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小说 - 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在线阅读 - 207.洞房!

207.洞房!

        眼看人都围到他身边去了,远比君呈松这个正经新郎官更加风光,君呈松反倒嘘了口气。

        给薛隐打了个手势示意他顶一会,自己蹑手蹑脚地溜去洞房。

        他到的时候,君倩正被赶走,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

        君呈松没注意到,这会他满心满眼都是披着盖头的沈青鸾,眸子里的火热,烧得在场的一些小媳妇忍不住又羡艳又羞涩。

        族长夫人生怕君呈松看出方才屋子里出的闹剧,连忙上前说着吉祥话,又亲自捧了托盘,“请侯爷掀盖头。”

        君呈松闻言,视线好容易从沈青鸾身上挪到早就备好的玉秤上,心跳猛然加速起来。

        他缓缓伸手取过,用秤杆挑住盖头。

        玉色和大红色触碰的一瞬,君呈松呼吸一窒,天地间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只有他鼓噪的心跳。

        他看着自己的手缓缓上扬,将那既轻飘又沉重的盖头挑了开来,一寸一寸露出沈青鸾艳若牡丹的容貌。

        她盛装华艳,又因为娇羞紧张而露出平日罕见的小女儿姿态,君呈松心底滚烫。

        只觉方才吃的酒都沿着血液流窜到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心神摇曳。

        这是他的妻子,这个认知让他恍惚到宛若梦中,满是不切实际的虚晃感。

        既然是在梦中,那他也不必克制了,这会他被那张嫣红含笑的唇诱惑者,缓缓朝着沈青鸾的唇凑去。

        沈青鸾被她吓了一跳,“侯爷,还没喝交杯酒呢。”

        周围君氏的妇人俱都露出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臊得沈青鸾更加面红耳赤。

        君呈松确实恍然醒神,回身对上后头妇人们狭促的眼神,心里头那丝恍惚感忽然去了大半。

        今夜发生的事情,竟都是真的。

        他敛了心神,“喝交杯酒是吗?将酒拿来!”

        硬生生在暧昧荡漾的婚房,喊出气吞山河的气势。

        沈青鸾方才紧张的情绪也去了许多,配合着君呈松接过族长夫人斟好的酒,冲着君呈松抬手。

        两人臂弯交错缓缓贴近,随之而来的便是气息交融。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君呈松迷迷糊糊地将杯中酒喝完,明明只是一小口,却硬是让君呈松整个人都发晕了。

        迷迷瞪瞪之中,君呈松不合时宜地想着,难怪在军营那些士兵说笑,总逃不开说起洞房花烛。

        这滋味,美如天上人间,若日日都能洞房该多好。

        杯酒尽,沈青鸾收回手。

        臂弯间陡然消失的热气让君呈松忍不住追逐了过去,不自觉想渴求更多。

        这痴迷的模样,惹得在场的妇人们又是一阵吃吃发笑。

        族长夫人看着他们只是喝个酒,都觉得缠绵得让她臊得慌,收了酒盏后,忙赶人道:

        “好了好了,人家夫妻两个洞房,你们没瞧过吗,一个个眼巴巴的,别杵在这了,眼红呀,都回家找自己男人去,别在这扰了侯爷的性质!”

        一阵此起彼伏的笑骂声响起,众人三三两两散去。

        伺候的珠珠翠翠彼此使了个眼色,也退了出去。

        君呈松迫不及待地跟上去将门关上,插起门,回身大马金刀坐到沈青鸾身侧。

        他个子高大,就显得床都袖珍玲珑了。

        这会坐着,大腿侧边流畅的肌肉线条紧紧挨着沈青鸾,烫得她心脏砰砰狂跳。

        沈青鸾强忍着心中的紧张和忐忑收了下腿。

        这个动作宛如一个信号,屋子里浓烈得几乎要烧起来的热浪,终于砰地一声,点燃了!

        君呈松一把揽住沈青鸾,拔下她挽发的发簪,浓密的青丝瞬间披泄而下,衬着沈青鸾红晕满面的模样,那是举世难寻的风华绝代。

        搂腰将她推倒在床上,君呈松手指从莹润光滑的脸颊拂过,犹如带着火星子一般,沿着衣襟一路深入。

        “侯爷,不要……”

        迷蒙妩媚的声音仿佛被猛兽吃进肚子里变成呜咽声,外头守着的珠珠和翠翠俱都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

        这声音,太羞人了些……

        许久,新房内的声音才渐渐浅下来,门窗上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起身的轮廓。

        翠翠面红耳赤,悄声道:“咱们是不是该进去伺候了?”

        珠珠木着脸,“我也不知道,要不,等姑娘叫吧。”

        两人互相对视着,又见在院门处守卫着的薛隐脚步生根一般好似长在地上,便迟疑着打消了进去伺候的心思。

        屋子里,沈青鸾满身都是从未有过的疲惫。

        君呈松亲自打了水给沈青鸾擦洗,却在掀开被子时,动作陡然迟疑了。

        “青鸾,你受伤了!”

