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疯狂

第一百六十三章 疯狂

        当第一名微笑棺木的凶恶玩家踏入陈无涯长剑的攻击范围后,脸上残忍的笑容还未散去时。

        只听的三声剑刃划过空气的声响,这名玩家的血量便瞬间下落至红色区域。

        还没来的急惊诧害怕时,又是一剑横斩,将玩家的头颅直接斩下,头颅高高飞起掉落在地上,玩家的表情被定格在了那残忍转变成害怕的那一瞬间,身体由于惯性又向前跑了几步后,跟着头颅化作蓝色的碎片爆散开来。

        这流畅的毫无迟疑的攻击,让袭来的微笑棺木成员吃了一惊,还没多加思考,一道身影极为迅猛的冲入人群。

        手中长剑不带半分犹豫的连斩而过,全都沿着玩家们防御的缝隙处斩开,将玩家们的握着武器的手全部斩下,让犯罪者们失去了攻击的能力。

        怎么可能。

        这个念头瞬间出现在所有袭来的犯罪者心中,让所有人脸上那残忍的笑容瞬间僵硬住了,连忙后退拿出回复道具,一脸戒备的看着站在人群中央的男子。

        男子淡然一笑,轻声说道:

        “怎么,很惊讶?你们觉得我从来没杀过玩家,认为我只是徒有虚名或是只懂得与怪物战斗的弱者对吗。”

        一边说着,男子一边持剑向前慢慢走去,方向正是poh所在的位置。

        “你们不是认定杀人是合理的吗。”

        陈无涯再次往前踏出,身形消失不见。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陈无涯收回斩杀对方的长剑,眼中红芒微微凝实了些许。

        “你们不是自诩带来死亡吗。”

        陈无涯又从另一名犯罪者身后出现,如出一辙的将头颅斩下。

        “你们不是很喜欢玩杀人游戏吗。”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名微笑棺木成员再次化作死亡特效散去。

        poh看着这一幕大声吼道:

        “不要发呆,全部围上去,再怎么强他也只有一个,你们可是常年与人战斗的强者,怎么可能输给对方,对方只是仗着技能熟练度和装备性能罢了。”

        听到poh的话语后,微笑棺木的成员重拾信心,拿起武器互相靠拢,让的破绽瞬间减少不少。

        毕竟再怎么说,这群微笑棺木的玩家们也是游戏中少有的高手,在与人战斗的经验上也不算低。

        但……

        又是一声声痛苦与畏惧的哀嚎,一道道光芒亮起在人群之中,不断浮现这个红蓝色交叠的场面出现。

        poh看着这一幕嘁了一声,手中大型短剑抬起,身体犹如幽灵一般冲入人群之中,亮起一道幽深的剑技光,力斩向某处位置。

        然而这道剑技还没发挥出来便被诡异的打断了,直接当场止住了poh的攻击。

        “该死……”

        poh来不及多加思考,只是跟着身体的本能向旁边扑去,令的一击幽蓝的剑光落空,陈无涯一袭黑衣突兀的出现在那,眼神毫无波澜的看了眼躲开的poh,回身一剑斩掉亮起剑技光芒扑来的微笑棺木成员的手臂,从根本上断绝剑技使用出来的可能。

        斩去手臂后,腿上亮起光芒,将对方直接踹飞,轰向某个袭击而来的成员剑技路线上。

        那个成员手中剑技来不及收回,直接打在了被轰飞过来的同伴身上,触发了会心一击,直接将同伴残余的血量全部清空,化作光芒散去。

        这名玩家瞳孔闪过一丝动摇的看着眼前的光芒碎片,然而散开的光芒碎片后,一道剑光穿过死亡光芒的特效,洞穿了这名玩家的喉咙,再次触发会心一击,将这名玩家的血量清空。

        整场战斗就像一边倒一般,一方势如破竹,挡者皆糜烂,另一方毫无还手之力,一身实力憋屈的半分都展现不出来。

        这就是剑盟盟主的实力?

        这就是sao最强者的实力?

        这真的是人类能做到的程度吗?

        为什么对方能够毫不迟疑的杀人。

        为什么对方从头至尾没有任何畏惧。

        为什么明明他们才是人多的一方,却偏偏被打的束手束脚,被对方无情的收割?

