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86章 永世不散之寒

第86章 永世不散之寒

        “青阳哥哥,你要多吃点凉性的蔬菜,去去火……”

        “了解了解,我回去就吃,餐桌上总能找到凉性的食物,放心。”

        青阳还在和云清瑶发着微信。

        下午5点,雷震接上青阳准备回雷府了。

        倒是雷震时不时的偷瞟青阳那贱贱的样子,不就是撩妹么?谁还没撩过似的,瞧你那酸样。

        不过青阳也察觉到了。老子好意带你去见张丽珠,你又推辞。这大老爷们吧,也不好拿着一个事老是提。

        就这样,两人没过多久还是都顺利的回到了雷府。

        ……

        雷家家主常年在外面应酬,雷夫人也出去搞活动了,所以今天也不会在正厅搞什么晚宴。雷家兄妹弟三人和青阳都在张俊山所居住的小院里一起吃晚饭。

        “来来来,小师弟,把这个膀子干了!”

        张俊山招呼人的方式就很生活市井,不讲那些什么餐桌礼仪,提着膀子就往青阳碗里一塞。

        “呃……师兄啊,还有这么多人要吃呢,全给我一人吃不好吧~”

        “吃了吃了,那有什么,他们想吃叫厨房再弄,你也别叫我师兄师兄了,就叫老张吧~”

        ……

        这师父看起来是有严重的双重标准啊,对自己的同门咋就这么热心呢?

        关键还是在雷家的地盘,完全没把雷家兄妹弟三人的感受放心上啊~

        真就是反客为主呗~

        青阳也是觉得盛情难却,也就吃了起来。

        “老张啊,我问个问题。我最近有点上火,吃点啥能下火啊~”

        面对青阳的问题,张俊山没急着回答,搞了两筷子红烧肉塞口里,嚼了两口就吞了。

        “师弟啊,你这哪是上火啊~年纪轻轻的,不就昨天和今天流了点鼻血么,没事的,吃菜吃菜。”

        卧槽!

        你怎么知道我流了鼻血的?而且流了两次都被你知道了~你偷窥老子?

        青阳这会不由得觉得这个老张有点东西啊~

        “怎么了?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这种小问题都不是事~你放心吃就是了。”

        老张说没事,那可能就真的没事了?

        “先生真是慧眼如炬啊~”

        雷震觉得自己抓住了拍马屁的好机会,赶紧拍两下。

        “去去去,少讲点没用的话,那我就讲讲怎么知道的吧,我说你的观察力是真的差啊。”

        张俊山有点嫌弃看着雷震。

        “昨天我小师弟手指甲里有血迹,今天早上没有,完了晚上回来又有了。可不就是流了两次鼻血么?你们是不是还想问,为什么一定是鼻血对吧。他其他地方也没血迹,万一是脚上出血了,也不至于拿手擦是吧,男子汉的不至于。”

        张俊山讲完就开始猛夹菜,刚刚说话耽误太多吃菜的宝贵时光,得补回来。

        不过这种细致入微的观察,确实也给众人很大的启发。

        什么启发?那就是没事的时候盯着人家手指甲缝看看,看人家有没有流鼻血。

        ……

        饭后不久也便有了安排,先休息半个小时,然后开始练功。

        看得出,雷风是很按部就班的开始了训练,而雷小芸和雷震有点憨憨一样不知道干嘛。

        没东西练啊~咱们新生入学不搞点教材资料,

        练锤子啊。

        “你们把那边的石锤搬过来吧,今天就随便练练锤子,提高一下力量吧~”

        噗……

        还真是练锤子。

        “那师兄,我要不要一起去练练啊,我感觉自己的力量也要提高~”

        青阳觉得自己现在确实需要提升一下实力,尽管之前的对手现在变成了自己的师侄了都,可保不齐以后遇着什么怪物啊。

        “呃……不用,你有一个特别的训练项目。拿着~”

        张俊山甩手把之前那个酒葫芦扔给了青阳。

        “你的训练项目就是整点~这个。”

        纳尼!?

        老子的训练项目是喝酒?这是什么幺蛾子套路啊?有点看牌不懂了!