        焦急的声音将沈青鸾沉重的眼皮硬生生扒了起来,沈青鸾懒懒地看着他,声音沙哑暧昧:

        “你说什么?”

        君呈松大惊失色,“床上都是血!”

        沈青鸾:……

        眼看着君呈松手忙脚乱要去请大夫,沈青鸾才忍着难受怒道:“低声些,不嫌蠢得丢人吗!”

        ……

        君呈松花了半夜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又花了半夜身体力行低表达他的兴奋。

        直到天刚蒙蒙亮,才勉强闭眼休息了一会。

        虽然劳累整夜,可两人都是极为自律的人,翌日依然准时在寅时醒来。

        一睁开眼,便对上君呈松兴致勃勃的眼神,沈青鸾面无表情转开视线。

        那模样不像是刚成婚的新娘,反倒像是吃了十年素斋,清心寡欲的尼姑。

        “青鸾——”君呈松娇滴滴地扭着身子往沈青鸾身边凑。

        沈青鸾一手撑着他的额头,将他的头推开,“消停些,你不用上朝吗。”

        “新婚三天,不必上朝,这是规矩。”

        沈青鸾无言以对。

        她不喜欢这个规矩。

        “那也该去拜见家中长辈。”沈青鸾费力躲闪着,咬牙切齿道。

        君呈松声音更兴奋了,“你忘了吗,我无父无母,只有你一个祖宗。”

        这样可怜巴巴的话被他用这样的口气说出来,沈青鸾想同情他一瞬都做不到了。

        到最后眼看要失守,沈青鸾只得咬牙恼道:

        “君呈松,你如今多大岁数了,还这么胡闹,就不知道什么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你若再胡闹,我便不理你了!”

        这样含羞带怒的一句话,君呈松动作果然顿了顿,片刻后凑到沈青鸾耳边:“那你说,什么时候再有柴烧?”

        沈青鸾半嗔半怒瞪了他一眼,语带哄劝和威胁,“你若听话,自然会有。”

        君呈松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记,才退开身子。

        他昨夜猝然知道沈青鸾还是处子身,虽然没怎么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听说过女子若第一次经事必是要受罪的。

        这会本就没打算跟她继续,听沈青鸾这样说,又哪还会强迫她。

        退开后将门打开,珠珠翠翠终于能入内伺候。

        有了人在身边,沈青鸾那种如同一块肥肉被虎视眈眈的危机感才消退,终于有心思去打量君呈松。

        但见他身边并没有丫鬟伺候,自己打水洗了脸,又将衣裳穿上。

        他动作快,收拾好之后,沈青鸾才将将由翠翠梳好发髻,正在挑选今日要带的发髻钗环。

        “戴这个吧。”

        君呈松快手快脚地挑了一套粉紫色的杏花头面,正中间是红宝石雕刻的杏花姿态,四周缀着温润细碎的珍珠流苏。

        沈青鸾用手拨了下摇晃的珍珠,点了点头。

        君呈松似是被鼓励了,踊跃道:“我来替你戴!”

        沈青鸾嗔了他一眼,并未拒绝。

        君呈松便挤开翠翠,在她手把手地指导下,将一整套头面都佩戴上。

        末了,搂着沈青鸾对镜而照,“娘子,我是不是将你插得很好看?”

        沈青鸾对上他狭促的目光,陡然明白过来,隔着袖子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再说浑话,我拧了你的嘴!”

        君呈松吃吃地笑着,像个傻子。

        两人腻歪着梳妆完毕,薛隐便来报说该去族中拜见。

        沈青鸾自然没有推脱拒绝的道理,两人携手往族中去了。

        这一路,沈青鸾越发觉出这桩婚事的不一样。

        之前她和君鸿白去族中拜见时,足足在廊下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有人来带他们入内。

        这一回,族长却是早早开好了祠堂,自个在门口等着,亲自将他们带了进去。

        沈青鸾两人心照不宣地拜了祖宗,便去了侧边的花房敬茶见礼。

        里头,除了族中的长辈之外,还有一个不怎么受欢迎的客人。

        君鸿白站在一侧,冷眼看着沈青鸾给族人敬茶。

        他已经太久没见到沈青鸾了,久到他快要以为,和沈青鸾做夫妻,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

        沈青鸾顶着这道灼热的视线,无论给谁敬茶,这道视线都如影随形。

        直到她终于走到这道目光的主人面前,笑吟吟地端茶:“大爷请喝茶。”

        君鸿白怔怔地看着她,眼前这个明媚的女子,和新婚第一日温婉恭顺的女子缓缓重合起来。

        君呈松在一旁看着他视线变换,偏偏始终盯着沈青鸾看,心里头既恼又怒。

        “侄子,怎么不喝茶?”君呈松冷冷开口,带着凛冽的冷意和杀气。

        “可是这雪松龙井不好喝?若是如此,还请族长拿别的好茶来,一面惹我侄儿对族中不满。。”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