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无名

第二十三章 无名

        在刚刚的威慑下,所有人皆是沉默的上车,除了少年和陈无涯。

        陈无涯让之前拥有应对卡巴内实力的少女提前上车。

        而敢站出来的少年却在即将上车时,突然,一个蓝色武士服的男子抬起手中的蒸汽枪对着少年,眼神中充满着冷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蓝色武士服的男子冷酷的说道,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发展,让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的围观群众们全部都愣住了,有一些人甚至惊呼起了少年的名字,显然是认识少年的人,就连陈无涯也对这种事情感到颇为奇怪。

        少年好似知道什么一般,咬牙说道:“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的枪指错人了。”

        生驹自然清楚为什么对方会拿枪指着他,今天上午,有人被污蔑为是卡巴内,从而遭到了枪杀,而他为这个人挺身而出,结果遭到了武士们的怀疑,被认为有着成为卡巴内的嫌疑,从而被关进了牢中。

        生驹对这个驿的武士早就心存反感了,胆小怕事不说,而且还因为对卡巴内的恐惧无处泄便将枪口针对向了同为人类的弱小之人,这样的武士在生驹看来只不过是胆小鬼而已。

        照理来说,生驹应该无处可逃,从而被卡巴内给袭杀了才对,可是,生驹却是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再一次的为人挺身而出了。

        一个本来就有着成为卡巴内的嫌疑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谁能够不警戒起来?

        蓝衣武士九智来栖便是秉着这样的心情,将枪指向了生驹。

        九智来栖冷漠的说道:“你应该被关在牢狱里才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自己将锁给撬开,逃了出来。”

        生驹的语气同样没有什么和善可言,表情极为难看。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早就拜你们所赐,在牢中被卡巴内给咬了吧?”

        “差点被卡巴内给咬了吗?”

        九智来栖的眼神变得更加的险峻,说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已经被卡巴内给咬了吧?”

        周围的民众们顿时齐齐的一惊,下意识的全部都往车内挤去,好似要远离现场一般。

        陈无涯对于这种情况很不耐烦,他没心思去断案,现在人既然都已经上车了,那暂时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至于什么其他原因,等离开以后再谈。

        于是直接打断他们的对峙,直接闪身一掌将二人全部击晕,随后一手抓一个扔进车内。

        在场的众人皆是一脸吃惊和畏惧的看着陈无涯,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身居高位的管理者畏畏缩缩的说道:

        “你…你,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让这个卡巴内进来呢,你!!”

        陈无涯冷漠的看了眼这个管理者,说道:

        “他不是卡巴内。”

        “你说不是就不是,万一出了事,我们所有人都要陪葬的。”

        “是啊是啊,你…你怎么可以让他也进来。”

        至于四方川菖蒲,这个善良的千金大小姐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是被旁边身穿橙色武士服的荒河吉备土给拉住。

        “菖蒲大人,请您别插手。”

        荒河吉备土的表情有些严肃,这么说道:

        “如果接下来的逃生里,我们之中混进了卡巴内,那所有人只怕都得死。”

        四方川菖蒲一惊,随即便是沉默了。

        陈无涯瞬间便被众人口诛笔伐起来,但面色平静的说道:

        “如果他变成了卡巴内,我会负责杀了他。”

        一部分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沉默下来,这些是之前被陈无涯救出来的人,还有一部分人并不了解陈无涯的实力,虽然恐惧陈无涯那股气势,但他们更害怕卡巴内。

        于是又要躁动起来,陈无涯很不耐烦的再次释放杀气,这次没有人敢说话了。

        陈无涯平静的说道:“我会带着他呆在最后一节车厢,到时候我会把后面的车厢锁起来,就算出事也只有我一人出事,害不到你们。”

        随后直接把生驹提起来,走到后面的车厢,没有理会他们的回答,随着陈无涯离开以后,车内的杀气就消散开来。

        这时一个少女也悄悄的跟在陈无涯身后一起进了车厢,其余群众没有理会,反正也不过多一个死的人而已,与他们无关。

        陈无涯来到最后一节车厢以后,把手上提着的生驹放到地上,看向跟进来的少女没有说话,只是把门关上然后锁了起来。

        随着门被锁起来以后,车厢里的人皆是松了口气,荒河吉备土看着旁边有些沉默的少主轻声说道:

        “少主,我们快点启动甲铁城吧,不然卡巴内追来就不好了。”

        四方川菖蒲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前面启动了甲铁城。

        “嘟嘟嘟嘟嘟――――!”

        甲铁城的汽笛声响彻在了整个显金驿的上空。

        陈无涯听到声音就知道,车子已经开起来了,然后靠在墙上,用手摩挲着剑柄尾部,闭目沉思。没有理会在地上用手戳着晕倒的少年脸的少女。

        这里是位于甲铁城最后一节的车厢,车厢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有一个个正在作用的锅炉,让车厢内的气温多少有些高。

        少女戳了一会地上的生驹后发现对方没有醒来,于是看向了靠在墙上闭眼不说话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俊朗冷淡,气质感觉平和普通,好似一般少年,但仔细看去,却又觉得如同一柄显而不露的神剑一般,好似被锋芒环绕不可直视。

        无名好奇的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陈无涯睁开眼睛平静的说道:

        “要问别人名字前先把自己名字报出来。”

        无名有些气鼓鼓的,对方看起来很霸道,但还是说道:

        “我叫无名。”

        “陈无涯。”

        “陈?”

        陈无涯回答对方的疑问,无名见对方又沉默起来有些生气,但却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能够杀死卡巴内的,明明你不是卡巴内瑞才是,难道是你武器的缘故?”

        “卡巴内瑞就是你们这类人的自称吗,通过转变成卡巴内,抑制毒素进入大脑,从而获得非凡的实力?”

        陈无涯平静的看向无名,眼神深邃,却好似能看穿一切一般,让无名突然升起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