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纵横宋末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六、重修驰道

第六百二十六、重修驰道

        一个时辰之后,几个马车终于来到桃源镇。

        当然不但有他们的马车,还有几百一起逃窜到这里的百姓。

        桃源镇不但地势险要,修建在半山上,四周几乎没有平地,而且城墙也高大,难怪当年胡人也没有攻下。

        从马车下来,徐六郎不禁抬着发出一声惊叹:“哇,好险峻的一个城池。”

        “把官府搬迁到这里也不错。”徐跃一看,语气里面,充满了深深喜悦之色。

        徐谋没有说话,而是得意捋了捋胡须。

        桃源镇虽然没有灵泉县那么大,赵平也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官府。

        不过这里没有县丞,只有一个主簿,下面同样有杂房、审房、礼房等八房。

        主簿乃是李之豪,杂房乃是雨济旱,礼房乃是郭隽。

        “小圣人当初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小官府,虽然这是无意插柳之举,倒也成全吾等。”他们本来走投无路,没有料到这里还有一个小官府,而且各房依然齐全,同样能够正常运转,徐谋忍不住发出感叹。

        谢灵蛾此时也下来看看,一边赞叹,一边发出同样感慨:“难道小圣人早已知道会有今天,在这里设立一个官府。”

        他们到了这个地步,听到夫人还如此崇拜赵平,徐跃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那个竖子如果厉害,就不会放胡人打到灵泉县。”徐跃忍不住发出嘲笑,他这次太狼狈了,心里对赵平气愤之极。

        徐跃带着家人极为狼狈地地逃窜到桃源镇,但是依然还要摆他的知县架子。

        他下车之后没有进入桃源镇,而是让门房徐六郎通知李之豪、雨济旱他们。

        听到灵泉县被胡人攻打,雨济旱与李之豪不禁大吃一惊:“什么,胡人竟然进攻灵泉县?”

        “是的,胡人已经攻占驰道,而且还有五千兵马。”徐六郎信誓旦旦地说道。

        李之豪与雨济旱两人互相看了看,忍不住一脸苦笑。

        李之豪与雨济旱都是赵平的至亲,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现在知县来到这里,他们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李之豪想了想,对着雨济旱与郭隽说道:“既然知县已经到了这里,吾等还是要迎接。”

        徐跃安排门房去通知迎接,其实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如果他是来视察倒是正常行为倒也没有什么,偏偏这次他是从县城逃窜到桃源镇来躲避所谓“兵灾”的。

        在李之豪的带领之下,桃源镇所有典吏都出来迎接徐跃。

        看到桃源镇主要官吏出来迎接,徐跃一颗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不管他怎么对赵平不顺眼,但是这次他确确实实心里感激赵平。

        当然依照他的性格,他经对不会承认的。

        毕竟他认为他的出身远远比赵平强,仿佛应该享受这些的。

        雨济旱看着一心一意喝茶的徐跃,把李之豪拉到一旁。

        他打量隔壁一眼,有些担心说道:“李主簿,徐知县来到桃源镇,打算如何安排?”

        “住宿衣食当然没有问题,虽然他是知县,但是不可能插手桃源镇的事情吧。”李之豪当然知道雨济旱是为了他着想,也说出自己的决定。

        听到李之豪不会放任徐跃来干涉桃源镇内政,雨济旱露出微笑:“如此老夫也放心。”

        程亮回到公房,还没有来得及歇气,十几个耆老来到他的公房,提出一个问题。

        “请问程县丞,知县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看见知县出来?”一个柱着拐杖,头发花白年过花甲的叫张采臣耆老问道。

        程亮还没有回答,另外一个柱着拐杖叫李残月的耆老也发话了。

        此人头发几乎白完了耆老,唾沫星子直溅到程亮的脸上:“请问程县丞,安民告示也没有知县的大印?”

