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 特殊的训练

第二百零八章 特殊的训练

        清晨

        一辉和史黛菈跟着前方的背影,沉默无声。

        昨天夜里,陈无涯说的和以往不同的训练,究竟是什么,还不太清楚。

        和史黛菈不同,一辉身为陈无涯的室友,昨晚也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根据对陈无涯的了解,对方不会做这种无的放矢的行为,对方既然真的说了不同,那就一定有什么区别。

        只是并不清楚情况,自然而然的会有一种不安感。

        史黛菈也因此稍微靠近了一辉一些,一辉也没抗拒,而是沉默的跟着。

        哪怕现在已经出了学园的范围,来到某处深山老林之中,二人也没多问,只是心中在不断思考。

        而一旁的黑铁珠雫则是有些皱眉,她并不了解陈无涯。

        虽说昨晚的那次剑气让她惊叹,但对于陈无涯的了解还处于非常浅显的状态。

        只是从一辉的口中,以及眼神中,能够感受到哥哥对陈无涯的信赖与崇敬。

        这是以往在黑铁家从未能看到过的眼神,在黑铁家,没有一个人愿意正眼看待哥哥。

        最初时,珠雫对于一辉只有兄妹之间的感情,只是将一辉当作哥哥来看待。

        直到四年前,一辉消失那时。

        明明是亲生儿子失踪,但是不论双亲、大哥,还有家族中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打算寻找他。

        珠雫直到此时,才第一次了解到一辉在家族中的地位。

        他在失踪之前,就已经被视为不存在之人。

        当事实摆在眼前,珠雫才深感自己的无知与无耻。

        还有一直对她温柔微笑的哥哥,私底下究竟怀有多大的伤痛。

        为什么她都没有发现。

        为什么不在哥哥这样消失之前发现。

        她明明一直都跟他在一起——!

        无法抹去的后悔谴责着珠雫的心灵,最后转变为对家族的怒火。

        因为哥哥没有才能,就藐视温柔的他,甚至在他离家、跟黑铁断绝关系之后,还用【黑铁家生出f级(废物)是莫大的耻辱】这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去介入、妨碍他的未来。

        她对这样的家族,深深感到憎恨。

        也正因此,她才会做下那些事。

        就在黑铁珠雫回忆曾经过往时。

        “到了。”

        陈无涯的声音传来,三人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周围森林中围绕出一个圆形的空地,显得有些惊讶。

        这倒不是惊讶于此地的环境,而是惊讶此地太过寻常,除了隐藏在深山老林中,看不出什么特殊。

        又为何要特地来到这个地方呢?

        陈无涯转过身,看着三个人,平静的说道:

        “你们都申请了七星剑武祭的选拔赛对吧。”

        三人点点头。

        “那么谁的对手已经确定了,哪一天。”

        三人面面相觑,陈无涯明白了,看来暂时还没有开始分配对手吗。

        “既然这样,你们两个因为之前的事情还处于停课阶段,为期一周,那就以一周计算,一辉,我帮你和老师请一周假。”

        说完便拿出学生证打开和理事长的通讯,而一辉还有些没有理解情况。

        他不明白,怎么这次训练还要请假了,刚想发问,便看到陈无涯的学生证上弹出一个屏幕,而理事长新宫寺黑乃坐在办公桌前。

        于是一辉止住了询问的状况。

        “你还真是雷厉风行啊,第二天就开始了吗。”

        “我不喜欢拖沓,而且只是暂时训练一周,而且我需要你同意让他们使用固有灵装。”

        听到这话,新宫寺黑乃有些不淡定了,虽然让陈无涯这个未知高手来锻炼,但这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而动用了固有灵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

        新宫寺黑乃犹豫了,但看着陈无涯那平静如水的目光,还是点头同意,并说道:

        “别下太重手了,注……”

        新宫寺黑乃像是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样子,可陈无涯已经挂断了通讯,既然得到同意,那就不要磨磨唧唧的。

        陈无涯看着旁边听到全过程的三人,平静的说道:

        “现在你们已经听到刚刚的对话了,如果有想退出,随时都可以离开,我提前说好,这次训练,有死亡的危险。”

        说完后,陈无涯便坐在一旁,闭眼冥想,不去看三人。

        整个环境变得更为安静了,珠雫皱眉,看向一辉。

        一辉面露犹豫,但很快就坚定了什么一般,走向陈无涯。

        旁边的史黛菈则是还在犹豫,当看到一辉走过去后,也是咬牙一起上了。

        陈无涯睁开眼,平静的看着两人:

        “想好了?”

