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在线阅读 - 第258章 超凶

第258章 超凶

        风羿在定位到“小锦鲤”的方位后,也没有一直等在原地,而是让小甲朝着那个方位开。

        没多久,他又发现,目标不知什么原因停下了。原以为对方只是暂时停歇,稍作休整便会再次启程,没想到,并非如此。

        难道买家就在那里?

        不管真相如何,风羿确定了大致方位,和小甲直接前往那边。

        两省交界之处,某个小县城。

        一间私人诊所。

        只有一层的那种小诊所。

        “细菌感染?!”

        司机满是惊愕。

        他将这位同伴带到附近的小诊所,让这里的医生先看看。

        给的受伤原因是,他们到附近来游玩,然后同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之后就突然发热昏迷,手肿成猪蹄。

        来之前,他还在这位同伙的伤口上,做了点小修饰,这就更看不出来是小蟒蛇咬伤了。

        伤口有明显炎症,太过显眼,保险起见不得不修饰。

        医师也没怀疑他说的话,最多只是认为他们处理伤口的方式不对。

        诊所的医生说了一堆,司机很多没听懂,但关键的一句他听明白了。

        他原以为是什么未知的蛇毒,诊所的医师却告诉他,这可能是细菌感染?!

        不过,不是蛇毒就好。

        细菌感染,多简单的事,太寻常。

        “所以他这个样子,确定是……手上的伤口引起的?”

        “有可能,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毒,我们诊所能力有限,建议你带他去大医院做个详细检查。”那医生说。

        司机听着诊所医生的话,心道这位医生不咋靠谱。至于大医院,是不可能去的。

        不管心中如何想,面上还是表现得为难,“唉,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子咬伤。”

        “这个季节,蚊虫多了,单纯咬伤不一定有什么,没这么严重,但要是沾上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得受些苦。”那医生说。

        诊所的医生给那位昏迷的人,进行了伤口消毒清理,也给他用了些抗生素药物。原本想给病患输液,司机拒绝了,说是带去医院瞧瞧。

        输液多耗时间!

        诊所医生不知司机所想,瞧着病人依旧神志不清,体温也没怎么降。

        “那你赶快带他去医院吧!”医生可不敢将这人继续留诊所。真出事了怎么办?

        司机很快带同伙回到车上。

        医院不会去,甚至不敢让这位同伙单独接触别人,万一迷糊了,说了不该说的话,他们的处境会更危险。

        找了个不需要刷身份证的药店,买了一些抗生素消炎药和简单的用品,然后在不起眼的地段找了个短租民居。

        这里不像酒店查身份证查得严,就算要登记,一张假证就能搞定。

        租房面积不大,一个带卫生间的卧室,以及一个狭小的餐厅。

        吃过药的同伙并没有明显好转,但也没有继续变得严重,看上去还是老样子。

        唯一不同的,是咬伤的那个手,更肿了。

        司机看了看盒子里的小蟒蛇,瞧不出它状态是好还是差,至少现在还是活的。

        小心将蟒蛇盒子放到一边。

        他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计划有变,他得赶紧把货交了,不然出什么差错,他一毛钱都得不到!

        好在蛇不需要频繁喂食。

        他们压根没有准备蛇的食物,听说这点小蛇,动物园都是喂乳鼠。忒麻烦!

        原本按照他们的预计,顺利的话,24小时内肯定能够将货物送到买主手上,根本不需要投喂什么食物,蛇比较耐饿。

        “小锦鲤”名气大,动物园爬行馆那边有一个账号,经常发“小锦鲤”相关的动态,比如哪天喂食了,吃了什么,哪天清洗蛇窝。

        算起来,这条小蟒蛇现在应该不饿。

        他担心的是,这蛇水土不服。

        动物园的条件那么好,像这种人工喂养的蛇,体质又娇弱,而且这条出生时身体就不怎么好,时间一长,它生病了怎么办?

        他可不懂怎么照顾蛇!

        仔细考虑后,他给雇主打电话。

        “临时遇到一点小意外,未能解决,车暂时走不了。无法按照预计时间到达你说的地方,货我不敢一直放手里,我希望能更改交易地点,直接到这里交货。”他没跟对方说这边有人生病。

        电话里头的人,呼吸突然顿了顿,然后深吸一口气像是压制着情绪:

        “那条蛇还活着吗?”

        “活的活的!要不你开视频?或者我拍个照片发给你?”司机说。

        这样容易泄露消息,如非必要,他不希望用这种方式验证。

        果然,那边犹豫片刻,话气阴沉,“不必,我马上派人过去取!你记住,我要的是活蛇,活的!要是出了问题,一分都不会给你!”

        “知道!你的人到县城了跟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你们具体交货地点,尽快啊,再拖延几小时,我不保证那条小蛇还活着。还有,我只要现金,不接受转账!”司机强调。

        “等着!”

