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14、014

14、014

        想归想,林与鹤到底也没把这种话说出口。

        他还是得维护好陆先生的形象。

        林与鹤暂时跳过了这个话题,对沈回溪道谢:“刚刚辛苦你把医生叫来了。”

        沈回溪摸了摸眉毛,说:“其实,医生不是我叫来的。”

        林与鹤疑惑:“不是你?那是谁?”

        沈回溪道:“我收到你的消息之后就去找人叫医生了,但服务生去问过之后却告诉我,医生已经被陆先生叫走了,去的就是刚刚那个休息室。”

        林与鹤觉得奇怪:“陆先生叫的?他怎么会知道这边需要医生?”

        听陆先生刚才接到的那个电话,他似乎还是中途从什么会面中匆匆赶过来的。

        林与鹤想,陆先生暂停见客也要赶过来,是怕自己这边出什么差错吗?

        沈回溪摇头:“我也不清楚,不然你之后问问陆董?”

        林与鹤:“好吧。”

        他嘴上应下了,心里却觉得,没必要拿这种问题再去打扰陆先生。

        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什么知道这件事,不过林与鹤信任陆难的能力,真有什么情况,陆先生肯定会做出最正确、最符合利益的选择。

        这些事也用不着林与鹤操心了。

        沈回溪又道:“还有你说的那个红裙子的女人,我刚刚没在休息室看到她,但我今天到酒店之后倒是见过一个红裙子大.波浪,也确实只说英语,不知道是不是她。”

        有了“未婚妻”的前车之鉴,虽然这些只是猜测,沈回溪还是决定全告诉林与鹤。

        “那人可能是陆董的堂.妹,陆琪琪。”

        林与鹤:“堂.妹?”

        “嗯。”沈回溪道,“他们是香江人,不怎么来大陆,所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不多,只听说这位陆小姐脾气不怎么样。你要是想知道具体情况,不如去问问陆先生。”

        他昨天在天台上还在担心林与鹤会在这场协议婚姻中吃亏太多,现在却已经和林与鹤说了两次“可以问陆先生”,像是猜准了陆难会对林与鹤有问必答一样。

        才只是目睹了一次这两人的相处,沈回溪就相当笃定地改变了认知。

        ——因为被鹤鹤多看了几眼,就被陆董盯上的事,沈回溪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林与鹤没察觉好友的想法,只是点了点头。沈回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过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事了,不用担心,马上到十一点,准备一下,参加仪式吧。”

        他原本一直担心林与鹤吃亏,不过不管是对方刚刚处理意外的能力,还是陆先生的态度,都表明了他这担心是多余的。

        两人一同来到正厅,客人已经差不多到齐。没过多久,陆难也过来了。

        他踩的点很准,对林与鹤说了“十五分钟后”,就当真在第十五分钟时走到了林与鹤身旁。

        林与鹤抬头,就见男人伸手过来,帮他仔细地调整了一下胸前的领带。

        男人的声音低醇,带着近距离听时更明显的磁性。

        “不用紧张。”

        那修长手指的热度太过明显,直到陆难的手收回去之后,林与鹤才小小地松了口气。

        他朝人笑了笑,眉眼弯出很乖巧的弧度:“我会的。流程我都记清楚了,不会出错。”

        “……”

        原本目不转睛用视线描绘着他眉眼轮廓的陆难动作一顿,目光沉了沉。

        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能再交流,礼乐奏响,已是十一点整,订婚仪式正式开始了。

        司仪的声音借着话筒传遍礼厅的每一个角落:“有请两位新人入场!”

        张灯结彩,亲朋满座,宾客展颜,一片喜气洋洋。

        遍地满溢的喜乐之中,只有林与鹤一个人感觉到了自己手掌被握住的一瞬间,对方那一下重到几乎有些失控的力度。

        那力度所引发的,是一瞬宛如陷入另一人骨血中的疼。但力度很快便撤去了,于是只剩下肌肤相触的热,一种体温.相差过大而诱生出的滚烫。

        那些感觉太过明显,即使林与鹤在专心地配合着司仪抑扬顿挫的声音完成流程,也无法将之忽略。

        幸好他的这点分神并未影响流程,该有的安排都如愿完成了。

        订婚虽不比结婚那般繁琐隆重,各项安排也都很正式,一看便知经过了精心的准备。两位新人又皆是气质出挑,引人注目。

        陆难已经不必介绍,初次露面的林与鹤也是一等一的长相,再加上他那温雅的气质和令人见之心暖的笑容,也让不少人心生赞叹,由衷地感慨两人的般配。

        礼乐悠扬,气氛绝佳,订婚仪式的进展相当顺利。

        今天的流程基本全部围绕两位新人进行,并没有双方亲友的环节。因为陆家没有长辈来出席,所以尽管林父和吴欣在场,也没有安排他们的流程。

        众人都看到了林父和吴家人的到场,但这种场合,吴家的地位显然不够看,所以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对他们如此低的存在感提出疑问,连吴家自己都觉得理所应当。

