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善良的少年

第二章 善良的少年

        对方听到之后似乎有些惊喜,但并未按照陈无涯说的那般将他放下,只是一步又一步的向远处走去。

        嘴里不断说着什么,陈无涯有些沉默。

        他实在是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可是对方似乎也听不懂他在讲什么的样子,

        一时间陈无涯有些无奈,

        (这下怎么办,没想到语言不通才是难事)

        对方费力的背着陈无涯走着,

        不由得喘着粗气,

        陈无涯看着对方,

        直到这时他才看到了对方的相貌,

        有着一头深红发与红色眼睛,左额处有伤疤,耳朵上戴着画着日轮的耳饰,头发微微系起,身上披着一个绿黑格子相间的外衣,脖子上戴着蓝色的像是毛绒的围脖。

        陈无涯看着这一身装扮总觉得有些怪异,这种打扮不太符合中原打扮,倒像是异国打扮,只是是哪个国家的打扮他就分辨不出来了。

        不过肯定不算富裕,陈无涯看到这叹了口气,看来不能一心等死了,至少为了这位少年善心,自己也该奋力活下去。

        听着耳边少年断断续续的话语,陈无涯没有半点嘈杂之感,闭眼细细感受着身体上的疼痛,试图寻找能够恢复的方法。

        随着不断地感受,陈无涯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很奇怪,这种状态异常的奇怪。

        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损害,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健康,虽比不上自己巅峰时的状态,却也是平和有力的状态。

        可是他现在却难以用力,除了调整内息减缓疼痛以外,似乎做不到任何事,

        这种怪异的体征让陈无涯有些沉默,

        所谓医武不分家,很大程度上在于江湖人士难免刀剑损伤,一些基础的护理知识也是极为娴熟的。

        更何况陈无涯因为某些原因,他的医术要比其他人更加精湛,

        不敢说独步天下,至少也是天下一流水准的医术,

        可连他都找不到丝毫问题所在,

        那这种情况就很难办了,

        (找不到病源,就做不到对症下药了,甚至连如何加快恢复都没有头绪)

        就在这时,陈无涯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辨认一番后陈无涯有些苦笑,

        他发现似乎来了野兽,听这声音,有些像是……狼,

        他费力的在少年身上拍了拍,

        少年停下了脚步,喘着粗气,略带疑问语气的说着什么,

        陈无涯没有去听对方讲什么,反正也听不懂。

        他挣扎着从对方身上下来,结果直接摔倒在地,

        对方有些惊慌的要来扶,他直接挥手,努力坐直身体以后,

        刚要开口,却想到语言不通,于是用手指了指对方,又指了指远处,最后用手指了指自己,随后挥挥手,

        对方似乎看出来了什么,大声说着什么,但陈无涯不想猜测对方在说什么,因为没时间了,

        他用力抓着对方的衣服向一旁扯去,严肃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他不想害的对方最后还要葬身野兽口中,

        但对方双眼清澈,目不斜视的看着陈无涯,没有丝毫闪避,陈无涯看着对方的双眼,似乎理解了对方的想法。

        叹了口气,用剑撑起身子,然后将对方向自己身后拉去,对方似乎有些疑惑,但很快对方就知道了,

        因为一个又一个潜藏者的狼从树后面钻出来,对方刚看到狼时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从腰间拿出一把斧头,陈无涯看到对方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还能快速冷静下来,不由得有些赞叹。

        陈无涯说道:“虽然你可能听不懂,但我很抱歉,让你牵扯进了这么麻烦的事里,不过我向你保证,你不会受伤的,等会快回去吧,别管我了。”

        说完也不听对方的回答,拔出手中的剑,强提一口气,将身体上的痛感和无力暂时压制了下去。

        曾经的实力短暂的回归,陈无涯眼神冷淡的看着狼群,

        (五,不,六只吗,足够了)

        陈无涯看着龇牙凶狠的狼群,没有做任何表情,将手中的黑剑垂下,随后手中的黑剑好似闪过一丝光亮,

        背后的少年紧张的看着狼群,

        但很快他就闻到了某种气味,

        这是……血腥味?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来自旁边这个很虚弱的同龄人身上,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

        血腥味是来自狼身上的,

        可是怎么会……

        就在少年还在想的时候,五只狼突然瘫软在地,好似脱力一般,树上突然又掉下一只狼,沉重的砸在地上。

        少年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旁边的那位虚弱的人突然极为严重的咳嗽起来,好似要将胸中的肺都咳出来一般。

        之后,那个虚弱的人无力的瘫倒在地,少年急忙看向对方的状况,发现只是昏迷了过去,有些松了口气。

        连忙将对方背起来,把掉落在手旁的剑也捡起来,看了眼死去的狼,费力的向远处走去。

        ……

        当陈无涯再次醒过来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天花板,

        陈无涯有些苦笑,看来对方还是将他带回家了,

        果然语言不通才是大事啊,

        陈无涯对此感触颇深,

        四肢的疼痛更加剧烈了,但是身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口,

        这一次甚至就连呼吸都能感受到剧烈的疼痛,

        他环顾了下四周,这是一座布局很奇怪的屋子,和中原百姓家里的布局完全不同,

        基本都是空地,只有一旁有一个吊着水壶的像小灶一样的地面,

        而其他地方则放着一个个像是木板一样的垫子,

        不过这种环境也算是坐实了,那位少年的家里并不富裕,

        如今又多了他这个拖油瓶,未来的生活怕是很艰难了,

        之后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剑放在自己的脑边,

        有些安心,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杂乱的信息出现在他的眼前

        【@@!@#¥¥@!¥……!#……@#¥】

        陈无涯有些皱眉,

        什么东西?他眼睛坏掉了吗?

        可惜他现在用不上力,不然说不定会用手挥一挥,检查一下。

        这个极为杂乱的信息还在持续不断的出现在陈无涯眼前,

        陈无涯就这么看着这个信息,

        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他倒要看看这个鬼东西要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