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21、021

21、021

        虽然这个姿势不用面对陆先生的视线,但现在两人的距离却比刚刚上药时还要近。林与鹤反射性地想要拒绝,只是他双手.感受到的力度虽不强势,却也并没有愿意放开的意思。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林与鹤已经对陆先生的控制欲深有体会。

        体力反抗不得,林与鹤又考虑起了用脑力说服的办法。只是他细想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多少能说得过对方的胜算。

        ——难以置信,他居然会说不过一位沉默寡言的先生。

        最后,林与鹤也只好转过头来说服自己。

        反正路上应该不会太久,他可以试着尽力忽略其他感受,努力适应一下这双“自发热型手套”。

        汽车仍在行驶着,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细长的雨丝和凝结了的雪霜飘落在车窗上,用最温柔的笔触描绘着肃穆的冬。

        林与鹤渐渐放缓了之前略显紧张的呼吸,整个人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其实若是抛开其他考虑,陆先生的体温还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的。

        林与鹤体寒,从入了秋之后就一直很难熬。他从来不提自己冷的事,只是因为习惯了,但其实他的手脚平日里都是冷冰冰的,冰得久了还会发疼。

        所以在真的暖和过来之后,林与鹤自己也觉得很舒服。

        虽然肌肤相触的只有双手,但男人靠近后用这种姿势圈着他,就让林与鹤周.身也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陆先生比车内空调管用得多。

        除了温暖的体温,这个距离也让林与鹤又一次清晰地闻到了陆难身上的沉木香气。

        这个味道太过熟悉,又太能令他安心,没过多久,林与鹤甚至连眼皮都开始有些发沉。

        天气转冷之后,林与鹤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高。再加上他有些认床,昨晚外宿,睡得就更不怎么样。

        而且他今天清晨起得又早,现下就不由有点犯困。

        雨雪在车窗上弹奏出温柔的声响,在这过分舒适的氛围中,林与鹤居然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他睡得不沉。半梦半醒之间,他朦朦胧胧地感觉到那沉木香气似乎离鼻端越来越近,额头上也隐隐感觉到了一点轻微的碰触。

        林与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他还记着自己在陆先生的车上,努力地睁开眼睛,眨了眨,视线聚焦后,就看见了陆难的脸。

        两人的距离很近,似乎林与鹤只要一偏头就能蹭过对方的下颌。

        林与鹤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男人依旧没什么表情,只道:“别在车上睡,容易感冒。”

        林与鹤带着鼻音“唔”了一声,努力眨了眨眼睛,勉强清醒了过来。

        他以为陆先生离自己这么近就是专门为了叫醒自己,内心不由有些愧疚:“嗯,抱歉。”

        陆难没再说什么。

        林与鹤不知道刚刚额头上的触感是什么,只当是自己睡迷糊了,便没有多想。

        他的手还被男人握着,已经被捂热了,从手背到指尖都是暖融融的,很舒服。

        林与鹤醒了醒神。没过多久,他便听见陆难道:“快到了。”

        林与鹤还不知道这次是要去哪儿:“我们要去做什么?”

        陆难道:“去拍几张双人照,媒体宣传时用。”

        林与鹤有些意外,之前不是已经被拍过那么多素材了吗?

        不说海底坎的账单和软件监.听下的电话,陆先生送他回学校的那几次应该也是为了跟拍宣传才对。订婚结束后,林与鹤还奇怪过宣传计划始终没动静的事,怎么现在又要开始拍新的照片了?

        林与鹤不太懂那些宣传计划,也没有多问,只打算尽力配合。

        很快,汽车便驶进了一座大型商业广场。两人下车,陆难这时才松开了手。

        林与鹤已经被暖得差不多了,而且他们一路从地下车库坐电梯进了商场内部,并未去还下着雨的室外,他也没怎么觉得冷。

        今天是周末,商业广场的人流量很大。不过两人来的是一个满是高奢品牌的商场,不管什么时候,这里都是柜员数量比客人的数量多。

        两人刚一进来,就有穿着西装的人上前来领路,林与鹤跟着走了一段,才发觉周围的店都开着,但是没有一个客人。

        所有店员都在门口静候着,在两人走过时恭敬地朝他们问候示意,就好像只需要招待他们这一对客人一样。

        林与鹤这时才反应过来。

        这里是被陆先生包场了?