        二人点头。

        “等下。”

        黑铁珠雫出声,盯着陈无涯说道:

        “我也留下来,没问题吧。”

        “可以,正好你的能力可以用来疗伤,对吧。”

        黑铁珠雫一愣,她还从没展示过这一点,对方是如何知道的,而陈无涯没有解释只是继续说道:

        “等会两个人受伤救治就交给你了,如果不及时,两人就会死,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想留下来吗。”

        听到这话的一辉,刚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时,旁边的史黛菈拦住他,向他摇摇头。

        黑铁珠雫看着陈无涯的眼睛,试图从其中看出什么,冷漠,无情,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表露。

        她看出来了,对方的话语没有一丝一毫的谎言,并非是什么玩笑之语。

        也正因此,她才不能离开啊,于是黑铁珠雫点了点头。

        陈无涯站起身,瞳孔渐渐化作金色,周身环绕起似虚似实一般的红色影子,空间仿佛染上了红色。

        无形无质的压迫感向三人倾斜而出,蚀骨的寒意涌上心头。

        堪称实质般的杀气,仿佛在和三人说,陈无涯真的是想杀死她们。

        这种压迫不同于剑气那种实质压迫,而是一种精神状态上的压迫,无法用肉眼去辨别。

        空气仿佛被无形的剑气切割开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三人呼吸一滞,面露惊恐的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陈无涯,对方的身上,没有丝毫曾经的平和安静的氛围。

        取而代之的,是如尸山血海般走来的剑客,身上只有无匹的杀意与澎湃的剑意,而看着三人的神情,就如看着三具尸体一般平淡。

        脸上的眼镜被取下,露出原本的面貌,但看着这明明俊朗的容颜,却感受不到半点亲和。

        感知到的信息只有赶紧逃,赶紧远离眼前这个家伙,危险,极度危险。

        陈无涯身上校园制服已经披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被鼓动的猎猎作响,手上不知何时起,多出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

        陈无涯抬起手中长剑,指向三人,不发一言。

        而三人见到这种情况后,强压下心中不断冲击而来的情绪,咬牙唤出自己的武器。

        〈妃龙罪剑〉

        〈阴铁〉

        〈宵时雨〉

        一辉握紧手中的〈阴铁〉,看着眼前如同杀神一般的陈无涯,握刀的手竟不由得有些颤抖。

        虽然他早就知道,成为魔法骑士,那未来必然是绕不开要进行战斗的,乃至厮杀,甚至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毕竟魔法骑士身为国家的战力之一,先不说国际间的战争,魔法骑士必须对抗那些滥用伐刀者能力的恐怖组织以及犯罪集团。

        面对那种杀人不过呼吸一般自然的犯罪者,学生间的切磋也只能算是温和。

        他也自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面对这种情况的状态,也做好了该如何应对的心态。

        可现实却是,他并没有准备好。

        这种战斗不会让他有磨砺实力的时间,每一次战斗,都将是生死对决,没可能等他去积累实力再开战。

        这种战斗,规则只有一条,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提升实力。

        不论你是什么天才,还是什么强者,不论身份与地位,活不了,那就不会有明天。

        而他今天,就将面对这种情况。

        一辉选择轻呼吸平复心态而没有深呼吸,因为深呼吸会让身体放松,在这种状况下,放松身体只是送死。

        握刀的手变得平稳,眼神也开始变得专注。

        在场的三人,此刻脑海里完全抹去了这是否会是训炼的可能。

        全都调整好了状态,全神贯注的看着陈无涯。

        陈无涯看着三人,身形消失不见。

        一辉似乎看出什么,但身体反应跟不上,只能挥刀格挡一下,然后刚想开启【一刀修罗】

        “一…咳呃…”

        结果还没开始,手腕上便被斩开一道口子,而后胸口犹如被重锤轰击一般,将刚要开启的【一刀修罗】状态给打散,直接中止。

        身体飞出撞在树上,不由得闷咳一声,他连自己的伐刀绝技都来不及开启,就被击溃。

        陈无涯不看被击飞的一辉,以微小的姿态侧身躲开斩击而来的两道利刃。

        而后补上两剑,精准的刺入两人剑术上的破绽,一剑破开史黛菈的剑术,并直接给史黛菈的手臂捅了个对穿,毫无迟滞的收回,化作另一剑刺在黑铁珠雫以魔力凝聚的水球中。

        水球被以极为巧妙的方式给打散,并转化成水箭打在两人身上。

        按理说以两人身上的魔力防护,挡下这水箭不会有任何问题。

        事实这正是如此,水箭打在两人周边就被一层魔力挡住,变作水花飞溅四射。

        可两人却不由得闷哼一声,无形的力道穿透防护,击打在身体上,向后一退。

        而这一退,又是两剑,化作重锤一般,将两人轰出,撞在刚站起身的一辉身上。

        陈无涯看着倒在地上三人,心中没有失望。

        只是平静的说道:

        “治疗,然后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