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23、023

23、023

        林与鹤解释:“是一个朋友找我做的。”

        林与鹤从小跟着外公练字,高中的时候开始接商稿,认识了一个合伙人朋友。合作的次数多了,两人就慢慢建立起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那个合伙人很年轻,思维也很活跃,除了传统的平面稿件,他还有不少新颖的创意,之前林与鹤在社交平台开账号,也是他建议的。

        “这个设计展览就是他和商场合作搞的,除了能给几家汉元素店做宣传,也能吸引到一批客流过来打卡拍照。”

        林与鹤道。

        “朋友和我说过这个艺术展很受欢迎,成了最近比较热门的网红拍照点。不过我忙着上课,没什么时间,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这个的实景效果。”

        陆难望着面前的巨屏,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诚心地夸赞:“宁宁真的很厉害。”

        男人的神色有些复杂,林与鹤没有读懂。但如果换一个和家庭关系更好的人来看,这神情的含义其实一目了然——

        就是那种,想把最好的给孩子却发现对方已经不用自己帮忙,既骄傲又难免有些怅然所失的,老父亲的心态。

        林与鹤不清楚这些,只觉得被夸得有些赧然,他道:“也不算我厉害,是那个朋友做得比较好。”

        陆难却不这么认为:“能把自己喜欢的事坚持下来做得出色,就是很厉害。”

        林与鹤愣了愣,抬头看向了男人。

        他平时总是能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温柔待人,处变不惊,所以当他露出这种懵懵的表情时,就更惹人心.痒。

        林与鹤还在想那句话,下颌上就传来了温热的触感。

        是男人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下巴。

        陆先生好像很喜欢碰别人的下巴——林与鹤正这么想着,旁边就传来了一些动静。

        他抬眼看过去,是几个正举着手机的年轻人,被陆难的人拦住了。

        他们站的距离和两人只有几步远,因此交谈声也清晰地传了过来。

        听了他们的对话,林与鹤才知道刚刚有人在拍他和陆难,被方木森带人上去礼貌地拦住了,劝他们把视频删掉。

        几个年轻人也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们没有恶意的,就是觉得两位帅哥长得好看,互动也萌,就想拍个快抖视频。既然你们介意的话我们就都删掉好了。”

        林与鹤有些意外,他上午才听过化妆师们聊拍路人的事,没想到居然真的会遇上这种事。

        他之前上课太忙,都没什么时间逛商场,顶多和舍友出来吃个饭,对这种事确实还是第一次留意。

        “原来真的有人会这么拍啊。”

        陆难并未分心给那些路人,直到林与鹤开口,他才问:“怎么了?”

        林与鹤把化妆师们的话复述了一遍。

        陆难听完,没什么表情,却是很干脆地表达了认可:“嗯,大概是他们都认为我们很般配,才会拍。”

        林与鹤:“……?”

        他原本以为陆先生这样做到集团董事这种职位的人,应该会很注意**保护。看香江媒体多年来的徒劳无获也能让人感觉出来,陆先生并不喜欢被随意拍摄报道。

        但是现在他怎么莫名感觉陆先生对刚刚被拍的事……仿佛乐在其中一样?

        这个小插曲并未耽误多少时间,两人又在墨笔展览旁看了一会儿,就去逛其他的地方了。

        这家商场有不少文创商店,也算是特色之一,陆难还专门问了林与鹤要不要去文创店看一看。

        不过最先吸引了林与鹤注意力的,却是运动类型的商店。

        因为是周末,不少店都是人头攒动,还有的店甚至排起了长队。

        人太多,实在不好拉着陆先生去逛,林与鹤一直没往店里走,但还是没忍住几次回望了一家排长队的店。

        等他又回头时,身旁的男人直接停了下来。

        “哥哥?”

        林与鹤正疑惑着,就被陆难拉了过去。

        “你想去逛哪家?”陆难顺着林与鹤视线的方向扫了一眼,问,“那家滑板店?”

        林与鹤犹豫了一下,道:“不用了,我就是看看,滑板我买了应该也用不上。”

        “为什么用不上?”陆难问,“因为哮喘?”

        林与鹤知道对方大概看过自己的资料,也没怎么意外:“对。”

        陆难却问:“现在不是已经控制得很好了吗?”

        林与鹤有些意外:“……嗯。”

        陆难道:“应该已经不影响正常活动了吧,适当地做一些运动也有好处。”

        林与鹤还以为陆先生这种身份的人,会觉得玩滑板之类的事都很不务正业,却没想到男人会说:“想玩就去玩吧。”

        陆难的语气很认真:“你年纪还小,现在正是不断尝试的好时候。”

        “与其犹豫,不如大胆地放手去做。”

        林与鹤愣了愣。

        一旁传来了对话声,是一对陌生的情侣,似乎也是要去滑板店。

        其中一个人欣喜道:“这就是我要找的那家店!我看了他们家好久了,今天好多人啊!”

