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茅场晶彦在游戏里?

第一百六十六章 茅场晶彦在游戏里?

        在独自一人将【微笑棺木】的人员全数歼灭以后,陈无涯有感受到一股目光向他投来。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当初通关第一层的时候,陈无涯就有感受到过这种目光,每次这种目光的出现,都是在他的能力即将突破系统限制的时候。

        当时陈无涯的想法是静观其变,隐藏自己,只是后来陈无涯因为与当时攻略组的问题,不得不出手。

        因此那时候的目光有好几次都投向了他,后来通关楼层boss时也有过许多次这种情况的出现。

        可是这种次数太多了,结果也一直什么也没有发生,陈无涯当时对于茅场晶彦的看法就一个,无聊,毕竟每次都要来看他一眼,看了之后也没有什么事,让他在那疑神疑鬼。

        次数多了,陈无涯自己都麻木了,后来倒还好,因为出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那种要他触碰系统限制的情况也少了很多,所以那种窥视他的目光次数也少了很多。

        你要说茅场晶彦想要在他彻底突破系统限制的时候把他抹杀吧……倒也不太像。

        可你要说茅场晶彦就是单纯的好奇,想要多看两眼吧……又有那么多次,而且次次不漏,要说是好奇未免有些太过牵强。

        所以一直以来陈无涯都不是很能理解茅场晶彦的思路,这种打又不打,退又不退的情况,让陈无涯一直很无语,总感觉对方有点精神不太正常。

        直到,他歼灭【微笑棺木】全部人的时候,那道观察他的目光出现了变化。

        因为他当时半突破了系统的限制,让自身的杀气能够突入系统,干涉玩家们的感官,造成自相残杀的局面。

        因为这个情况的出现,那道一直观察他的目光和以往完全不同,像是在期盼,又像是在迟疑,甚至当时系统中的各种信息流也出现了不同层次的变化。

        当时他因为半突破了系统的限制,所以对系统内的一些感受要比常态时要清晰的多,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不过这些异样很细微,而且当时感受的时候也很模糊,让陈无涯到现在依旧有些拿不太准,究竟是不是自己多虑了之类的。

        也是因为这件事,陈无涯在将西莉卡送回城镇后,没有安抚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不辞而别回到了最前线,想要了解个详细。

        这件事很特殊,因为他感受到了茅场晶彦在游戏内,甚至就是玩家中的一员。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陈无涯当时半突破系统的状态瞬间收敛回来,将【微笑棺木】解决以后,就打算来问问,对这个游戏,或者说对这个世界了解最深的人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而这个人,正是【血盟骑士团】的团长,希兹克利夫。

        要论对这个游戏各方面系统最熟悉,了解的最透彻的人,莫过于希兹克利夫了,基本可以说是这个游戏的大百科全书。

        很多时候,在一些游戏某些陌生的系统上面,对方都能给你解释的一清二楚,毕竟不是所有玩家都能把sao所有的系统都给用一遍,因此,陈无涯也没少麻烦过这位。

        像桐人之前谈到的婚姻系统,一听就知道不是桐人自己所能理解的领域,哪怕桐人再怎么沉迷游戏,对一些没经历的东西也不可能了解,而最后能得到情报也肯定是来自希兹克利夫。

        所以,在除了桐人和亚丝娜还留在办公室以外,就还有希兹克利夫也留了下来。

        于是陈无涯开口说道:

        “很抱歉,希兹克利夫团长,让你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等待。”

        希兹克利夫一如既往的平淡且充满知性的回答道:

        “既然是陈盟主的请求,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只是不知陈盟主要我也来究竟是为什么?虽然【圣龙联合】与【微笑棺木】有所牵扯是大事,但应该不至于要盟主专门请我来一趟吧。”

        听到希兹克利夫的话,旁边的桐人和亚丝娜便明白,这次不单单是要了解事件,还有其他的事情,难怪希兹克利夫团长也来了。

        只是桐人和亚丝娜对希兹克利夫的观感却并不一样,桐人一直觉得这个希兹克利夫团长很深不可测,所以不是很想与对方来往,但亚丝娜倒是有很多次去麻烦对方,为此桐人也没少和对方打交道。

        不过眼下似乎没有他们的事了,于是二人便打算离开时,陈无涯出声拦住了要离开的二人。

        “你们两个也可以留下来听一听,因为我要说的事和你们也不算毫无关系。”

        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后,便坐了下来静听陈无涯的发言。

        陈无涯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我感觉到了茅场晶彦就在游戏里。”

        这句话犹如平地惊雷一般,让场上的桐人和亚丝娜震惊的叫出了声,希兹克利夫眼里闪过些什么,没有说话。

        “茅场晶彦!”

        “无涯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无涯没有说话,而希兹克利夫则出声问道:

        “陈盟主,你是有什么依据吗,还是说,你只是单凭直觉?”

        陈无涯摇摇头说道:

        “不是直觉,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给你们提供依据,因为我要说的情况可能对你们来说暂时还……”

        陈无涯停了一会,若有所思的看向桐人,桐人被看的有些奇怪问道:

        “无涯哥?”

