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28、028

28、028

        第二天清晨,距离闹钟响起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林与鹤就自己醒了过来。

        他睡得不踏实时总会醒得很早,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感觉到了四肢传来的熟悉寒意。

        前两天不是好多了吗,怎么突然又觉得冷了?

        林与鹤疲惫地坐起身来,揉着额头想。

        明明昨晚也是抱着暖水袋睡的,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差别。

        林与鹤从脚边摸.到了自己的暖水袋,它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样。

        或许是睡前没把暖水袋的电充满吧。

        毕竟昨晚确实有些匆忙。

        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林与鹤洗漱完出去,才在客厅里看见了陆先生。

        陆难正在餐桌旁用平板看文件,闻声抬眼看他,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稍稍有些僵滞。

        但这气氛并未持续多久,因为林与鹤没走几步就忍不住掩唇,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

        刹那间什么僵持都没了,陆难皱眉,直接起身朝他走了过来。

        “着凉了?”

        林与鹤揉着鼻尖,想开口却又忍不住“嘶”了一声。

        刚刚打喷嚏的时候,不小心牵动了唇上的伤。虽然不是之前的干裂伤,但这肿起来的伤也一样有些疼。

        他只能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陆难没听他的,抬手贴在他额头上试了试体温。

        体温还算正常。

        就是肌肤相触的瞬间,林与鹤的身体不自觉有些僵。

        陆难收回手,没再说什么。

        他拿来一条热毛巾,让林与鹤自己敷了一下唇上的伤。

        林与鹤坐在餐桌旁捧着毛巾热敷,看着男人吩咐阿姨把早餐换成了更好入口的馄饨。

        阿姨的手艺很好,馄饨刚端上来,香味就飘散开来。

        不只是闻着香,馄饨吃着也很鲜,单是汤都味道很鲜美。

        热毛巾被阿姨收走,林与鹤避开伤口,小口地吃着早饭,就听见陆难道。

        “先不练习了。”

        林与鹤抬头。

        男人的神色和往常一样冷硬,林与鹤此时坐得近了,才发觉对方眼下带着浅浅的一抹青。

        应该是熬夜的缘故。

        林与鹤想,陆先生工作开会真的很辛苦。

        陆难道:“好好休息,先处理婚礼的其他事。”

        林与鹤自然没有异.议:“好。”

        于是这个余韵久远的练习就暂时被中断了,晚上再休息时,两人也恢复了同床的模式。

        之后几天,林与鹤睡得好了很多,再没觉得冷过。

        暖水袋充满电就是好,他想。

        尽管拥.吻练习暂时搁置了,不过仍有很多其他的流程需要准备。随着时间渐近,婚礼的筹备也变得越来越繁忙。

        虽然两位新人目前都在燕城生活,但婚礼需要在香江举行,到时他们还要请假专门赶去香江。

        从燕城过去香江.的距离相当可观,而且婚礼结束后两人就会回到燕城,并不多留,这一趟来回只是为了一场婚礼,其实也能算得上是麻烦了。

        林与鹤了解过陆家的情况,猜测陆先生大概是不能违抗家里的指令。他自己也一直没什么意见,只想着配合完成任务就好了。

        婚礼的筹备过程相当复杂,这次仪式是由一家燕城的婚庆公司和一家香江.的公司联合策划的,除了两个公司之间的沟通,还有很多事项需要客户本人确认,因此就有不少东西会被寄到两位新人手中。

        林与鹤自己最近也有一些专业课本和习题集要买,都是在网上订了寄过来,这些加起来,他最近没少收快递。

        因为晚上不回宿舍,自习也经常在书房里进行,林与鹤的大部分课本和资料就都拿到了凤栖湾这边。每天放学的时候,司机都会先帮他取了学校的快递,再将他接回去。

        除了林与鹤收到的快递,也有不少和婚礼相关的东西会被直接寄到凤栖湾这边来。最近几天,家里的快递总是堆积得很多。阿姨整理时就会把所有快递放在一起,等晚上方木森过来统一处理。

        周五晚上,林与鹤回来得晚了一点,他到家时,陆难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看文件。

        林与鹤下午去了实验室,回来之后身上还带着一股没散开的药品气味,就先去洗了个澡。

        书房里除了陆难,还有过来帮忙处理工作的特助方木森。他正在处理快递,盒子拆了一个又一个,有不少都是婚庆公司寄给两人的打样和例品。

        方木森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又拆了一个新的快递。

        这个快递盒四四方方的,分量颇重,方木森猜到了里面可能是纸制品,但当他真正把划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手却还是稍稍晃了一下。

        差点就划花了盒子里面老板那张英俊的脸。

        方木森愣了愣,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请示道:“陆董,您看这个?”

