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都市小说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169章 优秀的体操运动员

第169章 优秀的体操运动员

        “师父,你那个开门的魔法,给我用一下呗。”

        青阳跟着破空慢悠悠地走着。

        “年轻人不要老想着偷鸡。”

        破空师父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青阳,就差没说老子懒得弄了。

        “给我进去看看你梅姐的汤弄好没。快点!”

        青阳说完就被破空扔进了别院内,好在师父这手法很高明,让自己落地很稳。

        自己进屋见到梅姐时,梅姐却是在和淘淘玩跳兔兔的游戏,小土豆也在一旁玩着。

        羡慕~

        这小家伙的手可以为所欲为的放。

        “如果饿了就吃点。”

        梅姐示意青阳去餐桌上搞自助。

        哈~原来是饭菜都做好了。

        除了一个巨碗盛着的老母鸡汤,还有小炒牛肉,炒蔬菜,一个甲鱼火锅。

        四个菜分量都特别足。青阳看着这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不住吞口水。

        “阿泽。”

        梅姐这是在叫小土豆,哈哈,原来小土豆叫阿泽。

        “饭给你。”

        一碗饭递了过去,小土豆也坐在了餐桌旁看着青阳吃饭。

        “谢谢小……阿泽师姐。”

        青阳说完,感觉小土豆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

        “那个,我妈不是叫你阿泽吗?”

        自己没叫错啊。

        “那你还是叫小土豆吧。”

        小土豆刚准备起身,梅姐抱着淘淘走了过来。

        “这是你大妹。什么师姐师姐的。”

        梅姐说到,然后对着小土豆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家都吃过了?”

        青阳看到梅姐和小土豆都在围观自己吃饭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我娘这道分身,和我这个灵魂形态用得着吃饭?小家伙刚刚喂过奶了,也不用吃,就你吃。”

        小土豆梳理了一下头发,不过她的感知很敏锐,有一道略微猥琐的目光扫了一下自己。

        “你眼睛往哪里瞟?是不是找死?!”

        小土豆一手护住心口,一手分出两根手指头精准地伸到青阳眼前一厘米位置。

        “不是你自己说喂奶的吗?我不得环顾一下四周?看看我儿子喝的哪个牌子的牛奶?”

        “我那个……哪里来的奶?你是不是有毛病?好啊~你竟然敢说我是牛?”

        嘎?!

        “我哪有说你是牛?”

        青阳哭笑不得,这小土豆什么顶级理解?随后又只好望向梅姐,希望梅姐能够劝劝小土豆别这么大火气。

        “你别看我啊,我也不是牛。”

        呃……

        “你快吃饭吧,儿啊。我在抱孩子啊。小土豆生气我没有手拦了。”

        是梅姐的传音。

        “我不跟你扯皮了,我吃了饭还得给师父去送一碗汤。”

        青阳有点头皮发麻,赶紧加快了干饭速度,然后拎起保温桶就开溜。出门前还听到了梅姐语重心长地在给小土豆做思想工作。

        “大妹啊,不是娘说你啊。你这个脾气不好嫁出去的啊,哎……”

        ……

        青阳随后出了门,四处张望,却没有见到师父。

        跑了?!

        “啊啊啊~痛痛痛!”

        青阳头顶传来一阵钻心地痛,随后是“啵”的一声,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

        原来是师父帮自己把头顶上那根绿色的藤蔓摘了下来。

        “您怎么跑围墙上去了。”

        “什么叫跑围墙上去了。”

        破空轻轻一跃,又回到了地面上。

        “老子明明是跳上去的。你小子怎么去了这么久,要饿晕我老人家吗?”

        好吧~

        “您的汤。”

        青阳麻利地揭开保温桶,递给了师父。这借花献佛的事情自己做得来。

        看得出破空师父见到汤后,还是很高兴的,接过来先闻了闻,露出一阵享受的表情。

        “淘淘没往里面撒尿吧。”

        嘎!?