        那边按断了通话。

        看看窗外,天色已暗。

        司机又去看了躺着的同伙,依旧没有退烧。他眼中没一点担忧,反而带着强烈的嫌弃。

        要不是担心将人扔外面会惹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时间又有限,他恨不得直接将人甩进山里喂野兽!

        烦死了!

        就特么手贱!

        蛇装盒子里好好的,偏要拿出来玩!

        误我大事!

        活该!

        这次的酬金你也别沾了!

        随意吃了点东西,司机打算先休息,保证有充沛的精力应对接下来的事。

        现在时间尚早,外面有些吵闹。

        迷迷糊糊睡了会儿,又听到外面老鼠跑过的动静。

        吱吱吱的,不知道是在打情骂俏还是在聚众火拼,挺激烈,有杂物翻倒的声音,以及周围住户的叫骂声。

        没一会儿,那些老鼠叫声停了。

        哦。

        有猫叫。

        野猫闻着味儿过来觅食了。

        这确实不是个好地方,不过,一切都是暂时的。

        他想着,很快就有钱了。

        拿到钱怎么用他都想好了。

        迷迷糊糊睡过去。

        梦中一片纸醉金迷。

        直到美梦被电话铃声打醒。

        接货的人到了。

        司机瞬间警惕。

        看来,雇主并不信任他们,沿路有安排人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如果真的在边境,不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

        跟接货的人约了个地点,是个附近的夜市,来往人员复杂,他们过去也不容易引人注意。

        他没直接报民居的具体地址,等见了接货人,他再决定按照哪个计划来进行。

        外出没有带上小蟒蛇,司机自己一个人不敢直接过去交货,他怕钱没拿到,人先没了。

        装蟒蛇的盒子本来准备藏好一点,藏卧室,不过想了想,又换了个地方。

        很难保证离开的这段时间,没人偷偷摸进来。

        这里空间不大,稍显杂乱。

        尤其是餐厅,还有上一位租户留下的生活垃圾,纸盒空瓶堆积在一角。

        他将装蟒蛇的盒子,放在橱柜那儿。蟒蛇关盒子里也不动,没发出半点声响。

        在一堆生活垃圾的衬托之下,那个不大的盒子毫不显眼。

        他还将窗户外面洗的一件t恤收进屋,室内晾衣架挪过来,衣服挂在餐厅。

        晾衣架正好挡在那堆生活垃圾前面。

        因室内面积不大,这种晾衣架不放在卧室就只能放在餐厅,很多租户这么放置。

        这样一来,进屋的人就不会第一时间去翻看橱柜。

        出门前,将卧室的窗户锁好,卫生间没有窗户不用管。

        餐厅有一扇狭长的窗户,推拉窗,进不了人,开半边透气,又有防蚊纱窗,也不怕进虫子。

        屋里还有个病人,必须得有透气的窗户,现在可不能让他无了,

        检查一圈,关上灯。出门的时候,他又在门锁上做了点小记号。

        等他离开,室内一片昏暗。

        安静的屋内,只能听到卧室病人粗重的呼吸。

        又过了会儿。

        一只毛爪子拨开餐厅窗户的纱窗。

        这熟练的爪法,一看就是惯犯。

        野猫,在这一带很常见。

        去年还有人管一管,后来发现老鼠太多,就放任了。

        然后这些野猫繁殖迅速,老鼠是解决了不少,但同时,也给这里的居民造成了些困扰。

        比如,有些老奸巨猾的野猫会入室盗窃!

        进来的这只野猫,看着并不强壮,但每一次跳跃却无比灵活,且出声极小,很优秀的暗夜狩猎者。

        餐桌上,有食物留下的气味。

        不过这只野猫只是闻了闻,便不感兴趣地看向别处。

        它是寻着气味过来的。

        很美味的气息,在它路过窗外时吸引了它。

        三角鼻快速捕捉着空气中的气味,上唇微微翘起。猫的裂唇嗅反应,让犁鼻器发挥作用。

        在哪儿呢?

        野猫四处嗅闻,很快,黑夜中的兽瞳闪着兴奋的幽光,看向橱柜上的一个盒子。

        盒子里的小蟒蛇,察觉到外面的危险,此时张开嘴巴。这是一种示警和威吓。

        不过,以它现在的体型,很难对成年的野猫有多大威吓力。

        别说现在有盒子遮挡,野猫看不到,就算看到了,野猫也不怕。

        野猫用抓子挠了挠盒身,又用牙咬盒盖。

        小蟒蛇朝野猫的位置咬了几次,但被盒子挡住,只撞在盒子上。

        野猫停下来,胡须动了动,接着咬盒盖。

        咬得不耐烦了,用爪子拨,用身体去挤,成功将盒子从柜上推下来。

        哐!

