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33、033

33、033

        戒指选完后没多久,就到了要结婚的日子。

        尽管林与鹤提前一周就把婚礼邀请函发了出去,他也将熟识的朋友基本都通知了一遍。不过实际上林与鹤并没有想过会有太多人到场,想着能有七八个人来就差不多了,毕竟这个婚讯着实很突然,大家也都很忙。

        但让他意外的是,最后却有许多人都决定参加,连他的高中同学也来了不少。

        十几个高中同学建了个群,把他拉了进去,第一句话就是:“这可是兄弟的人生大事,缺席多说不过去!”

        老实说,林与鹤其实挺惊讶的。

        惊讶又感动。

        林与鹤这边的亲友数目不少,怎么去香江也成了一个问题。

        原本林与鹤的亲友该是吴家负责送过去的,但现在吴家债务缠身,婚礼好像也不出席了,林与鹤就要额外考虑这件事。

        他还想过去联系旅行社,不过还没等林与鹤怎么费心,方木森就告诉他,所有亲友会被统一安排乘坐专机过去。

        “陆董这边也有不少客人,正好一起送过去。”方木森说,“这些事有我们来处理,林少只需要愉快地结婚就好。”

        亲朋好友们要在婚礼前一天抵达香江,林与鹤则提早一天出发,和陆难一起去了一座海岛拍结婚照。

        海岛地处热带,空气湿.润,即使已经到了十二月,依旧是二十多度的气温。林与鹤一下飞机就脱掉羽绒服,换上了薄衫。

        他深深吸了一口温暖的空气,仿佛骨头缝里积攒了一冬的寒气都被就此驱散了一样。

        海岛风景秀美,海水湛蓝。只不过这里比较天然,看起来像是没怎么开发过一样,连上岛的路都是新辟出来的。一眼望过去,除了岛上的一座小别墅,其余并没有什么人工修凿的痕迹。

        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商业化后专门用来度假的岛屿。

        果然,陆难说:“这是我父母买下的一座私人小岛。”

        林与鹤点头。

        他记得,陆先生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

        海岛没怎么被开发过,就愈发显现出了天然美景的醉人。岛的边缘有一片沙滩,是最纯正的“砂糖海滩”,沙子纯白如雪,细腻湿.软,衬得海水愈发蔚蓝,当真是人间仙境。

        除了陆难的团队,岛上还有两个人,一位大.爷和他的孙子。爷孙俩是当地人,平时就住在与海岛遥遥相望的沿海陆地上,这次专程过来,为他们做向导。

        大.爷个头不高,肤色是当地渔民们惯有的黝.黑,每条深深的褶皱里都有被风吹日晒过的痕迹。他虽然是当地人,却也是华裔,会说汉语,只不过口音有些重。

        见到两人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林与鹤就没太听懂。

        一旁的陆难却点了点头,道:“是的,他就是。”

        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老头就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他把粗糙的手覆在胸口,弯腰,冲林与鹤做了一个当地的问候姿势。

        “你好。”

        林与鹤学着回以一礼:“您好。”

        老头又朝陆难行礼,说:“你爸妈知道,会很欣慰。”

        陆难道:“他们会的。”

        林与鹤渐渐听懂了大.爷那浓重的口音,许久之后才终于拼凑出了老头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他反应过来时就愣了。

        那竟然是一句——你把你的爱人带到这里来了吗?