        他没想到拍个照片会需要这么大的阵仗,而真正的拍摄,也和他想象中大有不同。

        在拍照之前,林与鹤就先被带去了一家造型沙龙店,里面同样没有其他客人,被暂时征用做了造型间。

        为林与鹤做造型的并不是沙龙店的店员,而是上次订婚时的那个专业造型团队。他们对林与鹤的情况已经很熟悉,很快便打理好了一套装扮。

        这次林与鹤并没有被要求穿西装,团队为他设计的几套造型都是些休闲款的衣服,和平时的装扮有些相似。

        造型团队甚至还拿来了一件燕城大学的校服——说是校服也不太准确,大学没有统一的校服,那其实是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背上带着个燕大的logo,学生气息很浓。

        做造型时,工作人员还简述了一下这次的拍摄计划,大体内容就是一同逛街,一起买些礼品或者衣物,需要展现出两人的亲密互动。

        打理完之后,林与鹤离开沙龙店,就看到了外面那兴师动众的一大群摄影工作人员。

        这次的拍摄工作也特意安排了专业团队,单是各种设备就摆了不知多少。打眼看去,一排的长.枪短炮,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会以为是要开新闻发布会。

        林与鹤原本以为照片是随意拍几张就好了,没想到会这么正式。

        他没经历过这种场面,难免会觉得有些紧张,好在拍摄的重点并不在他,而是基本都在陆难身上。

        比起林与鹤,陆难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阵仗。

        林与鹤近距离看着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天生适合站在闪光灯下的男人。

        男人不只长相无可挑剔,对各种展示要求的把握也相当到位,林与鹤被他带着,渐渐也适应了一些。

        总得来说,拍摄的整体进展都还算顺利。

        相对而言,这场拍摄对林与鹤的要求其实少得多,摄影助理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放松,随意就好”。

        而且林与鹤不需要露脸,也就暂时不用表演什么感情,压力在无形中少了很多。

        不需要露脸对林与鹤来说是个意外之喜,一方面,他是真的表演不出什么“饱含爱意的神色”、“含情脉脉的目光”,另一方面,林与鹤也习惯了平静的生活,暂时不想被打破。

        他自己也有几十万粉的账号,但做视频时至多只会露一双手,也从来没有参与过线下活动,他不想被打扰正常的生活。

        对这次的宣传计划,继母之前就曾反复告诫过,林与鹤也早早做好了配合的准备。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会被曝光,但他始终觉得受关注的是陆家,而不是他本人,等离婚之后,就不会有什么人再关心前任的事了。

        而且医学生的情况和其他人的不一样,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接触不到什么八卦信息。林与鹤下个学期开始就要去医院实操,到时口罩一戴,谁也认不出他来。

        不过既然能不露脸,那自然更好了。

        上半段拍摄总共换了三套造型,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然后陆难有个电话会议要处理,要离开半小时左右,林与鹤则留下等他。

        因为和一部分工作人员有过上次订婚时的合作,林与鹤和大家也还算是熟悉,没多久便聊了起来。

        林与鹤问:“这次的照片我都不需要露脸吗?不露脸也可以宣传么?”

        “可以的。”

        回答他的是订婚时的那位跟拍摄影师,她道:“只要动作到位了就可以。其实别说是不露脸,就算只拍背影也可以有很好的效果。”

        林与鹤好奇:“只拍背影也可以?”

        “当然可以啦!”几个上次就成了林与鹤迷妹的化妆师也跑来和他聊天,“快抖上就有那种,随意在大街上拍到两个身高腿长的小哥哥一起走的背影,就特别受欢迎。”

        有人附和点头:“别说背影了,就算只拍到手,两个男孩子的手握在一块,都能有几十万赞。”

        林与鹤:“……?”

        林与鹤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摄影助理们也聚了过来在聊:“论外表条件,林少和陆董怎么也不会输吧,而且这还是校服和西装的配对,cp超好嗑!”

        林与鹤疑惑:“cp……好嗑?”

        化妆师们笑嘻嘻地和他解释:“就是两个人很搭的意思!”

        林与鹤不怎么懂这些。他虽然也做视频,有时还会配合当下时兴的话题写点字来发,但那些热点其实都是合伙人选好了给他的,林与鹤自己实在没什么时间看这些。

        这已经涉及了他的知识盲区。

        有人还说:“林少是学医的吧?现在医生的视频也特别火。”

        林与鹤问:“医生的视频?”

        是那种拍医生上完白班加大夜、连开几台手术累到在地上睡着的视频吗?

        结果他们说的却是:“就是白大褂啊,超有气场!”

        大家七嘴八舌:“现在很多视频都是,先穿个平平无奇的睡衣出来,然后‘唰’的一下换上白大褂或者西装,啊啊啊特别帅!”

        “制.服诱.惑永不过时!”

