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47、047

47、047

        期末考试一考就是一整周,期间有几天甚至还要一天考两门甚至三门。再加上林与鹤还有几科第二学位的专业课要考,他这一周过得着实非常艰难。

        虽然从小到大,林与鹤的成绩一直很优异,但每当考试临近时,他总还是会有一种紧张感。不管大考小考,甚至是不计入绩点的测试或者政治考试,林与鹤都会比其他同学重视得多。

        这或许是林与鹤能保持优异成绩的原因之一,但对他自己而言,这种紧张同时也意味着压力、焦躁,让本就紧绷的神经更加不堪重负。

        提前赶回来的陆难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件事。

        陆难原本定下的回程时间正好是林与鹤考试结束的那天,他最初和林与鹤说要那天回来时,林与鹤还有些担心:“那我可能要等考完才能去机场,不知道时间来不来得及。”

        陆难却说:“不用来机场,我会直接去学校。”

        正好能把考完试的林与鹤接回来。

        林与鹤有些意外。

        不过对陆难的话他一向不会有异.议,林与鹤想了想,说:“那就和期中考试时一样了。”

        陆难:“嗯?”

        林与鹤说:“期中考试结束那天,我一出考场就看见了哥哥。”

        像是专程来接他一样。

        陆难放缓了声音:“你期末考完出来,也能看见我。”

        林与鹤失笑:“好。”

        笑着笑着,心口的暖意就像是盛不下一般,一点一点地溢出来,蔓延全身。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陪他考试、一起期待假期了。

        上一次,还是很多很多年前。

        林与鹤揉了揉眼睛,说:“我记得我小时候也这样,考完就很放松,一结束就想和等着我的人一起去疯玩……”

        陆难语气很自然地问:“小时候和谁一起?”

        林与鹤却愣了一下。

        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好像突然卡住了,莫名地说不出口,林与鹤皱了皱眉,顿了下才道:“和我外公……还有同学们。”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答案,却似乎有哪里不对,林与鹤自己想不出来,只能问提起这件事的人:“怎么了?”

        陆难却也只是道:“没事,顺口问一句。”

        这点小插曲很快就被掀过,陆难提前一周回到了燕城,也就不只是等待着分享考完的喜悦,而是完整地陪林与鹤经历了一次考试周。

        专业课的考试时间都长,基本一上午只能考一科,下午还要继续考。虽然林与鹤坐车回凤栖湾只用十分钟,但这来回二十分钟也有些浪费时间。

        所以陆难在派人专车接送了两天之后,就改了主意,留林与鹤中午在学校休息,让司机把家里阿姨做好的饭打包送过去。

        阿姨的手艺很好,菜式也多,林与鹤自己肯定吃不完,最后,这送餐就送成了四人份,整个404宿舍都跟着一起有了口福。

        其实大家都已经是大学生了,吃的东西倒还是其次,关键是考试周的时间全校统一,等赶到食堂时,总是人头攒动,几乎每个窗口都在排长队。

        有了陆董送来的这顿午餐,四个人在无形中就节省了很多时间。

        考试周第四天,四个人一进餐厅,就看见了昨天那个靠墙的老位置上摆满的一整桌午餐,和在桌旁等着他们过来的司机。

        几个人和司机打过招呼,等司机离开后,甄凌忍不住感叹:“我之前还只是在高中的时候见过专程送饭的,而且还都是家长送,没想到上了大学还能跟着蹭一把这特别待遇。”

        “嗯?大学没有?”祝博问,“你之前追管院那个学.妹的时候,不也是承包了人家一个宿舍的早餐吗?”

        甄凌突然被噎住:“……你就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看着他们拌嘴,林与鹤失笑摇头,他把刚从公共筷筒里拿来的四双筷子分好,握着自己那双筷子,却没有坐下,道:“你们在这吃吧,我去一下旁边。”

        已经追着人掐成一团的甄凌闻言也抬起了头:“怎么了?不一起吃吗?”

        倒是沈回溪开了口,问:“陆董来了?”

        他刚刚看见司机和林与鹤说了句什么。

        果然,林与鹤点头:“嗯,我去和他吃顿午饭。”

        在香江待了将近一个月,陆难在燕城这边也堆积了不少工作,这些天一直在忙。不过泰平的事务都在陆难的掌控之中,已经比之前在香江时轻松了许多,所以他才能抽.出时间过来陪林与鹤吃饭。

        期末也有不少老师会在食堂就餐,陆难的出现并不算突兀,他找的位置相对来说也比较偏僻,两人的用餐并未受到打扰。

        就是林与鹤坐下,才刚动筷,就听陆难问:“没睡好?”

