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调查

第一百八十一章 调查

        开发sao的argus公司因背负开发费再加上事件赔偿金这笔庞大的负债而倒闭。

        而被委托维持sao服务器的是一家名为rect的公司。

        陈无涯坐在一家咖啡店中,手上端着一杯红茶,手指在手机上不断的滑动。

        看着屏幕上各种信息,不管是sao两年前的新闻,还是后续的处理方式,以及政府应对的部门等等。

        据说在sao沦为死亡游戏以后,政府设立了一个名为【总务省sao事件对应本部】的部门,专门负责所有sao事件。

        陈无涯打开相应的新闻,查看起来。

        现在距离游戏结束不过几个小时,陈无涯猜测,桐人现在应该正在接受这个部门的负责人的询问吧。

        能像他这么早就能自由行动的人,根本不存在,最多这个部门查到有他这号人,而他具体是谁在哪就没人能知道了。

        这些都不重要,陈无涯在在查看完一些基本信息后,已经清楚接下来该从哪个方面入手了。

        他不打算和政府的部门直接接触,因为有很多问题他是无法回答的,最简单的一点就是。

        为什么所有sao玩家在两年后的今天苏醒,都需要进行长时间的锻炼来重新让萎缩的肌肉恢复,而他不用。

        光是想想编造谎言之类的就麻烦,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个部门就能帮上什么了。

        毕竟这两年来,这个部门基本除了照顾好玩家的身体以外,就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了。

        想要打破茅场晶彦设置好的程序都做不到,那么指望这个部门知道是谁干的拦截数据也不太可能。

        而根据茅场晶彦最后提供的信息来看,更大的可能是出在游戏的服务器上,应该是有谁在上面做了手脚。

        从这点上看,最方便做手脚的,就是现在负责维护游戏服务器的那家名叫rect的公司。

        这个公司的内部人员如果真的在这上面做点手脚,想必也很难有人能够察觉。

        陈无涯喝了一口红茶,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综合电子仪器制造商rect的ceo——结城彰三。

        如果要找突破口的话,至少要先去看看这个人会不会有问题,放下饮完的红茶杯,关上手机离开咖啡店。

        ……

        陈无涯看着眼前巨大建筑物,那是私人企业所经营的高级医疗机构。

        他来着不是别的,而是因为从他搜集来的情报得知,那家rect公司的ceo结城彰三有一个女儿,正是sao的玩家之一。

        不仅如此,他的女儿在游戏结束后,没有醒来,是那没能回归现实的300人其中之一,名叫结城明日奈。

        对方的女儿自从sao化为死亡游戏后,没有和其他玩家一样送到普通医院,而是在这座高级医疗机构中治疗。

        当时得知这个情报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疑惑,如果凶手是对方的话,为什么还要截留自己女儿的数据。

        当然,陈无涯也不能排除,对方说不定已经疯了的可能,因此只有亲自来看一看才知道。

        陈无涯走进这栋医疗机构,正门的警卫如同没有看到陈无涯一般,让陈无涯走了进去。

        在走过可以媲美高级饭店大厅的一楼柜台后,坐上电梯,他有情报渠道知道对方女儿在哪一层,因此也不需要在柜台询问。

        来到第十八楼,电梯门平顺地打开,看着无人的走廊,陈无涯径直向南方走去。

        这个楼层有许多长期住院的病患,不过很少看见其他人影。

        不久后陈无涯来到走道尽头,可以见到那里有道涂成浅绿色的房门。

        门旁边墙壁上可以看到发出暗沉光芒的名牌。

        在写着“结城明日奈小姐”的名牌下方,有一条微小的细缝。

        这个细缝是用于刷通行证的,如果没有通行证,这扇门是不会打开的,像这种高级医疗机构有这种级别的拦截还是很正常的。

        毕竟不可能像普通医院一样,谁都能进,只是这种门,陈无涯都不知道开过多少了,比这还要厉害的门禁他也开过。

        陈无涯抬手放在上面,门马上就随着细微的电子声打开。

        走进门,有股清爽的花香,宽阔的病房深处有门帘将空间分隔开来,陈无涯绕过门帘,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女子后,眼神瞬间变了。

        因为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亚丝娜,陈无涯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亚丝娜居然就是结城明日奈。

        不过想了想后,发现还能接受,毕竟之前在游戏时,他就有推测过亚丝娜的家境不错,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巧。

        只是这么来看的话,他的父亲要么是疯了,要么就不是他,难道他找的突破口错了?