        盒盖打开。

        里面的小蟒蛇爬出来,迅速钻进旁边的杂物堆里。

        司机回来时,先看了看门锁,没人动过。

        进门,开灯,一眼就看见装蟒蛇的盒子摔在地上,盖开了。

        一只野猫蹲在那里。

        司机惊得头发都快炸起来,冲过去驱赶野猫。

        野猫惊慌地从窗户离开。

        跟在后面走进屋的两个人,看见屋内邋遢的居住环境,皱起眉。

        “蛇呢?”一人问。

        司机捡起地上的空盒子,面色苍白:“之前还在里面的。”

        两人神色骤变。

        “你什么意思?!”

        再想到刚才屋里发现的野猫,两人心生不妙。

        不会被吃了吧?

        司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如果蛇没有了,他的下场不会好。

        “等等!刚才野猫蹲在这里,说明蛇没有被吃!”

        司机说着,跪地上去翻那些堆积的生活垃圾,粗暴地将那些杂物往两边拨。

        果然,很快看到藏在里面的一段蛇身。

        “这儿呢!”

        那两人直接将司机掀到一边。

        见小蛇又往里钻,三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能动,是活的。

        跟司机刚才的粗鲁行为相比,这次翻找的人就小心多了,生怕误伤小蟒蛇的样子。毕竟,这关系到他们能拿到多少酬金。

        一人去抓蛇,另一人将携带的新盒子拿出来,用于装蛇。

        司机站到一旁,视线追逐着对方另一个黑色提包。里面就是他的酬金了!

        咽了咽口水,司机强迫自己将视线挪开,冷静下来。

        然后,就看到了窗外不远处徘徊的野猫。

        他走到窗边,作驱赶吓唬之势。

        然而,那只野猫不仅没有离开,还蹲下了,盯着这边。

        那姿态,充满了一种无赖气质。

        视线微抬,司机又发现,附近蹲着好几只野猫!

        “外面蹲的猫太多了,为什么都盯着这边?它们是不是闻到蛇味了?”

        这一带野猫什么都吃,飞蛾蚂蚱,到小鸟小蛇,或许是真的盯上屋里的蛇了。

        人工喂养的蛇难道格外美味?

        他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不过,外面的野猫也得赶走。

        “太容易引起注意。怎么才能把外面徘徊的野猫赶走而不惊动别人?”司机说。

        就见其中一人从黑色的背包里翻了什么出来,握着那个东西,快速走到窗边,拉开窗户,抬臂对着窗外。

        拿的难道是……

        司机心中猛跳,呼吸都变得小心。

        悄然退后一步。

        接着,在窗边的人移动时,司机看清了他手里的物件。

        一把红外测温枪。

        或者说,手持测温仪。

        带瞄准的激光点。

        司机:“……”

        窗外,蹲守的野猫瞬间被移动的红点吸引,呼啦啦追着红点跑到街对面住户那去。

        司机收回视线。

        屋内,在杂物堆翻找的人,终于把小蟒蛇翻出来。

        司机提醒:“这蛇超凶!别被咬!”

        那人轻嗤一声,显然对司机这说法瞧不上。

        这点小蟒蛇,就算咬了,又能如何?

        没半分钟,就在他将蛇放入盒子里的时候,手指被咬了一下。

        司机眼皮猛地跳了跳。

        稳住面部表情,司机催道:“行了,货交到你们手里,验完货,我该得的呢?”

        一人将黑色提包扔他面前。

        “清点一下?”

        “不了。钱货两讫,就此别过!”

        司机打开粗略看了眼里面的钱,拎了包就往外跑了。

        拿到蛇的这两人也没打算继续留在这里。

        只是离开前,他们看到了卧室的病患。

        嘲讽一笑。

        为了分得更多酬金而解决合作伙伴的事,并不罕见。

        他们也不多管,拿到这条小蟒蛇就是他们的任务了。只要不被牵扯到,他们不会分出丝毫多余的注意。

        关上门,他们也迅速离开,拿蛇去换酬金。

        出门时,被小蟒蛇咬过的那人感觉手指有些灼痛,视线出现瞬间的模糊。

        摇摇头,他重新看着前方。

        灼痛忽略掉,至于视线模糊,大概是没休息好。突然被通知到这边接货,有些匆忙。

        屋外,拎着包的司机,朝停车位跑过去。

        兴奋!激动!

        这些钱都是我的了!

        至于在出租屋躺着的那个,以及刚才被咬的另一人,管他呢!

        周围没有空位,停车的地方稍远。

        打开车门,黑色提包扔到副驾驶位,司机钻进车里带一把车门就准备离开。

        嘭!

        一只手抓在了即将合拢的车门上。

        司机朝外看。

        透过车窗,他看到了一个尖下巴。

        ------题外话------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