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修炼

第十七章 修炼

        陈无涯来到房间内,一间非常古旧的房屋。

        房屋内的构造和炭治郎家很像,虽然没有榻榻米,却有着木板铺在地面上。

        而在木板的中间则有着一个小小的煤炕。

        煤坑徐徐的燃烧着火焰,上方则吊着一个铁锅,锅里煮着沸水,有一种独特的生活感。

        陈无涯倒是对居住的地方没什么要求,所以很是悠然自得的把剑放在了桌上。

        把背后背着的大铁桶放下来,陈无涯坐在坐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铁桶。

        有些好奇,这个地方的铁都是无穷无尽的吗,怎么有多余的铁来制作这种东西。

        “拉栓和阀门吗?”

        陈无涯抬起那个长筒铁条,看到上面有个扳机,摸了摸下巴,感觉像是类似弩一样的远程武器啊。

        也不知道射程和威力怎么样,不过按照那个壮汉的说法,这个叫做蒸汽枪的武器威力一般,不能击杀卡巴内。

        “也就是说他们都知道怪物的弱点在心脏了,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武器来解决吗……那照这么推测,应该没有强弩厉害了。“

        陈无涯曾经应对过禁军,知道他们有一种能贯穿精铁的神机弩,虽然装填麻烦,但无坚不摧,很是厉害。

        陈无涯把枪放下,虽然这个东西很新奇,但也就那样了,不仅笨重,而且威力一般,他还是更喜欢用剑来解决。

        陈无涯盘膝而坐,闭目冥想,思绪开始变得极为空灵,很快便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这是他有一次干掉一邪门道士得到的一个功法,说是功法有些勉强,就是一个坐忘入定用的调整内息的技法才对,可以平心静气,减少杀戮带来的影响。

        陈无涯得到这个技法之后基本每天都会进行冥想,不仅让他不会因为过分杀戮而暴走,而且能够使他内心更加坚定,是一个极为有效的能力。

        陈无涯入定了大概一个时辰以后,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他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

        随后便开始按照之前靠玄书录得来的剑经开始修炼,他之前猜测自己能快速恢复身体状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内气的缘故。

        而内气是将日之呼吸法和自己的内息术兼并以后得到的东西,如果自己没有推测错的话,想要修炼出内气,就离不开剑经的修炼。

        陈无涯沉浸在对剑经的理解和修炼上,其实理解这个词用的不是很恰当。

        在玄书录的帮助下,陈无涯能够对剑经倒背如流,完全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但问题是,陈无涯虽然能理解,但他不觉得一个东西一开始就是完美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

        所以他即便掌控了,也会花大量时间去钻研,去试图推成出新,让它变得更加优秀。

        就如同练剑是一样的,剑技不是你会了,你就可以不用再练了的,只有日复一日,勤耕不辍的训练才能让你的剑技变得更加强大。

        陈无涯按照剑经的方式进行修炼,渐渐的身体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数量有些稀少,但也都围绕在了陈无涯的周围,试图进入陈无涯的体内。

        陈无涯用一种无形的触感去将这些东西包裹起来,随后将包裹起来的东西按照特定的渠道经脉进入体内。

        听起来有些玄学,但这确实是陈无涯按剑经上说法进行的修炼。

        这些东西进入体内后变成一个个有些散乱的气流,很小,而且不太受控制,四处乱窜。

        陈无涯不慌不忙的继续将这些气流裹挟起来,然后在体内经脉上运转,运转的速度很慢,而且气流经常不听指挥的总是跑到其他经脉上去。

        然后陈无涯又过去将乱走的气流抓回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无涯终于走完了一个周天来到了丹田的位置,随后这些气流就开始不断凝聚,形成了一个微不可见的气流。

        陈无涯看着这一丢丢的,感觉跟没有一样的气流有些无语,这么一点点内气似乎啥也干不了啊,而且和最开始体内的内气比,要小太多了。

        就算他想实验内气能不能快速恢复他的身体,这么点内气恐怕也是微乎其微吧。

        陈无涯有些无奈,看来这也是件需要日积月累、持之以恒的事了。

        陈无涯睁开眼睛看向外面,此时外面已经有些昏暗了,陈无涯有些惊讶,没想到修炼起来居然要这么久,不过好在陈无涯已经对这种修炼上手了,之后修炼起来应该会快不少。

        陈无涯配好剑去往外面解决一下温饱问题,多亏这个叫四方川家的提供伙食,否则自己这种身无分文的状态,可能就要挨饿了。

        陈无涯来到外面后发现有些吵闹,不停的有武士向一个方向走去,看起来不紧急,排除有卡巴内跑进来的可能。

        他连忙拦住一个人问道:

        “你们这是打算去干什么?不去吃饭了吗?”

        被拦住的人有些不耐烦,打量了一下陈无涯发现没见过这号人啊,说道:

        “你是新来的吧,连斗武会都不知道,吃饭哪有这事重要。”

        随后一甩陈无涯抓住的手,连忙跑走。

        陈无涯也不生气,只是摸了摸下巴,斗武会?应该就是摆擂台之类的吧,那么意义呢?……发泄恐惧紧张的情绪吗。

        陈无涯一瞬间便得出了结论,然后就没什么兴趣了,他觉得还是吃饭比较重要。

        于是陈无涯果断向着食堂走去。

        ……

        当他吃完以后已经差不多晚上了,就准备回去了,对于那什么斗武会完全没兴趣,他还准备回去接着修炼呢。

        此时一个有着黑灰色的眼睛和黑色的长发,绑着高马尾,头上插着一朵橘红色的花,身着粉色衣物的少女看到陈无涯孤零零的一个人有些奇怪。

        这个时间不是正在斗武会吗,怎么还有一个人没去呢?

        少女有些好奇,按理说这些武士不是最喜欢这种事了吗,怎么会没去呢?

        少女刚想上前问问时,旁边突然走过来一个身穿有些严谨风格的蓝黑色武士服,全身亦是携带着严肃的气质的武士。

        腰间佩刀来到少女旁边有些恭敬的说道:

        “少主,我回来了。”

        少女转身看向来人,说道:

        “来栖,你回来了,结果怎么样。”

        被称为来栖的男子沉稳的说道:

        “幸不辱命,荣获第一。”

        少女有些苦笑的看着他,随后准备找刚刚看到的奇怪的人,但此时已经毫无踪迹了,望了望没发现什么,也没在意。

        “少主?你在找什么吗?属下可以帮忙。”

        “啊,没什么,就是看到一个奇怪的人,没事了,走吧,父亲找我呢。”

        “是。”

        少女和男子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