        近一个小时后,订婚流程顺利结束,酒宴正式开席。

        除了丰盛的餐点,这午餐也是聊天交流的好时机。众人都不想错过这难得能与陆难攀谈的机会,也有不少人跃跃欲试,想同林与鹤聊一聊。

        林与鹤自下台之后就一直跟在陆难身边,他原本以为陆先生会和上午一样忙碌于见客,自己只需要安静地跟着就好。但当客人们真正接连上前时,陆难的第一句话,却全都是对林与鹤说的。

        他把这些人一一为林与鹤做了介绍。

        他也把林与鹤介绍给了每一个客人。

        “这是我的爱人。”

        不只是客人们惊讶,林与鹤自己也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来走流程当陪衬的,却没想到对方会对客人介绍自己。

        那一句话,不知被陆难向多少人郑重地重复了多少遍。

        交谈的时间过得很快,林与鹤也逐渐适应了和众多客人的交谈。不过从早上到现在忙了这么久,他的身体难免有些吃不消,胃里也不太舒服。

        还有客人在和陆难交谈,林与鹤没有打扰,他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腹部,正盘算着等下去找侍者要杯热水,却突然听见了陆难的声音。

        “胃不舒服?”

        林与鹤一抬眼,就对上了那双纯黑色的眼眸。

        他愣了愣,摆手:“没有,我没事。”

        陆难却还是对那些客人道:“我爱人累了,我陪他去吃点东西。”

        客人们都很体谅,忙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陆难就带着林与鹤从侧门离开了正厅。

        林与鹤怕自己耽误了对方的正事,说:“我随便垫一点就好了。”

        之前继母就和他提过多次,让他一定要听从陆家人的吩咐。毕竟豪门多讲究,可能还必须要遵守新婚当日不许新娘白天进食的规矩。吴欣特意告诫过林与鹤不许主动要东西吃,他自己也做好了忙碌一整天的准备。

        陆难听见,没有说话,却是带着林与鹤穿过两条走廊,来到了一间包厢。

        包厢里没有人,只有一桌摆好未动的餐点,和主厅的酒席是一模一样的菜式。

        陆难说:“坐。”

        林与鹤看了看那还冒着热气的丰盛午餐,张口欲言,最后还是在男人的视线下住了口,乖乖拿起了筷子。

        陆难这才满意:“不赶时间,慢慢吃。”

        两人刚进来,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是方木森。

        陆难走到门口去和他说话,门没带上,桌旁的林与鹤听见了他们的交谈。

        “陆董,西厅右侧还有三个包厢没有去,里面是安盛投资和林海证券的人。接待生已经安排好了,您可以先过去。我在这儿等一会儿林少,等他用餐完我就送他回正厅找您。”

        林与鹤听着,有点意外,方先生这么忙,怎么能让他特意留下来等自己?自己抓紧时间吃完顺原路回去就好了。

        门口的对话还在继续,陆难道:“不用,你去西厅。”

        林与鹤想:果然不用方特助留下。

        结果他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听见陆难道。

        “我陪他。”

        林与鹤直接被呛到了:“咳、咳咳……”

        门口两人都回头看他,陆难直接走了过来,帮他在背上顺了顺气:“不急,慢点吃。”

        林与鹤掩着嘴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陆难等他平复下来,才对方木森道:“去吧。”

        方木森显然也对陆难的安排有些意外,但陆难说了他便颔首应下,带上门离开了。

        屋内只剩两人,陆难在林与鹤身侧坐了下来。

        林与鹤吃了一会儿,才发觉陆先生并未动筷。

        室内只剩下轻微的碗筷碰撞声,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林与鹤抿了抿唇,问:“陆……哥哥吃一点吗?”

        他看着面前的饭菜,说:“我觉得味道还挺不错的。”

        陆难仍然没有动筷的意思,声音微凉:“这婚宴也就剩这一个优点了。”

        林与鹤:“……?”

        他隐约感觉到陆先生似乎不太高兴,但他回想了一遍,也没想出是哪个地方出了差错。

        刚刚婚宴的流程不是都顺利完成了么?

        恰在此时,林与鹤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担心惹男人不高兴,林与鹤正想挂掉,却听陆难道:“有事就接吧。”

        林与鹤看了看他,确定对方没有生气的意思,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鹤鹤!”

