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决斗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决斗

        希兹克利夫笑了一会后,看着陈无涯说道:

        “无涯君,你果然够随性啊,连这种事也不做隐瞒,要知道,穿越世界这个能力,可是会真的引起世界大战的啊,和sao这种小打小闹不同,你的这个东西,不会有哪个国家能不眼热的。”

        希兹克利夫如此放言,甚至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行为贬低为小打小闹。

        希兹克利夫看着陈无涯平静的面容,叹了口气,用着有些遗憾和释然的情绪说道:

        “这次本来有很多疑惑想要你解答的,但是得知这一个答案后,感觉其他的问题已经不再重要了,是吗,原来真的存在其他的世界吗,真好啊。”

        陈无涯看着希兹克利夫那一副放下一切一般的样子,平静的开口说道:

        “好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如果没有该我了。”

        希兹克利夫听着陈无涯那平静语气之下汹涌的杀意,只是淡然的说道:

        “我的问题已经得到解答,按照公平的原则,也确实该轮到你了,只是……”

        陈无涯眼神冷漠的看着希兹克利夫,等待对方的回答。

        希兹克利夫眼神同样变冷,气氛开始肃杀起来。

        “来一场决斗吧,无涯君,不,陈无涯,只要赢过我,我会让所有的玩家们离开,同时,我也会将精神健康咨询程序的ai,代号结衣的系统交付于你。”

        陈无涯听着希兹克利夫的话语后,瞳孔处红芒浮现,如同火焰一般燃起,轻笑一下说道:

        “是吗,正和我意啊。”

        陈无涯平静的将腰间的长剑缓缓拔出,而希兹克利夫同样将背后的十字盾拿下,并将剑从盾中抽出来,冷漠的看着陈无涯。

        如果让旁人知道,想必会觉得陈无涯非常愚蠢吧,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是游戏管理者,哪有玩家能够赢过管理者的呢。

        希兹克利夫看着陈无涯,冷声说道:

        “我其实早在第一次见你时,就有想过这种画面,但是无论我怎么思考,最后落败的必然是我。”

        “呵,难道你要投降。”

        “不,我不会投降,想必你也不想让我投降吧。”

        陈无涯没说话,希兹克利夫说道:

        “所以我想了如果全靠系统又太过卑鄙,但是单方面的碾压实在是太无趣了,因此,陈无涯,如果想要赢过我,你只要能够打破系统对我的保护,你就能够对我造成伤害,而反之,你若无法打破,你就伤不到我。”

        陈无涯只是冷笑,手紧紧的握着剑柄,没有表达什么不满,或是说什么不公平之类的话语。

        风微微吹过二人之间,将草坪往下一压。

        一片树叶突兀的降落下来。

        慢慢飘落在地。

        “锵锵锵锵锵——”

        极为快速的金铁碰撞之声,短短一秒,连续不断的剑刃斩在了希兹克利夫的盾上。

        而希兹克利夫在盾后的眼神冷漠无比,心中顿感压力十足。

        虽然早就有过猜测与估计,但直到真正与陈无涯战斗时才知道。

        身为陈无涯的敌人,究竟要承担着怎样的压力。

        对方的攻击速度已然超出了系统的限制与想象,攻击轨迹完全无法察觉,但每一剑却又能精准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发现。

        仿佛因果倒转一般,只能硬生生的将对方的攻击承受下来。

        若非自己靠着系统的不死属性挡住对方对他的伤害,他现在或许早就已经战死了。

        希兹克利夫冷静的观察起来,手中的盾牌极为快速的上下舞动,将自己防御的密不透风,即便偶有几剑绕过防御对方本人造成攻击,也被一道道紫色弹窗挡下。

        就如同希兹克利夫全身都被一道盾墙挡住一般,让人难以下手。

        一般来讲,面对这种自己怎么打也打不死,对方随便怎么攻击,只要攻到自己,自己就会受伤甚至死亡的战斗,早就被打击得没有多少信心了。

        但陈无涯从始至终都是冷眼旁观,手中长剑不停挥舞,没有使用出任何剑技,而是单纯的靠着普通的挥剑,将希兹克利夫压制的死死的。

        而希兹克利夫的每一次攻击,都被陈无涯轻松躲开。

        虽然看起来陈无涯占据了上风,连血量都没有扣除一点,而希兹克利夫血量已经被扣了一些,差一点点来到黄色区域。

        但实际上,二人都清楚,所谓的血量并不重要,只要希兹克利夫的不死属性还在,他的血量就绝对不可能掉入黄色区域。

        而陈无涯却没有这种保护,如果长此下去,陈无涯也会因为体力不足而被对方攻击到。

        到了那时,陈无涯即便再强大,也将被希兹克利夫给杀死。

        “陈无涯,你的实力确实厉害,但是,不能突破系统的保护的话,这场战斗将会是我赢。”

