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年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年

        “锵锵锵——”

        两道身影向后一退,黑铁一辉手腕一转,让手中木剑倒转在手臂上,身形俯低,脚步踏出。

        手中木剑划出一道毫无规律的弧线,速度似快似慢,让人感官几欲作呕,仿佛自身感知被颠覆一般。

        “砰。”

        在木剑划出的弧线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三道木剑虚影,被触碰之后,竟然如同触碰到实物一般发出声音。

        陈无涯见状,目光一闪,手中木剑从虚幻难辨瞬间化作刚猛霸道,每一击都如挥舞巨锤一般,将空气斩出被爆开的破空之声。

        如此近距离的变换,令的黑铁一辉难以转换招式,瞬间被斩的空门打开,手中的木剑一偏。

        陈无涯手中的剑又再次变换风格,无声无息的穿过,不掀起任何波澜的刺向黑铁一辉的胸口。

        黑铁一辉神色不变,手中偏转的木剑不知何时,剑尖竟对准了自己。

        “咯。”

        剑柄抵住剑格,令突刺而来的剑尖停住。

        陈无涯微微一笑,手腕一抖,将抵住的剑柄震开,但却没有继续向前突刺,而是将剑锋贴在黑铁一辉木剑之上,不断以小幅度的劈砍和刺撩,让黑铁一辉的攻击节奏混乱。

        黑铁一辉不停的向后退去,手中木剑跟着抵挡劈击而来的木剑,因为距离短速度快,一时间根本难以分辨究竟是否有交击。

        从旁人视角看去,陈无涯的剑就如同吸在黑铁一辉的木剑之上,不停的上下舞动,但却听不到半分声响。

        黑铁一辉被逼入下风,攻击节奏被陈无涯直接引导而走,那么溃败也就变成了时间问题。

        但黑铁一辉却没有气馁,神情专注的盯着不断交击的木剑,像是在分析什么一般,手中的木剑招式开始诡异的贴近陈无涯的剑术招式。

        再过一会,两柄木剑的攻击模式竟然变的如出一辙,而一辉也停下了后退的脚步,步伐也变得和陈无涯一样。

        这么看去,简直就像一个人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攻击一般,两人的攻击招式不断上下翻飞,不像两个对打的剑士,倒像是在施展剑舞,令人赏心悦目。

        而再仔细一看,便会发现,黑铁一辉的剑术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像是将其中某些招式简化,又像是将其中招式熔炼进自己的剑术中去。

        而陈无涯的剑术也在发生改变,像是将黑铁一辉学去并改善的招式又学回来,然后再次施展出去。

        就这么循环往复,展现出来的剑术招式,早已变得面目全非,除了其中的一些核心要义没变,基本外在的表现全部都像是另一套剑招。

        黑铁一辉身上汗流如注,看起来体能已经抵达极限,但目光却一反常态的充满热忱,不仅没有感觉到疲倦,反而精神饱满,全神关注。

        而另一边的陈无涯却一副如沐清风,极为轻松的姿态,体能完全没有见到变化,情绪精神的波动都特别平稳,既没有高昂,也没有低沉,如同维持在一条水平线,深不见底。

        又是这么持续且高强度的攻击,黑铁一辉突然像是承受不住的泄了一口气,随后靠着意志坚持的身体卸去了力气,手中挥动的木剑变得无力。

        陈无涯见状也是收剑而回。

        黑铁一辉用木剑撑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上的汗水不断地滴落,滴在地上打湿一片土地。

        过了一会,一辉感到心旷神怡一般的闭上眼深呼吸,陈无涯走到一旁拿起一瓶水扔向一辉,一辉抬手接住。

        “谢谢。”

        “你的剑术资质是我见过最优秀的,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的,而且你的【模仿剑技】和【完全掌握】这两个招式,确实是非常适合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算是达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境界。”

        陈无涯对着一辉说道,黑铁一辉像是感到不好意思一般的抬手摸着头发,干笑两下。

        一辉的【模仿剑技】确实是很优秀的绝技,只要一分钟就能看穿大部分的剑术,进而掌握整套剑术——包括技巧、套路,甚至是会如何对应己方的动静,再将敌方剑术中的缺点全部修正,重新编织出一套足以向上兼容的剑术。

        靠着这个绝技,一辉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番实力,一身技艺强大的不逊色任何同龄人。

        而【完全掌握】同样很优秀,不管是剑术还是人,构造都是相同的。

        所有的行动都跟根源的“概念”有关,你也可以解释成价值观,只要从那里推断出那个人的行动、兴趣、言语等等,并加以理解,就可以知道那个人现在正在想什么。

        自己做出什么动作、对手又会采取什么行动?会前进后退、攻还是防,所有的行动都轻而易举的了解。

        可以说是料敌先机,运用于战斗中无往而不利,正是这两个绝学,让一辉能够在魔力低劣的情况下,依旧能与敌人战斗。

        而除了这两个绝学以外,一辉还有着一个更加厉害的伐刀绝技,如果说前两个绝学是让一辉有着不错的战斗能力的话,那么这个绝技就是让一辉有着可以与任何人,哪怕是魔力比他强的人,都能为之一战,甚至战而胜之的能力了。