        “之前有些东西忘了跟你介绍,这酒对你来说是大补之物,不过也就你能喝了,连我想喝都喝不了啊。”

        啊?

        “那师兄,要不我分你一半,你也尝尝?”

        青阳这会可是讲客气的,这老张对自己确实没啥坏心眼,咱也不能不大方啊。

        “别别别~小师弟啊,师兄我呢还很年轻啊~还不想突然去世。”

        张俊山这话,说的就是自己不想喝这玩意。

        “这酒啊,师父酿的,本来味道还挺好,我小时候也偷偷喝过。可昨天我在葫芦里取出的冰片你还记得吧~”

        青阳听了张俊山的话,也想到了这个小细节,莫非是这冰片有啥问题?

        “问题就在这冰片上,别看它就那么一小小一片,我昨天费了牛劲才把它逼出来给你看一眼的,被它沾过的酒水将变成至寒之物,永世不散之寒,也就你小子体内的炎阳真气能顶得住它了。所以这酒只能你喝~”

        啊?青阳听完这番话,完全变成了个傻子。

        是的,我人傻了!

        老子的炎阳真气,不就是瞎编的吗?怎么还有人当真了呢?

        “怎么啊~你不信啊,你小子体内若是没这股炎阳真气,昨天应该就去世了,今天还轮得到你流鼻血?”

        嗯……我说点什么好呢?青阳此刻有点呆头呆脑的味道~

        “哎呀,你喝吧,反正喝不死,师父让我出门的时候带的这玩意,就是为了找你的。”

        张俊山的意思就是,这反正就是找自己小师弟最好的一个证明了。

        谁能喝,谁就是。不能喝的反正可能都……

        “那我师父是……”

        青阳有点懵逼,老子怎么就多出来一个师父呢?而自己完全还没印象。

        从小到大,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啊,只有学校的老师教过我语文数学等等……

        “这个你先别急,反正时间到了,你就能见着他老人家了,其他的别问。”

        张俊山有点这个水到渠成的意思~

        “呃……那我先去那边看看他们练习,然后再整点~”

        青阳也不想这么早就醉了,索性看看雷家人是怎么练功的。

        “去吧~我也睡会~记得喝点啊,正好给你下下火~”

        张俊山讲完便唰的躺倒了凉椅上闭上眼,不再说话。

        ……

        “艾欧~昨天那个小冰片你也见着了吧~它是属于世界重置之石里的碎片吗?”

        青阳边走边和小精灵沟通了起来,不都是碎片么?

        说不定是什么冰龙啊~冰魄啊~冰女啊~或者谁的。

        “嗯……主人,我昨天就感觉到了,那个小冰片并不是我们空间里散落出去的东西。它完全没有我们这片空间里的气味哦~”

        这样啊~那这玩意的来历还得猜猜了。

        “不过主人,火猫猫找你有话说哦~”

        对啊~昨天不是在风雷拳馆还解封了火猫么,老子差点忘了!

        “灰烬之灵参见主人!”

        青阳现在与世界重置之石里的英雄沟通起来,已经可谓是驾轻就熟了,一边看着雷家兄妹弟的操练,一边和英雄们对话丝毫不耽误。

        “你好你好~灰烬之灵!”

        “主人你是不是想问问我和你体内炎阳真气有没有关系吗?”

        世界重置之石里的英雄,就共享思维这点上简直不要太方便。

        “嗯~没错,是不是你带给我的啊~你的炎阳索不也是炎阳系列吗?”

        青阳想到这个点,觉得这一切实在太巧了,又太契合了。

        “啊~主人,其实昨天我刚解封的时候,本来一个技能都使用不了的,可没多久我就感受到了主人体内这股能量,对我特别有亲和力,然后我的技能就解锁了七七八八。”

        这……

        老子还问火猫怎么回事,现在倒好,他也说是因为我体内的能量了。

        我体内真的有能量吗我自己怎么都没察觉出来啊?

        是不是有点意外了啊~

        头回发现火猫技能的解封竟然是因为自己?

        (喂完戴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