        明明他们才是这个世界里最危险的人啊。

        明明他们才是带给所有人死亡阴影的人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微笑棺木残留的成员心头,不知何时被笼罩起了一层阴霾,畏惧、动摇、害怕、迟疑。

        曾几何时,这种死亡的阴霾是他们散播给别人的,这种心态只有与他们为敌的人才会产生。

        但如今却攻守之势易换,轮到他们来品尝这种心情了,这种心情的出现,让剩下的成员们心中打起了退堂鼓,若是势均力敌,或许还能激起血性,但是这种一边倒的收割,带来的却只有恐惧。

        陈无涯轻松自如的挡下袭来的两名玩家的攻击,以妙到毫厘的微小距离穿过二人,手中长剑再次亮起收割的光芒,一剑将二人枭首。

        头颅翻滚倒一个成员的脚下,眼睛充满了茫然与害怕,扭曲的面容张了张嘴,死死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仿佛在说。

        这不可能……

        随后化作光芒散去,这名成员看着这一幕后,眼神呆呆的看向漫步过来的陈无涯,陈无涯的眼中没有丝毫看待生命的情绪。

        有的只是看着已死之物的平静与淡然。

        这名成员看到这个眼神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间崩溃的大喊道:

        “别过来!!!别过来啊!!”

        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的举起武器向后退,歇斯底里的对着陈无涯大喊。

        陈无涯看着这样的敌人,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眼中的红芒也没有散去,一步又一步的踏出,脚步声如同踩在对方的心头。

        一点一点的摧毁对方心中的防线。

        “啊!!!!!”

        玩家崩溃了,手中的武器亮起光芒,没有攻向陈无涯,反而对准了自己的同伴,将正紧绷着神经看着陈无涯的同伴打了个措手不及,吃痛的看了眼对方,转而紧跟着红了眼一般拿起武器反攻。

        二人越打越激烈,各种攻击光芒出现,身形失去了灵活,以极为愤怒和野蛮的姿态互相攻击,一点一点的波及向其他残留的成员。

        过了一会,所有残留下来的微笑棺木成员,自相残杀起来,并且将在一旁看管罗莎莉雅那群橙名玩家的同伴一起牵扯进来,而罗莎莉雅那群人还未来得及投降和反抗,便被杀红眼的微笑棺木成员给杀死,没有掀起一点波澜。

        不知何时起,笼罩在当前区块中的杀气已经渐渐变了,环境中的杀气变得更加浓稠与压抑,愤怒和杀意等等扭曲成不死不休的浓烈念头,注入在场玩家们的心中。

        陈无涯看着自相残杀的微笑棺木成员们的惨状没有说话,只是瞳孔中的红芒更深了几分。

        手中的长剑干净无比,但注视过来的人的感官上,却能幻视出来一柄滴血的黑剑,妖异且瑰丽,不断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正冲击着人的内心。

        感受到这种情绪的一名玩家哈哈狂笑,无视了场上的惨剧,用一种狂热且振奋的神色看向陈无涯说道:

        “有趣,太有趣了,原来你才是这个世界最危险的人,哈哈哈哈哈,所有人都被骗了,所有人都被骗了啊……茅场晶彦啊,应该让那群被蒙骗的玩家们亲眼看看,看看他们敬仰的、尊敬的、信赖的剑盟盟主,陈无涯,究竟是多么一个危险的异类。”

        这名充满狂热语气的人正是poh,此时的poh面露喜悦之色,仿佛对眼下这种状况感到非常满足。

        随后兴奋的看着陈无涯,抬起手上的大型短剑,认真说道:

        “陈盟主,你应该和我们一路才对,活在光明对你这种人来讲,是一种侮辱啊,他们根本不能理解你的伟大,来,和我们一起吧,让这个死亡游戏回归它原来的本质,让它真正变成死亡,我愿为你前驱,听从你的指示。”

        poh用着充满蛊惑意味的语气对陈无涯说道,听着poh的话,呆在poh旁边的两名玩家眼里闪过些什么。

        一个是最初偷袭的那位毒刀使——强尼布莱克,另一个,是将罗莎莉雅挟持,后面干掉几名疯狂的同伴的细剑使——赤眼沙萨。

        此刻微笑棺木中最危险的三名大干部就这么看着在混乱中,踽踽独行的陈无涯,而陈无涯听到这句话后,将目光看向了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