        也正是凭借着这个能力,一辉才能以低劣的魔力打败当时的主考官,哪怕主考官的实力比他强。

        但是,这个能力的损伤太大了,当陈无涯见过一次后,便明白了这个能力的本质是什么,这也让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个伐刀绝技太过伤身,甚至可以说是减寿,如果用多了,身体可能会进一步崩溃,令的一辉英年早逝。

        其名为——【一刀修罗】

        如其名,可谓是踏入修罗一般的境界,将自己拥有的所有力量,浓缩至一分钟,强制集中所有魔力,将体能强化数十倍,让自己拥有与他人搏斗的实力。

        人类是生物,有让自身存活的本能,即使在内心如何强迫自己卯足全力,本能仍然不会允许自身超过界限。

        本能会从平时驱使的力量之中,特别区分、并保留住足以维持生命机能的部分,而一辉用意志力,摆脱本能的束缚。

        将自己拥有的所有力量,浓缩至短短一分钟内,一滴不剩地耗尽,以求转瞬之间爆发性的战斗力。

        但这并不是提升魔力的伐刀绝技,而是强行从灵魂深处,拉出了生物原本不该使用的力量,既破坏自己的生存本能,来提高自己的力量的极端绝技。

        这个绝技有些像陈无涯的绝技【易天游】,同样是将自己的一切贯彻于剑上,也正因此,陈无涯才更能体会到一辉这个绝技有多大的伤害。

        那是真正的燃命之技,所以陈无涯一再对着一辉强调过,轻易不可以动用这种能力,但他也没有阻止一辉使用这个能力。

        和他不同,他会掌握【易天游】这种死亡剑技是为了复仇,但一辉掌握【一刀修罗】更多的是无奈。

        想要成为魔导骑士,魔力低劣者连魔力强大者的防御都破不开,那还谈什么战斗,而一辉既然选择了即便燃命也要踏上这条路,那他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呢。

        他很清楚,比起燃命带来的早逝,一辉更不想日后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不甘,也正是陈无涯能够体会到这一点,所以他才没有阻止一辉使用这种绝技。

        这三个能力,每一个都是一辉心血的象征,同样也是一辉自身努力的成果,所以,陈无涯才更加认可一辉的意志。

        所以,陈无涯才会在这一年以来,尽心尽力的将自己能教的全都教给一辉。

        无论是剑术,还是锻体之术,甚至就连放在这个世界会引起颠覆性的,能够提高魔力的剑经都教给了一辉。

        虽然一辉学会剑经后只能提升很少很少的魔力,但要比之使用【一刀修罗】要好吧,哪怕一辉要修练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拥有大量的魔力,但只要魔力提升上来,陈无涯相信,一辉一定会在这个世界大放异彩。

        只是可能那个时候,他就不在这个世界了,或许看不到一辉令世人惊叹的时候了。

        陈无涯将木剑放在一旁说道:

        “对了,告诉你个事,学园要换一个新的理事长了,原来的理事长因为往年破军学园在七星剑武祭上的成绩不理想,所以被撤职了,而且还有很多对他不利的证据被呈报给了联盟,联盟将他给收押了,那些之前打压你的老师也被跟着一起调查了,想来,下一个学期,是不会再有那些老师了。”

        一辉听着陈无涯的话,只是微微点头,似乎并没有太多情绪,陈无涯倒是有些意外,说道:

        “你不开心?”

        一辉摇摇头说道:

        “那个理事长也是因为黑铁家才会对我打压,即便换一个理事长,我也未必就能毕业,我很清楚,黑铁家是不会让我成功毕业的,这一年来的状况师傅不是很了解了吗。”

        “都说了,别叫我师傅,我就是看你顺眼,陪你练了练,顺便给了你几个对你有用的东西而已……”

        陈无涯有些感到别扭的说道,一辉却是非常认真的样子,陈无涯叹了口气,说道:

        “行吧,这个暑假你是打算回去,还是……”

        “我应该是待在学园里,然后继续锻炼自己。”

        黑铁一辉说到这有些沉默,陈无涯看了一辉,无所谓的说道:

        “是吗,我走了。”

        一辉愣了一下,随后说道:

        “师……额,无涯,你明年……”

        “放心,等我回来,我会好好检查一下你这个暑假的成果的。”

        听到这句话,一辉松了口气,微笑的看着陈无涯远去的背影,然后举起手中的木剑,继续操练了起来。

        而已经走远的陈无涯,脸上的温和之色已然消失不见,摘下脸上的眼镜后,瞳孔深处掠过一丝红芒,喃喃道:

        “来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