        此事看来不能瞒了,必须给这些耆老说清楚。

        大宋实行的是皇权不能下县,县以下就是这些耆老乡绅治理。

        税赋的征收、路桥的修建、徭役征发等等,都离不开耆老乡绅。

        耆老乡绅还对县级官府具有监督职能,每年礼部及上级官员考评,他们还有征询这些耆老乡绅意见。

        这些耆老乡绅,虽然不是官府,却承担官府之职责。

        所以对于县级官府而言,如何处理好与耆老乡绅,也是一个首要的任务。

        “各位耆老,请听小子说一说。”程亮看着这些与自己祖翁差不多大的年纪,行了一个团礼,语气极为真诚。

        刚才第一个发言的耆老张采臣顿了顿拐杖,望着程亮,沉声问道:“程县丞,老朽洗耳恭听。”

        “徐知县确实突然离开了,而且也没有打一声招呼,所以小子也不知道徐知县去了哪里。”程亮老老实实回答,“但是胡人确实没有攻打灵泉县,他们是被保安团安排修建驰道的。”

        “保安团为何要安排胡人来修建驰道?”张采臣觉得已经抓住程亮的话语把柄。

        “禀告各位耆老,驰道由于各个工段按照自己想法修建,导致驰道无法进行下去,后来为了保证驰道按照金堂县标准修建,成立了总掌柜统一管理。这个由贾由之负责。至于为何要请胡人修建驰道,由之他知道。”程亮对着程六郎说道:“把贾由之请过来。”

        耆老没有料到,事情搞得越来越复杂。

        他们互相看了看,眼睛满是疑惑之色。

        程亮端出椅子,请他们上坐,还亲自给这些耆老泡茶。

        看到程亮如此恭恭敬敬,这些耆老一边喝茶,一边点点头。

        不一会儿,贾理就来到程亮公房。

        看着如此之多耆老,他恭恭敬敬唱了一个大诺,对着每个耆老一礼。

        程亮看了看身边的贾理,直截了当询问:“贾总掌柜,耆老想知道,胡人为何要来修建驰道?”

        “禀告各位耆老,有两个大约五千人工段匠人要沐浴很长时间。为了不影响驰道工期,也不为了给灵泉县增加负担,小圣人就调令五千胡人来修建驰道。这五千胡人已经在蜀道修建驰道,他们熟悉如何修建,对灵泉县驰道修建有益无害。”知道这些耆老不能得罪,贾理作了一个祥细解释。

        张采臣有些皱眉,觉得不可思议:“沐浴,沐浴多长时间?”

        “他们说前些时间在工地上太累了,需要休息时间很长,也许十几天。”贾理想起当初两家的猖狂的样子,不由得一脸苦笑。

        张采臣听了心里更加不解,摇摇头:“沐浴,朝廷沐浴也不过一天,他们是谁,竟然要沐浴如此之长时间?”

        “这两家一个是徐家,掌柜叫做徐薄。另外一家是谢家,掌柜叫做谢方白。”贾理本来不想说出,既然这些耆老已经问道,顺便就说出。

        张采臣心里大怒,手里的拐杖一指:“这两家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拖延工期?”

        “张老,汝口渴了,多喝茶,消消气。”贾理正要回答,此时李残月已经端起一本茶水递给张采臣。

        张采臣看到与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李残月给自己端茶,一时不明白他的用意。

        看到张采臣的疑惑的目光,李残月不断不断向他使眼色。

        张采臣老而弥辣,看到李残月不断使眼色,知道这两家必然来历不凡,只得强忍心里怒火。

        张采臣啜茶一口,眼睛一转,立即掉转话题:“那些胡人果然如此听话吗?老朽想到现场看看究竟。”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想到现场看一个清清楚楚。

        “听说工地离县城不远,只有两三里路,正好去看看。”贾理正要回答,李残月不由分说,提出要求。

        贾理向着程亮望去,程亮点点头:“如此甚好,备轿。”

        这些耆老都是年过花甲的以上的老人,不能走路,也不能骑马,当然只能够坐轿子。

        “如果遇到胡人怎么办?”另外一个耆老突然提出一个问题,有些担心问道,“听说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蛮夷。”

