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消失

第五十一章 消失

        话语在一开始还在远处,然而说到最后一段时,神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如同就在耳边低喃一般。

        “什……”

        “噗呲”

        一道贯穿的声音传入神的耳边,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头往下看。

        只见一把全身漆黑的剑插在自己的心脏位置,剑柄处停留在外边而剑刃已经全数没入体内。

        而一只手正放在剑柄上,表示着这柄剑是谁将剑送入的。

        抬头看向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全身穿戴如墨,面容显得颇为俊朗,但相比起目光,一切都显得平淡无奇了。

        那是怎样的目光啊,仿佛直视一柄绝世的神剑一般,锋锐却让人难以忽视,漆黑如墨的双眸深处仿佛出现一小团红色的光泽。

        那是什么,仅仅被这样的目光看着,沉寂多年的内心却会不可控的感受到了生命的悦动,仿佛像是在庆贺生命的存在一般。

        明明已经麻木的内心,如今却能让祂感受到活着的意义,那目光明明极为渺茫,却能比之星辰太阳也毫不逊色。

        渺茫但却危险,因为危险所以心开始久违的感到了情绪的产生,因为情绪的产生所以感到了恐惧害怕这种从未有过新奇体验。

        因为这种情绪所以感受到了自己正确确实实的活着,让祂这早已空洞的心被填满。

        这是任何一次观察世界都给不了的体验,这种体验让神着迷,就想一直沉沦在这种感受之中。

        一种出乎预料与各种复杂情绪交织而成的感受回荡在神的全身,祂静静的品味着这些感受。

        就如品味一杯醇厚的美酒,令神难以抗拒。

        “喂喂喂,这还真是……”

        “该说是出乎意料吗”

        “居然能被人类伤到,你在放水吗。”

        “真是奇妙呢”

        “哼,无聊,这样就结束了吗”

        “别这么说,刚刚那一剑我们不也没能反应过了吗”

        周围突然嘈杂起来,原本空荡荡的空间突然浮现各种形形色色的身影,有的面容如同少女,有的粗犷狂野,有的身材娇小,有的体型健壮,不一而足。

        然而无论怎样,所有人都显得极为神秘且深不可测,犹如面对天地自然一般,无疑全都是神明。

        这时被剑刺入的身影开口道:

        “好了,这种情况不也很有趣吗。”

        “话是这么说,但……他已经死了吧。”

        “就是啊,这不是与我们一开始的目的不符吗。”

        “说起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好奇。”

        与陈无涯敌对的身影看着目光已经暗淡下去如同死人的陈无涯,慢慢的向后退步,看起来颇为小心。

        仿佛像在对待什么艺术品,又像是面对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一般。

        心脏处的断刃一点点的剥离开,当断剑完全离开身体那一刻起,心脏的创口便瞬间复原,看不出一点痕迹。

        其他的神明看着祂这样的行为有些疑惑,刚想说些什么时,那个最初的神明说道:

        “他让我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后,场上的神明皆是一阵沉默,随后爆发出难以想象喧闹之声,但那位神明只是抬起手往下压一压。

        众神便安静下来,即便眼中包含极为激动的情绪,却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从这一点看来,这位和陈无涯敌对的神明看起来身份不低。

        这位看不清面貌的神明看着陈无涯即便死去也依旧保持着的身姿。

        即便双眸已经失去神采,身体濒临崩毁,却依旧能挥出那令祂也出乎意料的一剑。

        甚至能够破开祂的防御,插入祂的心脏。

        这份意志令人惊叹,这份剑术令人钦佩,这份后果令人惋惜。

        祂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明明无论是从身体还是武器即便是在完整时也不能对祂造成伤害,但却偏偏在实力十不存一的情况下躲过了祂的感知,破开了祂的防御。

        即便祂没有做出防御的手段,但神体自身的防御也不该是他能够攻破的。

        然而正是这份不可能化成了可能,才更让祂感到惊讶。

        神感受了下自己体内残留的痕迹,从那痕迹中,祂能感受到一股极为浓郁且无法磨灭的意志。

        那股意志超乎了任何一个生物,即便是诸神也难有与之匹敌的意志。

        那种光辉深深的烙印在祂的心中。

        “复仇吗……”

        神明喃喃道。

        看着体内那股不断想要向祂蚕食的意志不断变得衰落,最终消散不见。

        在神的体内依旧能保持一短时间不被磨灭,单凭这一点,未来或许就算弑神也未可知呢。

        想到这,祂就有些惋惜的看着已然死去的陈无涯。

        这是一个强者,一个不会被任何事物干涉的强者,与下界其他棋子不同,这是一个将自己的一切把握在手心的人。

        难怪祂们不能够控制他,也不能干涉他,只能通过投放怪物和篡改下界其他棋子的思考来引导他。

        原本祂对陈无涯就只有他能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一点值得注意,但现在祂改变了这个想法。

        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穿梭世界,那份绝巅的意志和实力更值得祂看重。

        想到这,神明打算将陈无涯好好安葬,给予最隆重的葬礼。

        然而就在祂伸手打算触碰陈无涯时,竟发现陈无涯诡异的消失了。

        什么波动都没有,什么迹象都没有,就这么在众神的眼中消失了,令在场的神明皆是惊讶不已。

        “什么。”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这是怎么做到的。”

        “你们感受到什么了吗?”

        “没有,消失的毫无痕迹。”

        “连地上的血迹都没有了。”

        “难道对方没死,而且又发生了一次之前的那种情况吗?”

        “可是周围没谁有事啊。”

        “这……”

        在场的众神不断讨论着种种可能,但都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纷纷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刚刚站在陈无涯身前的那位神明。

        只见其呆呆的站在那,过了许久,祂突然大笑起来,笑的就像陈无涯之前的笑声一般。

        众神看着这样的祂,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对方笑了一会后声音逐渐减弱,然后喃喃道:

        “陈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