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受人所托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受人所托

        陈无涯坐在湖边拿着钓竿垂钓,安静的打算等阿尔戈发言,但过了一会后,对方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便发现对方突然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陈无涯有些无语,对方到底怎么了,平常也不像是会浪费时间的人啊。

        于是陈无涯开口问道: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嘛,这么说倒也没错了,我是受人所托来找你的。”

        “受人所托?”

        “对。”

        陈无涯心中沉思,如果只是找他倒也没什么,因为他的名字早就传遍整个sao了,哪怕不是好友也能发送匿名消息给他。

        陈无涯的信箱里基本全是毫无意义的消息,早先还会看看,但是里面各种消息都很无趣,有辱骂的,有表示崇拜的,有表白的,有威逼利诱的……等等等等,基本上演了一场人生百态了,所以陈无涯直接把信箱关了。

        比起陈无涯,亚丝娜的信箱里才是重灾区,毕竟是整个游戏玩家里面极少数的女性玩家,而且美貌程度能在所有女性玩家中排前五,甚至实力强大且出色,比不少痴迷游戏的玩家还要强,经常会收到各种消息,比如求婚之类的,里面还总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语,让亚丝娜很是苦恼。

        这种消息只要知道对方的id后,就可以匿名发送,正是因为无法抓到是谁发的,所以这种事才不好管。

        桐人倒是挺有先见之明的没有去暴露自己的id,早先桐人也和亚丝娜说过这种事,只是当时亚丝娜没放在心上。

        而陈无涯则是没办法,毕竟他当时闹得很大,而且他的名字也没有隐瞒过,所以基本大部分玩家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虽然对于那些人脑袋在想什么有些无法理解,但他也没什么情绪去了解就是了,因此他基本除了各大公会会长以及公会内部成员和好友能联系他以外,基本没有谁能联系他,所以就算不看,也不用担心会错过什么重大的事情。

        这也是整个剑盟的潜规则,他们也不想让一些无聊的人去招惹陈无涯,这对谁都没好处,基本有谁想找他都需要进行甄别。

        虽然繁琐,但这也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陈无涯也就随他们去了,如今阿尔戈却和他说有人来找他,还是专门委托阿尔戈来说这件事。

        这就很奇怪了,他虽然是剑盟盟主,但实际上也不怎么管事,找他的意义并不是很大,如果有什么事基本都会有那些公会的人去处理,来找他是为什么?

        “哦,是谁?”

        “他的名字叫希兹克利夫。”

        “希兹克利夫?”

        陈无涯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很陌生,至少他在前线玩家群体中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看了眼阿尔戈说道:

        “是吗,那他委托你来要和我说什么。”

        “他是一家公会的会长,原本只是一家小公会,但现在似乎变强了很多,公会中同样有不少优秀的玩家,打算加入最前线,因此才委托我来找你和你说下,毕竟你统帅着sao里最强的攻略组织剑盟啊,当然要和你这个剑盟的首领打个招呼。”

        “原来如此,如果只是这种事也没必要专门跑着一趟吧,如果实力真的合适的话,自然会让他上的。”

        陈无涯没去关心这些,如果想要攻略自然有相应的条件,毕竟前线算是最危险的地方,不可能让一些普通玩家随便加入,否则不过是送死罢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他想单独见你一面。”

        听到这句话,陈无涯停了一下,阿尔戈也没有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压制了下来。

        虽然陈无涯很难接触,但毕竟接触这么久,也知道对方其实是个挺随和的人,可即便如此,当对方沉默的时候,依旧会有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种情况在攻略会议上同样如此,哪怕对方不做主导,也不发声,单单是呆在那就会让人心头发怵,玩家们也会下意识的绷紧精神。

        这不单单是因为实力的关系,还有这半年来积压的威望与气势,哪怕对方心中没有想要压迫众人的想法,众人也会感觉像是被压制住了,因此暴君这个称呼,不单单只有前面的暴,还有后面的君,所谓伴君如伴虎,这也算是剑盟内的玩家们的共识了。

        过了一会,陈无涯点点头说道:

        “可以。”

        “那我就去和对方说了,时间和地点……”

        “明天我还会在这,如果没来就算了。”

        “好……”

        说完后,阿尔戈默默的离开,徒留陈无涯一人坐在湖边。

        过了一会,陈无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继续钓起了鱼。

        对于阿尔戈和剑盟内那些玩家们的想法,陈无涯也不是不清楚,但这种状况的出现,陈无涯也并不难理解。

        可陈无涯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压迫谁或是逼迫谁,但是却因为他强大又冷漠的态度,让玩家们对他深感敬畏与退缩。

        哪怕是原先的好友艾基尔面对他,也总是会有些拘谨。

        陈无涯也习惯了这种情况,他毕竟不是什么富有亲和力的人,也不是什么能够凭借言语让人如沐春风的人。

        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并不懂得要如何处理这种事,因此他也并不在乎这些事。

        只是,与相熟之人的隔阂,还是会让人感到惆怅。

        ……

        陈无涯推开公会的大门,公会里的玩家们交头接耳的,似乎正聊着什么有趣的事。

        “那个桐人又惹亚丝娜生气了,啧啧啧。”

        “该死的桐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亚丝娜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在身边,明明亚丝娜大人在他身边……”

        “喂喂喂,你这反应也太大了,连眼泪都整出来了,嘛,不过这次我挺认可你的话的。”

        “桐人这家伙,果然还是早点烧死比较好吧。”

        “我同意。”

        “欸,我说,你们觉得这次桐人该怎么过啊。”

        “什么怎么过啊,要我说,这桐人和亚丝娜这么久都没确定好关系就离谱,要换我上早就表白了,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男的。”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桐人其实并不喜欢亚丝娜,亚丝娜也不喜欢桐人。”

        “有可能……”

        “可能啥啊,那两个人老早就一副腻歪样,你要愿意骗自己就继续骗吧。”

        “可恶,给我一点希望不好吗,为什么要拆穿我。”

        “难道你还想追亚丝娜?你打的过桐人吗,不谈桐人,要知道,就连会长都很看好这两个人在一起,你还想插手?”

        听到会长两个字后,对方语气下意识虚了一下。

        “想想不行啊,再说了,谁说一定要追亚丝娜了,我觉得桐……咳咳,没什么。”

        听到这个玩家的话语后,坐在旁边的一些玩家默默的往旁边坐了坐,虽然对方没讲明白,但他们还是能听出对方后面要说啥的,一时间看对方的眼神都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就在这时,有几个玩家看到了陈无涯,下意识的说道:

        “会长。”

        听到这两个字后,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看向了陈无涯。

        陈无涯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上楼了。

        当看着陈无涯离开后,安静的场面才又慢慢恢复了喧嚣,只是声音比之前要小上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