        所以的耆老互相看了一眼,一时犹豫不定。

        他们又想看看现场,又害怕胡人凶残杀人。

        “各位耆老请放心,小子亲自给各位耆老带路,还有保安团陪同。”程亮又是上前一礼,决定自己亲自陪同。

        张采臣点点头,打量其它耆老一眼,抚须微笑:“如此甚好。”

        半个时辰之后,十几个耆老在程亮、贾理骑马陪同之下,后面跟着三个保安团的骑兵,终于来到工地。

        来到工地,这些耆老也不辞辛苦,个个从轿子下来,柱着拐杖,仔仔细细观察工地现场。

        程亮与贾理等不敢怠慢,亦步亦趋跟着陪同。

        胡人果然正在施工,现场发出一片叮叮当当的声音,工地扬起一片又一片的灰尘。

        现场果然没有汉人,全部才是胡人。

        胡人拿着铁锹、锄头、木棍,在一个拿着皮鞭的胡人之下,正在把木制轨道撬了起来,放在一边。

        “果然是一群胡人,头发与汉人明显不同。只是这个驰道修建得好好,他们为何要把木制轨道去掉?”张采臣看得非常仔细,一手把握拐杖,另外一只手指着工地问道。

        贾理拱手一礼,对着张采臣进行祥细解释:“这种驰道乃是秦始皇之驰道,如果要上路,必须要换成此轨道相同的车轮才能上路,既提高老百姓的成本,也耽误的时间。现在赵家庄的驰道,对车轮就没有这些要求,只要车轮没有损坏,随时可以上驰道。”

        “赵家庄驰道真的有如此之好?”张采臣眼里带着疑惑。

        贾理又是拱手一礼,并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提出一个问题:“张老去过桃源镇没有?”

        “那是世外桃源,如果不去,岂不是人生之遗憾。”张采臣一边抚须,一边感到自豪。

        整个成都、成都府路甚至四川,就只有灵泉县有一个世外桃源。

        作为一个灵泉县人,他怎么不能为家乡感到自豪。

        贾理不禁大喜,只要你去过就好,就是害怕你还没有去过呢。

        贾理拱手一礼,小心翼翼问道:“张老,那个仙凝土道感觉如何?”

        “很好,非常平整,还结实,几乎没有灰尘。”张采臣一时还不明白贾理为何问起,突然恍然大悟问道:“难道尔等修建就是这个?”

        “与这个相同,又是不同。”贾理拱手一礼对着张采臣解释。

        张采臣不禁皱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说相同,又是不同。”

        “相同,乃是路基相同。不同,则是它是由两个仙凝土道构成。”贾理拱手一礼解释。

        张采臣还是没有明白:“一个仙凝土道不是好好的吗,为何要两个仙凝土道呢?”

        “当然是两个仙凝土道更好,它们分为左右两道,只能向着一边前进,不会互相冲撞。”贾理耐心进行解释,还有双手比划一番。

        张采臣一边抚须,一边点头:“老朽明白了,就是左右两道,各行其道,互不干扰,所以速度再快问题也不大,是否?”

        “张老果然厉害,把驰道精华说得清清楚楚。”贾理口里不停恭维,心里终于放心下来。

        贾理高兴了,但是有人就不高兴,此人就是谢方白。

        他跟着耆老后面,也想看看程亮如何对付这些耆老。

        这些耆老不但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小心翼翼当老人一样供奉起来。

        这些耆老之所以突然出现官府面前,乃是谢方白对付官府的法子。

        现在没有料到,这些耆老也被官府说动了,心里顿时引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徐薄昨夜在香琴身上浪费大半精力,一直昏昏沉沉睡觉,直至日上三竿才起床。

        他感觉今天恍恍惚惚的,精神不太集中。

        他回到客栈,躺在床上,想继续睡觉。

        徐薄打了一口呵欠,把被子盖在脸上,继续睡觉,做自己的春秋大梦。

        徐薄万万没有料到,有人偏偏与他过意不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请客的谢方白。

        谢方白直接揭开他的被子:“已经日上三竿,还不起床。”

        “现在沐浴时间,现在沐浴时间。”徐薄嘟囔一声,又打了一个呵欠,又把被子盖上,“官家也要让大臣沐浴,汝怎么没完没了。”

