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5、005

5、005

        林与鹤对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一无所觉。他本身就对感情相关的东西很迟钝,对自己的情绪都不敏感,更不要说是别人的想法。

        他专心地走进电梯,下楼,习惯性地稍稍张嘴,缓和着鼓膜因高度急剧变化而产生的疼痛感。

        一切都顺利如常,毫无异样。

        直到林与鹤走出一楼大厅,正准备和陆先生分别,却意外发现,男人居然和他上了同一辆车。

        反倒是一直在楼下等待两人的方木森为他们关好车门后,自觉地上了后面那辆车,留下两人同乘。

        林与鹤有些意外。

        学校和泰平集团并不在同一个区,他还以为对方会和来时一样让司机送自己。

        看出了林与鹤的惊讶,陆难淡淡道:“我送你回去。”

        他的表情很少,解读别人的神色时却出奇地准确。

        林与鹤没想到男人会把戏做足到这种地步,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意见。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陆难身旁,看着面前与前座的挡板缓缓升起。

        封闭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气息。

        汽车启动,暖风隔绝了车外的冷空气,车窗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将车外斑驳绚烂的灯火光芒晕染得愈发温柔。

        林与鹤安安静静地坐在后座,长.腿端端正正地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他一向站得直,坐得正,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却不知道这种坐姿落在别人眼中有多么乖。

        乖得让人心.痒。

        汽车开得很稳,车内一时无话。

        林与鹤的手机微振,屏幕亮了起来。

        【吴欣:晚饭情况怎么样?】

        林与鹤扫了一眼屏幕,没回。

        但手机很快又接连地振了起来。

        【吴欣:记住一切听陆先生的】

        【吴欣:不管是在他面前,还是对其他人,都要小心说话】

        【吴欣:最好向陆先生表个态,说你一定不会给他惹麻烦,让他知道你的态度】

        车内很安静,手机接连振动的声响有些刺耳。

        林与鹤抿了抿唇,伸手过去,把手机锁上了。

        手机大有就这么继续响下去的趋势,林与鹤正犹豫要不要开静音,忽然听见陆难问。

        “你嘴上怎么了?”

        “嗯?”

        林与鹤不明所以,伸手摸了摸才反应过来。

        “哦,我嘴巴容易干,有点起皮。”

        林与鹤的嘴唇偏干,燕城的秋冬又是出了名的干燥,这些天他唇上起皮就变得越发严重。虽然刚刚晚饭时喝过水,但也没什么用,才吃完饭没多久,他的嘴就又干了。

        怪不得刚刚抿唇时觉得有点痛。

        林与鹤对此习以为常,没觉得有什么。男人听见,却皱了皱眉。

        “起皮?”

        他伸手过来,动作不算太快,给人留足了反应的时间。

        所以他的手就被林与鹤直接偏头躲开了。

        林与鹤躲开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直到被温热有力的微糙指腹蹭过脸侧,他才意识到不对。

        他重新把头转回来,有些尴尬地开口:“抱歉……”

        车内灯光偏暗,林与鹤看不太清男人的表情,只是凭感觉猜测,陆先生好像又在看他。

        用那双晦暗莫测,偏生又蕴着沉沉光亮的黑色眼睛。

        男人最后也什么都没有说。林与鹤正忐忑地想着对方是不是生气了,下颌突然一紧。

        他被人用轻缓却不容抗拒的力度捏住了下巴,强制地转过头去,正对着陆难的方向。

        陆难人看起来很冷,手却是热的。林与鹤的下巴被钳住时,感觉还是温热,等唇畔被长指按住时,却是结结实实地被烫了一下。

        “……?”