        陆难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厚厚的一摞杂志。

        杂志的封面是他自己。

        正是他之前见林与鹤专注看过的那一本。

        这本杂志出现在快递里算不上奇怪,但是杂志社的样刊早就送来了,也没有说过会额外再寄。

        这一个快递中的杂志数量也不止一本,商业杂志用的都是烫金铜版纸,分量很重。这一摞足有五本,抱起来时都会感觉稍稍有些吃力。

        方木森把杂志放到办公桌上,翻了翻快递盒上的收件信息。

        收件人一栏上赫然写着:林与鹤。

        他道:“这好像是林少买的杂志。”

        陆难停了笔,看着厚厚一摞杂志,眯了眯眼睛。

        林与鹤专门去买了封面是陆难的杂志,还一口气买了这么多本。

        看起来像是很喜欢这杂志一样。

        实在让人很难不多想。

        陆难的脸上却没有显出什么波动。

        他低头发了个信息。很快,提示就跳了一下,那边给他发来了回复。

        陆难刚扫了一眼,书房门口就传来了动静。

        是林与鹤。

        书房的门没有关,林与鹤快步走了进来,神色间带着一点慌忙。

        他的头发还是湿的,身上也带着水汽,看样子像是刚洗完澡,随便套了件卫衣就匆忙赶了过来。

        方木森问:“林少,有事吗?”

        “有个快递是我自己的,”林与鹤的气都还没喘匀,“好像被一起放过来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办公桌上那一摞杂志。

        林与鹤当即僵在了那里。

        已经晚了。

        杂志被封面照片本人当场缴获。

        四周猛地安静下来,空气有如凝固一般。

        方木森很有眼力地先行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两个人。

        站在门口的林与鹤侧身给他让开位置,让人离开。

        但他的视线还追随着对方,神色颇有些踟蹰。

        年轻人的表情一直都很好懂,轻易就能被解读出来。

        要不是不能走,他大概就想直接跟方木森一起离开了。

        房门被方木森从外面关上,这点念想也被截断。林与鹤只能把视线转回室内,但他几次张口,也没能说出什么。

        杂志都已经摆在了桌上,还是这么厚厚一摞,好像无论如何也没法辩解了。

        陆难抬眼看他:“过来。”

        林与鹤明显地僵了一下。

        上次陆难这样叫他过去,是因为他在平板上看视频被陆难发现。

        当时他依言走过去,然后就被按着亲了。

        许是阴影尚存,林与鹤走过来的速度有些缓慢。不过陆难这次的神色很平静,也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陆难只是把杂志朝林与鹤的方向一推,指尖点了点桌面,平静地问。

        “这次封面的题字是你写的?”

        他说的正是自己照片旁那苍劲有力的四个字——

        “三十而立”。

        林与鹤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个话题:“……是。”

        他有些惊讶,眼睛不自觉睁大了,小鹿一样,眉眼生动而美丽。

        “陆先生怎么知道?”

        陆难道:“我问了杂志社的主编。”

        他交叉十指,淡淡道:“主编说封面题字的作者是你,视频里有几个手写标题,也是你的字。”

        林与鹤点头:“对。”

        听起来像是很巧很有缘,但因此,一切举止也都有了答案。

        “所以这是他们寄给你的样刊?”

        陆难问。

        “那天你用平板看视频,也是在看自己写的标题吗?”