        希兹克利夫冷漠的说道,手中十字剑亮起光芒,横扫前方,手中的盾向一旁倾斜,挡住陈无涯又一计诡异的剑击。

        陈无涯手腕倾转,随着盾牌的幅度快速的往下一拉,剑锋划过希兹克利夫的身前,划出一道道紫色防护屏障,而剑柄顺势击打在希兹克利夫挥舞十字剑的手腕处,将对方想要攻击的剑技个打断。

        没有丝毫被对方影响,依旧冷静的观察着种种时机,将战斗的技巧发挥到极致。

        每一次都能以微小,乃至巧合的情况,让希兹克利夫的攻击无疾而终。

        希兹克利夫咬着牙,但依旧靠着系统的保护,强行突击,让陈无涯不断闪躲。

        正如希兹克利夫所言,如果不能打破对方的保护,最后落败的肯定会是他。

        虽说陈无涯能够突破系统,但本质上是他突破了系统的对他的限制,而非将系统给破坏,对方该被系统限制还是被系统限制,同样,对方该被系统保护同样也被系统保护。

        突破自己的限制,和突破别人的限制是两码事,陈无涯自己能够发挥出惊人的实力,自然是因为他将系统对他的束缚给解除了。

        但是想要突破系统对他人施加的束缚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他要是能做到这一点,早就把系统对所有人施加的不能离开游戏的这个限制给打破了。

        也正是如此,陈无涯只能对希兹克利夫做着不伤根本的攻击,因此,陈无涯的一切看起来如同在困兽犹斗一般,等陈无涯体力耗尽,结果就确定了。

        换做一般人,早就对这种结果感到担忧不已了吧,甚至觉得陈无涯如此密集且不停歇的攻击只是在加速浪费体力罢了,如果只靠躲避的话,或许还能撑的更久一些。

        希兹克利夫同样这么判断着,心中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知道这是在做无用功,却还是如此密集且快速的进攻。

        对方不可能不知道,如此高强度的快速攻击,体力将会极快的耗尽,哪怕对方对体力耗尽的耐性很强,也不是无休止的。

        这般剧烈的战斗,实在是太过无谋了,对方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

        希兹克利夫果断排除了陈无涯泄愤的可能,对方不是这种会因为愤怒而不顾后果的人,对方的战斗智慧和经验要完胜于他。

        那么这种攻击一定是有深意的,甚至对方认为这样做,才能突破系统对他的保护。

        那么是什么呢?

        希兹克利夫一边沉思,一边靠着系统辅助来挡下陈无涯的攻击,就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希兹克利夫神色陡变。

        他已经明白了对方这样做的意义了,但此刻已经为时已晚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陈无涯。

        却见陈无涯眼中红芒已然实质化,甚至夹杂着金白的的光泽,显得极为妖异和危险,脸色依然冷漠,寒声说道:

        “你输了。”

        陈无涯手中的长剑平平无奇,与希兹克利夫那不断乍现的光芒十足的武器不同,陈无涯的剑没有任何特效,甚至外表也朴实无华,就直刺向希兹克利夫。

        而希兹克利夫,看着这柄长剑,宛若将时间都给凝滞住了一般,只有冰冷的剑锋一点一点的刺向他的咽喉。

        在希兹克利夫的眼中,这一剑的速度很慢,只要他微微一动,就能将盾挡在这一剑的面前。

        但是他却无法动弹,仿佛这具身体与他之间在这一刻出现了分离,让他无法操控身体。

        即便如此,这一剑也会像之前一样,被系统的不死属性挡下,让他不会受伤。

        果不其然,一道紫色的屏障弹出,就要拦下这一剑。

        还未来得及松口气。

        这一剑竟然在他眼前,眼睁睁的刺穿了那道屏障,毫无迟滞的继续推进。

        而紫色的屏障猛然裂开。

        “呃……”

        希兹克利夫惊愕的看着陈无涯,这时没有任何动作。

        很快他脸上惊愕的表情已经消失,略微张开的嘴角上浮现了平稳笑容。

        长剑刺穿了希兹克利夫的喉咙,而对方带着这道笑容,轰然炸散开来,化作碎片飘向天空。

        徒留陈无涯一人保持着刺剑的姿态。

        过一会,陈无涯收剑入鞘,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