        林与鹤不清楚是不是演戏要做全到这种地步,但大.爷已经开始带着两人逛岛,他的这个疑问也就没能问出口。

        结婚照的拍摄团队之前已经来海岛踩过点,准备得很周全了,所以这次游览也只是大.爷带着他们两个人在逛。

        海岛的景色真的很漂亮。海水蓝得醉人,如同最名贵的翡翠。人站在这里,就仿佛走进了天堂,这是最纯粹的大自然的恩赐,置身此处,满心满眼都只有愉悦与震撼。

        大.爷带着两人在海边走,边走边介绍。除了当地的景色风物,大.爷还提起了不少之前的事。

        他指着海平面说了很多,因为口音偏重,林与鹤连蒙带猜,才听了个大概。

        大.爷说,陆先生的父母原来就很喜欢这里,冬天常会过来度假休息。他们尤其喜欢玩摩托艇、水上滑翔伞之类的海上运动,每次开摩托艇都会开得飞快,总能惹得双人摩托艇后座上的人叫出声。

        林与鹤记得陆难的父亲陆鸿霁是一位很有名的金融企业家,性格温和,气质儒雅,留下的照片也大都是带着斯文有礼的笑容。

        林与鹤说:“没想到陆叔叔还有这么随性的一面。”

        陆难听见,却道:“开摩托艇的是我妈,平时都是我爸坐在后面。”

        林与鹤:“……”

        原来真相更加出乎意料。

        海滩的尽头是一片茂盛的树林,树林的尽头又接上了海滩。这里的一切都如此美丽而生机蓬勃,沿着海岛逛完一圈时,大.爷还指了指不远处的海面,道:“那里有鲸群,下午出海的话,就有可能会看得到。”

        陆难点头:“我们下午会去。”

        他们回到小别墅,简单吃了顿中饭,就要开始拍摄任务了。

        拍照先从沙滩上开始。阳光正好,沙滩上没有遮挡,两人也没有了刚刚逛岛时的遮阳用具。林与鹤做完造型刚想出去,就被陆难叫住了。

        “身上涂过防晒了么?”

        为了拍照,脸上已经简单地化了妆,肯定涂过防晒,可身上就不一定了。

        果然,听见陆难的话,林与鹤的眼神就有些游移。

        陆难伸手将他拉回来:“涂完再出去。”

        “我知道了!”林与鹤忙道,“我自己来。”

        涂防晒霜可比涂润唇膏危险多了,有了之前被男人帮忙涂润唇膏的阴影,林与鹤不敢不主动。

        他接过化妆师手里的防晒霜就自己涂了起来,但他到底还是失算了——润唇膏可以盲涂,防晒霜可不行。

        最后,林与鹤还是被人帮了忙。

        团队里也没人有胆量敢催老板,全都安静地候着。于是等林与鹤再出来的时候,他的耳朵和后颈都已经红透了,甚至都有些后悔刚刚没有涂粉底,现在脸上也泛出了红。

        幸好这点插曲没怎么耽误进程。拍摄团队仍旧是订婚时聘用过的团队,有了几次合作的经验,这次拍摄进展也相当顺利。

        虽然林与鹤这是初次露脸参与拍摄,表情难免还有些不太到位,不过经过摄影师的建议和陆难的引导,后来他做得也都还算不错。

        尤其是陆先生的引导,当真给了他不少帮助。有了之前的相处,再做什么亲密动作时,林与鹤也有了一些应对经验。

        似乎之前的亲吻练习当真起了一些作用。

        沙滩上的拍摄是重点,总共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换了五套造型。最后一套造型则是出海拍摄用的,这时候也就比较放松了。

        摄影师交代说,出海在船上拍的照片都是抓拍,不用特意摆造型,也不用看镜头,两人随意相处就好。

        海面上很平静,不过真正上船时,还是会感受到那种轻微的摇晃感。林与鹤适应了一下,才缓过来。

        身旁的男人已经递来了一杯柠檬水。

        “喝一点。”

        陆难用包过冰块的毛巾贴了贴林与鹤的脸,给人提神:“还好吗?”

