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40、040

40、040

        陆难呼吸一滞。

        怀里的男孩并未露出什么害怕的神色,也没有什么要躲的意思、他看起来明显不太清醒,还主动低下头,柔软的侧颊轻轻蹭过陆难绷紧的下颌,把脸埋到了陆难的颈间。

        尽管已经被暖了许久,林与鹤的身上仍旧带着些未退的寒意,他那光滑微凉的侧脸贴在陆难的颈窝里,触感很软。

        他还不自觉地在那颈窝里蹭了蹭,就让人更是连心口都软了下来。

        林与鹤呼吸时微凉的气息拂在陆难胸前,他的声音闷闷的,问。

        “哥哥,你想做吗?”

        “……”

        陆难圈在人腰侧的双手不得不紧攥掐住掌心,才没有失态伤到怀里的人。

        他在过去的十二个小时里奔波两地,越过重重阻挠,赶在各路势力动作之前签下了那个即将引起轩然大.波的合同。可陆难现在却觉得,那些惊心动魄的重重困难,甚至无法比拟此刻抉择的艰难程度的万分之一。

        陆难低头亲了亲怀中男孩的发旋,他不得不借这种亲密的接触来暂缓心中那可怖的冲动。

        只不过这缓解实在收效甚微,甚至像极了渴到开始喝海水的迷途之人。

        于是就只能越喝越渴。

        男人哑声问。

        “宁宁想吗?”

        林与鹤还靠在他的颈侧,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是一个极眷恋的姿势。

        “做吧,”他说,声音很轻,“哥哥,不要离开我。”

        为那束光热,宁可飞蛾扑火。

        “我不会……”

        陆难低哑的声音突然卡了壳。

        半晌,他才重新开口,带着难以言明的苦涩。

        “我不会再离开你。”

        室内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开口,直到许久之后,陆难小心地查看了一下怀里一直没有动静的男孩,才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像终于等到了渴望的热源,可以尽情地依靠,于是他就这么安心地睡了过去。

        睡着的林与鹤还紧紧抱着陆难,即使被放回床上,依然没有松手。

        陆难陪着人一同躺下,给人裹上被子,掖好了被角。

        担心把人闷到,陆难小心地把被子拉到了林与鹤下巴的下面。但没过多久,男孩就自己蹭过来,把整张脸都埋进了陆难的胸口。

        陆难不由放缓了呼吸。

        隔着一层软被,他轻轻地拍着林与鹤的后背,一垂眼,他就能看到林与鹤单薄后颈上的鲜艳红痕。

        那是陆难亲自印刻上的,再往下,包裹严实的睡衣里面,还有更多、更鲜艳的痕迹。

        像是圈养,独属的标记。

        把一个人从发丝到脚趾,全部染上自己的气息。

        想将他变为自己的所有。

        想给他多少都不够。

        ——

        林与鹤睡醒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隐隐约约地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好久,似乎都已经睡过了早上。但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惬意了,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到根本不想睁开眼睛。

        直到逐渐回笼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继续睡下去,鲜少赖床的林与鹤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视野有些暗,没什么光,林与鹤动了动,想翻身去摸床边的手机。

        但他还没能抬起手臂,就被腰间传来的酸痛掠去了呼吸。

        “嘶……”

        林与鹤倒抽一口凉气,半边身子都疼得有些发麻。

        但很快,他就发现那酸麻并不仅仅是因为后腰,还有他双.腿之间的伤口。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林与鹤整个人直接僵住了。

        他,和陆先生……

        还没能从不堪回首的记忆中回神,林与鹤的后腰就忽然一暖。一只大手覆在他的腰窝处,隔着一层衣物依旧传来了热度,轻缓地帮他按.揉着酸胀的肌肉。

        这种按摩比刚刚仿若睡在温泉里的感觉还要舒服一些,但清醒过来的林与鹤已经察觉了不对。

        谁?

        他匆忙抬头,却突然撞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唔……!”

