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离别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离别

        陈无涯看着这一大段的信息后,身体的虚弱感渐渐退去,脑海也变得更加清明。

        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究竟是好是坏,但这也不过是早晚需要面对的事情罢了。

        陈无涯关闭玄书录,现在的玄书录弹完信息后,恢复了之前的面貌,不过现在暂时先放一放。

        握了握拳,陈无涯暗自沉吟,他确实感觉自己变强了很多。

        之前的剑术突破后感觉的界限也确实不存在了,如果换做现在,他感觉自己能够做到更强的水准。

        剑宗吗……

        当解除封锁后,他的浑身就仿佛自然而然的学会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脑海中的剑术变的比以往精妙百倍。

        但这并非像是顿悟一般,而是如同他本来就拥有,天生便如此一样,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受。

        眼神变得更加明亮,世界在他眼中能够展现的东西似要比以往要多。

        微微抬手划过虚空,前面的树木便猛地一压,像是空间被压缩了一般,但却不伤树木分毫。

        过了一会,空间恢复,树叶微微摇动。

        (即便是刚刚领悟,也能做到如此入微的控制吗)

        陈无涯有些开心,但很快,他冥冥之中就感觉到体内某些东西,像是要被牵引上来一般,眼前的某些事物变得更加绚烂。

        陈无涯感受到这一点后,连忙情绪缓了下来,然而很快又换成其他的东西被牵引,浑身变得更加通透,身心仿佛与天地相容。

        陈无涯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心灵波动,过了一会,才算是稳定住了。

        那就是神性与魔性吗……即便只有短短的几秒,他也能从中感受到浩瀚莫测的感觉。

        但那份浩瀚莫测中,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他对危险的感知在两个状态下直接无效,他感受不到两个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不如说,在他的感觉中,这两个状态都是人体自然存在状况,没有防备,也没有阻碍,更无法抗拒。

        就像人无法抹去自己的存在一般,是一种根植在人,或者说生命上的事物,是一种超乎概念的存在。

        它像悖论一样存在,却又像是天地规律,是无法躲避,甚至升不起躲避想法的事物。

        如果不是有玄书录提示,他甚至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引导成其中一个,然后他还不会察觉到有丝毫的不对。

        就像是一个人的性格在慢慢扭转,认知发生改变,而自己却不会有丝毫察觉。

        陈无涯压下脑海的沉思,越是去想,他心灵就越容易发生变化,无论是恐惧、疑惑、兴奋、愤怒、害怕、高兴等等,这些都可能让神性与魔性其中之一上浮。

        他既不能保持无心状态,也不能让自己的情绪过于高昂,不能大喜大悲,也不能无喜无悲,他必须维持在某一个特定的幅度才行。

        幸好神魔人三性是平衡的,否则维持在某个幅度和维持在一条线上,这两个的困难程度可就不一般了。

        即便如此,他的人性也会被逐渐消磨,或许会要很长一段时间,也可能不会太久,但总有一天,他或许就会变得难以控制,到那时,他或许……

        陈无涯抿着嘴,这也算是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了吧。

        不过现在只是刚出现,暂时没有危险。

        在现在,身体也算恢复了个差不多的水准,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已经与普通人无异了。

        内气还是没办法使用,这或许就是世界诅咒里的情况吧。

        陈无涯不再多想,他之前有扫到过玄书录上,自己的年龄已经到了27岁,如果排去自己呆的一年多时间,现在已经有过去了一年多,差不多呆在这个世界三年了。

        虽然他有些没想到,自己复活居然花了一年多时间,明明在他的感知里,他就像是刚刚死去,然后活过来一样。

        时间的伟力果然可怕啊……

        感慨一下后,陈无涯收敛情绪,既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想必七星剑武祭也已经结束了,不知道一辉有没有拿到七星剑王。

        如果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不知道也就算了,但现在他还能待,那自然要不留遗憾。

        陈无涯眼中闪过流光,随后看着某个方向,一步一步跨出,每一步跨出,就像是两块距离不同的空间给折叠了一下,如同仙人的缩地成寸一般。

        陈无涯没有内气,无法运用的更加出色,只能够引导周围的天地灵气,自发的汇聚并通过他的能力,使用出来。

        因此,准确的来看,并非陈无涯自己动用了他的能力,而是靠着外在灵气来辅助,并不算太过强大。

        只不过在旁人看来,这种调动天地间流动的魔力去运转固有灵装的能力,无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因为这代表着陈无涯或许会有着堪称无限的能量,来供他驱使。

