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31、031

31、031

        林父的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了:“这、这钱……”

        林与鹤伸手拿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袋。

        他抽.出一沓厚厚的账单,递了过去。

        “三年前我做了支气管手术,费用总计十万,后期恢复所需的药物费用是六十万。还有这十一年的抚养费用,凑整估算为五十万。按今年的商贷利息4.9%来算,十年利息约为六十五万,凑成整数,总计是两百万。”

        他语气平静,一一算清,条理分明。

        “这些是账单,您过目一下。”

        账单上把每一笔支出都写得很明白,因为十一年来的抚养费清单的篇幅过长,没有全部打印出来,就还在旁边附上了二维码,扫码点进去,就可以看更详细的部分。

        一笔一笔,毫无遗漏。

        不只是每笔支出,费用总计也统计得清晰。4.9%其实是五年以上商贷的利率,偏高,三年前的手术费和药物费用并不能这么计算,没有这么多。而且利息本来也不是这么算的,但最后也都统统按照钱最多的方法来算了。

        这些费用加起来满打满算也才一百八十五万,剩余的十五万全是多给的。账单上写得很清楚,这十五万算是抵了可能有漏记的支出。

        若是还有什么没算进去的其他费用,后续仍然可以再补。

        林父做了很多年的生意,扫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账目做得很好,很规范,肯定花了不少心思。若是公司里的会计做出这么笔账,他可能还会表扬几句,但现在,他却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小鹤,你,你怎么会把这些记得这么清楚?”林父不敢相信,“这怎么是用钱能算得清的呢……”

        林与鹤点了点头:“嗯,只用钱确实算不清。”

        他又从文件袋中拿出了一份薄薄的纸质文件。

        “还有这份股权转让书,一块给您。”

        林父愣得更厉害了:“股权转让书?”

        “是一家文创公司的股份。”林与鹤说,“您放心,这个也是我自己的财产,婚前协议公证过的,和陆先生没有关系。”

        林父想说自己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那份转让书却已经被递到了面前。

        林与鹤道:“这家公司现在还没什么名气,不过效益还算可以。”

        转让书就摆在面前,林父一眼就能看到附带的效益表和股票价格。

        这已经不是“还可以”的程度了。

        林父难以置信:“你,你怎么会有这些……?”

        林与鹤解释:“公司是一个朋友开的,他给了我一些干股。我只负责写字,经营都是由他来负责的。最近几年文创产业的发展不错,公司现在经营得也还算可以,您可以把股份留着,也可以转卖,直接换成现金。”

        “数目应该不小,就当是还了您那时的投资了。”

        当年林与鹤还没有做手术的时候,吴家通过内部渠道拿到了一些情报。他们知道某种a类药物的前景很好,投资回报很高,就打算入手。

        但吴家的公司没有投资药物研发的资证,就找了做医药生意的林父,想通过他的手来投资。

        不过那时候林父虽然有投资资格,却并不想投资a类药物,而是自己拿钱,投资了一种糖皮质激素类新药。

        这种药物能治疗支气管类疾病,如果投资成功,不仅有资金回报,还能获得宝贵的新药使用资格,他希望能给儿子的哮喘治疗提供一些帮助。

        然而天不遂人愿,林父投资的新药才只到2期阶段,便宣告研发失败。

        不只是林父的钱全部打了水漂,医药投资的名额也就这么浪费掉了。吴家对于失去投资a类药物的机会这件事相当不满,吴欣对林父的态度还好,对林与鹤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她不止一次地指责过林与鹤,所以林与鹤才会对这些投资这么清楚。

        林与鹤道:“投资的钱不好算,就用这些股份来抵吧。还有其他没还上的,吴阿姨让我和陆先生成婚,我去了,也算是补偿。”

        “这,怎么能这么算?”一听见卖子成婚的事,林父就急了,“不能这么算,后来吴家让我投资的那种药也宣告研发失败了,还有结婚的事,那些本来就不是你欠的,怎么能说是偿还?”

        他试图和林与鹤商量:“爸知道你很厉害,但真的不能这么算,小鹤,难道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算这些钱?这些都只是身外之物啊,我们……我们的亲情呢?”

