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千夫所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千夫所指

        战斗开始十分钟,一辉不断地左右躲闪,握着刀偶尔劈开无形的箭矢,身上没有一点伤痕。

        观众席上的学生看着这样的一辉,有些惊叹,虽说一辉没有办法寻找到桐原,无法做出进攻。

        但是桐原静矢的攻击同样也没能奏效,始终无法在一辉的身上留下一点伤口。

        哪怕桐原的攻击无形,也如同被一辉看穿感知到一般,当进入到攻击距离时,便被直接斩开或是躲避。

        场面一时间便这么僵持住了,解说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坐在解说席上的西宫宁音一改之前散漫不经的状态,认真的看着场上的局势。

        而观众席上的史黛菈则是松了口气,虽然一辉的状态不太对,但是实力摆在那,倒也没有太多问题。

        虽说那个桐原静矢的攻击能够将箭矢隐形,但是划破空气以及那种异物感是没有改变的。

        一辉现在或许正在寻找箭矢的规律,追根溯源找到桐原静矢也说不定,这样的话,还是有胜算的。

        某处观众台上,新宫寺黑乃哑然失笑,随后说道:

        “这就是那七天的成果吗,即便心态不佳也能有这样的程度,这可比我刚见他时强了不少啊。”

        陈无涯没有说话,如果一辉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那陈无涯真的该撞死自己了。

        心态虽然是影响实力的重要因素,但不代表心态差就没实力了,再怎么说一辉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战斗,哪怕维持最低程度的实力也不会让那个桐原静矢得逞。

        若是换做史黛菈这种,或是其他类型的强者,一辉未必能做到如此轻松。

        但是在最开始就讲了,一辉的对手从来就不是桐原静矢,而是他自己。

        桐原静矢见一辉如此难缠,不由得咋舌,该死,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强,明明他的能力提升到能够隐藏箭矢了,居然还是没办法将他击败,这个该死的f级!

        桐原静矢隐藏身形,不断射出魔力箭矢,他虽然是c级骑士,魔力量比一辉多,但也不是无限的。

        而一辉从始至终只是不断躲避,很少使用魔力来硬挡他的箭矢,所消耗的只是自己的体能。

        桐原静矢不是自贬,如果比魔力他自然比一辉强,但是比体能,他却没有一辉出色。

        一辉的体能在检测中是a级,而他只有d级,这么磨下去,他的魔力量未必能够耗过一辉的体力。

        想到这,桐原静矢开口说道:

        “你果然还是这么愚蠢呢,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现在又不能对我做什么,只能被我死死的控制在那一点位置,何必呢,浪费大家时间,这种战斗有什么意义吗,我可是看在大家都是同学的份上没有下死手啊。”

        一辉没有说话,继续躲闪着袭来的箭矢。

        桐原静矢的语气突然变得恍然大悟一般再次说道:

        “哦!想起来了,我知道你为什么死扛着不认输了,因为这场比赛关乎着你的毕业,对不对啊~”

        突然冒出关系着能不能毕业的句子,观众们一时愣住了,疑惑的说道:

        “能不能毕业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就算不参加选拔战也不会影响成绩吗?”

        “等一下!我是听到不会有影响才没参加的耶……”

        观众们突然就这么讨论起来,弥漫出一股慌乱的氛围,而坐在其中史黛菈等人神情一变。

        她们自然知道一辉要毕业的要求是什么,然而桐原静矢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这种话,目的是什么!?

        “啊~抱歉抱歉,让大家误会了,放心好了,关系着能不能毕业的只有在这里的f级骑士黑铁一辉同学而已。

        他能力太弱,一般来说根本没办法毕业,所以新理事长就开了个条件,只要能够在七星剑武祭赢得七星剑王的称号,就可以毕业。”

        桐原静矢假装歉意的大声说道,并且在f级和七星剑王几个字上重重的提了一下。

        听到桐原静矢的话后,全场先是一静,随后轰然大笑起来,没办法,这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个f级居然妄想到觉得自己能够获得七星剑王的称号。

        这该不会是理事长不好直说,所以说了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目标,想要婉转的劝退那家伙才说出的话吧。