        陈无涯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公司高层,那就还剩公司员工了,看来要从公司内的维护部门调查了。

        不过既然来了,陈无涯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了,于是陈无涯走到床边,打算用内气挡住头盔的伤害,强行让亚丝娜苏醒。

        就在陈无涯手即将放在头盔上时,门口突然传来一点声音,陈无涯听到后收回手,隐藏起来。

        只见两名男性正走进房间里,一名大约五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的男性,穿着相当合身的三件式西服,与体格不符的紧实脸孔流露出一股相当干练的精力。

        只是从那全部往后梳的一头银发上和憔悴的神色上看,对方内心似乎很受煎熬。

        看到这个人后,陈无涯就清楚了对方是谁,正是结城彰三,也就是亚丝娜的父亲,看样子,亚丝娜的父亲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小很多啊。

        而走在亚丝娜父亲身后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男子,身材高大,穿着暗灰色西装,略长的脸庞戴着无框眼镜,薄薄镜片底下的两眼像线一样细,简直就像永远带着笑容一般,外表看起来相当年轻,年纪应该不到三十岁。

        陈无涯没有显露身形,亚丝娜父亲来这显然是为了看望女儿,至于另一个人也能一起来,显然身份不一般,而且从这一点看,亚丝娜的父亲对对方很信任,否则是不会让外人进来的。

        结城彰三坐在床边,一脸心疼的伸手轻轻抚摸女儿的头发,陷入沉思。

        陈无涯靠在墙边,叉手观察着两人,二人完全没有看见旁边有一个人在默默的注视他们。

        陈无涯看了会结城彰三后,转头看向一旁不说话,看起来很谦逊的男人,但很快,陈无涯眼神就冷了下来。

        因为他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贪婪和兴奋,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陈无涯感知到了,走江湖的如果连别人的情绪都感知不到,那基本别混了。

        这种情绪明显不对,而且面对的对象还是一个少女,怎么看都不像是表面那般得体之人。

        虽然陈无涯是打算不去干涉桐人和亚丝娜之间的事,但再怎么说也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这个人又是什么回事,看起来就心术不正。

        虽然对方对亚丝娜有些不太好的念头,但毕竟还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陈无涯也不是那种因为这种事就直接杀人的人,最多有些厌恶对方。

        比起这个,还是找到截留300人的幕后之人为好。

        过了一会,结城彰三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对着男子说道:

        “抱歉,让你陪我来看女儿。”

        “哪里的话,社长,能陪您来见明日奈小姐,我很荣幸。”

        男子笑眯眯的说道,随后有些叹息的说道:

        “只是没想到明日奈小姐没醒,明明其他玩家都已经醒过来了,我还以为……”

        听到对方这么说,结城彰三也是有些失落,他之前得知其他玩家苏醒,还以为自己的女儿也能醒来。

        只是没想到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却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想到这结城彰三说道:

        “不说这些了,须乡,还是要多麻烦你好好照看sao的服务器,毕竟亚丝娜现在还没醒,或许……”

        “是,社长,……说起来,我也有件事想要麻烦社长。”

        结城彰三一愣,然后说道:

        “什么事?”

        须乡一副很迟疑又很纠结的说道:

        “其实,我想和明日奈小姐结婚。”

        这话刚落,瞬间整个房间内突然压抑了一瞬间,二人的心脏都仿佛被攥紧了一下,但这来的快去的快,让二人都没能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只以为是这件事说出后带来的紧张罢了,结城彰三同样如此,不过也是犹豫的说道:

        “真的好吗,毕竟你还有大好的青春,以后还长,亚丝娜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须乡背后渗透出几点冷汗,刚刚他对那种感受最深,不过现在好些了,点点头说道:

        ”是,我心意已决。”

        结城彰三沉默了,然后过了一会说道:

        “我再想想吧。”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徒留须乡一个人待在屋内,虽然结城彰三还没决定,但显然是持认可态度的,只是还有些犹豫不决。

        看着结城彰三离开后,须乡微微咧开嘴角,走回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亚丝娜,眼里的欲望表露的极为张扬。

        伸手拉了拉领带,深呼一口气,舔了舔嘴角,低声喃喃道:

        “可惜啊,没能看到你得知这种情况时的表情,不过没事,等会,我就会告诉你的。”

        说着,就要伸手摸向亚丝娜的脸庞。

        “是吗,能告诉我,你要怎么和她说吗。”

        一道有些冷意的且分不清性别老幼的声音传来,须乡还未来得及震惊房间内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件事时。

        冰冷的锋刃贴在了须乡的脖子上。

        让的想要转身的须乡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在半空中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