        还有人拿着手机翻出视频给林与鹤看,大概内容和刚刚的描述基本一致。不过林与鹤才看了两眼就皱起了眉,摇头道:“这个白大褂穿得不行,扣子都没有扣,不符合规定的。”

        众人:“……”

        气氛蓦地沉默了一瞬。

        摄影助理干笑了几声:“就是帅嘛,白大褂的气场特别足。”

        还有白大褂的情趣play之类的——这句话她没有说,怕把林少吓到。

        “帅?”林与鹤闻言,却不太认可,“你们大概没在医院里留意过真正的白大褂。那是工作服,主要用来防菌,其实挺脏的。”

        有人好奇:“是因为白色不耐脏?那不能自己洗干净吗?”

        林与鹤耐心地解释:“医院或者实验室会有很多特殊的细菌,家用消毒液无法完全杀菌,所以需要送去统一清洗。而且洗的次数多了,衣服都长得一样,就很有可能找不到原本的那件,随便找个合适型号的就穿了。”

        “最重要的是,医生经常会遇见紧急情况,真正抢救的时候,也没有时间去管工作服。”

        林与鹤说。

        “想想医生会遇见多少病人,出意外的时候,经常会有鲜.血或者胃液直接喷在白大褂上,也不可能多干净。”

        “……”

        一众刚刚还在热情讨论的年轻人顿时鸦雀无声。

        幻想被粉碎的冲击力度太强,众人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林与鹤。

        他们一方面佩服医学相关人士的辛苦,另一方面也终于发现——

        原来林少比陆董直得还厉害。

        摄影师轻咳几声,实在有些担心如果继续聊下去,一会儿陆董回来听见了恐怕也会被伤到,她就打住了这个话题,随意扯起了别的事。

        “咳,那个,林少对今天的拍摄感觉怎么样?”

        林与鹤道:“挺正式的。”

        他说得很诚实:“我之前看的好多新闻,照片都是偷.拍的,还以为随便拍一下就好。”

        摄影师有一点点心虚,解释道:“因为娱乐八卦的偷.拍注重的是信息量嘛,拍成什么样子都不太重要。我们这种主动宣传就不太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林与鹤点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拍宣传照要这么严肃。”

        “对的,必须严肃。”

        摄影师板起脸,义正辞严道:“我们拍照的要求很高的,从单人角度讲,就既要突出形象优势,又要时刻注意仪态,双人的互动就更重要了……”

        她从抓拍时机、拍摄角度、选定场景和调整光线等等,全方面多角度地阐述了这个问题,说得头头是道。

        林与鹤不由赞叹:“好厉害。”

        他觉得自己似乎想错了,既然拍照的条件这么严格,那陆先生之前也不太可能派人跟拍自己,拍些不能用的照片出来,白白做无用功。

        应该是他误会陆先生了。

        林与鹤不由有些愧疚。

        他对工作人员也很感谢:“辛苦大家了。”

        众人笑着说:“没事没事,不辛苦。”

        还有人感慨:“林少太客气了。”

        “是啊,林少说话总是这么温柔。”

        “和您一起工作真的很开心!”

        林与鹤笑了笑:“也得感谢陆先生。”

        一提到陆难,众人瞬间沉默了下来。

        摄影师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鬓边的冷汗,即使是现在想起来,她依然心有余悸。

        如果非说要感谢陆董——那其实也没什么错,今天这任务的确是陆董专程安排的。

        原本几天前订婚结束时,宣传计划就该开始了。但陆难却在最后关头突然宣布废掉所有原定计划,已经准备发出的通稿全部撤回,甚至连媒体的自行报道都要求他们一并撤稿。

        宣传计划设定已久,还与整个婚事安排环环相扣,推.翻重定的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订婚已经结束,还要去堵媒体的自.由报道,简直难如登天。

        整个团队为此忙得脚不沾地,却没有人敢提出一点质疑——所有人都被陆难要求撤稿时的语气吓到了。

        团队加班加点忙到现在,才终于腾出手来执行新的宣传计划,进行今天的这场拍摄。

        提起陆董所带来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陆董本人就已经开完会回来了。

        拍摄继续进行,刚刚和林与鹤聊天的摄影师这次不是主摄,只需要守住自己的那台机子就好,不算太忙。

        所以她也得了空能分心看一眼正在拍摄的两人。

        她所在的位置并不是最好的角度,但不管哪个角度,其实都是一样的。

        都能清晰看得出来——让林少紧张的、庆幸不用表现的“注视爱人的目光”,对原本总是面无表情的陆董来说,却并不是多么困难的要求。

        摄影师又回想起来,他们也是事后才得知,当时陆董突然改变计划,是因为抓到了一个偷.拍林少的人。

        所以陆董才专程安排了这场拍摄,布置了这么大的阵仗,让林少觉得宣传拍摄必须在异常严格的条件下进行。

        如此大费周章又拐弯抹角,只是为了告诉林少一件事——

        没有偷.拍,不需要演戏。

        摄影师的目光落在了面前摄像机的屏幕上。

        正在录制的影像中,两人比肩而立,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

        但有些东西,一目了然。

        其实早在之前的订婚视频里,就已经很清楚了。

        摄影师想。

        这世界上,有些人天生感情冷淡,一生温柔只够给一个人。

        --

        后半段的拍摄内容比较简单,半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收工时才刚刚中午。

        和工作人员道了别,林与鹤就被男人领出了商场,重新上了车。

        他问:“我们还有别的任务吗?”

