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科幻小说 - 流浪诸天的剑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计划

第二百三十九章 计划

        “砰砰!”

        “嘟嘟嘟嘟!”

        机枪和炮弹发射的声音出现在这处战场,一个个军团的机甲报废。

        战场的前方,游走着两个与其他机体不同的身影,两者一马当先的深入敌阵,地方的炮火每每射出便被两个机体躲过。

        甚至还被其上的炮弹击中,两个机体的高周波刀划过军团的薄弱部位,将机体瘫痪。

        “笑面狐后撤换弹,神枪狙击三点钟方向靠后的一辆战车,雪女炮火掩护,剑妖和我上。”

        辛坐在驾驶室中,冷静的发出各项指示,不断指挥着众人行动,将这处军团斩杀在此地。

        其他人只是沉默的执行,不干涉丝毫指挥。

        “戴亚!?”

        安琪的声音突然传出,众人停了一下,但却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职责进行战斗。

        炮火连天,一辆辆军团机体报废,在众人的勇武之下,很快便拿下了这局战斗的胜利。

        菲多,也即是那个陈无涯觉得智慧有些高的清道夫,行走在战场上,将那些已经报废的军团机体的可用部位回收,例如能源之类的。

        黄黄的机体游荡在废墟中,与其说是一个寻找食物的清道夫,不如说像一只小狗,毕竟和其他的清道夫相比,这架和辛一起前来先锋战队的清道夫的ai智慧要更高一些。

        甚至能够理解一些其他人的语言,虽然其他人并不能听懂它在说什么,但这不妨碍大家明白这架清道夫的特殊。

        能够听懂菲多话语的,除了辛以外似乎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听懂了。

        回到基地后,其他人如同之前一样继续打闹,将刚刚那份在战场上的气势放下,很快就融洽了起来。

        陈无涯正拿着自己编撰的医书,不断找出其中错漏进行修改,而后又按照惯例的询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

        房间内其他人都在打闹,就在这时,戴亚怀里藏着什么,像是一个怀孕的孕妇,但他是男的。

        鬼鬼祟祟的跑到辛的旁边,大家看到他之后,一脸疑惑,说起来之前战斗的时候,对方好像干了什么来着。

        “喵~”

        这个声音的出现,让众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你发出来的?”

        “怎么可能啊!”

        “戴亚君?”

        戴亚的脸上有着些不自然的尴尬之色,干笑了两下,众人围了过来。

        ……

        “在被战车型的炮击炸塌的楼房前喵喵叫着,然后过去一看就互相对上眼了,即使隔着传感器,但心灵却相连了起来。”

        戴亚满脸悲怆地讲述廉价的悲剧,在他的野战服怀里的是一只脚尖是白色的黑色小猫。

        三角形的耳朵与银色的胡须不停摇动,以独一无二的尖锐声音在喵喵叫。

        “我一看,像是它父母的猫已经被瓦砾压扁了,它还这么年幼,不可能独自活下去的吧。”

        辛在填写补给物资要求的文件时被打扰了,看着眼前这出拙劣闹剧的辛,平日里冰冷无感的红色双眸此时浮现出赤裸裸厌烦的样子。

        战斗还没结束的时候,虽然周围没有军团活动,但就毫无防备地打开座舱罩,还以为他到底想干什么。

        陈无涯走过来,逗弄着这只小猫,其他人同样无视了戴亚的耍宝行为。

        “我对着它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所以说,……可以养它的吧,妈妈!”

        伴随着那最后的词语,辛就把丢在桌上的坚实而沉重的短剑连同剑鞘一起扔了过去。

        预料到的戴亚忽地一歪头躲开了,但飞过来第二击卷纸直接打在他的额头上,使他跌了个跟头。

        安琪抱住从戴亚怀里飞出来的小猫,无动于衷的说道:

        “看穿装傻行为了呢,辛君。”

        “安珠……拜托你也多担心我一点啊……”

        安琪完全没有理会戴亚,抱着小猫说道:

        “总之,得给这孩子洗下身子了吧,辛君,你不是说过有一条要当抹布的毛巾么,就用那条吧。”

        “嗯。”

        “对了,洗完了我做个检查吧,毕竟在那地方存活下来,或许会有些什么病症。”

        “无涯君还懂兽医吗?”