        担心冰块冰到对方,他用了毛巾。

        林与鹤摇摇头:“没事。”

        他一般不会晕车晕船,而且上船前也被男人盯着吃过晕船药了。

        比起晕眩,林与鹤更多的感觉其实是新奇。他幼时在山林里长大,后来常住的几处也都是内陆城市,没怎么见过大海,况且还是这么漂亮的海。

        阳光洒在海面,泛起粼粼的金芒,海水很清澈,像是一眼就能看到极深的地方。

        海洋似乎有魔力,能让人把一切不开心的东西丢开,只剩下满心满眼的蓝。

        虽然只是协议,但能这么看过一回海,也是礼物了。

        林与鹤想。

        游船开得不快,可以慢慢欣赏风景。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林与鹤就突然在海面上看见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旁边已经有人叫了起来。

        “鲸鱼!是鲸鱼!”

        下午出海,他们果然遇到了鲸群。

        庞大的、神秘的物种,深潜于海洋之中,当它们接二连三地浮出海面时,就成了让人完全说不出话来的壮观与震撼。

        与鲸鱼在一起,游船便成了纸船。

        鲸鱼并不惧怕人类,也不会远离船只,只是旁若无物地游过去,成群结队。

        它们是这儿的主人,在海洋上,人类才是客人。

        鲸群与船只离得很近,似是站在船边的人探出身子一伸手就能碰到鲸鱼一样。

        近距离里,只见那光滑的、微皱的棕蓝色皮肤浮出.水面,像是海面之上的另一层海浪。间或还会有鲸鱼喷出.水柱,顺着海上的风,飘洒到船上来。

        海上总有许多故事,很多传说。传闻被鲸鱼.水柱喷到的人会有好运。单薄的文字或许没有什么说服力,但等真正亲眼看到这鲸群时,却是每个人都会打从心底里相信。

        能与造物主的神奇手笔有这么近的接触,当真是一种幸.运。

        林与鹤是第一次来海边,满心只剩下了惊叹。他一直很喜欢动物,小时候在山林里长大,就有很多动物朋友,但他很少能接触到海里的动物,从前都只在屏幕里看过。

        而不管科技发展到何种地步,观看影像与身处实地仍然会有不同。

        只有亲自在场,才能感受到那种无法言明的震撼。

        鲸群的队伍很庞大,它们一直在向前游,却始终看不到头。鲸鱼们接连喷出的水柱飘散在空气之中,被明媚的阳光照射着,便成了触手可及的彩虹。

        美丽、幸.运与快乐,都触手可及。

        林与鹤玩得太开心,到了后来,甚至完全忘记了摄像机的存在。

        很难想象,他之前还对镜头抱有些许的抗拒感。

        等到鲸群散去,游船返航时,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林与鹤确实玩得累了,船又摇晃得太有规律,他就在船上的躺椅里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他被人叫了起来。

        身边很暖和,林与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不知道是谁给他盖上的。

        但这个并不是重点,林与鹤清醒了一点才发现,身下明明是两把椅子,他却越过自己原本躺着的那把,挤到另一把椅子上,缩到陆难怀里去了。

        林与鹤愣愣的,有些茫然,没等他想明白这件事,就听见陆难叫他:“抬头,看天边。”

        他一抬头,刹那间,就把一切琐事都忘在了脑后。

        太漂亮了。

        那是难以用言语描绘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傍晚的天空被染成了一片瑰丽的紫色,绚烂的晚霞仿佛是技法最绝妙的画家精心涂抹出的传世名作。天将海烧成了一片同色的紫,于是整个天地都灿烂地燃烧起来,成就了这苍穹之下的辉煌。

        这满目的景色,仿佛只能用梦幻来形容了。

        想到“梦幻”这个词时,沉浸在晚霞之中的林与鹤忽然愣了一下。

        他突然回想起来,在婚礼的各项事务开始准备之前,陆先生曾经问过他。对婚礼有什么想法。

        林与鹤对婚礼并没有想法,他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事。如果不是这次协议,林与鹤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结婚。

        突然被陆先生这么问,林与鹤就只能凭着印象说了几句,用词也都很普通,都是平日里被人用烂了的词,譬如梦幻、浪漫、难忘、一生一次,可能会去阳光很好的海边沙滩上拍拍照,可能要在教堂里交换戒指。