        陆难看了人一眼,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没有任务。”

        “任务”两个字音被他咬得很缓慢。

        林与鹤问:“那我们……”

        陆难握了握他的指尖,确认他手指的温度不算太凉之后,才道:“去吃饭。”

        “润唇膏涂过了么?”

        林与鹤乖乖汇报:“换衣服时涂过了。”

        他问:“我们不在刚刚那个商场吃吗?”

        正好是午饭时间,工作人员都被安排在了商场的自助餐厅用餐,他们却坐车离开了商场。

        陆难道:“换个商场,不在工作的地方吃。”

        工作的地方?

        林与鹤有些不解,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或许陆先生说的工作是刚刚那个电话会议。

        他尚不知道陆难为宣传计划重新做了多少安排,所以也没有领会到对方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演戏和真正的相处,区分得越明显越好。

        林与鹤正想着这件事,就听陆难道:“吃完顺便去逛一逛。”

        林与鹤意外:“逛一逛?”

        “怎么了,”陆难看他,“下午还有课?”

        林与鹤摇头:“没有课,但是任务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这句话说完,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好像在说任务之外就不能相处了一样。

        他努力弥补了一下:“我看哥哥的工作一直很忙,怕耽误你的时间。”

        陆难淡淡道:“不耽误。”

        “我说过,你不是麻烦。”

        男人把自己和林与鹤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

        “你也不会耽误我。”

        林与鹤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陆难反倒把这话接了下去:“一起出去也是为了培养感情,免得被旁人看出来。”

        “像现在,你就太紧张了。”

        林与鹤无法反驳。

        陆难道:“放松,别想太多,自然一些才不会显得刻意。”

        林与鹤点头:“好。”

        他一一记着陆难的话。

        原本他就对陆先生的入戏和敬业很佩服,现在能得到指点,自然听得很认真。

        陆难的指点还在继续。

        “不用太拘束,如果你一直毕恭毕敬,他们还是会觉得你是被我雇来的。”

        林与鹤点头刚点到一半,就听见了男人的后半句话——

        “你要对我更任性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温柔、优秀又懂事,但我只希望你能快乐。

        本章三百个红包致歉

        下章周五晚上更,榜单原因,周五到周天的更新时间暂不固定,下周一恢复早七点更新,鞠躬。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回忆2个;宋朝槿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芥川、sunny89、mian狙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宴栖5个;番茄味薯片4个;叶纸3个;一桃小丸子、mian狙2个;折纸小盒、野姑娘、活出自己、热爱概率挂柯南、一龙豆花、梅林超可爱、westernbolt、bbb-bhyun、rejwel、相逢诉平生、陌上桑、遥远星河、我爱萨厄、只想嗑糖啊、明月何皎皎、容、六百块买不了吃亏、夙白、原点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猪么么哒66瓶;沫沫30瓶;长高五厘米、挽词、香芋派20瓶;提前交卷17瓶;云雾及蘇、覃商言、不攻不改名、一条鱼15瓶;有姝shu、屿暖13瓶;冒牌宇宙、既墨镜瑜、kudolee、杜鲁门、l、拖延症晚期患者、32053230、等候时机、崴腿生煎包、作者大大是个憨憨、窝里疯、十六故、苏福、四点月光、回忆、二木、原点、木槿、落落、老咸鱼、嘻嘻、顾曲堂10瓶;28136527、amfire8瓶;26175720、joanna__kain、aprendizaje7瓶;花开半夏、小叶檀6瓶;企鹅其实是大鹅【?】、夜合、……、梨院香雪、星星星、被子喵、terenna、今天自习了吗、团子、如若安然爱啃梨、南曦-kira、换我心为你心、热爱概率挂柯南5瓶;乔治4瓶;小菊花、燕暝、叶十七、云垂平野、暮色泠歌、只喜欢4p折纸的夏xx、nte、飘过ing153瓶;小九的萌芽、27632864、小咸鱼翻个身、永远在爬墙的rio、29081392、要期末考了、amanda、顾小轴、公子扶苏、云深不知处、寒羽、水曜日2瓶;黄瓜薯片、lvtyang、飒沥、山有岚兮、明月何皎皎、饭团乖、魂清、沐樰、暗暗、大白、布丁芋奶露、马卡龙、sssssssss、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么么儿我男神、纯纯的动点、李大甜又胖了、奔赴重洋、惨绿少年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