        “桐人,我问你,在拥有了那个以后,你有没有察觉到我说的那个。”

        听到陈无涯这极为谜语人的话语后,亚丝娜眼里闪过些许茫然,但桐人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说道:

        “无涯哥,你是说……”

        “对,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早就能踏入那个了,只是一直能感觉到什么,所以我才收敛了,现在你有了那个以后,我想你应该也能踏入那个了才是,你有没有察觉到我说的那个。”

        桐人思考了一下后,摇摇头说道:

        “抱歉无涯哥,我在获得那个以后,虽然向你说的那样,我也能踏入那个,但是因为实力足够的问题,所以我基本没有去踏入那个去战斗,所以……”

        陈无涯点点头表示理解,如果太过轻松,确实不需要去踏入突破系统限制的境界,在还没有确定茅场晶彦目的的情况下,不盲目突破才是最稳妥的。

        听着桐人和陈无涯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谜语人行为后,亚丝娜当时就怒了,伸手一拍桌子眼神怒视二人,说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这个那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难道我不能听吗,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先走一步。”

        听到这话的桐人顿时就慌了,连忙抓住亚丝娜的手,然后面露纠结之色。

        看到桐人纠结的表情后,亚丝娜反而不生气了,想了想后刚想道歉觉得是不是自己强人所难了之类的。

        桐人一副做好决定的样子,看了眼陈无涯,陈无涯说道:

        “无所谓,这是你的事,你想说就说吧,亚丝娜和你也不是外人。”

        这一句话差点给桐人整的思绪不连贯了,但看着陈无涯一脸平淡的表情也不说什么,而是拉着亚丝娜到角落去,俯首帖耳说着什么。

        陈无涯挡住希兹克利夫的目光,淡然一笑说道:

        “抱歉,小两口有些秘密,我们这些大人还是别去关注了,而且这涉及玩家隐私,所以还请原谅。”

        希兹克利夫见自己目光被挡住也没说什么,反而若有深意的看了眼陈无涯,同样笑了一下说道:

        “没事,陈盟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我理解,只是我同样不了解陈盟主你说的那些话,这样的话,我或许很难给你解答。”

        “这样啊,嗯……你就当我从哪里获得了茅场晶彦进入游戏的情报就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去应对他。”

        希兹克利夫听到这,语气有些深沉的说道:

        “我反而想问问陈盟主你,若是茅场晶彦真的进了游戏,你想怎么做呢?”

        陈无涯静静的看着希兹克利夫,希兹克利夫也是目光平淡的回望而去,过了一会,陈无涯说道:

        “如果真的找到了他,想必也没办法做些什么吧,毕竟身为游戏的管理者,他并不存在血量归零以后便死亡的规则,所以找到他或许也没什么用,既不能威胁也不能要求。”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陈盟主。”

        希兹克利夫黄铜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陈无涯的眼眸,陈无涯眼睛一眯,看着希兹克利夫,然后说道:

        “希兹克利夫团长,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想的呢。”

        “陈盟主,我想你找到他以后,会想杀死他。”

        “每个sao的玩家都有这种想法。”

        “不不不,你不一样,陈盟主,对其他玩家而言,杀死茅场晶彦则是因为愤怒,而你,只是因为他与你为敌。”

        “有什么区别吗。”

        希兹克利夫没有回答,而是轻笑一下,站起身伸出手说道:

        “陈盟主,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和【血盟骑士团】都会鼎力支持,我先走了,希望能在后面的楼层攻略上看到你。”

        陈无涯同样站起身,伸手与希兹克利夫一握,说道:

        “谢谢,我会的。”

        看着离去的希兹克利夫,陈无涯皱起了眉头,而已经解释完的桐人正和亚丝娜走过来,看着陈无涯疑惑的说道:

        “无涯哥,你和希兹克利夫聊了什么?怎么感觉你好像有心事啊。”

        陈无涯摇摇头说道:

        “没什么,关于茅场晶彦的事,我决定暂时不去理会了。”

        桐人问道:“为什么?”

        亚丝娜在一旁说道:“会长应该是觉得就算抓出茅场晶彦也无济于事吧,而且一旦将关于茅场晶彦的情报说出去,恐怕玩家们就无心攻略游戏了。”

        桐人思考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他也明白了,就算抓出茅场晶彦,对方也能随时离开,价值不大,而且一旦揭露茅场晶彦的存在,反而会让攻略组的士气出现波动,到时候就被动了。

        陈无涯说道:

        “对了,帮我传达一下,从现在开始,将力量全部集中到突破楼层上,【微笑棺木】的问题可以放一放了。”

        桐人有些惊讶,然后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迟疑的看着陈无涯,陈无涯向他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坐回位置上,处理起了解散【圣龙联合】后可能存在的问题。

        桐人和亚丝娜看着这样的陈无涯只是心中轻叹,随后离开房间,徒留陈无涯独自一人呆在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