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24、024

24、024

        陆难的话实在让人难以反驳。

        何况这原本就属于林与鹤的工作内容,他早早签好了协议,现在已经无法反悔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答应了对方的提议。

        主卧在客厅的另一侧,林与鹤跟着陆难走过去的时候,还在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客房。

        直到进了主卧,他才彻底打消了其他念头。

        主卧同样是居家风格,以浅杏色和棕栗色为主,在严寒的冬日散发着一阵暖意。只不过林与鹤关注的重点是床,对其他部分就没怎么仔细欣赏。

        让林与鹤无形中松了一口气的是,主卧的床很大,别说两个人,就是四五个人一起睡也不会觉得挤。

        林与鹤从很早开始就没和别人一起同床睡过了,他不太清楚自己的睡相如何,不过他在宿舍里一般不怎么蹬被子,现在看到床的空间这么充足,也就稍稍放下了心来。

        他很快端正了心态,说服自己,只是睡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之前和舍友出去玩时他们也一起打过地铺,除了甄凌抱怨林与鹤的腿太凉把他冰醒了,其余也没什么意外。

        而且他还看到陆难从衣橱中拿了两床被子出来。

        这比林与鹤想象过的最极端的情况好多了,虽然是同床,但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一床被子的话,你可能会裹不严被子受风。”陆难说。

        林与鹤点头,更觉得之前是自己想多了。

        这处住宅没有留其他人,连方木森都不在,说是为了不打扰两人培养感情的单独相处,所以铺被子这种事就是陆难亲自动的手。

        男人换了睡袍,柔软的布料比衬衫更容易显示出身体线条。动作间,他的一双长臂伸展,肩背的肌肉轮廓微微起伏,将那宽肩窄腰展现得更加明显。

        林与鹤望着男人紧实可靠的后背,不由有些恍神。

        等他再回神的时候,陆难已经把被子铺好了。

        林与鹤看了一眼,才发觉两床被子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分界鲜明各不相干,而是其中一床被子的边缘压到了另一床被子的上面,两床被子有一条长长的重叠范围。

        他正疑惑着,却听陆难道:“明天我会早起出去,你几点起床?”

        听男人说到早起的事,林与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怕耽搁对方时间打扰休息,他道:“我明天没课,自己起就好了。”

        陆难点头:“好。”

        林与鹤之前已经洗漱过了,但还是又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上还带着些湿.润的水汽。

        男人正坐在床边看平板,卧室里暖色的光晕也未能给他周.身添上多少温度。男人的神色依旧冷峻,只在抬眼看向林与鹤时,稍稍将声音放缓了些。

        “喝水。”

        床头放着一杯温水,里面还插着一根吸管。林与鹤把水喝完放下杯子,没等男人开口问,就主动道:“润唇膏我已经涂过了。”

        涂得很厚,不怕检查,也不需要监督者再亲自动手。

        他的态度如此积极自觉,引得陆难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林与鹤很快就觉得自己似乎被看透了,不过最终男人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示意他过去休息。

        林与鹤走过去,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睡衣柔软厚实且透气,穿上很舒服,被子也是羽绒的,轻薄又温暖,让人睡在床上时很有幸福感。

        林与鹤刚躺好,就听见陆难道:“手。”

        林与鹤把手伸了过去,男人仍是坐姿,一伸手就握住了他的手掌。

        触感是温热的,并不像之前那样冰凉。

        林与鹤道:“刚刚泡过一会儿热水,已经不冷了。”

        男人背对着光,脸上阴影很重,看不清表情。沉默了一下,他才道:“脚呢?”

        林与鹤道:“也泡过,暖和多了。”

        泡热水是个迅速提高体表温度的好方法,只不过持续的时间有点短。他之前也试过睡前泡脚,暖和了一会儿就没用了,该怎么冷还是怎么冷。

        但今天这情况,能撑过这一会儿也够了。

        林与鹤有点紧张地等待着结果,而陆难最终也没说什么,只道:“睡吧。”

        等关了灯,身旁的男人也躺了下去,林与鹤才终于在黑暗中无声地松了口气。

        幸好。

        虽然可能是他想多了,但林与鹤确实担心陆先生会提出什么用体温帮忙暖手的事,那他就真的彻底睡不着了。

        现下室内终于安静下来,他们隔着一点距离,在两床被子里各睡各的,林与鹤也得以放下心来。

        周遭静谧无声,林与鹤闭上了眼睛。

        他有些认床,在陌生环境里很难睡好,但现在男人躺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淡淡的沉木香气弥散开来,无形中让他放松了许多。

        林与鹤之前有时也会把装乌木的方匣放在枕边,伴着沉香入睡,已经闻习惯了,倒是让他在这陌生的环境中寻觅到了熟悉的安心感。

        羽绒被轻薄温暖,之前用热水泡手脚也发挥了一点效用,再加上白天跑了一天确实累了,很快,林与鹤就渐渐睡了过去。

        但是没多久,他的身体就再度被无法摆脱的冷意所侵袭。

        先是从指尖,距离心脏最远的地方开始,凉意如疯长的野藤,种子破土而出,顺着血肉脉络蔓延攀爬,很快便冻出一片刺骨的疼。

        林与鹤的意识已经睡着了,本能反应却还在。他的睡相并不如他自己以为的那般老实,冷了之后,就开始不自觉地踢被子。

        林与鹤其实一直有这个习惯,他在学校时也这样,一冷就开始想要伸出被子,寻找热源。

        只是他的手脚伸出去只会更冷,所以没多久就会自己再缩回来,努力寻找更暖和的地方。

        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找不到热源,于是只能把自己蜷起来,清早睡醒时,就总是窝在被子中间,显得睡相很老实。

