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回城与养剑

第十九章 回城与养剑

        傍晚,陈无涯疲惫的回到城墙下,强提了一口气,观察了一下墙上的守卫,此刻正是换班的时候,刚好能够混过去。

        这也是陈无涯提前计划好的,在了解了换班时间段以后,就制定好了每次要杀多久就回来,绝不可贪功冒进,忘乎所以。

        毕竟溜走和回来的难度是两码事,所以没有合适的契机想要回城内,基本是没可能的。

        城上的守卫本来就对城下来卡巴内很紧张,所以肯定会对城下抱有极高的警戒心。

        陈无涯只是懂得隐匿身形,又不是真的隐身了,没有基础和条件,他也不可能躲过巡查。

        而换班时间段这个东西本来应该是机密,但在这种环境的压制下,就算把换班的时间段告诉卡巴内,卡巴内也不可能有智慧在换班时发动突袭。

        如果卡巴内有这种智慧,那这个国家早就没了。

        所以陈无涯极为轻松的就获知了每天换班的具体时间和信息。

        陈无涯屏气凝神,手在城墙上不断借力,脚下也不断运力,身形紧贴着城墙飞速攀升。

        高高的城墙在陈无涯的攀升下显得毫无用处。

        不一会便已抵达城墙外围,陈无涯微微观察了守卫的具体状况,移动了一下方位,调整了一下姿态。

        即便是得知了换班时间,也不能排除意外的可能,对任何事情都保持一份警惕,只有这样才不会后悔。

        观察完毕后,便快速翻身抵达一处阴影,此刻已是傍晚,在光线的影响下,黑色就不太明显了,如果是大白天,陈无涯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迷惑守卫。

        陈无涯舒缓了下身体,让气息平缓下来,恢复一下体力,保持一定程度能够应对特殊事件的实力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杀了一个下午的卡巴内确实很累,但现在更加不是能放松的时候,等回去再放松也不迟。

        陈无涯想到这,不禁心中有些感叹,如果自己身体状态是完全健康的话,如果自己内气足够多的话,这种程度的潜行也就没那么费力了。

        感受体力差不多恢复以后,利用衣服颜色和视觉错觉,快速离开了城墙回到街道上取了,整个过程就这么无声无息,来无影去无踪的,完成了离开显金驿和回到显金驿两种行为。

        如果让四方川家的人知道,自己精心培养的守卫和设计好的巡查路线,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人进进出出,全程没一个人察觉到不对,恐怕都要气昏过去。

        陈无涯没心情管自己干的事有多么惊世骇俗,回到房屋内以后直接就瘫倒在地上,身上传来剧烈的痛感。

        陈无涯感受到这种疼痛有些苦笑,下次还是不要这么拼了,自己现在还没完全摆脱虚弱状态,这种高强度的行动还是少些为好。

        陈无涯趴在地上想着事,自己今天的行动说明了自己想的没错,那以后完全可以按照这种模板继续下去。

        只要持之以恒,他手中的剑迟早变成绝世神剑,到时候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嘶~”

        陈无涯微吸一口冷气,今天杀的有些过度了,下次还是少一些吧,毕竟要持之以恒,一味的拼杀只会起反效果,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好了。

        “杀了307个吗,下次少杀一点吧,剑应该够蕴养三次了。”

        陈无涯没有在战斗中蕴养黑剑,只是单纯的吸收满能量,他不知道蕴养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万一在蕴养期间,剑不能战斗怎么办,虽说他也能徒手战斗,但毕竟没有用剑方便。

        陈无涯坐起身来,疼痛从身体上传来,陈无涯压下去疼痛,并把剑拿起来平放在膝上。

        随后闭起眼睛开始运转养剑术,调动起通过养剑术存储在剑上的能量。

        随着那股能量和剑建立起了联系之后,陈无涯就冥冥之中能够感受到剑的具体状况,感受到剑的锋利和坚韧,还有它和自身的契合程度。

        陈无涯将能量按照养剑术的指示,开始对剑进行了蕴养,渐渐的,在陈无涯的感受中,这剑上的一些缺口在慢慢复原,剑刃也变得锋利了一些。

        整个过程显得颇为平和,感受到剑在变好,陈无涯也是有些开心。

        但没一会,陈无涯便停止了养剑术的运转,不是他不想继续,而是能量耗尽了,剩下来的能量不足以提供蕴养。

        陈无涯叹了口气,积累了三次的量结果也就撑一会。

        陈无涯看着剑不由得苦恼的说道:

        “看来你也不是个善茬啊。”

        陈无涯站起身,抓住剑柄挥舞了几下,感受了一番。

        (确实有些不同,但是变化太小,想要引动质变恐怕至少需要几百上千次了,任重而道远啊……)

        陈无涯最后看了下剑,随后便放入鞘中。

        接下来就该做其他的事了。

        陈无涯盘膝坐下,运转起剑经,开始了修炼内气。

        正好这件事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他现在正好有足够时间,自然不能放过这个事情。

        加上内气可能能让他提前恢复,甚至更强,他自然不会松懈。

        他没有去与其他人交谈联络感情之类的。

        他不认识其他人,也没有熟人,更没有兴趣去多交朋友。

        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健谈和善于社交的人。

        除了熟人,其他人他基本是不会去主动接触的,这也与他的性格和经历有关。

        经历过失去,经历过痛苦,经历过绝望,经历过死亡。

        当这一切都经历过以后。

        他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即使是在炭治郎家,他也依然保持着这种状态。

        如同局外人一般看待着炭治郎和他的家人。

        即便炭治郎有说过让他成为家人的话,他也不会在意。

        他之所以在意炭治郎,也仅是因为炭治郎救了他,他只是还恩,仅此而已。

        有时候陈无涯看着炭治郎他们,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曾经。

        只是这种曾经再也不会出现罢了。

        就像他说的一样,习惯就好了。

        习惯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有些事情即便是你抗拒的,但在习惯的驱使下,也会变得渐渐麻木且坦然。

        习惯了独自生活,习惯了孤身一人,习惯了与世隔绝。

        以后也会习惯的更多。

        似乎没什么不能习惯的。

        即便是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