        “差不多吧,小时候曾和爷爷医治过耕田的牛。”

        “欸~原来还有这种过去啊。”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讶,众人就这么离开了当前的房间,从头至尾没一个人理会戴亚,仿佛他只是一个把猫猫带来的工具人一般。

        不过这也是众人小小的惩罚,谁叫他在战场上竟敢在还没确定安全的情况下跑出破坏神。

        最后不知道戴亚和辛说了什么,总之最后辛还是同意了把猫留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向后推移,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这一个多月里,他们已经换了几任管制官了,至于原因就暂且不表了,只是关于辛是死神的名号变得更加响亮了。

        对于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辛的能力,倒也不觉得奇怪。

        众人不停的出击、出击、出击,偶尔空闲的时候,就是聊聊天,玩玩游戏,当然,不是电子游戏,又或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

        九条在兵营机库的黑板上用着粉笔踏踏踏的写着什么,随后退后两步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来到队舍的食堂,早餐也在准备中,柜台对面的的厨房里,安琪用木勺在大锅里来回搅拌,莱登用平底锅煎着几人份的煎蛋卷。

        赛欧和可蕾娜也在柜台上摆放餐具,凯耶打开牛奶罐头倒给之前戴亚捡回来的小猫喝。

        其他队员也和维修班的在桌上喋喋不休,也像往常一样,辛在远离喧嚣的环境走到后排的座位上看书,无涯总是在那本书上写着他看不懂的东西。

        安琪从柜台后站起来说道:

        “做好了,大家都来取餐吧,还有,九条君你还拿着粉笔,快去把手给洗了”

        “哦,知道了。”

        听到安琪的话语,众人站起身来到餐桌前,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场面显得非常温馨,就像一家人一般。

        九条看了下周围,在餐桌的一角,明明早餐都准备好了但那个位置还是空的。

        感受到视线的同僚们都看向那里,氛围在餐厅里传播,很快所有人也意识到了。

        昨天,米娜战死了,一下子,沉重的氛围弥漫在食堂。

        对于处理终端而言,同僚的牺牲是家常便饭,也能很快接受同僚的逝去,大体就是那家伙牺牲的当晚会感到悲伤,不过到了第二天就会回归日常,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在这个战场上,死是再平常不过的,当然,这种性情本身就有问题,但偶尔也会给人一种无力的失落感,所以才会选择去淡忘,微笑着迎接眼前残酷的未来。

        沉郁的寂静、早晨明媚的阳光和食物的芳香充满了食堂。

        陈无涯感受着这股氛围,安静的将饭菜送入嘴中,辛也是一如既往的静谧,即便氛围显得有些压抑,也从没变过。

        就在这时,众人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如果在这里不能笑出来,那就输了,如果不能享受现在,也是输了。

        输给那群将他们投入战场的白猪,所以他们必须收拾好情绪,这是他们的骄傲。

        “呐,三天后就是满月,到时候来赏月吧!”

        九条大声喊道,同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九条反而越来越激昂的继续说道:

        “那是大陆东方的祭典,来吧,大体是跟赏花一样的感觉哦,对吧凯耶?”

        “嗯,大概是这样吧,我也不怎么了解的。”

        凯耶有些慌乱的点头,毕竟这太突然了。

        “赏月还要喝酒聊天啊,我们还不能喝酒。”

        有人顾虑的说道,这并非是年纪的原因,而是因为处理终端是不能解除酒精一类的东西的,醉了就没办法战斗了。

        要是遇上战争,被军团袭击时就只能眼睁睁被杀了,而他们的自尊是不会容许这种事情的。

        像是意识到提案的意图一般,莱登笑了一下说道:

        “嗯,这主意不错。反正大家都有空,就去放松一下吧。”

        战队副队长都同意了,眼见如此的基地最年长的维修班长苦笑着,其他队员和维修人员也一阵欢呼。

        为此,众人看向了有着最终决定权的战队队长,对周围事物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平静地把目光投入书本的辛。

        “呐,怎么样,辛!”

        “……”

        辛沉默不语,在这种场合只有三种回答,同意、不同意或者不感兴趣。

        现在看来第三种可能性更大。

        陈无涯出声说道:

        “不也挺好的吗,对吧,辛。”

        一直以来如同大家长一般照顾着众人的陈无涯都出声说了,九条感觉机会更大了,兴奋的看着辛。

        辛合上书本,看了眼陈无涯,陈无涯只是淡笑,仿佛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样子,天塌不惊的样子。

        “可以。”

        计划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众人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