        这是哪门子话啊。

        “也对,这缺德的事也许就你小子小时候搞得出。”

        唠叨归唠叨,但破空师父还是喝了起来,然后是拎出一个鸡腿开始啃。

        我小时候往师父的汤里还撒过尿?

        这壮举,我怎么没什么印象?

        还是说师父因为这事把自己的某些记忆给抹掉了?

        破空又喝了一口汤,然后随手把之前在青阳头顶摘下的那根藤蔓塞进了嘴里。

        感觉是在当蔬菜吃……

        “师父,我开始被几只猫咪给堵住了。”

        破空啃着鸡腿只是给青阳递来一个“你小子真是没出息”的眼神。

        “那些猫猫都可以当你的历史老师了。还有,有的也可以当你的武术老师。”

        这是,文体两开花?

        “我刚来的时候就被她们用剑架住过脖子。感觉她们也不是很厉害啊。”

        青阳不住在回想。

        “那是年纪大一点点的,时间一久自然业务生疏了。不然随便一剑就能嘎了你的狗头。”

        青阳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脖子。

        “那这么说,先前在演武场出现的那些猫咪,反而是年纪小一点点的?”

        “嗯,你小子终于说了一句有用的废话了。”

        破空抬起头望着天空。

        仿佛是在有所感怀。

        “师父您怎么了。”

        “我有个嗝打不出来。”

        ……

        “嗝~”

        一个悠长而有味的饱嗝打出,破空露出了一阵惬意。

        “老人家我呢,以前还有点功夫在身上,不过时间一久。也忘了个七七八八,这个梅姐也跟你说过类似的吧。”

        青阳听着点点头。

        “那您以前行走江湖什么的,有没有什么独门绝技?”

        破空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剔着牙,想了半天。

        “以前好像会一种拳法,可也有好多年不用了。当然,老人家我现在有点小妙招傍身也够用了。”

        嗯?

        学不到什么拳法,学点小伎俩也行啊。不然认了这个师父干嘛?

        “您能教教我吗?”

        青阳高低还是有些心动。

        “好啊~”

        让青阳意外的是,自己师父这次感觉额外大方,欣然就同意了。

        “咔嚓!”

        “喔~”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是一个笔直的一字如体操运动员一般稳稳坐在了地上。

        老子的蛋蛋……

        “主人,你在叫我吗?”

        耳畔传来艾欧的声音。

        不是啊,我是说我的蛋蛋……

        “哦……”

        青阳疼的连连低吼。

        脑海中回忆着师父刚刚的操作。在自己眼前用两指笔画出剑指的造型。然后突然将食指和中指分开。

        再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这是什么坑爹的套路啊。

        “轰隆隆!”

        还没等青阳从地上爬起,只听得天空瞬间乌云密布,紧接着一声炸雷响起。

        “来来来,乖徒弟快起来,为师是在帮你拉伸一下韧带,你要知道啊。这个体操运动员都需要很好的柔韧性,啊不是,我是说一个优秀的武者也需要一定的柔韧性。师父知道你疼,我也心疼呢……来来来,没事的哦,疼了这一把就没事了……”

        嗯?

        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

        这是在哄小宝宝?

        好在破空师父又对着自己施展出一个小光球,一阵舒爽感觉荡涤全身。

        扯蛋的疼痛感好像突然不见了。

        “那个,笨蛋,哦不,青阳啊。师父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保温桶先挂在这里。”

        破空说罢就把保温桶挂在了一个树杈上。

        “你是不是要去集市找小云,来来来,师父送你过去。”

        “那个,师父啊。突然变天了,我怕小云没带伞。”

        “那就别愣着了啊,赶紧去。师父给你开门。”

        破空说完挥手就开出一道光门,把青阳推了进去。

        随后自己也突兀地消失不见。

        说来也奇怪。

        破空师父走后没多久,乌云也悄悄地散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