        林与鹤沉默了一瞬。

        片刻后,他才开口:“爸,亲人之间也要明算账。”

        “有些东西是必须算清的,当时不只手术费和投资这两件事吧,还有后续恢复药物的钱,也花了很多。”

        因为投资失败,林父没能收回资金,再加上当时吴晓涵小学毕业,林峰早早答应过她小升初的暑假要带她环游世界,出行时,一家三口的游轮费用和旅行期间的花销都是由林峰承担的,等到林与鹤做手术时,林峰手里就没有什么现钱了。

        支气管热成形手术总共要做三次,三次手术费用总计十万,这笔钱当时就是吴欣拿的。

        除此之外,因为投资失败,林与鹤后续的恢复类药物也要重新安排。

        术后所需的药物究竟有多费心、多费钱,没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懂得。所幸林与鹤当时运气不赖,正好有一款刚上市的经过了安全检查的新药,对林与鹤的病症非常有效,甚至比林父投资的那类新药更合适,就像是为林与鹤量身打造的一样。

        能找到合适的药物自然很幸.运,但药物也不是说用就能用的。

        这种药物刚研发上市,市面上没有仿制药也没有替代品,它又正处于专利保护期,费用相当高昂。

        而且这种新药一般生产线很少,哪怕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获得使用资格。

        林与鹤当时能拿到药的希望非常渺茫。

        不过最后,林与鹤还是用上了这款药物,术后的恢复效果也确实很好。他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之后哮喘也基本处在了可控状态。

        “我记得那些药物的费用是六十万。”林与鹤说,“还有用药资格,也很难拿到……”

        “六十万?”林父却打断了他,“谁和你说的六十万?”

        林与鹤道:“吴阿姨说的。”

        “当年也有账单明细。”

        “怎么可能?”林父不信,他激动地说,“那个药明明是你抽中了用药机会,医院才给你用的。当时费用也都减免了,根本就没有这六十万……”

        “爸,”林与鹤比林父冷静得多,“那种药当时有那么多病人排队在等使用名额,怎么可能随便抽签就抽到我?”

        他也根本没有什么抽签的记忆。

        “你说的这些我也不太懂,”林父却执意这么说,“可,可当时就是抽到的啊,我记得很清楚。”

        林与鹤摇摇头:“可能是吴阿姨做了什么,没有和您说吧。”

        “不,她和我说得很清楚,”林父语气很笃定,“吴家所有人都和我说得很清楚。”

        “当时肯定没有花这笔钱。”他把银行卡推了回去,“你把钱收回去吧。”

        林与鹤没有接。

        林父反复地念着:“真的没有,小鹤,你信爸爸一回,没有这些钱,你把钱收回去吧,收回去……”

        “爸。”林与鹤缓缓摇头,“不重要了。”

        “……”

        林父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着林与鹤平静的表情,愣住了,整个人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寒意彻入骨髓。

        林父突然意识到,确实不重要了。

        重要的从来都不是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吴家拿出的十万手术费,还是那六十万医药费。

        他一开始就关注错了重点。

        重要的,其实是这十一年来的抚养费。

        十一年前,正是林父和吴欣结婚的年份,那时候,林与鹤才十岁。

        是什么能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决定攒钱还债,把每一笔开销都如此清楚地记录下来?

        而这十一年来,林父居然一次,一次都没有察觉过。

        “嗡——”

        死寂一般的沉默突然被手机振动声打破,林父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

        “亲爱的”。

        林与鹤也看到了来电信息。

        这是吴欣打来的。

        林父手一抖,把电话按掉了,没有接。

        林与鹤把银行卡重新推了回去:“爸,钱您收着吧。”

        “您不要,吴家也会要的。”

        林父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

        却到最后也没能反驳。

        屋里只剩下一片沉重的呼吸声。

        良久,林父才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喃喃道:“小鹤,你这是想和爸爸……断绝关系吗?”

        “断绝关系”这四个字,说得他椎心泣血。

        林与鹤的回答却很平淡。

        他摇了摇头:“血缘是断不了的,爸,我永远会叫您一声爸。”

        林父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都亮了,他紧盯着林与鹤,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近乎哀求道:“那你把钱收回去好不好?小鹤,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慢慢解决……”

        “爸,这就是在解决问题。”

        林与鹤说。

        “您永远是我爸,我以后也还会赡养您。”

        “我们只是两不相欠了。”