        结果那家伙当真了?这连第一场都打得如此艰难,还想拿七星剑王,在做什么美梦啊,明明就是个f级。

        七星剑王是日本所有学生骑士的顶端,历代七星剑王几乎都是b级,剩下也都是c级跟极其少数的a级骑士,像f级这种烂的不能再烂的废物,怎么可能爬得上去。

        这可是常识,嘲笑声充斥整个第四训练场,有嘲笑的自然也有辩驳的,像之前看过一辉战斗影像,为之倾倒的学生也有一些,于是便对着那些嘲讽的学生反驳。

        “才没那回事!黑铁同学真的很厉害!”

        “对啊!我们都看到了!黑铁同学空手摆平五个拿灵装的家伙。”

        “而且黑铁不也赢了a级的史黛菈·法米利昂吗?就连历代七星剑王也很少出现a级,他都能赢了,代表有实力啊!”

        “白痴,你不知道吗?那个影片是事先套好的啦。”

        “你才是白痴咧!一国公主怎么可能把胜负当儿戏!认真想就知道不可能啊。”

        “你还真的一无所知咧。那个f级,可是黑铁本家的儿子耶,那可是世界中屈指可数的魔法骑士家族,还兼资产家啊。”

        “对啊,那个黑铁本家为了让儿子添点亮点,才付钱拜托贫穷国家的法米利昂公主演戏输给他,赢了传说中的天才骑士,够具有话题性了吧。”

        “什……怎么…不可能的。”

        “要说不可能的话,光是f级会赢a级就更不可能了啦,虽然不知道你们干嘛帮他说话,但你们还是用大脑思考一下比较好吧?”

        排山倒海而来的否定言论,淹没一辉的同班同学帮他声援的声音,会场终于塞满了辱骂声。

        “靠祖先沾光的杂碎竟然说想当七星剑王?哈,别笑掉别人大牙了。”

        “连站在骑士身边都没资格的垃圾!”

        “只是个f级嚣张个屁啊!骗子!”

        这些辱骂一辉的学生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只是凭借臆测一厢情愿的认为如此,并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相。

        他们也不在乎真相是什么,反正只需要一个由头即可,因为他们只有e级或是d级,那些大人物的事对他们来说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为此,哪怕抱着多么恶劣的想法去揣测都不足为奇,毕竟,f级这种明明不如自己的人,却想越过他们,去向着连他们都在仰望的天才发起挑战。

        这种妄想如何不让他们觉得可笑与厌恶,这种实力不如自己,却因为生的好就能够获得他们无法想象的好处,这种现实,就更让他们愤怒了。

        观众席上的史黛菈等人听着周围的怒骂声,牙都要咬碎了,那些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凭什么这么说。

        有栖院撑着脸看着这一幕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场上的一辉,神情平淡。

        一辉的耳畔不断传来那些怒骂声,这一刻,他仿佛被千夫所指,就像是真正的罪人一般。

        他不在乎自己被辱骂,反正他并不奢求他人的认可,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史黛菈也背上莫须有的罪名。

        握刀的手不由得紧了三分,没有解释什么,桐原见状再次出口说道:

        “哎呀,被说的很惨啊,没办法,谁叫你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呢,这么强撑下去只会让其他人更加讨厌你,哪怕你成功了,也不会有人认可你的,因为你只会被人当作靠着家族势力来获得胜利的二代罢了,甚至因为你,那位皇女也被牵连了,你想想,你的罪恶有多重啊。”

        桐原的话语似有魔力一般,观众随着桐原的煽动,大声回应,吼声化作沉重的压力,不断的压迫着他的意志。

        一辉抿着嘴不说话,他承受过不少的压力,不论是来自家族的迫害,还是锻炼的重担,不论是同学的孤立,还是死亡的威胁。

        这些压力他都扛过来了,甚至感受不到太多痛苦了,但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的压力,他却感觉有些累,有些力不从心。

        噗呲。

        箭矢入肉的声音,血花出现,一辉看着自己没能躲开的箭矢,心态出现了变化。

        而隐藏在暗处的桐原,面露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