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剑心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剑心

        对于一辉能够领悟出剑心这种,区别于伐刀者体系的能力,陈无涯自己也有些意外。

        穿越快十年了,他自然也知道每个世界存在着差异,虽说有着各种能够提升实力的体系,但提升的方式却不一样。

        比如说鬼灭有呼吸法,甲铁城有卡巴内瑞,哥杀有施法者和怪物,斩赤有帝具,刀剑有虚拟科技,落第有伐刀者。

        虽说有些东西的本质一样,但发展出来的道路却不同,你可以找出其中的相似点,却不可能完全一致,就像是两条不断交叉的线。

        一般情况下,两者之间是不会出现同样能力的情况的,比如说呼吸法,虽然大部分锻炼体魄的能力体系都离不开呼吸,但想要像鬼灭那种呼吸法一样则不太可能。

        倒不是鬼灭的呼吸法多特殊,而是两个世界追求的不同,因此发展的目的和方向也不同。

        比如科技,落第和刀剑都有科技体系,但是落第发展出ips再生舱,一者则是发展出能够传输意识的虚拟技术。

        同样是科技,却有着不同的东西,这就是区别。

        因为思维存在隔阂,如果没人往打破这方面隔阂自然不会发展。

        但是这个隔阂并非不能打破,比如曾经陈无涯就有教导过塔兹米学习斩赤世界没有的,内气这个能力,最后塔兹米自己也学会了内气。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不同世界的能力是可以互通的,但问题在于谁能去打破,去领悟一个不同于当前发展道路的,另一个分支道路。

        以陈无涯的特殊,自然能够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力体系带来,但一辉是如何做到的?

        剑心这个能力,是区别于当前以魔力为基础的伐刀者体系的,是另一种发展体系中的能力。

        这个能力不是陈无涯教的,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剑心,因此不可能在一辉面前展示出来。

        所以一辉究竟是如何打破当前体系对思维的限制,去领悟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力呢?

        如果说一辉领悟的是剑意,陈无涯还能理解,毕竟他没少教过一辉,也不止一次在一辉面前展示。

        以一辉的悟性,在懂得领悟方式和表现情况后,自然能够学会剑意,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然而剑心……

        正因为陈无涯拥有过剑心,所以他才能看出来,一辉究竟领悟的是什么。

        可这才是陈无涯意外的地方,虽然他一手操控了这种情况,但他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结果。

        对于西宫宁音的戒备,陈无涯也能想到是为什么,于是说道:

        “这种情况只有第一次会有,结束以后就不会出现了,你可以把它当作是一种境界,只是突破后带来的显化。”

        西宫宁音微眯着眼,看着陈无涯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后说道:

        “这么说,不是新的体系?”

        陈无涯点点头说道:

        “每个人都有机会,但又都没什么机会,你理解为魔人也可以。”

        陈无涯不认为如一辉这般能够领悟剑心的人会再出现,因为剑心这个能力其实是个很玄的东西。

        他在早些时候,同样并不知道自己有剑心,只是后面失去剑心后,导致自己的实力出现很大程度的退步,并且还有玄书录的解释,他才第一次推测出自己拥有剑心这个能力。

        一般人就算领悟了,也不会知道那是什么。

        毕竟剑心不是一个主动能力,它更偏向于一种被动存在的能力,哪怕突然发现领悟剑心的人实力出现大幅度提升,也根本无法猜测出是什么。

        因为表现出来的,或许是力量突然变大,或是技巧突然变强之类无法深究的状况。

        只有拥有剑心的本人才清楚,具体是些什么原因。

        西宫宁音松了口气,如果不是新的能力体系就行,这样的话还是可以掩盖过去的,毕竟这个伐刀者的能力多种多样,虽然不存在复数的能力,但绝技却可以有很多。

        西宫宁音放松以后反而有些好奇,这种叫剑心的究竟能够给一辉带来多大的提升呢?

        就在西宫宁音脑海里思绪不断时,周围那如同领域一般的压制感渐渐褪去,像是回归到一辉的身体之中去了一般。

        两人明白,这是变化结束了,果不其然,在领域消散后,一辉缓缓睁开了眼睛,轻吐一口气。

        从外表上看,完全感受不到半点变化,甚至从感知上,也察觉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让西宫宁音更加好奇了,之前那种压制感居然消失的一干二净,甚至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出半点痕迹。

        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辉睁开眼后,看到前方站着两个人也没有意外,眼神变得有些深邃,身上的氛围虽然依旧随和,但却给人一种目的明确的坚定感。

        那种如同无论怎么样的挫折与折磨,都无法扭曲这种坚定感半分。

        他虽然像是陷入某种顿悟的状态,但实际上时间的流逝以及外界的变化,他却能一清二楚。

        因此,他自然也听到了陈无涯说的,对于他这种情况的称呼,剑心吗……好名字。

        陈无涯看着一辉,眼里微微闪烁,随后说道:

        “怎么样。”

        一辉轻松一笑说道:

        “感觉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我能够感觉到,现在的我很强。”

        一辉握了握拳,像是在体会某种玄妙,陈无涯见状刚想开口,旁边的西宫宁音便忍不住说道:

        “吼吼~你这么说,让妾身很好奇啊,小子,要不要来验证一下啊。”

        一辉听到西宫宁音的话后,迟疑了一下,看了眼陈无涯,而陈无涯只是沉默的不说话。

        “看他干嘛,向你邀战的可是妾身哦,还是说你小子瞧不起妾身。”

        一辉干笑一下,连忙否认,开玩笑,他再怎么样也不至于瞧不起联盟排行第三的高手啊,于是点头同意。

        西宫宁音观察了一下一辉,随后说道:

        “你需要处理一下吗。”

        一辉摇摇头,笑道:

        “不需要。”

        “看来领悟剑心后,你很有自信啊,哼哼,妾身就喜欢有自信的男人。”

        西宫宁音脚步一踏,整个人如同失去存在一般消失在人的视野中,随后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到了擂台边缘。

        一辉看着西宫宁音这如同神出鬼没一般,无法察觉到身影的情况,眼里只是闪过什么,随后看向站在一旁的陈无涯,点了下头后,走到擂台另一边。

        陈无涯看着两人,只是退下擂台,静静的看着。

        一辉抬起刀,对准西宫宁音,西宫宁音只是微微一笑,随后整个人再次无声无息的消失。

        一辉见状,神情古井无波,脚步一踏,整个人也和西宫宁音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

        随后空旷的擂台上,突然传来一声金铁交加之声,随后两个身影弹射飞开。

        西宫宁音惊讶的看着一脸淡然的一辉,不由得说道:

        “你习得了我的抽足?”

        黑铁一辉看到西宫宁音的惊讶,只是微微一笑。

        抽足指的就是刚刚西宫宁音所使用的步法,一种古流的武术。

        那是一种藉由特殊的呼吸法以及步法,将自己的存在滑进对手的潜意识当中,避开对手的认知的技巧。

        人类是一种生物,无法像机器一样,将眼前的所见、所闻的一切都详细的辨识出来,即使能够确实的看到、听到那些事物,人的意识也不可能去仔细辨识,若是将眼睛、耳朵所接收到的一切全部经由大脑一件一件的进行辨识和分析的话,那人的脑浆就会负荷过热,因此,人类的大脑会将优先度低的情报塞进清醒意识中的潜意识,借由放弃辨识这些情报来减轻大脑的处理负荷。

        例如,人们可以看到路边的石头,但却都会下意识的忽略路边的石头,类似于杂草、野花之类的也是一样,就是因为这种现象。

        而抽足这种步法就是将人类的这一点给利用进去,藉着将自己的存在滑进对方的潜意识当中,避开对手的认知,让自己即使堂堂正正的闯进对手的视野中,对手都会下意识的放弃辨识,进而变成明明能够看得见却没办法察觉的状况,最终被对手给无声无息的靠近到足以致命的距离。

        这就是名为抽足的步法。

        而这也是西宫宁音最习惯使用的体术,然而一辉却在刚刚用出了这套体术,甚至在刚刚做到了不弱于她的程度。

        这换做以前的一辉,虽然也能做到,但绝对无法在第一眼就堪破并且掌握,甚至还能掌握到不下于她的程度。

        一辉看着西宫宁音说道:

        “现在的我眼中的世界,和以往的我有很大的不同,如老师你刚刚的抽足,在那一瞬间被我看到后,我就能直接习得,而不再需要进行揣摩状态了。”

        一辉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

        “现在的我究竟能做到何等地步,连我自己也有些拿不定,因此,我将在此展现我的一切。”

        话语刚落,一辉身上燃起肉眼可见的魔力磷光。

        很明显,一辉开启了一刀修罗,但很快,身上的魔力磷光慢慢凝结,附着在一辉的体表上消失不见。

        西宫宁音有些意外,以前一辉开启一刀修罗的时候,她自然也有看过。

        可是现在这一刀修罗的变化和以往不同,至于具体有哪里不同,她就看不出来了。

        这让她有些兴奋,因为在刚刚爆发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些危险。

        这就很有意思了,这代表一辉能够伤害到她,换做之前,一辉是没有这个实力的。

        至少还需要多加积累才有可能,然而眼下,一辉竟然已经有这种变化了。

        这让她对于那个名为剑心的能力更加感兴趣了。

        (可以把它理解为魔人吗……)

        西宫宁音想起之前陈无涯的话,身上的魔力化作激流一般,压迫感十足的倾泻向一辉,眼里闪过些许莫名的情绪。

        而一辉感受到魔力的压迫感后,整个人如清风拂面一般,眼中的坚定之色没有半分动摇。

        手中的〈阴铁〉划过一抹光亮,双方剑拔弩张,第二战一触即发。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