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半年

第六十七章 半年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

        算算时间,自从有意识起,也算是快两年时间了。

        陈无涯慢慢睁开眼睛,眨了眨眼后,身体各处开始迅速恢复全盛状态,血液和五脏六腑都开始快速运作起来,呼吸变的悠长。

        不过五秒,身体便已经恢复了完全状态,睡意已然消退,而且没有丝毫疲倦之意。

        陈无涯从床上起来,看了眼窗外还没有亮起来的天色,穿戴好衣服以后,拿起放在一旁的剑,轻轻的推开门离去。

        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在旅馆中居住了,而是在一处革命军的秘密据点中,毕竟他也算是加入了革命军中,虽然说是只帮娜杰希坦,但名义上还是革命军中的成员。

        这处根据地位于帝都以北十公里的山中,周围树木环绕,而且屋子也是镶嵌在山体之中,可以看出其中的隐蔽性不低。

        而且周围的一些要处也有陷阱和警戒措施,作为一个暗处的组织来讲,这种程度的隐藏也算不错了。

        陈无涯来到根据地附近的一处山崖上,面对着东方盘坐在石头上,剑平放在膝盖上,手则轻放在剑上,闭上眼睛开始冥想。

        身周的环境都变得静谧起来,身上缠绕着一股无形的气场,令的陈无涯犹如融入世界了一般。

        鸟虫鸣叫的声音清晰的传入陈无涯的耳中,万物生长的痕迹流淌在他的心间,与万事万物如同共鸣一般,周身隐隐出现一道剑形的轮廓。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初升,天地万物覆盖上了一抹醉红色的光芒。

        陈无涯睁开眼睛,周身那道虚幻的剑影消失不见,眼底流淌过一道锐芒,很快便消失不见,变得随和普通。

        深吐一口气,气息犹如利箭一般射出,透过无数密叶,直接击穿山崖下一处树桩,树桩上多出一道细小难见的洞。

        洞的周围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但放在庞大的树桩上却并不算明显。

        陈无涯看着山崖下树桩上的那处洞,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对于内气的掌控程度还不到位,还需多加练习。

        他刚刚已经尽可能的将全身内气凝练为一,然后打出,但还是做不到不伤外物,光看那处洞周围的裂缝就能看出来,力量还是有所外泄。

        如果是用剑的话还好,只凭气息的话果然还是力有不逮吗,陈无涯默默想着。

        他刚刚想做的便是内气的一种运用方法,讲究凝练如一,内外不分,而力贯于一处,做到无坚不摧,无所不破的程度。

        但是如果是通过剑法还好,可以做到无物不斩的地步,但若是通过体魄或是气息的话,除了放大威力以外,还做不到力量不丝毫外泄,会导致动静很大。

        比如一拳轰在山体上会崩出一大片裂缝和大坑,而不是只出现一个细小的拳印。

        陈无涯认为,每一丝每一毫的力量都需要做好控制,不可以浪费半分,而一拳轰碎山脉看起来厉害,但是不知有多少力量在这其中被浪费。

        只有让每一拳每一脚都能蕴含全部的力量,且不影响周围丝毫才算是大成。

        陈无涯看了眼初升的太阳,随后站起身拔出了剑,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这半年来他每天都坚持着冥想和训练,偶尔则去帝都杀几个腐败的官员,虽然依旧找不到大臣奥内斯特,但也不算无所事事。

        黑色的断剑在陈无涯的手中犹如活过来一般,黑色的身影在森林之中交错游走,手中的剑犹如一道黑龙一般游荡在森林中。

        但是挥剑却并没有声音,也没有丝毫波澜,完全看不出有多厉害,徒留剑影不断闪现,而周围茂密的树木却没有丝毫损伤,甚至连小草都没有斩断一根。

        这时风吹过来几片树叶,飞向陈无涯之前挥剑过的地方,然后像是被什么东西被定在了半空中一般,既不向上,也不落下,显得颇为诡异。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无涯收剑而立,缓缓的吐了口气。

        而周围被定住的树叶也已经不知累积了多少,随着陈无涯的收剑,这些树叶才缓缓落下,每片叶子上都没有丝毫的损伤。

        陈无涯看了眼周围飘落的树叶后便回去了,在他离开以后,这些落叶慢慢分成了两半,切口处光滑无比,犹如原本便是这般模样。

        ……

        回到据点以后,陈无涯便去洗漱了一番。

        过了一会从洗漱室里出来后,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然后一道有些慵懒和不太正经的声音传来。

        “无涯,你起来了没,娜杰希坦小姐喊我们集合了。”

        陈无涯听到这句话后也没说什么,穿好衣服装备好后便打开了房间的门。

        只见一个绿色头发,头上顶着个防风眼罩,看起来就有些不太正经以及自来熟的男子,双手带着露指手套抱在脑后靠在墙上,正有些无聊的吹着口哨。

        来人看见陈无涯打开了门后,便一脸坏笑起来,用有些揶揄的神色说道:

        “这么久才出来,而且还洗漱了一番,该不会你在房间里干什么嘿嘿嘿的事吧。”

        陈无涯听着来人的话语淡定的把门关上,然后说道:

        “拉伯克,我等会把你在房间里藏小皇叔的事告诉娜杰希坦小姐,你说怎么样。”

        名叫拉伯的男子听到后,脸上的坏笑突然一滞,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无涯,伸手说道:

        “你怎么造谣呢!!你有证据吗。”

        陈无涯背过身向走廊另一头走去,嘴里说道:

        “你床旁边墙下有一处暗格,里面有什么呢……”

        拉伯克听到后顿时一惊,连忙跟了上去,有些谄媚的说道:

        “无涯,无涯哥,无涯兄,我错了,刚刚是我不对,我不该乱说话,别跟娜杰希坦小姐讲好嘛……。”

        突然,拉伯克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嘴里的阿谀之词突然停下,说道:

        “不对啊,我房间里有暗格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进了我房间?可……是什么时候。”

        陈无涯平静的说道:

        “我猜的。”

        听到这个回答,拉伯克沉默了,陈无涯看见他沉默下来的样子后依旧说道:

        “原本我不知道,现在看来你还真藏了。”

        “我要杀了你!!!”

        说着,拉伯克就要伸手掐向陈无涯,陈无涯身形一闪,躲过了拉伯克的攻击,淡定的向楼梯走去。

        “别跑!”

        拉伯克语气中充满了悲愤,连忙追向了前方的陈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