        被动作牵连的下.身也开始酸痛,林与鹤疼得眼眶都有些湿.润。

        然后他就在耳旁很近的地方,听见了男人磁性的声音。

        “小心。”

        头顶磕到的地方被温热覆住,男人伸手护住了他,让他能缓缓将头抬起。

        看清周遭情况之后,林与鹤这才反应过来,他撞上的居然是陆难的下巴。

        “哥哥?抱歉……”

        他慌忙道歉,但最让林与鹤窘迫的却并不是这件事,而是他目前所处的境况——他居然正整个人窝在陆难的怀里,双手抱着对方的腰,像抱暖水袋一样紧紧地没有放手。

        林与鹤脑子都木了。

        所以他之前泡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温泉,而是陆先生……

        “对不起……”林与鹤只能重复着自己苍白无力的道歉,说话都有些磕绊,“现、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相比之下,陆难的神色却很平静,他被当了这么久的工具人也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淡淡道:“没事,还早。”

        他还出言提醒:“睡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林与鹤问:“我们要出去吗?”

        他还记得昨晚费那么多事是为了什么:“不是说,今天可能要见陆家的人……”

        林与鹤边说着,边硬着头皮松开了抱着男人的手。他忍耐着身下的疼痛,努力向后退开了一些。

        其实疼倒也不是真的有多疼,只是那些部位实在太过隐秘,羞耻比疼痛还多一点。

        陆难垂眼看着小心翼翼地从自己怀里退出去的男孩。

        刚清醒过来,他就努力想退开了。

        屋内很温暖,但仍是会有凉风灌进来,让空荡荡的怀抱愈发地冷。

        看着不顾身下伤口慌忙想起身的林与鹤,陆难还是伸手将他按了回来。

        “暂时不用,陆家在忙。”

        “临时出了些事故,他们在处理,没空过来。”

        陆难的语气很平静,为了不让林与鹤伤到自己,他自己起身下了床,率先拉开了距离。

        “时间还早,我们一会儿再出去。”

        尽管没有回头,陆难依然感觉到了身后的男孩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林与鹤拉好自己的睡衣:“好。”

        他看见陆先生离开了卧室,不知道去做什么。趁着这个时间,他匆忙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身上各处都是鲜艳到一时无法消退的指印和……齿痕。

        连手指尖和脚背上都有。

        天哪。

        林与鹤捂住额头,自暴自弃地想。

        昨晚他都做了些什么?

        林与鹤还记得自己主动说要帮忙的事,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不介意,相反,他越发觉得羞耻,恨不能把这一夜的记忆从脑海里直接挖掉。

        太、太……

        林与鹤甚至想不出词来形容。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早点结束这一切,早点翻过这一页。

        为这份协议,他已经做过太多之前从未想象过的事了。

        林与鹤长长地吸了口气,身上各处都在隐隐作痛,但这口气还没吸到底,就被唇上传来的疼痛打断了。

        林与鹤皱了皱眉,抬手摸了一下。

        指腹上正沾着一点血迹。

        他的嘴什么时候破的?

        虽然不想回忆,但身上各处的伤口林与鹤都还有记忆,唯独唇.瓣上的伤,他一点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弄的了。

        昨晚做时,陆先生一开始就告诉过他,不要咬唇。林与鹤几次无意识想咬,都被陆难捏住下巴制止了。

        后来男人甚至还把手指伸了进来,配合着身下的动作,给了林与鹤一个深刻的教训。

        以至于林与鹤之后宁肯去咬自己的手背,都不敢再去咬唇了。

        所以他昨晚应该没把嘴巴弄破才对。

        林与鹤正疑惑着,就见陆难走了过来。

        “别用手碰。”

        男人皱了皱眉,把手中托盘放在床头,拿起一管药膏。

        林与鹤主动把药膏接了过来:“我自己来就好。”

        “我记得之前好多天嘴巴都不干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又破了。”他挤出药膏抹了一点,想了想,还是问,“哥哥,我中间醒来过吗?”

        “你不记得了?”陆难说。

        林与鹤愣了愣,所以他是真的醒过?

        但他对睡着之后的事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林与鹤只能硬着头皮,问:“我不记得了,中间发生什么了吗?”