        林与鹤想说话,但唇刚一动,就在男人指腹上蹭得更重。

        还是他主动的那种。

        林与鹤僵住了,没再动作。他试图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情况实在没办法好到哪儿去——他的上唇触在人指尖上,下唇蹭着指腹,因为僵住的时机太不巧,简直像是把男人的指尖含.住了一样。

        手机又振了几下,但林与鹤已经完全无心分神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带着薄茧的温热手指攫去,血液上涌,平日里总觉得冷的耳朵终于热了起来。

        直到唇上的力度消失,林与鹤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钳制在他下巴上的力度松开了,温热的触感残留在皮肤上,烫得林与鹤的下颌微微发麻。

        刚刚按过他唇.瓣的手指伸过来,在林与鹤眼前摊开。

        借着车外明灭的灯光,林与鹤看见了那干燥指腹上沾染的一点深色湿痕。

        男人淡淡道:“出.血了。”

        那是在林与鹤唇上染的。

        他的唇干到出.血了。

        林与鹤这才从愕然中反应过来:“……啊,是,干得有点厉害。”

        他摸了摸鼻尖:“回去喝点水就好了。”

        陆难沉默了一会儿,道:“多喝热水。”

        林与鹤点点头,认真应了:“好。”

        他也经常这么安慰别人。

        对方手上还沾着他的血,林与鹤想了想,从口袋里找出一包纸巾,抽了一张递过去。

        对那个亲昵的称呼,他开口时还是有些生疏。

        “哥哥……擦一下。”

        他觉得陆难对这个称呼似乎也不怎么熟悉,男人听见他开口时明显顿了一下,才伸手把纸巾接了过去。

        拿着纸巾,陆难并没有擦拭手指上的血迹,反而问了一句:“纸擦会疼吗?”

        林与鹤没听懂:“嗯?”

        擦手为什么会疼?

        没等林与鹤反应过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已然靠近。

        “我轻一点。”

        陆难抬手捏住了林与鹤的下巴——这个动作他做得格外顺手。他用另一只手拿着纸巾,伸过去便要帮人擦拭唇.瓣。

        林与鹤:“……??!”

        他吓了一跳:“不是给我,纸巾是给您擦手的!”

        生怕对方真的动手,林与鹤忙道:“我不用擦,舔一下就好了。”

        他匆匆舔.了一下干燥的唇,只一心想着把血迹舔掉,却不知道这动作落在另一个人眼中,会是何种模样。

        被舔过的薄唇亮晶晶的,染着一点莹莹的光。林与鹤自己看不到,却莫名觉得唇上有些烫。

        像被什么视线盯着看一样。

        他抬眼看过去,却并未发现异常。男人早已收回了视线,面上仍是一贯的冷峻,正在专心地擦拭自己的手指。

        林与鹤心有愧疚,觉得自己麻烦了对方,因此也没有多看,重新端端正正地坐好。

        十几分钟后,汽车终于驶到了熟悉的校门前。

        密闭空间内的近距离接触还是让林与鹤有些紧张,特别是陆先生看起来又冷又凶。虽然他今晚给林与鹤的感觉比想象中的好相处一些,但下车时,林与鹤还是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汽车停在了学校门口。过了开学季,现在校园里已经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林与鹤本来打算和人告别后下车,自己走回去,却见陆难也拉开车门,走了下来。

        “陆……”

        林与鹤正要开口,结果被夜晚的冷风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声音被低咳闷回了喉咙里,气管中又有些不舒服。

        “咳、咳咳……”

        他握拳掩唇,正想把衣领拉高挡挡风,颈间忽然一暖。

        一条深色的羊绒围巾裹住了他。

        林与鹤微愕抬头,男人正垂眸给他系围巾,两人的距离近到连彼此的气息都清晰可闻。

        陆难的手很稳,修长的手指不经意间蹭过微凉的下颌,有点痒,林与鹤忍不住缩了缩。

        陆难屈指,指节抵住他白.皙清瘦的喉结,声音很低,语气却不容抗拒。

        “别动。”

        林与鹤不自觉吞咽了一下,乖乖地不动了。

        厚实柔软的羊绒围巾被妥帖围好,严严实实地裹住纤长光.裸的脖颈,隔绝了夜晚的冰冷寒风。

        围巾很暖和,陆难的手指也是热的,双重的温暖护住了怕冷的皮肤,让人忍不住贪恋更多温度。

        不过林与鹤很清醒,围巾一系好,他就又轻又快地说了一声。

        “谢谢。”