        只有热水袋的位置变化能显现出一点端倪——林与鹤趋热避冷的毛病非常严重,每次晚上抱着热水袋入睡,早上起来时冷掉的暖水袋都会被他踢到很远的地方。

        但他也没怎么在意,只以为热水袋自己会乱跑,像耳机一样,总容易找不到,并没有多想。

        所以林与鹤也不知道,他今天睡着后一样开始踢被子,只不过这次被子外并不冷,还异常地暖和,所以他原本该缩回被子里的手脚就改了方向,开始向热源的位置蹭过去。

        睡前泡热水时留下的热量几已散尽,林与鹤的双脚已经凉得差不多了,连小.腿都是冷的。他的凉是那种会把人冰到的凉,往旁边蹭了没多久,就被一个温度相差极大的东西拦住了。

        微凉的小.腿上传来高热的触感,力道不重,但束缚感很强。如果林与鹤清醒着,他必然会立刻躲开——因为小.腿或是脚踝被另一个男人的手掌整个圈住,绝不是什么安全的好事。

        但此刻林与鹤半睡半醒,一心只想着温暖起来,对危险的感知也迟钝了许多。再加上那熟悉的气息令人如此安心,所以他非但没有躲,反而把自己更大幅度地蹭了过去。

        没多久,他就蹭到了更热的地方。

        好暖和。

        林与鹤混沌的神志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了。

        就像是刚充好电烧热的暖水袋一样,甚至更加温暖,体积还变大了许多,不管蹭过去多少,都可以暖到。

        渐渐地,林与鹤就把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蹭了过去。

        没多久,他就被什么东西圈住了,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很舒服。

        只不过贴着他的东西有些硬,蹭起来不够软。睡了没一会儿,林与鹤又开始无意识地挪动,想要找更柔软一点的地方。

        只是这次他非但没有成功,反而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更硬了,硌得他很不舒服。

        他甚至开始想退开一点,却有力量将他箍.住了,不准他离开。

        林与鹤潜意识里感到有些委屈,想动却又没有力气。最后他到底是困极了,加上周围又暖和,就还是勉强找了个姿势,沉沉睡了过去。

        因着那个加大型的暖水袋,林与鹤这一晚难得睡得很沉,甚至没有和之前一样在清早六点多时被冻醒。

        等他醒来时,窗帘已经透出了室外的光亮,不知道是几点了。林与鹤习惯性地去枕边摸手机,却没有摸.到,这才努力睁开了眼睛。

        他还老老实实地睡在他自己这边,并未越界,身旁已经没有人了。林与鹤迷迷糊糊地想起陆先生昨晚说过今天要早起,大概是已经离开了。

        他意识昏昏沉沉的,又去摸了几下手机,没有摸.到,干脆就放弃了,重新闭上了眼睛。

        林与鹤平时夜里手脚冰凉,睡眠质量不好,一点动静都能被惊醒,很早就会起床。但如果他晚上睡得熟了,就会睡得很沉,早上反而不太能清醒过来,还会难得地赖床。

        现下林与鹤就处于后一种状态,蜷在被子里连眼睛都睁不开,并不想起来。

        他的手脚难得都是暖和的,不冷,裹着被子很舒服。他迷迷糊糊地又睡了一会儿,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下意识地想要去寻觅。

        就像是昨晚寻找热源一样,他的身体本能反应着,没多久就翻到了另外半边床上去。

        林与鹤的意识比昨夜清醒一点,还知道这边不是自己该睡的地方。但陆先生已经离开的这件事让他放松了理智的思考,任由身体本能占了上风,直到嗅到熟悉的香气,他才终于消停了一会儿。

        林与鹤身上的被子已经被蹭掉了大半,身体露在外面还是有些冷,于是他就顺势钻到了另一边沉木香气更浓郁的被子里。

        “唔……”

        这里也很暖和,很适合睡觉。但没睡醒状态下的林与鹤还不满意,他用被子把自己整个裹好了之后,又把脸埋在了柔软的枕头里。

        好香……

        他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刚老老实实地安分下来,却又在朦胧间听到了一点脚步声。

        哪里来的脚步声……?

        林与鹤迟钝地想着,迷迷糊糊地从枕头中侧过脸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

        那令他安心的香气的主人。

        陆难。

        陆难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着这个有被子不盖、偏偏要跑到另一床被子里面把自己裹成一团、还把脸埋到枕头里嗅的男孩。

        空气有如凝滞。

        最后,还是陆难先伸出了手,他用单臂撑在林与鹤脸侧,俯下.身来,将人整个笼罩在了自己的身影之下。

        “宁宁。”

        极近的距离里,男人眸光深沉,声音喑哑。

        “你在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做能让你不想做人的事。

        结婚快了啊啊啊,就是陆先生还要让宁宁更接纳自己一点,所以才写了婚前的这些内容。第一次写纯甜文实在心里没底,希望大家不要抛弃我qaq

        本章60个小红包,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