        另一个人却不怎么高兴:“怎么回事啊你,专程跑这么远就为了来这种店?”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不能稳重一点,天天弄这些花里胡哨的,”那人很不耐烦地说,“你就不能干点正经事吗?”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林与鹤依然清晰感知到了第一个人的欣喜被突然中断的茫然无措和委屈。

        而在他走神的时候,陆难已经抬手叫来了一旁在招待排队客人的店员。

        店员过来看见两人也愣了一下,毕竟陆难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逛滑板店的人。

        陆难直接问:“进店都要排队么?”

        店员很快反应了过来,道:“两位是来买今天发售的限.量款滑板的吗?限.量款的话需要排队,普通款式是不需要的。”

        陆难看向林与鹤,林与鹤道:“我们想看看普通款。”

        店员就将两人领了进去。

        说是逛店,他们其实也没有逛多久。几分钟的工夫,林与鹤就定下了一款滑板。

        陆难问:“你早就看好了?”

        林与鹤点头:“嗯……看了很久了,一直没下手。”

        他之前担心自己买了也用不上,但是今天他觉得陆先生说得对。大好的年纪不去尝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选好这款了是吗。”陆难道,“喜欢就买吧。”

        “就是这个,”林与鹤笑了笑,“这还是回溪推荐给我的,特别适合初学者的一款。”

        他说完这句,刚刚还在说“喜欢就买”的陆难突然沉默了一下。

        店员帮两人结账,方木森上前想要刷卡,却被林与鹤拦住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林与鹤直接拿手机去付了款,结账的时候,老板听说林与鹤提起过沈回溪的名字,还爽快地给他打了个折。

        “brook是我朋友!我们都是玩这个的,认识好久了。”brook是沈回溪的英文名,“给你打个折,还有这套护具,也送你了。”

        林与鹤抱着热情的老板送的大包小包满载而归,一回头,就撞见了男人不怎么好看的神色。

        林与鹤有些意外:“怎么了?”

        陆难只说没事,但等方木森把林与鹤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后,男人就直接把林与鹤逮了过去,按在墙角又仔仔细细地涂了一遍润唇膏。

        这过程实在有些过于漫长,惹得林与鹤对润唇膏都生出了一点阴影。

        在商场逛完,两人又吃了顿清淡的晚餐,便乘车回去了。

        他们谈好了明天再回宿舍收拾东西,今晚先去住一夜,因此汽车便没有开回学校,直接去了陆难的住所。

        凤栖湾离燕城大学很近,走路也就十分钟左右。这是个刚建成不久的小区,各种设施都很新。林与鹤跟着陆难进了家门,意外地发现,陆先生这里的装潢风格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黑白灰,反而意外地舒适居家,举目皆是暖色调。

        陆难带他简单参观了住宅里的房间,林与鹤看到铺好的客房床铺,暗自松了口气。

        时间还算早,两人没有直接休息,而是一同去了书房。

        书房空间宽阔,光线明亮温和,里面摆着两张相隔不远的书桌。陆难让林与鹤坐到了小一点的那张书桌前,又给他拿了一个笔记本和一个平板。

        “拿着用就好,我还有其他的。”

        林与鹤道完谢,把东西接了过来。

        他准备看一下论文,就先打开了平板。平板是一个多月前发布的最新款,屏幕上的保护膜都还没揭掉,看起来似乎是全新的。

        林与鹤还以为自己需要设置新机,却没想到这平板顺利打开了,里面有不少下好的应用软件。

        他大致翻了一下,发现各种学术类别、医学科目的常用app都已经下好了,甚至连燕城大学的校内v.p.n都有,准备相当齐全。

        林与鹤愣了愣,这平板之前有人用过吗?还是……特意为他准备的?

        他下意识抬头看向陆难,男人已经坐到了另一张书桌前,开始了工作。

        陆难脱掉了西装外套,但还没有换衬衫,修身合体的布料包裹着男人紧实有致的身形,透过一层衣物,依旧能依稀看见其下蛰伏的肌肉轮廓。

        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更何况这男人本身的条件也极为优越。他正垂眼看着面前文件,骨节分明的长指握着一支黑色钢笔,手背上隐隐有筋脉突起,隐忍有力。

        他明明在专注自己的工作,没有对外人做任何举动,却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将旁人的注意力完全侵占。

        直到平板传来一下振动,愣在那里的林与鹤才终于回神,匆匆挪开了目光。

        他的脑子在一瞬间突然空白,更不要说是刚刚的问题了。等到他强迫自己把视线放在平板上,努力集中了注意力,才想起自己方才想问什么。

        只是他也没心思再问了。

        直到打开熟悉的复杂的论文,看着满眼的长串专业名词和各种数据,林与鹤才渐渐平复下来,专心地投入了学习。

        气氛一片安宁,屋内只剩下了笔尖划过纸面的轻微声响。

        不知不觉便过了许久,等林与鹤把该看的几篇论文读完,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沉浸入学习之后,他的效率倒是很高。书房的环境很好,温度也适宜,是个很适合学习的地方。

        见陆先生还在忙,林与鹤就没有打扰对方。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处理了一下未读信息,宿舍群的消息正好跳了出来。

