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新人

第七十一章 新人

        这两个奖励都让他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也让他之前那些负面的情绪消散了不少。

        正当他准备看看那个与神接触的奖励是什么时,传来一阵敲门声,随后便是雷欧奈的声音传来。

        “无涯你好了吗?”

        陈无涯听到雷欧奈的声音一愣,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发现依旧是阳光明媚,有些疑惑。

        他不是才说自己要休息一下吗?以夜袭众人的性格,应该是不会来打扰他的才对,怎么就来了。

        也没多想,陈无涯便打算去打开门,但是眼角扫过镜子后顿了一下。

        过了一会陈无涯打开门,看见雷欧奈那穿着依旧奔放的身姿,目光平静的说道:

        “怎么了?”

        雷欧奈看见陈无涯出来后,有些一愣,然后有些惊疑不定和担忧的看着陈无涯,问道:

        “你没事吧,头还疼吗?”

        陈无涯摇摇头说道:“没事,现在我好多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待了一天有什么事呢,哈哈哈。”

        雷欧奈一手叉腰一手摸头,哈哈哈的笑着。

        陈无涯听到雷欧奈说的话,面上没有丝毫波动,但心里却把话语里的信息记下。

        原来已经过了一天了吗……

        雷欧奈笑了两下发现陈无涯没有应和她,也没多心,毕竟对方一直是这样的,她早就习惯了。

        拉过站在一旁的一个少年说道:

        “这个少年,是昨天晚上拐过来的哦。”

        被雷欧奈扯过来的少年听到这话,脸都黑了,什么叫拐过来的,听起来像是什么不太正经的展开啊。

        陈无涯想到,昨天晚上?暗杀吗,于是看向了这个少年。

        只见少年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绿色的瞳孔,眼中有着一抹让人觉得极为坚定的感受,外面罩着一层黄色的毛衣内衬一件白色衬衫,从外表上看显得有些普通。

        虽然算不上贫穷,但也不算富裕,只能说是那种能在帝国中经常能见到过的一般百姓。

        陈无涯扫视了一眼少年,少年感受到陈无涯的视线,感到自己全身被看穿了一般,有种被看光光的感觉,不由得一紧。

        (难道这位大哥也有布兰德大哥那种癖好吗……这到底是什么组织啊)

        少年在心中有种进了贼船,身心不保的感觉。

        陈无涯自然不知道少年心里在想什么,他看少年只是在推断对方的实力,随后伸手一拍对方的肩膀,少年一抖,陈无涯点了点头,发出嗯的一声。

        看来对方有常年习练武艺或是兵器的习惯,实力看起来不错,而且在这个年纪就有这般水平,潜力十足啊。

        少年听到这声声音后,心里都快哭了,他是被看上了吗,明明这人看起来很冷淡、长的也很俊朗,没想到居然真的好这一口吗。

        旁边的雷欧奈看着这一幕,偷偷捂嘴笑,她自然知道少年是怎么想的,无涯应该就是正常的去了解实力,只是少年刚刚才和布兰德接触,然后无涯又做出这种举动,不想歪才奇怪。

        陈无涯把得到的信息一分析,然后说道:

        “所以这是新人?”

        “怎么样~”

        “挺不错的。”

        “是吧。”

        听着二人的交谈,少年心中那股悲愤之情更深了。

        雷欧奈拍了拍少年的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可是这家伙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入伙哦。”

        陈无涯听到雷欧奈的话有些了然,难怪说是拐带过来的,感情是真的啊。

        “这样啊,boss知道吗?”

        “还没,不过等会就会去找了。”

        陈无涯点点头,看向少年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塔兹米。”

        陈无涯点点头表示了解了,然后看向一旁的雷欧奈说道:

        “带他去见其他人吧,我就不留你们了。”

        说完便回到了房间关上了门,看着陈无涯如此果断的姿态,令的塔兹米有些发愣。

        旁边伸出一只有力的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过来。

        “没事,无涯他就是这样的,等以后接触久了你就知道了。”

        塔兹米感受到一抹柔软,有些害羞的挣扎着又有些不舍得的被拉着向着远处走去。

        陈无涯听着门外离开的声音,摸了摸下巴。

        塔兹米吗……

        看到那个少年的第一眼,陈无涯总有一种看见炭治郎那样的熟悉的感觉。

        陈无涯抛开想法,反正少年有娜杰希坦她们照顾,后面结果如何就看天意了。

        拔出腰间的黑剑,看着已经断了的剑,心中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没有恢复记忆时,对剑的重视还不算太严重,虽然不解但也无所谓。

        现在恢复了记忆以后……

        陈无涯看着手中的断剑,随后将玄书录中最后一道奖励给领取了。

        陈无涯手上突然出现一道微光,等光芒散去,看着手上的东西,有些皱眉。

        放在眼前观察了一番后,有些惊讶,又有些纠结,心情极为复杂。

        看着手上的东西,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

        夜晚,陈无涯来到大厅。

        拉伯克:“哟,恢复的怎么样。”

        布兰德:“没事了吧。”

        陈无涯点头平静的回了一句,已经没事了,说完便站在一旁。

        手搭在剑柄上,身形站的笔直。

        拉伯克和布兰德看到陈无涯这样突然一愣,总感觉又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讲不出是为什么,于是交头接耳起来。

        拉伯克:“你有没有觉得无涯好像变得冷淡了一些。”

        布兰德:“好像是有点这种感觉,就像是刚来时和他接触一样,甚至还要再冷淡一些。”

        拉伯克:“你也这么觉得吗,难道病了以后就会这样吗?”

        布兰德:“谁知道呢。”

        雷欧奈:“有嘛?我怎么没看出来。”

        雷欧奈突然插入二人的交谈中,二人也没在意依旧交谈着。

        雷欧奈:“无涯不一直都那副冷冷的表情吗,对谁都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拉伯克:“不,那只是你以为的。”

        雷欧奈:“那你说无涯有什么变化啊。”

        拉伯克:“这……”

        三人就这么讨论着,虽然声音很小但陈无涯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也没说什么,他早就有所预料了,反正他一直都这样,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你们三个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玛茵走过来说道,旁边跟着希尔。

        听到他们讨论的话题后也加入了进去。

        陈无涯听着他们讨论的话题越来越奇怪,得出的答案也越来越离谱,不由得在心里叹口气。

        然后咳嗽了两声说道:“boss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