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怪物

第九章 怪物

        陈无涯看着对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松口气,

        不管对方是自大还是自信,至少让葵枝夫人她们离开了,

        那自己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你应该不是她们的家人吧,为什么要舍身帮她们逃跑呢?”

        那个看起来很是清秀的青年,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

        陈无涯没有回话,他没有回答对方的义务,

        看着对方破绽百出的身姿,陈无涯隐隐感到奇怪,

        不管如何,只要习武或是锻炼过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痕迹,

        但对方身上除了光滑白皙之外,姿态异常的松散,

        完全没有任何武力的样子,甚至看起来很病态,

        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这样的人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底气敢袭击一户人家?

        身上也没带兵器的样子,难道靠身份压人?

        陈无涯不是没见过那种颐指气使的人,仿佛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对方虽然语气高高在上,但不太和只靠身份压人的人又不同,

        陈无涯眼看对方似乎没有进攻的姿态,心里保持戒备,

        说道:

        “这户人家应该和你没有仇怨吧,为何深夜来访。”

        “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虫子。”

        这句话瞬间出现在陈无涯的耳边,

        但陈无涯表情不变,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一边,挡住了对方的攻势,

        “锵”

        一阵金铁交加的声音传出,陈无涯看到对方用于攻击的事物有些震惊,

        那是一根长长的刺鞭,如同血肉一般的刺鞭,上面隐隐能看到血液和鼓胀的肉块,却诡异的有种异样的金铁质感,

        这种有些超乎陈无涯认知的武器,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袭来,

        陈无涯只得连忙挥舞起手中的黑剑,应对起来袭的攻势,

        对方刺鞭攻击到他剑上的力道异常强大,

        完全看不出来像是这种体型面貌能打出来的力量,

        陈无涯通过特殊的技巧卸去了大部分力道,

        但依旧有难以卸去的力道传入体内,

        让陈无涯不由得感到气闷,

        陈无涯果断调节内息,舒缓这种难受之感,

        对方仿佛不会脱力一般一直保持着高强度的挥鞭,

        陈无涯集中着精神,或刺、或劈、或斩、或撩,一剑又一剑飞速且迅疾的破开对方攻过来的刺鞭。

        但久守必失的道理陈无涯还是知道的,而且陈无涯虽然能舒缓体内被力道穿透的难受之感,

        但并非完全解决了,这种不断累积的压力也让现在尚未恢复全盛期的陈无涯极为痛苦,

        病弱之体和高强度的战斗,再加上对方的攻势,他有极大可能会就此落败,甚至死亡。

        陈无涯抓住机会,身形微微后撤,一击斜斩,极为精准的在对方的攻势下逼退对方,

        对方如同羽毛般向后飘去,双臂的刺鞭也随之收回,再次变成了欣长白皙的手指,

        眼中充满戏谑的神色看着陈无涯,好似是自己主动退去一般,

        陈无涯知道对方肯定是隐藏了实力,

        但并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他只知道,对方的实力肯定比自己摆脱病体恢复全部实力要强就是了。

        而且对方的攻击完全不是人类能用出来的攻击,这种异变难测的攻势,他没有自信能保证自己完好无损。

        而且对方能做出那种有别人类的攻击,说不定还有其他招数,他能活下去的几率实在是太渺茫了。

        如果自己还在全盛期,未必不能和对方一决生死,但……

        陈无涯喘着粗气,手中握剑的手都在颤抖,虎口处已经开裂,血肉模糊。

        但内心却异常的平静,

        看来自己今天应该走不了了,

        他心里这般想着,

        陈无涯对自己会败会死没有太多的想法,他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今只不过又苟延残喘了一年,

        能活着本就是奇迹,还要奢求什么呢?

        是啊,还要奢求什么呢,当初他大仇得报以后本就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如今只是在炭治郎他们温馨的环境下,再次升起了对人世的留恋罢了,

        如果老天要来收走他这条命的话,他也不会有所怨言,

        可是老天却要让这种怪物出现,这种怪物明显不会放过炭治郎的家人,那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人间惨剧,他不用想也能知道,

        以炭治郎对家人的情感,怎么可以让他经受这种悲伤呢,

        这么温柔的人就该被世界温柔以待不是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总是让惨剧降临,炭治郎明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这种失去家人的痛苦,陈无涯不想让炭治郎也经历一遍,

        (就当是还恩了,炭治郎,这副由你拯救的身体,如今便还给你了,望你珍重)

        陈无涯平复下身体上的痛苦,闭上眼睛,手中的剑垂下,一副毫不抵抗的样子。

        清秀男子看着陈无涯这个样子,笑了起来,这种好似投降一样的举动让他内心不由得开心起来。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多大义凛然,没想到只是一个等死的懦夫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无趣,死吧,虫子。”

        清秀男子前一秒还在放声大笑,后一秒就变了面孔,双臂再次化作刺鞭,迅疾如电的刺向陈无涯,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从这速度上就能看出,对方一开始的攻击完全就是在玩,

        无论怎么看,陈无涯都不可能抵挡的了这一招,就像对方说的一样,如同一个等死的懦夫一般。

        就在对方手中的刺鞭即将刺中陈无涯时,陈无涯仿佛像是抽帧一般,刺鞭从陈无涯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并没有如对方想的那样带起一片血肉,对方有些惊讶,但也没太过担忧,双臂的刺鞭急速的挥舞,甚至将地上的雪花都炸开,留下一道又一道惊心的划痕,

        炭治郎的家也在这种攻势下,被打的木屑飞溅,破败不堪,甚至隐隐就要倒塌。

        很快,房屋就支撑不住的砸在地上,掀起一阵雪花和灰雾,笼罩了刚刚的被攻击的地方。

        对方顿感无趣,准备收手去追杀那些逃跑的人,他原本只是想来实验一下,看看能不能制造出能够抵挡阳光的鬼出来。

        结果没想到被一个无聊的虫子打断了兴致,虽然杀了对方,但自己的面貌也被看到了,自然不能让那些人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