        林与鹤说时没有多想过什么,男人听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便当对方只是随便问问。

        他却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种经历。

        梦幻,浪漫,难忘,一生一次。

        就好像林与鹤随意说出的、当作是任务的话,却被任务对象当真,还这么用心地去一一实现了。

        夕阳下,晚霞里,林与鹤转头,怔怔地望向了身侧的男人。

        金灿灿的光芒为一向冷峻的男人镀上一层暖色,染上了一抹温柔。

        又似乎,他原本就真的如此温柔。

        ——

        晚霞转瞬即逝,十几分钟后便消寂成了一片灰黑色。

        所以陆难才会在林与鹤睡着时叫醒他,来看这如梦似幻的美景。

        随着夕阳落山,海边的气温也降了下来。一行人回到岸边,收拾了一下,便重新登上了来时的游轮。

        海上的夜景也很好看,但他们并没有住在海岛上。陆难说,因为明早还要去坐飞机。

        他们就去了城市里泰平集团旗下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

        第二天两人早早起来,飞去香江。

        飞机订的是头等舱,除了座椅,还附带能够睡觉的休息室,空间很宽敞。

        林与鹤昨晚睡得还好,就没有再去休息室补觉。他发现自己认床的毛病在温暖的地方会好转许多,之前去陆先生家里住时就睡得很好,昨晚在陌生的酒店里,因为暖和,睡眠质量也不错。

        因为邀请了朋友们去香江参加婚礼,朋友们到了之后还想顺带去附近逛逛,林与鹤就连上了机舱的wifi,准备帮他们查查攻略,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一上网搜香江.的本地攻略,林与鹤就点进了本地的网页,看到了不少香江媒体的新闻。

        大数据监测下,连浏览器的弹窗中都自发推荐起香江.的新闻,甚至还有这次婚礼的报道。

        林与鹤随手点进去看了一眼。

        除了吴欣找来的那些资料,林与鹤之前并没有怎么看过香江.的报道,他对娱乐新闻本身就不太关注,也不怎么喜欢香江.的新闻风格。

        香江.的新闻报道向来风格鲜明,之前在燕城时,和陆难有关的报道大都是财经类,娱乐新闻虽有,但很少。

        香江媒体就不一样了。

        各路媒体小报向来对陆家的事很感兴趣,陆难也没能幸免,而且香江报道的用词总是很夸张,对陆难的形容也很不友好。

        一个新闻弹窗跳出来,林与鹤看清标题,不由皱了皱眉。

        【天煞孤星命竟要成亲!克父克母克妻无后之人妄想逃过天劫?】

        香江媒体形容陆难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天煞孤星”。

        林与鹤并不迷.信,但他觉得把这种词用在人身上真的很不好。

        他正要把弹窗关闭,身后突然传来开门的动静,林与鹤手一抖,不慎把关闭点成了放大。

        这句荒唐恶劣的标题就被放大在了屏幕上。

        林与鹤已经瞥见了陆难走进来的身影,他匆忙想把页面关掉,但这毕竟是飞机上,休息室的空间并没有那么大,走过来的男人还是看到了那显眼的硕大粗体标题。

        林与鹤真诚地道歉:“对不起,陆先生,我……”

        陆难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没关系,不用在意。”

        他说:“他们说的其实也没错。”

        林与鹤愣了一下。

        说的没错?

        “我父母的确去世了。”陆难说,“还有那句‘无后’,我确实不会生孩子。”

        男人走到林与鹤身旁,单手撑在扶手上,俯下.身来垂眼看他,就这么把林与鹤困在了椅子中。

        “还是说,”陆难放低了声音,缓缓道,“你能生?”

        作者有话要说:        能不能生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久等啦抱歉,另外就是,周五还要加班,晚上估计十一点多才能回,下一更大概率在周六,实在抱歉qaq感谢各位的体谅,鞠躬。

        本章有60个红包,最近太穷了没法发太多了qaq,还是很感谢大家的追文和支持。

        提前道一声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