        未婚夫特意把自己做封面人物的杂志买了好多本,看起来当真是个很浪漫的举动,让人很难不多想。

        但陆难想得更多。

        他想起了之前给了人银行卡之后的学生优惠,和商城里那场墨笔艺术展前送出的邀约。

        其实都是一样的。

        所以看见这些杂志时,陆难也开始用林与鹤的思维方式来思考这件事了。

        而结果也果真如此。

        陆难的语气很平缓,并不强势,但林与鹤听完还是沉默了。

        他欲言又止,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陆难知道对方现在怎么回答都不好开口,他也不想给人太大压力。

        “杂志先放这儿,一会儿再拿回去。”他说,“先去把头发吹干。”

        “天冷,不要湿着头发出来。”

        “好。”

        林与鹤松了口气的样子,应声离开了。

        陆难目送对方走出去。

        直到门被关上,那清瘦的背影彻底消失,他才收回了视线。

        陆难低头继续处理文件,消息提示又闪了起来。

        是他刚刚发信息问过的主编。

        主编说的还是题字的事,陆难点开信息,随意扫了一眼。

        【主编:我刚刚问了设计,其实我们和林先生合作很久了,之前好几本封面的题字也都是他写的】

        杂志就在手边,陆难拿过一本,指腹摩挲过“三十而立”几个字。

        是宁宁写的。

        而原来别人也曾经和宁宁的字一起出现过。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

        消息提示又跳了一下。

        闪动频率如脉搏一般,又似心跳。

        【主编:但是样刊,林先生这还是第一次要】

        陆难摩挲封面的手指一顿,差点在杂志上自己的脸上留下一道划痕。

        【主编:因为我们杂志的成本比较高,一般设计合作的时候其实是不给样刊的,这本还是林先生自己花钱买的。】

        【主编:这期杂志的销量很好,现货很紧缺,我们也是因为早早预留了名额,才凑齐了五本给林先生……】

        主编的消息还在跳动,详细地说着陆难的封面给这期杂志的销量带来了多大的提升,但陆难却根本无心关注了。

        他猛地站起身来,幅度大到身后软椅都被他的动作一下推开,撞到了墙上。陆难大步走过办公桌,甚至因为太匆忙,还带倒了方木森整理好的婚庆礼盒。

        这堪堪算得上陆难三十年来最匆忙的时刻之一。

        是一向冷静到极点的男人,难得的失态。

        他几步冲到了书房门外。

        “宁宁!”

        作者有话要说:        害,我们陆叔叔也是老房子着火,头一回。

        唉,越写越替新婚之夜的宁宁担心。

        本章有60个红包,感谢追文不养肥,么么哒030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佛系桃小春、番茄味薯片、muamua_ua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之就是我3个;佛系桃小春、只喜欢4p折纸的夏xx、兰舟被我拐跑啦、落叶花、33525433、35922458、初雪、冬日ツ、松鼠取不好名字、京子、八尾octopus、草三心_q、sunny89、we    are    one、只想嗑糖啊、世界在变、番茄味薯片、mian狙、顾大飞飞、?萤十三、原点、2223214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卿心65瓶;犬神優一。41瓶;昏书30瓶;凉屿!、米花糖、千颖漪、cvhjk,b、安斯艾尔、gaygay和污污、近灯wz20瓶;旻天18瓶;知林16瓶;夜子、游戏加载中12瓶;写呀写呀写作业11瓶;木叶蝶、西诸、stoya、眉钉、38716601、薛斯蔓、醉斩白叽、nlp萍、梨院香雪、咕咕、winnie珺、苏福、九南荒(鱻生三条鱼)、..10瓶;南曦-kira、34132634、lengier9瓶;作者大大是个憨憨8瓶;热爱概率挂柯南、夜莺、美滋滋美滋滋、小何很快乐、江停选手、afftty、包子、三日鹤、离殇、s·l、彩虹糖、不攻不改名、明伶5瓶;翎、awe4瓶;兜里揣着一分钱、羡羡的小可爱、花田喵喵、布丁芋奶露、花御堂3瓶;新新猫、今天丧丧的、晋江幼儿园、叶十七、金爷爷迷妹、月霜眠、似之就是我、黑羽翼angel、41163575、bear、轻筠、布偶会有猫的2瓶;狗狗的妈妈2008、古濑夏夜子、一只杂食的文车、anny、兔兔兔、棉棉棉花糖、汐、poems、biubiubiu~、嘻嘻、滚~`o`~去学习、库房保管员、ddd、小糖果、崇明敬渊、永远在爬墙的rio、小九的萌芽、小菊花、昏妮、羊角大包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