        陆难薄唇微抿,等了一会儿,才道:“不用谢。”

        他面无表情久了,尽管没等到“谢谢”后面的哥哥两个字,也没把那点遗憾显露出来。

        林与鹤并不清楚对方的遗憾,夜晚空气很凉,他小心地呼吸了一下,道:“这儿离我们宿舍挺近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陆难语气还是淡淡的,却没有答应:“我送你过去。”

        林与鹤也没再坚持,只在心里想,没想到陆董看起来冷冰冰的,假扮情侣时居然这么敬业。

        两人一同往校园里面走,男生宿舍楼离校门口确实挺近的,走出几百米就到了。

        只是还没走到楼下,林与鹤就听见有人叫他。

        “学长!林学长!”

        林与鹤回头,发现叫他的是两个女生。他有些意外,但还是站住了。

        他的记忆力一向不错,看了对方两眼就回想了起来,这是他之前在社团活动中认识的人。

        女生兴奋地叫住林与鹤之后,才发现他身旁还有人,不由有些吃惊。等她看见陆难的正面之后,更是被他的气场吓得语塞起来。

        最后还是旁边的女生悄悄推了推她的手臂,女孩才回过神来,勉强偏头避过陆难,向林与鹤道谢。

        “学长,上次帮我们带报名表的事,辛苦你了。”

        林与鹤都忘了这回事了,听对方提起来才隐约回想起一点印象。

        他道:“没事,举手之劳。”

        女生说:“应该谢的,上次我们就想感谢你了,但学长说怕凉,晚上不喝冷饮,就没能请成。今天我们厨艺社有活动,我带了些夜宵给你,还是热的,吃了可以暖和一点。”

        她手里提着一个粉色的焖烧罐,看起来就很精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恐怕不只是厨艺社活动的事,这夜宵肯定花费了不少心思。

        若是甄凌在,恐怕又要打趣林与鹤不开窍,可今天在这的并不是甄凌,而是陆难。他沉默地听着女生和林与鹤的对话,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可他越是如此,却越让熟悉他的人心惊。

        偏偏林与鹤对此刻气氛中暗藏的危险一无所知,只是觉得周围又冷了些,还以为是冷风吹的。

        “学.妹太客气了。”林与鹤道,“不过我刚刚已经吃过饭了。而且这本来也都是小事,不用这么麻烦。”

        女生有些失望,神色都黯淡了下来。

        女孩子到底脸皮薄,对方已经拒绝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强行推让。

        更何况现在林与鹤还不是一个人在。

        但她也没有告辞,站在原地犹豫着,一时间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林与鹤问:“还有事吗?”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和,给了女生些许安抚。

        旁边的女孩子也一直在扶着女生的手臂,暗中给她加油。女生终于鼓足勇气,问:“我可以和学长单独聊聊吗?”

        林与鹤有些莫名,不知道对方能和自己聊什么。自己倒是没什么,可……

        他抬头看了一眼身侧的陆难,其实耽误男人这么长时间,他也难免有些愧疚。

        现在都快到楼下了,林与鹤不好意思再耽搁对方,他正想开口请对方先回去,陆难却偏了偏头,淡淡道:“我去旁边等你。”

        说完,他就朝一旁的古树下走去。

        林与鹤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和女生一同走到了一旁路边。

        他问:“什么事?”

        女生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微微涨红:“学长,我……”

        林与鹤心里还有些不踏实,总想着一旁的陆难,不太清楚对方为什么还要等自己。他正分着心,就听见女生道。

        “我想和你聊聊人生大事!”

        “……啊?”

        林与鹤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那个……我听说学长一直单身,还没有女朋友。”

        女生笑了笑,用很轻松的语气说着,其实手心都已经被掐出了一排指印。

        “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自荐一下?”

