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喝血

第二十五章 喝血

        也不知过了多久,无名和生驹都变得有些虚弱起来。

        无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生驹有些不知所措,他还以为自己没能把卡巴内病毒给完全抑制住。

        无名沉默着不想说话,但她也不想因为没有血液供给导致自己变成卡巴内,可是现在唯一可能给她们血喝的就只有陈无涯了。

        无名并不想请求陈无涯,这对她来说太难以接受了,毕竟刚刚还说讨厌对方,结果现在又跑去麻烦对方。

        陈无涯感受到身边二人传来的异样,打开通透世界看了眼她们,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无名看见对方直接离开有些愣神,但随后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就振作起来,她打算自己去找人提供。

        就在她晃悠悠的站起身时,陈无涯回来了,手上拎着两罐血腥味十足的罐子,陈无涯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平静的说道:

        “你们应该要撑不住了吧,这是血,你们拿去喝了吧。”

        随后便把两罐血放在二人面前,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闭目调息。

        一个人提供两个人的血还是很吃力的,陈无涯只能不断运转内气来平复身体损失血液的无力。

        内气有很强的治疗功效,对于血液的再生也有很大的助益,不一会,陈无涯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随后陈无涯将内气运转至伤口处,开始进行治疗。

        无名看着面前的血液罐,殷红的眼眸闪烁着诡异的色泽,浑身携带着有些邪异的气质。

        沉默了一会以后,直接将地上的血液罐拿起来喝着,大口大口的吞咽,咽喉不断上下运动,嘴角微微沾着一些血液,给无名平添一抹诡异的美感。

        生驹看着无名直接喝血有些震惊,又愤怒,他不明白为什么无名要喝血,她难道变成卡巴内了吗。

        对于卡巴内瑞这种存在,生驹本来就是半信半疑,乃至连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存在都不是很清楚,算是一个半吊子。

        自然而然,生驹同样不知道,卡巴内瑞不需要进食人类的食物,而是需要饮血了。

        这样一来,看见无名吸取血液的一幕,生驹自然完全误会了。

        无名喝完罐子里的血液之后,放下罐子,微微舔了舔嘴角,然后看着生驹想要冲过来的样子直接一拳打在生驹的脸上。

        生驹被这一拳直接砸在地上,即便是变成了卡巴内瑞,实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无名按住生驹说道:“你干什么啊?”

        生驹质问道:“你才是,你在干什么。”

        无名歪了歪头,有些不能理解的说道:“当然是喝血啊,我劝你最好也多少喝一点比较好,不然很快就会撑不下去的喔,而且你现在很虚弱不是吗?”

        无名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对于生驹这个想努力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的人来说,到底有多么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让别人知道,她们的存在必须要依存血液的话,人们都会下意识的对无名跟生驹产生恐惧。

        在其他人看来,这种行为与卡巴内无异,无名与生驹想取得别人的信任,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生驹即便被无名摁住也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吸血的!”

        无名看着他这副表情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吗?……可是,卡巴内瑞如果不在一定的时间里吸血,那不但会失去力气,还会渐渐的变成卡巴内喔?”

        生驹听闻此言顿时如遭雷霹,无名继续说道:

        “毕竟,你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

        生驹的表情急剧的变幻而起,最后,生驹颓废般的垂下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陈无涯睁开眼睛,他刚刚终于使用内气治疗好了伤口,这种运用方式对他来说也是一次实验。

        虽然很早就对内气拥有治疗功效有所了解,可是具体能做到什么地步尚不能明晰,如今有这个契机,对他的帮助也很大。

        这次对于内气的使用给了他很大的灵感,他在想,如果将内气通过一定方式导入他人体内,是否也能治疗其他人。

        比如卡巴内病毒,如果用内气将卡巴内病毒包裹住,然后带出来,是否能将一个卡巴内变回正常人。

        又或者其他……

        总之,陈无涯脑海里闪过很多种想法,但都一一放下,因为眼下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夜幕降临,生驹还是没有喝下那罐血,只是沉默的躲在角落默不作声。

        陈无涯看向窗外,如今大部分人都在外面,中间构筑起篝火,一圈人跪在地上哭泣,外围站着武士,手里拿着蒸汽枪一脸紧张严肃的观察着周围。

        他看出来了,这是在举办葬礼,眼神很平静,死亡他见了太多了,他自己也带给过别人死亡,所以他对此没有太多感触,但这种氛围他也不会去打扰。

        显金驿的沦陷很突然,他完全没有任何提前预知,或许是卡巴内对他的威胁不够,所以他并没有产生特殊的预感。

        在显金驿时,他已经极力的救援所有人了,但依旧有人死在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

        他不是神仙,做不到挽救一切,他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因此,他不会对此感到愧疚或是自责。

        “你难道不觉得悲伤吗?”

        无名突然走到旁边看着陈无涯,陈无涯神色平静的回望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他知道自己对死亡有些麻木,但他不想将自己的情绪传递给无名。

        无名看了眼陈无涯,见他不说话也不说什么,她也看出来了,陈无涯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但其实有属于自己的温柔。

        无名看着外面悲伤的人们,心里也有些低沉。

        就在这时,陈无涯突然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就收敛了起来,站起身来说道:

        “我出去一趟,你照顾一下那边的少年,别出去,毕竟你们对其他人来说很危险。”

        无名听到陈无涯说的话还没说什么,就看到陈无涯离开了车厢,随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旁边传来一阵喘息声,那喘息声,听上去饱含痛苦与难受,无名有些无奈的转头看向旁边的生驹。

        此刻生驹心脏的位置突然散着光芒,像是即将寿终正寝的灯泡一样,忽明忽暗,看上去极为不稳定。

        “叫你喝血你不喝,现在好了。”

        随后无名直接将一旁的血罐拿起来,直接将生驹放倒,随后用手将生驹的嘴掰开,将手上的血罐直接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