        他小心地观察着男人的表情,但陆难神色如常,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陆难语气也很平淡:“没事,你起来喝了些水,磕到了嘴。”

        林与鹤听完,却还是心存忐忑。

        他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会嗜睡,一旦真的睡下,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昨晚的情况算不算受伤生病,但他好像确实睡了很久。

        其实这种睡着后抱住东西不松手的情况,林与鹤之前也经历过。他很小的时候,总要和家长在一起才能睡得着。后来家里人锻炼他的独立能力,就让他一个人睡,惹得林与鹤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能睡好。

        为了帮他,外公就给林与鹤做了个抱枕,可以抱着睡,上面还绣了一个外公亲笔写的“鹤”字。

        那个抱枕陪了林与鹤很久,直到林与鹤在七八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后来才没有再见过它。

        但那也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林与鹤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抱着陆先生睡得那么沉,甚至对中间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印象了。

        林与鹤觉得这样不太好。

        他不知道自己中途醒来时做了什么,他只隐约记得昨晚自己刚睡着时其实很难受,很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却变得暖和了许多,舒服到让他根本不想醒来。

        林与鹤在意的并不是刚睡着时的难受,那种寒冷他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他昨晚和陆先生做了那些事,会不舒服也正常。

        他真正在意的是后来的舒适——一想到那有可能是抱住陆先生才得来的温暖,林与鹤就有些坐立难安。

        他不想,也不应该这么做。

        小孩子尚且要学会独立,成年人就更应该戒断这本就不该生出的依恋心理。

        而且今天见陆家人的行程好像也有变化,也就是说,昨晚的准备应该用不上了。

        这对林与鹤来说虽然是好事,但同时他也不清楚,之后还需不需要再做这种任务。

        林与鹤看了看端着粥碗坐在床边的陆难,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哥哥,如果今天不去见陆家人的话,”唇上的药膏很苦,林与鹤克制着自己没有抿唇,“那昨晚那种任务……之后见他们之前,还要再做吗?”

        正在用勺子轻搅白粥散热的陆难动作一顿,抬眼看了过来。

        陆难的视线一向很有压迫感,林与鹤不由有些后颈发凉。

        但话已经出口,他也只能继续下去了。

        “我是想问一下,我们的协议什么时候结束。”

        林与鹤的声音有些发紧。

        “我们是协议结束后离婚,对吧?”

        “离婚”两个字一出来,一直没什么神色波动的陆难,终于面无表情地捏弯了手里的银勺。

        作者有话要说:        下床就翻脸不认哥的鹤(。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原点、甜甜、我爱萨厄、元氣少年ww、佛系桃小春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原点、归雲3个;明月何皎皎、江百井2个;大棋娜娜、松鼠取不好名字、星河鹭起-、落叶花、沐秋、流光liust、望北、咫尺じoぴé天涯、番茄味薯片、萝卜切块不切丁、bias、超可爱的是南南呀、emotion香樟、洛羽柒、最美的汤圆儿、z长欢、阿哈、油小菜、小情绪、岩石、橙色的哈、姝氟、喵小姐、青梨、grey酱酱、旻天、风铃小姐、似之就是我、王一博什么时候来娶我、we    are    one、东栏一株雪、sunny89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ler看星星116瓶;树深见鹿102瓶;栗子栗子梨100瓶;qwerty60瓶;4127626650瓶;睛天36瓶;天惟雨、liumianmian、风雨如晦、catwlm、王贰狗子爱钱不爱人30瓶;么么29瓶;初莺、谪亦铮铮、可爱于、抹茶糖、youyus、大废、孤芳不自赏、慕容兆子、大果紫檀20瓶;君吾.18瓶;tssssss、黎霜15瓶;夏梓安、今天抽到中也了吗、你吃可爱多吗、玉琪、倥偬、君兮、嬡苹果、欧欧(⊙o⊙)、冒牌宇宙、慢慢、原点、百蓝、古月方源.by、...、佳人曼舞、苏、眉钉、浅川、浅色、薛斯蔓10瓶;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9瓶;y&y7瓶;we    are    one、叶雨修橙6瓶;是月流光°_、抹茶奶盖、啁啾啾同学、等候时机、致远温凉、41418997、。。。。。。、37410362、青凤君5瓶;郢郅、凉苍4瓶;小雪、云边的龙龙龙、墩墩小可爱*^o^*、蛤蛤蛤、泊湦吖、s·l3瓶;呆呆傻傻、此去经年dsq、墨一点、白墙、徐小米、醉松醪、江停选手2瓶;作业在吗、共犯、渚清、40766668、闲来无事吃火锅、沈青樾、来一瓶旺仔、syn要减肥、41342519、云间、小范范、叶十七、飘过ing15、瑟僴、noone、墨言轩、34741980、derella、小小°、嗒嗒哒哒、云垂平野、有姝shu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