        林与鹤这才听明白那句“聊聊人生大事”意思,一时有些尴尬,下意识朝陆难的方向看了一眼。

        幸好两人站的位置有些距离,对方应当听不见。

        女生被他的情绪感染,莫名地跟着更紧张了起来:“学、学长?”

        林与鹤收回了视线,他虽然意外,但还是很直接地给出了答复。

        “抱歉,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和之前多次遇到过的相同情况一样,他都给出了一模一样的回答。

        这是最简洁高效的方法,态度鲜明,也不用做额外的解释。

        况且吴欣几次三番提醒过必须他小心行.事,林与鹤也没打算把陆难的事对外人说,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女生垂头丧气的,肩膀都垮了下来。不过她的态度也很坦然,虽然眼圈都红了,仍然笑着说:“没关系,那也还是谢谢学长。”

        林与鹤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女生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头:“好。”

        她挥手和人告别:“学长再见。”

        说完,她就跑着去找自己的同伴了。

        虽然未能如愿以偿,但那翩跹的裙角随着她的跑动在夜色中飞扬,仍旧年轻而朝气蓬勃。

        林与鹤没有多留,他转身走到古树下去找陆难,声音里还是带着点忐忑:“陆先生……”

        陆难垂眼看了过来。

        他比林与鹤高,看人时总要垂下眼睛来。他的目光也和人一样冷淡,看起来没有任何波动。

        但他的视线每次从上方看过来时,却总让林与鹤有一种自己被那目光整个笼住了的错觉。

        林与鹤摸了摸鼻子,自觉地改了称呼:“哥哥,我们走吧。”

        两人继续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夜深天寒,校园里的人并不算多。

        走了几步,陆难忽然开口:“你很怕冷?”

        林与鹤有点拿不准对方这么问的意思,但他脖子上还系着对方的围巾,就点了点头:“有点。”

        陆难问:“既然怕冷,为什么不多穿一点?”

        他用的其实是很平静的语气,但因着他那种一贯的气势,旁人听起来,总还是难免会觉得有些责备的意味。

        林与鹤解释:“上午出来的时候还比较暖和,就没太注意。”

        陆难沉默了片刻,才道:“等了很久?”

        林与鹤不是这个意思,忙摇头:“没有……”

        “上午在工作,下午有几场会谈,走不开,出来时就耽搁了一会儿。”

        陆难语气平静,林与鹤却被他所说的内容惊了一下。

        林与鹤没想到对方会和自己解释。吴欣说过陆难升任董事长的事,他不用想也能知道男人现在有多忙。

        何况本身就是自己这边在攀附对方。

        他道:“没事,你忙就好。”

        这次终于记住了,没有用敬称。

        陆难没再说什么。

        两人走到宿舍楼下,陆难伸手过来,手掌摊平:“手机。”

        林与鹤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但也没有问,把手机解锁之后就递给了对方。

        陆难点开通讯录,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

        屏幕的白光投射在他的脸上,虽然映亮了他冷峻的面容,却也让那眉骨和高.挺鼻梁下的阴影愈发深重。

        林与鹤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冷,很快挪开了视线。

        陆难输完便将手机还了回来:“这是我的号码。下次直接和我联系,不用那么早出来。”

        林与鹤点头:“好。”

        陆难下颌微抬,示意他:“把号码存起来。”

        林与鹤低头存备注,他犹豫了一下,想起对方几次纠正自己的称呼,最后还是打上了两个字——

        “哥哥”。

        陆难在一旁看着他动作,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号码存完,自动跳转到通讯录界面。

        g打头的通讯录列表中,并没有其他备注是“哥哥”的号码。

        陆难这才挪开了视线。

        林与鹤锁好手机,抬起头来,正想和陆难告别,却听见男人说。

        “你年纪还小,有什么人生大事,记得和哥哥商量。”

        林与鹤愣住了。

        人、人生大事?

        他惊诧地看向陆难。

        这话的意思是……刚刚的告白他都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