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事件结果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事件结果

        “滴答滴答。”

        整个房间内除了时针转动的声音外,就只有一道有些急促,但却尽量去抑制的呼吸声。

        瓷杯放在房间正中心的桌子上,发出一阵轻响,听到这声轻响的那位呼吸急促的人浑身一抖,随后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到这句话后,那人呼吸一滞,瞬间崩溃的大喊道:

        “盟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是……”

        话还未说完,房门便被打开了,走进来好几位在sao中都赫赫有名的存在,都是最前线里的大公会会长,其中包括桐人、亚丝娜还有希兹克利夫。

        看着来人后,那人更是惊慌失措,当即跪在地上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直接带离出去。

        在离开时还不停的大喊,仿佛很是委屈和不甘,但没有一个人去在意。

        最后,整个房间内就只剩下了桐人、亚丝娜和希兹克利夫以及坐在位置上,悠闲的喝着茶的陈无涯。

        希兹克利夫眼神若有深意的看着这样的陈无涯,心中似是在思考些什么。

        而旁边的桐人则开口说道:

        “没想到圣龙联合的会长居然会和微笑棺木一伙,难怪以往的风评会那般差劲。”

        亚丝娜也是跟着点了点头,只是看着旁边的桐人时,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无涯说道:

        “人生在世,或为名,或为利,这不奇怪,好了,不说这个了,之前让你们调查的那个关于圈内杀人事件怎么样了。”

        听到陈无涯的问话后,桐人表情认真起来,随后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所有过程说了一遍。

        当时他和亚丝娜去找优尔可小姐了解完情报后,获知武器的来源是葛利牧罗克。

        而后则牵扯到一起半年前发生过的事件,一个名为【黄金苹果】公会因为某件事而解散,其中甚至牵扯出一个未知的命案。

        【黄金苹果】公会曾经打到一个稀有怪掉落稀有戒指,为了这个装备的归属问题,【黄金苹果】内部发生争议。

        最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选择将戒指卖掉,由当时的会长葛莉赛达委托大商会拍卖,但是等会长出发以后,却再也没有回来,直到之后才了解到会长的死讯。

        因为手持稀有装备,则不太可能出发圈外,因此死亡的可能只有圈内,而当时能够圈内杀人的方式就只有睡眠pk。

        睡眠pk即是乘着玩家在安全区内睡眠休整时,通过发动pk并操控已经睡着的玩家的手点击同意,最后一举杀死玩家。

        可在当时,这种手段传播并不算广泛,而且就算懂得这种伎俩的人,也不太可能知道这名会长拥有的道具。

        因此凶手很可能来自公会内部,于是桐人首先怀疑的则是反对拍卖的公会成员了。

        之后从优尔可那得知,她和死者正是当时反对拍卖的成员,并且还有一位则是【圣龙联合】里的重装盾战士队队长修密特。

        而杀死死者的武器的制造者则是葛利牧罗克,而葛利牧罗克和公会会长葛莉赛达是夫妻关系,不仅仅是游戏里的夫妻,在现实同样是夫妻。

        如果到这,或许是一则为妻复仇的戏码。

        但后面才发现并不是这样,在了解到牵扯攻略组成员的情报后,桐人和亚丝娜去将修密特带来,一同了解情况。

        可就在聊天的过程中,一个人突然出现,并且在圈内将优尔可小姐杀死,重复了之前的一幕。

        当时桐人前去追击却并没有成效,让对方离开了,不过桐人同样不认为对方是幽灵什么的东西,但是当时的修密特却非常崩溃。

        事件到这显然被中断了,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到杀人手法是什么。

        不过在机缘巧合下,桐人发现了这场事件的手法是什么。

        至于是什么机缘巧合这一块,桐人含糊其辞的表情不是很对。

        障眼法。

        通过装备耐久耗尽时的特效与死亡特效相同的条件,再配合上传送水晶,便可以做到这种看似在圈内杀人,但实际上没有一个人死亡的这么一个事情。

        结果便是优尔可和‘死者’为了引出修密特,故意设的这么一个局。

        原本事情到这就结束了,因为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圈内杀人,只是一个为了了解真相所设的一个骗局。

        而桐人和亚丝娜也没有打算去管这件事的,毕竟这已经是对方的私事了,他们只是来了解杀人手法的。

        不过后来,在桐人和亚丝娜复盘这件事的时候,发现了婚姻这个系统上的情报,最后找出了当初害死会长葛莉赛达的凶手。

        而凶手正是她的丈夫,葛利牧罗克。

        听着桐人的描述,陈无涯的表情不变,虽然过程省略了很多,但陈无涯已然清晰的在脑海里构筑好了事情的真相。

        整个过程里也确实出现了关于【微笑棺木】的影子,甚至当初杀死葛莉赛达的正是【微笑棺木】,而委托【微笑棺木】杀人的人正是她的丈夫葛利牧罗克。

        而后面桐人和亚丝娜也去抓捕了对方,正是优尔可和‘死者’凯因兹想要问询修密特事实真相的所在地,第19层,十字之丘。

        当时的葛利牧罗克想要杀人灭口,并委派了【微笑棺木】的人,只是当时去的成员里并没有【微笑棺木】的三大干部,只是其中的几名成员。

        原本没有桐人的话,或许也不会有太多危险,毕竟再怎么说修密特好歹也是前线的高手之一,哪怕废些力气,也不至于被灭口。

        只是当时的修密特因为各种情绪交织,以及事情和真相太过复杂的因素,导致没能反应过来,被麻痹毒给放到了。

        幸好桐人抱着一丝对【微笑棺木】的忧虑去看了眼,否则三人还真有可能被灭口,在出手之后,将来灭口的【微笑棺木】成员拿下。

        如果来的是三名干部的话,或许不会如此轻松,只是为什么这种行动三名大干部却没有来,这件事没办法得知以外,拿下几名【微笑棺木】的成员便是这次行动的成果。

        桐人对此倒是很担忧,明明这次事件中有着最前线的一名干部,哪怕不用兴师动众,以poh的性格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忽视才对。

        除非对方还有什么更大的目的。

        对于桐人的担忧,陈无涯不发表什么看法,他当然知道为什么poh没去了,因为poh拉着大部分成员去围剿他了,自然看不上修密特这种小角色。

        不过陈无涯并没有去解释什么,他其实比较好奇的是桐人和亚丝娜之间,究竟是为什么会突然聊到关于婚姻系统上面的情报。

        他对这件事要更好奇一些,因为想要发现幕后凶手是那位丈夫,必须要知道婚姻系统中对道具的分配问题,否则事件的结果则是戒指在持有者死去后掉落在一旁,随后被凶手拿走这么一个结果。

        听完整个事件的所有过程后,陈无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而桐人看着陈无涯的表情后,有些犹豫的说道:

        “那个,关于优尔可小姐这场欺骗的行动……”

        陈无涯看着迟疑的桐人笑了一下说道:

        “别紧张,我又没说要怎么样,按你们想的处理就好了,虽说这次圈内杀人事件闹得很大,但其实也就只有在最前线里有传播,到时候发个公告解释一下就好了。

        至于这场涉及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不过啊,桐人,你能告诉一下我,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契机,才会和亚丝娜聊到关于婚姻的话题上的吗?”

        听到陈无涯略带打趣的语气的话语,桐人和亚丝娜瞬间变得慌慌张张起来,看着这样慌乱的两个人,陈无涯心中有些感慨,看来这次事件对二人到也算是促进了些关系啊。

        陈无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而后看向默不作声安静坐在一旁的希兹克利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