        林与鹤咬着虾球抬眼看他。

        陆难说:“你的脸色很差。”

        “有吗?”林与鹤摸了摸自己的脸,“可能被考试摧残得太严重了吧。”

        他没怎么在意:“没事,考完就好了。”

        陆难皱了皱眉,顾及人在吃饭,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问:“吃完回宿舍休息?”

        林与鹤却摇了摇头:“不回宿舍了,和舍友去教室里看一会儿书,下午还有一科。”

        陆难问:“看书还差这一会儿?”

        林与鹤说:“没有,已经复习得差不多了,是因为中午睡不着才想着中午早点过去的。”

        看见陆难仍然不怎么赞同的神色,原本该严肃对待、认真解释的林与鹤却忍不住,忽然笑了出来。

        陆难看他:“怎么了?”

        林与鹤轻咳一声,摆手示意:“没事。”

        陆难却并没有挪开视线。

        林与鹤摸了摸鼻尖,笑意还没能完全掩饰好:“就是我想起刚刚舍友说,他没料到大学还有家长来送饭,然后又听见了哥哥的话,觉得……真的挺像家长的。”

        他这只是个人想法,自己都觉得很难解释,所以刚刚才没开口,现在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冒犯。

        但陆难听见,却直接说:“家长命令你多吃一点。”

        林与鹤乖乖点头:“我这些天吃得都挺多的。”

        男人却抬手过来,轻轻捏了捏他的下颌。

        “小骗子。”

        他忍耐了许久,却还是忍不住伸了手。

        “下巴都瘦到硌手了。”

        好不容易才养肥了一点。

        都还没等开吃,就又瘦回去了。

        期末当真很是磨人,虽然林与鹤一直说没事,但他的脸色一直很苍白,甚至一天比一天憔悴。

        陆难也帮不了什么,只能在用餐之类的物质条件上给予最大的支持。但尽管这样,日子还是相当难熬,好不容易才到了考试周的倒数第二天。

        晚上回来,林与鹤也终于稍稍松了口气,明天只剩最后一科,考完就能解放了。

        他是上完自习才回来的,到家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他的状态实在很疲惫,陆难没让林与鹤再看书,直接催他去睡了。

        不过林与鹤洗漱完出来,却没有直接上床,而是自己去拿了盒牛奶。

        陆难倒了杯温水,想等人喝完牛奶让他漱了口直接睡,但他端着水杯回来时,却发现林与鹤正坐在床边揉额角。

        连手中的牛奶盒都在不知不觉间被他捏扁了一个角。

        “怎么了?”陆难问,“不舒服?”

        听见声音,林与鹤才抬起头来,他的脸色苍白,唇上没有一点血色,虽然刚刚涂过润唇膏,看起来却没有好转多少,仍旧干燥得厉害。

        但他开口时,却还是道:“没事,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牛奶,像是想尽快喝完早点睡觉。

        只是他吞咽的速度却很缓慢,像是有些艰难。

        陆难皱眉,扫了一眼牛奶盒,他想起前几天问林与鹤独自睡觉时会不会冷,林与鹤说有一点,但喝完牛奶就睡了,当时他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再看,男孩却像是当真把牛奶拿来助眠一样。

        陆难问:“喝牛奶能睡得快?”

        林与鹤还在缓慢地吞咽着,咬着吸管点了点头:“嗯。”

        陆难薄唇微抿,但是看对方的神色,这牛奶他喝得并不愉快。

        他问:“你不喜欢喝牛奶?”

        林与鹤没否认:“我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陆难皱眉:“不想喝就别喝了。”

        林与鹤却道:“没事,马上就喝完了。”

        果然,他三两口喝完了牛奶,将盒子扔掉,漱了漱口,就直接躺下了。

        看起来很让人省心。

        但陆难却一直忘不掉林与鹤喝奶时的表情——那哪里是在喝牛奶,分明就像是在喝药。

        还是最苦的那种药汤。

        陆难总觉得林与鹤对牛奶的反应不太对劲。

        而且在伸手帮人掖被角时,他的手不经意碰到对方的侧脸,就被人贴着手背无意识地蹭了蹭。

        这并不像是林与鹤清醒时会做出的动作。

        陆难又想起自己刚回来的那一晚,那天林与鹤也喝了牛奶,当时自己听到他耳机里的声音,忍不住吻了对方——那时他的动作说不上多轻缓,男孩却也没有什么反应。

        思忖片刻,陆难最终还是走出卧室,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陆先生,有什么事吗?”