        “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上面,怎么还不起床。”谢方白急了,大声叫喊,“再不起来,就要水淹到脖子上面。”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徐薄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眼,不以为然问道。

        谢方白又把被子揭开,拿起床头柜的茶杯的水,直接倒在徐薄身上。

        徐薄打了一个颤抖,一边用手擦干,一边大声怒吼:“子白(谢方白字),汝为何如此对吾,如果不说清楚,吾与你没完没了。”

        “胡人在修建驰道,汝难道还不起床?”谢方白一边冷笑,一边淡淡说道。

        徐薄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清楚:“胡人修建驰道就修建好了,与吾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他们修建的驰道就是徐家与谢家的驰道。”谢方白看见对方还没有清醒过来,口里冷笑连连。

        徐薄一边不禁大喜:“胡人修建就让他们修建,不是省了吾等两家大事吗?”

        听到此话,谢方白右手急忙伸出,差点一个耳光给他打去。

        他提出觉得此事有些过分,急忙把手缩回。

        “汝想得倒美,”既然不能打人,谢方白就只有耐心解释,“难道汝希望以后史书会这样记载,谢家徐家修理灵泉县驰道不成,用胡人代替之,方成。汝让徐家与谢家脸面放在哪里,难道连胡人也不如吗?”

        听到此话,徐薄又打了一个冷战。

        他现在终于明白事情的后果,彻彻底底清醒。

        他急忙更换一身衣物,方才从床上起来。

        他急忙洗漱完毕,胡乱吃了一顿早餐,方才问道:“子白,现在怎么办?”

        “现在唯一的法子,就是让沐浴的匠人回来,赶快修理两家之驰道。”谢方白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说道。

        徐薄揉了揉额头,感觉有些头疼:“子白,这样不是让吾等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叫他们回来,只是丢的小脸,如果让胡人修好驰道,那个才是真正丢脸。”谢方白知道徐薄的想法,但是不得不说出事情的严重性。

        徐薄想了想,感觉事情有些难办,不禁摇摇头:“子白,此事有些难办,这五千如今已经回到家里,他们可能已经给自己干活了,没有十天左右,难以召集起来。”

        “十天,怎么时间要这么久的时间,不可能吧。”谢方白根本就不相信。

        徐薄感觉谢方白仿佛一个白痴似的,看来谢方白对于乡下风情根本就不了解。

        他摇摇头,耐心解释:“这些人住在乡下,根本就不在一个村子里面,得到处找人寻找。再加上当初吾等许诺,同意他们回去休息五天以上。有了这五天时间,他们到处走亲窜户也说不定。”

        “那如何是好?现在听说胡人今天把轨道撬开,明天就开始浇仙水泥道了?”谢方白听了此话,不禁大吃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徐薄想了想,说出一个法子:“要不,吾等厚着脸皮,找贾理说说,让他们留出一半,让吾等修建?”

        “贾理现在就是审房也不是,仅仅挂了一个总掌柜的名义,找他太丢脸。”谢方白摇摇头,觉得找此人丢脸,“与其找贾理,倒不如找雨济旱这个主簿。”

        徐薄想了想,觉得有理:“雨济旱的孙女乃是小圣人的小妾,他的话相当于小圣人的意思。”

        两人说干就干,马上骑马向着桃源镇出发。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桃源镇,没有料到竟然遇到一个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人。

        此人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现任知县徐跃。

        徐跃看到两人上来,不禁大吃一惊。

        “难道胡人已经攻下县城,两位掌柜也来桃源镇躲避了吗?”徐跃脸色苍白,心里涌起一阵不祥之感。

        谢方白看了看徐跃,与徐薄均一脸苦笑,还一边摇摇头。

        徐跃不禁大喜,不由得问道:“两位掌柜,难道胡人还没有攻下县城?难道保安团的兵马已经来到这里了?”

        在徐跃看来,能够阻挡胡人攻打县城的,也只有保安团了。

        谢方白开徐薄互相看了一眼,又是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