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气息

第七十四章 气息

        陈无涯和塔兹米走在街道上,因为斩首赞克的缘故,街道显得颇为冷清。

        塔兹米紧张兮兮的注视着周围,似乎生怕哪里突然蹦出赞克来。

        这份紧张的情绪并没能影响到陈无涯,相反他还挺有闲心的左看看右看看。

        虽说记忆里有看过这种景象,但是现在看一遍果然又有了新的体验啊。

        建筑风格倒是挺像哥布林杀手世界中那种建筑风格,不过还是有所区别的。

        像有些地方确实要比哥布林杀手世界中要来的精致一些,但种类似乎没有哥杀世界多,风格也没它多。

        塔兹米看着毫无紧张感的陈无涯有些无奈。

        作为新人,虽然和每个同伴都有所交流,但似乎唯独和对方的交流很少,甚至几近于无。

        说起来,对方似乎也很少与其他伙伴交流啊,原因是什么?

        这时一队警备队向这边巡逻而来,塔兹米看到后想要躲起来。

        却看到陈无涯依旧一副毫不在意的向那边走去,连忙说道:

        “无涯,警备队来了快藏起来!”

        陈无涯听到塔兹米的话语后想了想后问道:

        “你现在对杀气斗气的隐藏能力到什么程度了?”

        现在是问这种事的时候吗?塔兹米人都麻了。

        “现在只是一般般的水准,还做不到像赤瞳那样,先不说这个了,快躲起来啊,被警备队看到就麻烦了。”

        陈无涯听完塔兹米的话后淡定的说道:

        “这样啊,反正还有时间,现在就教教你怎么隐藏自己吧,毕竟杀手这一行虽不同于刺客,却也相差不大,因此对于气息的隐藏也是很重要的。”

        喂喂喂,现在是讲这个事情的时候吗,警备队要来了啊。

        塔兹米有些叹气,本以为陈无涯在夜袭里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的,结果他想错了,夜袭里哪里可能会有什么正常人啊。

        刚做好随时和对方一起应对警备队的心情时,就发现了令他惊诧的事。

        只见那队警备队像是忽视了陈无涯一般,径直的向远处走去。

        “气息有很多种,呼气、气味、气质、生死之气、情绪之气等等,通过对气息的判断来观察他人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如野兽不会随意侵犯入更强的野兽范围,因为能够感知到危险,所以会避开,还有一些野兽虽然弱小,但却可以伪装隐藏自己的气息,让更强的野兽难以察觉从而躲开危险。

        同样,在人身上也有着与野兽一样的特质,那就是判断外在而判断危险,这种外在不一定是外貌而是一种感官认知。

        这种感官认知无论是哪个人都会有,区别在于是否灵敏,有些人可能天生便能判断出他人的好坏,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判断不了。”

        塔兹米一开始还在惊讶于那队警备队为何没察觉到陈无涯,但随后听着陈无涯的话语,心里下意识的开始思考起来。

        陈无涯看着塔兹米这样心里微微点头,看来塔兹米的专注力也不错,于是继续向远处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人的好坏是不会在外表上表露出来的,但却会流露在气息之中,因此我们从不是以外在而去判断他人,而是通过气息去判断,作为杀手,我们便需要强化自己对气息的灵敏度,这样我们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塔兹米点点头,这个他懂。

        “就像人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这种情绪,有些人看不出,有些人却能一眼看出,这种对于情绪的隐藏便是人对于气息的初步掌控,因此这算是人的一种天赋。

        这便是隐藏气息,但是,无论是何种情绪,人的感官认知都可能判断错,但唯独一种,人体的感官认知一定是最高的,或者说是在本人的感知上一定是最高的。”

        “杀气?”

        “对,但又不完全对。”

        “那是什么?”

        “是对死亡的感知。”

        陈无涯冷漠的双眼看向了塔兹米,令的塔兹米心中一凉。

        “感受到了吗,这种感觉,记住它。”

        塔兹米心中的那股凉意散去,他刚刚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杀气或是杀意,但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死亡即将降临的恐惧。

        塔兹米脸上滴下几滴汗,沉默的点点头,陈无涯看了一眼塔兹米,继续说道:

        “杀气或者是杀意一般而言都是一种情绪的外显,因此同样能被人察觉,但这种气息却又与死亡的气息极度相似,因此会造成感官的误解,从而判断错误。”

        “所以我们才需要隐藏自己的杀气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讲,无论是杀气还是死亡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因为危险的来源是同样的,但是换成同样的两个杀气,这份感官便不会产生错误,不过却会暴露自己与常人的不同。

        因此一些杀手即便看起来和常人一样,但在同类的眼里,他就如黑夜里的太阳一般引人注目,所以杀手如果想要完成目标,就必须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否则身为同类的人里可不一定与你是一伙的,而你暴露了对方没暴露,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塔兹米听着陈无涯破茧抽丝一般的把这些话告诉他,心中有些暖意。

        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冷淡,但实际上却是如此温暖人心的一个人,而且能把这种事情讲的如此透彻,对方的实力肯定非同一般,他错怪对方了。

        如果让陈无涯杀死的人听到塔兹米的评价,或许会来给塔兹米点个赞。

        塔兹米下定决心,认真学习,努力不让陈无涯的心血白费。

        就这样,二人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自顾自的相互讨论,一个总是点头沉思,一个悉心教导,显得颇为悠哉。

        陈无涯说话的频率不慢,但每个字去异常清楚的传入塔兹米的耳中,甚至下意识地会随着陈无涯的话语进行思考。

        而一处高楼上,一个头上带着奇怪眼睛配饰的男子看着这一幕,嘴角挂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陈无涯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眼睛往某处一瞟,但却什么都没有,话语没有停顿也没做出多余的举动,依旧讲述着关于如何隐藏气息之类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