        【本人猛1勿扰:你们看过这个没有??】

        这是甄凌,他发来了一条链接,“与不同专业大学生谈恋爱时的最佳约会方式”。

        【本人猛1勿扰:前面全是搞笑风,结果拉到最后,什么玩意,和医学生谈恋爱怎么约会——陪他上自习】

        【本人猛1勿扰:……笑着笑着我就哭了!!】

        林与鹤失笑,回了对方一条消息,再抬头,就看见了自己面前还显示着论文的平板。

        他看了一眼陆难,男人还在处理文件。

        林与鹤低头想了想。

        好像真的是在一起上自习。

        临近十一点半,男人才结束了工作。两人分别去洗漱,林与鹤出来之后,又被抓着涂了一回药膏。

        药膏很管用,林与鹤唇上的伤口已经看不到了。他的唇容易干到起皮,不过伤口也好得快,中午吃饭时其实就不怎么疼了。

        陆难找出了一套厚睡衣:“这个给你,新的。”

        林与鹤接过来:“谢谢哥哥。”

        他正准备去客房,手腕却被人握住了。

        陆难皱眉:“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可能刚刚洗脸时沾了水。”林与鹤说,“一会儿就好了。”

        陆难却没有听信他的解释:“白天在车上你的手也很凉。”

        “没事的,我一直都差不多这样,习惯了。”林与鹤说。

        陆难却执意追问:“那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冷么?”

        林与鹤想说不冷,被人看着,到底还是顿了顿,道:“有一点。”

        “你平时怎么睡?”陆难问,“有电热毯吗?”

        林与鹤摇头:“学校不让用电热毯,不安全,我也用不太习惯。”

        电热毯一关掉,他还是会冷,如果开一夜,睡醒了又会觉得很干,也很难受。

        “我平时会用暖水袋。”

        陆难问:“几个暖水袋?”

        林与鹤:“一个。”

        陆难:“那你的脚不冷么?”

        林与鹤诚实道:“冷。”

        当然冷。而且就算用两个暖水袋其实也没什么用,抱着一个踩着一个,却还是有脚背暖不到,一样会冷。

        “我之前也试过穿着厚袜子睡,但是穿着袜子睡觉就会做噩梦……就是挺折腾的,怎么弄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林与鹤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毛病,怎么都不行。”

        他不想再麻烦对方了:“没事的,我习惯了,睡着就好了,而且这里也挺暖和的,比我们宿舍的暖气热多了。”

        林与鹤觉得今晚的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大概能睡个安稳觉,却不料面前的男人皱了皱眉:“手脚这么冰,怎么睡得着?”

        握在他手腕的大掌并未松开,反而将他拉了过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半米,林与鹤甚至能清晰看到男人开口时喉结的起伏。

        “今晚和我一起睡。”

        林与鹤愣住了:“……?”

        他下意识脱口拒绝:“不用了,我去客房就好……”

        话没说完,手腕上的大掌便滑了下来,握住了他的手。

        慑人的热度从冰凉的指尖传递过来,烫得他手指一缩,却像是更顺从地蜷在了人手掌里。

        “宁宁,你应该清楚。”

        陆难的声音很低,落在耳畔,平白惹人颤栗。

        “培养感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近距离接触。”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负距离接触!

        下章更新前本章所有2分评论都有红包,感谢支持,鞠躬。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喵吃鱼喵喵、佛系桃小春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爱吃榴莲的胖次、佛系桃小春、我偷大米回来了、宴栖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晚荷8个;sunny895个;33525433、似之就是我、番茄味薯片2个;甘罗、千山唤行、草三心_q、摇摇欲醉、九号、红豆、宴栖、慎于言、叶纸、文六、摸个鱼、小姜、忘柔、三团毛线、我是咩阿、爱吃榴莲的胖次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23082040瓶;只想嗑糖啊35瓶;灼妖、铃酱最喜欢吃橘子了、靡靡慕荫30瓶;伐我20瓶;人美心善小智障18瓶;草三心_q16瓶;红豆、夜莺15瓶;s诺14瓶;柳祝、拢龙是我崽、炼狱神鸣、呜吱吱、菉竹猗猗、一只小苹果过过过、kudolee、土砖三玄、摸个鱼、月阳、风不归、小叶籽lll、ddd10瓶;陌泅.8瓶;南曦-kira、朱一龙老婆、苏7瓶;香芋派6瓶;月月、24644412、温温温、点绛唇、二木、hm、壹生、rino、yuci妞妞、今天也是你们的幸运遥、yu、梦芜羌斐、花田喵喵、生灵喧闹、卷宝、想要上进的鹅、墟里烟、lfzdyg、cvhjk,b5瓶;江添和盛望在一起了、咕咕咕4瓶;江小鱼、昱木、总是不想动、joanna__kain、似之就是我、伤痕累累的疯子、禾锄、simone3瓶;沉青、七岁啊、小咸鱼翻个身、小菊花、叶十七、忘机无羡、箫棠、花开半夏、爱颜、young2瓶;吴鳏也是三哥了、黑羽翼angel、旸、噗呲、药丸、gkuz、九枝愁、某c、朱夏、云垂平野、饭团乖、poems、霂与、吞茶嚼花、纯纯的动点、岁月、渚清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