        这一句话尾音落定,室内终于彻底地、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言语都失去了力量。

        许久没有人动的老鸭汤表面已经凝出一层油花,短短的一张餐桌也已经成了再无法跨越的遥远距离。

        所有分别,起初都是从一伸手就能拉回的距离开始的。

        但没有人会永远留在原地。

        错过的事,就真的过去了。

        林与鹤留下了一大笔钱和股份,转身离开了。

        他走时,林父的手机又疯狂地振动了起来。

        餐桌旁佝偻的身影还在,电话却没有人接。

        屋内只剩下扰人的手机振动声,和低低的、压抑的艰难吸气声。

        断续的,无力的,一个中年男人沉默的嚎啕。

        ——

        林与鹤走出楼道才发现外面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下来,铺洒在大地上,一切都成了最单纯的白。

        纯洁又漂亮。

        瑞雪兆丰年。林与鹤小心地吸了口气,呼出一口白雾。

        马上就要到新的一年了,雪是个好兆头。

        一个全新的开始。

        雪景是真的漂亮,不过天气也是真的冷。林与鹤戴好口罩,拉紧了羽绒服的帽子,打算坐出租回去。

        其实坐出租也不贵,但是林与鹤一直在攒钱想凑够那两百万,所以他虽然挣得不少,却一直没怎么舍得花过。

        今天太冷了,还是打车好了。

        林与鹤正想去外面叫车,没走几步,却在楼下看到了熟悉的车。

        他愣了一下。

        司机大叔的车怎么还在?

        汽车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林与鹤眯了眯眼睛,发现是方木森,对方还遥遥朝他挥了挥手。

        看来真的是来接他的。

        林与鹤走过去,就见车上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雪,看样子已经在这停了好一会儿了。

        他有些意外:“方先生,你们怎么过来了?我之前和陈叔说过,今晚自己回去就好。”

        方木森看了他好一会儿,却没能开口。

        这该怎么回答?

        又不能真的说是陆难已经决定了把这些事交给林与鹤自己解决,却又后悔了,生生在楼下等了他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方木森也很煎熬,却不是因为陪老板等。

        股份所有权的变更需要有专业人士帮助,查起来并不难。所以今天林父找来泰平的时候,方木森就已经猜到了今晚会发生的事。

        真等一切结束后出来的时候,林与鹤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很平静,还带着一点轻松。

        却也更让人心疼,更让人难过。

        林与鹤今天了结的是与仅剩的一位血缘至亲的关系,成功地结清了过去的债。他穿着世界上最坚硬的盔甲,看起来毫发无伤,却也有了最坚硬的壳,就此与世界了无牵挂。

        终于再没有人能影响他。

        方木森的喉咙像是被哽住了,勉强吸了口凉气才道:“先上车吧,外面冷。”

        林与鹤并未察觉什么,只点头:“好。“

        他拉开车门坐进去,一抬头,就被吓了一跳。

        “陆……哥哥?”

        他被吓得差点把称呼叫错:“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神色冷峻,整个人像是完全隐没在了一片阴影里。

        等林与鹤进来,男人也没有靠近,只是沉默地望着他。

        林与鹤被看得有些忐忑。

        车上的雪都积了那么多,陆先生在这儿等了多久了?

        汽车开始行驶,林与鹤终于忍不住开口:“是不是我家里的事,我父亲他……打扰您了吗?”

        他想起了司机大叔说过,林父去找过陆先生。

        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很低。

        “没有。”

        陆难说话太简短,林与鹤没能捕捉到他的情绪,只能揣摩着说:“那就好。”

        “那哥哥过来是为了?”

        “来看看你。”

        陆难仍然在用那种深沉到无法形容的目光看着他。

        “接你回去。”

        林与鹤有些意外。

        转而他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保证道:“我知道快结婚了,各种动向都比较敏感。家里的事我都处理好了,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唔!”

        话没说完,他的嘴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捂住了。

        “……?”

        车厢内的灯光太暗,林与鹤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眼睫像是蹭过了什么东西。

        直到睫毛被按了一下,林与鹤才反应过来那是陆难的拇指,但很快,那只手就撤开了。

        有更热的东西压在了他的唇上,一触即分。

        “我过来,不是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直到这么近的距离,林与鹤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听出了陆难的心情不太好。

        不知道是因为林与鹤说错话了,还是因为什么。

        但这次,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再直接不过的回答。

        “因为我想念润唇膏的味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他想念润滑剂的味道了!

        本章两百个红包

        本文所写内容纯属编造,感谢大家不深究。投资是乱写的,支气管热成形手术现在技术也还不算成熟,条件很苛刻,只是剧情需要才拿来用了,不要真的相信哈,文案第一条就标了,这些都是虚构的。

        感谢所有包容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