痛代价。

        不一会的功夫,他就已经站在了城墙上。

        “他妈的,这都何时了?谁敢踏足城门?今天老子心情不好,下面的将军给老子听着,不想吃龙头箭,就他妈的给我在下面过夜。”

        “你们让老子心情好了,老子再给你们开城门,要是非要现在就像进来,老子就请你们吃箭矢!”

        城楼下面,这些甲士目瞪口呆。

        神经病吧?

        东门不让进,说搞招亲,他们忍了。

        他们走了几个小时,拖着沉重的金币,就连独角马都累的都快要站不起来了,眼瞅就要进城了,现在却被这样的一个醉醺醺的守城将大骂。

        他们出生入死,才换来了这些金币,而且还损失了三千弟兄。

        如果不是陆云的帮忙,他们这会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

        这简直对他们这些人就是侮辱。

        这些人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于是代理将军就一抬手指着龙瀚大喝道:“速速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不然龙斩大人怪罪下来,你承受不起!”

        “呸!”

        不成想,代理将军刚喝了一声,他就埋汰的往代理将军这边吐了一口浓痰。

        幸亏代理将军反应迅速,赶紧避开。

        “你他妈……”

        代理将军也忍不住要骂人了。

        “尼玛的!老子是不是没收拾你们这些混账东西,敢骂我,让你尝尝我的龙头弓的厉害!”

        他说完,就将龙头弓架在了城墙上,紧接着就要拉动弓弦。

        “混账!”

        唰!

        下面的代理将军大喝一声:“你敢!”

        可是他刚说完,龙头将军就已经撒放了弓箭。

        唰!

        这重力加速度加上,代理将军身后就是众弟兄,根本不可能避开这龙头箭。

        而且龙瀚这一下子明显是要他的命,这箭是直接朝着他的脑门打下来的。

        一时间来不及躲避,那将军就赶紧用手挡住。

        这都是一百多石的强弓硬弩,这一箭下来,势必会贯穿他的手臂。

        龙瀚在上面更是放肆大笑,就等着看他吃痛哀嚎。

        然而下一秒,那根箭就已经被两跟手指轻松捏住。

        “额……”

        龙瀚的大笑声戛然而止。

        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下面的同样穿着甲胄的士兵。

        要知道这可是一百多石弓打出来的龙头箭,人肉眼只能看到嗖的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多半已经中箭。

        而这些甲士中的将军,哪怕是代理将军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他们都不可能捏住龙头箭!

        这不过是一个士卒!

        龙瀚还以为自己喝的太多酒,出现幻觉了。

        当然下面的这些甲士都是了解陆云的厉害的,尤其是他还会变换自己的样貌,更是让这些人惊的合不拢嘴。

        当然,他能接住一根箭也就不算什么了。

        “谢谢!”

        代理将军连忙道谢。

        事实上,陆云才算是他们现在的将军,而他之所以当代理将军只是因为陆云不想抛头露面。

        不过眼下看着自己的兄弟要中箭,陆云当然不能不管。

        “哼!”

        只是陆云的举动瞬间激怒了龙瀚。

        “你小子很牛逼是吧?能接箭是吧?好啊!那就多他妈的吃我几箭,来人拿酒来!”

        陆云斜着眼睛往上瞄了一眼:“谁有兴趣跟你玩?”

        说完,他轻轻地一弹,紧接着手上的那支箭就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扑哧!

        “啊!”

        龙瀚惨叫了一声,肩膀顿时被被这根龙头箭贯穿。

        陆云淡漠的看着他:“现在即刻把城门打开,不然穿透的就不是你的肩膀了,而是你的脑袋。”

        “啊呀呀!王八蛋,你还想我给你开城门,做你的黄粱美梦吧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