        电话是甄凌打来的,他的声音满是激动。

        “成绩出来啦!你考了总分第一哎!”

        林与鹤只说过自己周日要外出,除了沈回溪,其他同学还不知道他订婚的事,所以成绩一出来,迫不及待想分享喜讯的甄凌就给他打来了电话。

        “全科90+!太强了吧!!”

        原本打算说一句就把电话挂掉的林与鹤也被这消息惊得愣了一下,脱口道:“真的?”

        陆难的目光落了过来。

        林与鹤以为自己的声音吵到了对方,做了个致歉的手势,起身走到了窗边去打。

        他到底还顾忌着时间,简单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但那种喜悦和兴奋是掩饰不住的,打完电话,他整个人都明亮了几分。

        吃完午餐,两人离开包厢,没走几步,他们就在走廊里遇见了几位客人。

        客人们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有人还向陆难恭维道:“两位的感情真好,我们刚刚大老远看见两位,就发现林先生站在陆董身边,脸上的开心和幸福藏都藏不住呢。”

        陆难的神情变得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他淡淡应了一声:“嗯,他是挺开心的。”

        林与鹤:“……”

        林与鹤摸了摸鼻尖,忍不住心生愧疚。

        他的演技实在算不上好。

        早知道,他一开始就该用假想自己考了第一的心情去完成订婚流程,肯定比刚刚的表现要好得多。

        和客人们聊了几句,便有服务生找过来,说是司仪有请两位。

        回到正厅,司仪正在侧台上等他们,身旁的侍者手中捧着一个盛有方盒的托盘。

        司仪道:“两位还有一项任务没有完成——共同书写爱情日记。”

        另一位侍者上前,将托盘里的方盒打开,盒中放着一个薄薄的软皮本。

        司仪拿出一支笔,道:“爱情日记要记下每一个特殊的日子。两位现在需要商量一下,一起写下今天这个订婚日里最开心的一件事。”

        最开心的事?

        林与鹤想,这应该写什么?如果是结婚的话倒好写,宣誓、交换戒指之类,有纪.念意义的事情一抓一大把,挑一个就是了。但今天是订婚,有代表性的事件就难想一点……

        他正思考着,却见陆难接过笔,直接在本子上订婚日的那一页写了起来。

        咦,陆先生已经想好了?

        林与鹤靠近去看,但在看清对方写出的那行字时,他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男人字迹飞扬潇洒,极漂亮地写下了一句——

        期中考试第一名。

        林与鹤愣住了。

        虽然这的确是他今天最开心的事,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男人会写这个。

        司仪也愣了。

        他是整个燕城最红火的金牌主持,隶属燕城第一高档婚庆公司,他主持过的婚礼不计其数,客户中不乏达官显贵、巨星名流。

        但这么写纪.念性.事件的新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哪有人在爱情日记上写学习成绩的?

        换算一下,这就相当于是在写“订婚这天最开心的事是泰平股价上涨了n个点”——但哪怕是写股价上涨,也都还更符合陆董的性格。

        唯独这被写下的“期中第一名”,才是真正让人无法猜透的。

        司仪不敢妄下结论,咳了声,道:“哎呀,陆先生有心了,这么好的成绩,预示林先生未来前途无量,还真是两位特殊的秀恩爱方式啊!”

        林与鹤听着都替他觉得尴尬,这当真是在硬着头皮胡扯。

        陆难依旧没什么表情,依照流程将本子的一角递给林与鹤,两人一同将“爱情日记”放回了方盒中存放。

        做完这一切,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从侧台走下来,经过没人的地方时,林与鹤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抱歉。”

        陆难抬眼看他。

        林与鹤吸了口气,道:“我今天在订婚宴上的表现,可能不太好,还比不过我知道成绩时的开心明显……”

        “没有。”

        男人打断了他。

        “不用道歉,”陆难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林与鹤有些不知所措。

        陆难继续道:“刚才那么写,是因为它也是我今天最开心的事。”

        “你今天做得很好,辛苦了。”

        林与鹤小心地看他,不知道对方是当真这么觉得,还是在说反话。

        陆难原本没什么表情和动作,被人这么看着,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抬手捏了捏林与鹤尖尖的下颌。

        在对方被吓到之前,他很快就将手收了回来,平静开口:“我额外唯一想说的是,如果下次再写这种日记——”

        男人的声线很低,震得人耳膜微微发麻。那酥.麻似乎可以一路蔓延向下,满满地积蓄在胸腔。

        直至在最柔软的心口迸发。

        “——我希望那时你记下的快乐,能和我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