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练拳

第五十五章 练拳

        时间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易站在屋外的某个空地中,闭着眼睛轻声呼吸,手垂在身子两侧,腰间挂着一柄黑色的剑,因为被收在鞘中,所以看不出什么。

        风微微吹动树叶,随后掉下来几片。

        这几片树叶随风飞舞,飘向了易。

        然而在飘过来后,树叶变得越来越多,随后化作碎屑消散开来。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痕迹,易的身姿也没有半分变化。

        但就是这样,树叶却如同被什么东西给切开一般,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这般以此类推,化作无数的碎叶消散。

        易睁开眼睛,缓吐一口气,抬手握了握拳。

        感受力量在手中流动。

        然后微微蹲下身子,脚步显得极为稳当,手中打出一套拳法,刚劲有力,身形随着拳法的脉动不断变换。

        空气中传来阵阵音爆之声,以头足为乾坤,肩膝肘胯为四方,手臂前后两相对,丹田抱元在中央为创门之意。

        以意领气,以气摧力,三盘六点内外合一,气势磅礴,八方发力通身是眼,浑身是手,动则变,变则化,化则灵,其妙无穷。

        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

        闾尾中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

        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

        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

        刚猛霸道的拳风呼啸在片空地上,周边的树被气浪吹将要倾倒一般。

        也不知打了多久,易收拳而立,身上微冒热气,周边被摧残的犹如狂风过境一般。

        易睁开眼,缓吐一口气,看着空地上破败不堪的景象没有说话,地上处处都有大坑,甚至地面上出现了各种极深的裂痕。

        这是他脑海里的一片拳法,可以说是颇为的刚猛霸道,名叫八极拳,似乎是从哪里得来的,但具体怎么得到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现在的他虽然依旧没能恢复完全,但也已经无伤大雅了,勉强算是有了自保之力,不用再麻烦切尔茜了。

        “现在的我应该可以开始修炼内气了,等到内气恢复,我就能迅速恢复全盛期,到时候也无惧任何人。”

        他已经准备离开了,在这里也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受切尔茜照顾了许久,也不要再给对方添麻烦了。

        他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走了。

        他虽然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和经历,但内心觉得,自己应该是习惯了独来独往的那种。

        而且他也需要去找一找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在离开前,他在想自己该如何报答切尔茜,不只是救命之恩,还有这三个月来的照顾。

        易回到房屋里,看着屋内的设施,心中竟奇妙的产生了一丝不舍。

        感受着内心的不舍,易有些奇怪,这间屋子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何会感到不舍呢。

        易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有些愣神。

        天空中的云朵极为悠闲的飘荡在空中,晴朗的天空让人心情愉快。

        但易的内心总是空荡荡的,有种万事万物都不过如此的感觉,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易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看似在思考着什么,但实际上却是脑袋空空,什么也没想。

        过了一会,天开始阴沉了起来,变得灰蒙蒙的。

        “要下雨了吗……切尔茜今天还是别来好了。”

        易看着天色的变化,不自觉的喃喃道。

        “欸~这么担心我啊,很可惜呢,我还是来了。”

        一道颇为俏皮开朗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易的思绪。

        易看向眼前坐着的少女,少女微微一笑说道:

        “我听到咯,你就算想反驳也没用了,你刚刚在担心我被雨淋是吧。”

        易想了想平静的说道:

        “不,我只是担心我的饭会被淋湿,倒时候就不好吃了。”

        切尔茜听到这句话,笑容一僵,嘴角抽了抽,然后低下了头看不清表情。

        易看到这个样子的切尔茜有些慌了,他是不是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

        “我刚刚说的都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啊。”

        “哈哈,又被我骗到了吧,略。”

        切尔茜突然吐舌做个鬼脸,然后开心的笑了出来。

        易看到这样的切尔茜苦笑一下,果然,比心眼他还是比不过对方啊。

        “好了,别泄气,下次肯定让你赢好吧。”

        (原来这还是比赛啊)

        易心中暗想,然后看向一脸自得的正在将饭菜取出来的切尔茜,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

        但看到对方开心的面容,又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还是下次再说好了)

        “好了,吃饭了。”

        切尔茜将饭菜放好后说道。

        易点了点头,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切尔茜看着易吃饭的样子,心中叹了口气。

        她自然是看到了刚刚对方想要说什么的举动,即便又停下了说的想法,她也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打算离开了,不过也对,对方毕竟还是失忆的状况,现在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想要去找回自己的过去是很正常的。

        她也早就做好了有这一天的准备,这三个月来,和对方的交流总是很轻松,不用像在太守府那般板着脸带着面具。

        即便二人从未过多讨论什么,平常所聊也不过是日常琐碎,但确实让她轻松很多,早已把易当作好友一般看待。

        但如今见对方要离开,果然还是会感到有些寂寞啊……

        桌上的二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安静下来,在阴沉的天色衬托下,显得颇为寂静。

        过了一会,切尔茜说道:

        “你猜猜我昨天晚上看到了什么。”

        “什么?”

        “所以我叫你猜一猜嘛。”

        易想了想,先是捻了口菜放进碗里,然后就着饭吃下去,不断咀嚼,过了一会咽下后说道:

        “猜不出来。”

        切尔茜看着他这个样子,眼角都有些按捺不住的抽动起来,对方是怎么做到这么气人的,究竟是失忆前就是这副性格,还是失忆后才变成这样。

        她猜对方肯定失忆前性格就极为恶劣,所以才会被人打到失忆。

        看着对方一脸无辜默默干饭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行吧,我告诉你哦,我昨天晚上看到有人给太守送礼哦。”

        “贿赂?”

        “是啊,很腐败吧。”

        “确实腐败,不过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你不是想着成为贵妇人吗?”

        “是和我没关系,但看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有不爽啊。”

        “那也确实。”

        易一边说着,一边默默的又干了一口饭。

        不得不说,这太守府里的饭菜确实要好吃很多,至少比他以前吃的要好很多。

        易默默的想着,虽然回忆不起来自己遭遇了些什么,但一些感官上的记忆却是抹不去的。

        至少他以前肯定吃的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