        而这,就是他突破以后的变化之一。

        ……

        走了一会后,终于,陈无涯看到了现代建筑,心里一松。

        看着依旧车水马龙的都市,陈无涯置身其间却感到有些格格不入,恍了下神后收敛情绪。

        因为被雷霆击中的缘故,他不仅衣服没了,放在口袋的学生证自然也保不住。

        现在的他换了一套便服,也不是破军学园的制服。

        不过以他的实力,隐藏自己不被人察觉还是勉强可以的,只要不是遇上新宫寺黑乃或是西京宁音基本就没事。

        陈无涯听着周围一些学生的讨论,略有些奇怪,驻足听了片刻后,不由得有些讶然。

        他没想到这次七星剑武祭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不仅破军学园被攻击了,甚至还建立了一所新的学园,名为晓学园。

        袭击破军学园的,居然只是几个学生,不过当时袭击完后,似乎被带去集训的破军学园选手打退了。

        而如今,七星剑武祭刚好结束,而本次的七星剑王就是——黑铁一辉。

        虽然还有很多疑问的地方,以及很多细节没能理清,但是听到一辉成为七星剑王,还是感觉很欣慰的。

        而且听说黑铁一辉和史黛菈成为了情侣,甚至最近有传闻,黑铁一辉要去法比利昂见见那位国王岳父的样子。

        陈无涯同样为一辉感到开心,只是限于当前情况,他不能够让自己情绪起伏太大。

        因此只是微微开心一下,就收敛了情绪,但是那份喜悦还是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原来这就是知道教导的弟子成才的感觉吗,挺不错的,不留遗憾了啊。

        陈无涯来到宿舍楼后,来到一辉的门前,停留了片刻,心中思考了一下,该说些什么祝贺他呢。

        一边想着,一边举手准备敲门。

        然而手还未敲到门,门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红发女子,女子正是史黛菈。

        陈无涯看到对方后,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明白了什么,神色有些古怪,不过史黛菈的实力提升了很多啊,威势变得更强了。

        而史黛菈同样有些惊讶,不过不同于陈无涯的惊讶,而是略有些疑惑的说道:

        “一辉。”

        “怎么了。”

        “有人找你。”

        陈无涯隐隐感觉有些奇怪,刚想说出口的话,也不由得止住。

        随着史黛菈的叫唤,一辉从房内走出来,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史黛菈,然后看向自己眼前的这个有些陌生的男子,说道: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陈无涯听到这句话后,神色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但很快便化作淡笑说道:

        “你好,我是你的粉丝,听到你获得了七星剑王以后,就来祝贺一下你,打扰你了。”

        陈无涯微微一点头表示歉意,随后转身离开。

        一辉和史黛菈不由得面面相觑,这个事情要说稀奇倒也不算稀奇,毕竟获得七星剑王后,确实有不少人来祝贺他,其中同样也有许多自称是他的粉丝,倒也不算奇怪。

        可要说正常也算不上,毕竟谁会大晚上的特地来找他祝贺一下呢?

        而且,一辉隐隐从对方身上感觉的到一些熟悉感,可又说不上是哪里熟悉。

        “一辉,你认识他吗?”

        “……我……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吧……”

        一辉歪歪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史黛菈看着一辉的样子,点了点头没有在意。

        而一辉只是看着陈无涯的背影,眼里有些茫然。

        ……

        陈无涯站在天台上,闭眼感受着微风吹来。

        回想起当时爱德怀斯说的,关于他的记忆被抹去,如果不是剑心,她也会遗忘。

        现在看来,或许这个世界中,除了爱德怀斯以外,应该不会有人记得他了。

        又或许连爱德怀斯也同样不记得他了。

        说不上失落,也谈不上伤感,反而感觉很平静。

        陈无涯抬头看了眼天空的明月,无论在哪个世界,似乎只有明月星空永远存在啊。

        原本还打算去见见爱德怀斯的,现在看来,或许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就这样吧。

        陈无涯打开玄书录。

        沉默了一下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随后用笔写了些什么。

        哪怕爱德怀斯不记得了,但他还记得,作为好友,离别时自然是要说一声的。

        写完信后,陈无涯折好,眼里的流光再次闪过,随后调动起周围的魔力,最大程度的运转能力。

        陈无涯抬起信一扔,信飞入空中时陡然消失不见,陈无涯微微一笑。

        随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距离此地非常遥远的一处雪山之上,洁白无暇的女剑士正孤高的站在峰顶。

        眼神平静的看着天空,身上凝聚着极为恐怖的气势,无匹的剑气直冲云霄。

        随后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愣了一下,身上的气势一收,抬手接住突然出现的一封信。

        看到这封信后,爱德怀斯眼里闪过什么,一直紧皱着的眉头顿时一松,心里像是卸去某块石头一般,微微一笑,走下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