        “周医生,”陆难问,“你知道喝完牛奶后出现晕眩头疼症状的原因么?”

        “牛奶?”周医生思考了一下,问,“还有其他症状吗,比如过敏、腹泻之类的?”

        “没有。”陆难道,他没有在林与鹤身上发现这些。

        要说其他症状,那也只有一点:“他不喜欢牛奶的味道。”

        他?

        周医生愣了愣,陆董这么晚专程打电话过来,居然是为了其他人?

        不过想想也是,陆董也不像是会喝牛奶的人。

        疑惑归疑惑,周医生还是很认真地回答道:“应该是乳糖不耐受。”

        陆难沉默片刻,道:“但他小时候并没有这种状况。”

        虽然小时候也不喜欢,总要用长个子的事哄着才勉强同意喝一点,但喝完也不会不舒服。

        所以陆难现在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让人喝了这么久。

        “乳糖不耐受不一定是从小就有,”周医生解释,“不少人都是长大后突然出现的,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他还道:“乳糖不耐受其实挺普遍的,听症状应该不算太严重,陆先生不放心的话,可以去医院做个检查。”

        普遍。

        陆难皱了皱眉,问:“如果医生自身出现了这症状,他能感觉出来吗?”

        “能啊,”周医生很肯定地说,“这不是什么大毛病,有一点医学常识,或者是生病次数比较多的人其实都能自己察觉出来的。”

        ……生病次数比较多的人。

        陆难眉心皱得更紧。

        那为什么林与鹤没有发现?

        挂掉电话,陆难回到了卧室,室内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剩床头一盏夜灯。

        他缓步走到床边,借着光线,看向床上熟睡的人。

        尽管不想承认,但陆难很清楚,以林与鹤的专业知识,他不太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症状。

        就像是之前唇.瓣干裂时,林与鹤也知道自己可能会得唇炎。但他依旧没有行动。

        林与鹤的反应,不像是不知情。

        倒更像是不在乎。

        陆难闭了闭眼睛。

        其实他早该发现的。

        陆难之前一直在监督对方涂唇膏,而事实上,以林与鹤的记忆力不可能记不住这种事,但男孩每次涂药,看起来却更像是为了让陆难放心,而不是让自己能好受。

        林与鹤是个医学生,性格耐心又仔细,他分明能如此体贴地照顾好别人,却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折腾自己。

        暖黄色的光芒柔和地笼罩在熟睡之人身上,陆难沉默地,望着他的睡颜。

        明明是个这么乖的小孩。

        怎么总让人操心?

        作者有话要说:        咋了,你还想操点别的?

        本章一百个红包,感谢追文。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铜钱、lunatic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夜夜笙歌、goldfish金魚、甜甜、不加糖、元氣少年ww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之就是我、陈旧2个;清伊啊yi11、mian狙、sunny89、松鼠取不好名字、忧伤,别来无恙、番茄味薯片、佛系桃小春、炭烧瓜子、goldfish金魚、sun、归雲、川页同学、浓雾、夜夜笙歌、我爱萨厄、罗、行神冲冲冲!、花朝二四、只想嗑糖啊、空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悦兮261瓶;旺仔牛奶79瓶;卧巷帅猫33瓶;==、ashyu30瓶;我男神是不二29瓶;kudolee、似之就是我28瓶;高跟鞋27瓶;颜岚卿、安安安安安安丶、hch、这是兮瓜、3205323020瓶;一见不钟情。、安糯米17瓶;七秒记忆、y&y、葡萄不带籽、利多卡因、兔耳朵的小狮子、坐等下章、说好君子的呢、19737914、时光巷陌里、仲冬、sunny89、月野氿桃、摘星、嫡子七、iris2019、徐小米、君兮10瓶;团子、320646459瓶;39118841、又香又甜、澶溪8瓶;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7瓶;野草、之之、白茶清欢无别事、草莓芝士、夢中鸟、天地一少年、戴安、lfzdyg、小道长~、维生素、akoi、此去经年dsq、南夕、407490295瓶;liy瑩、花朝二四4瓶;沈青樾、苏北.、萝卜奇奇、芝麻糊不糊、三斤、315880523瓶;吴词、静谧的婆娑、纯纯的动点、加油鴨!、华鸢flour、临森2瓶;清欢、兔兔兔、阿冬、郢郅、相伴而行、黑麋白鹿、二木、醉饮江南、玖玖,你的久久呢、狗狗的妈妈2008、17822409、闲来无事吃火锅、香蕉鸡腿饭、兀华、陈、微尘、一个青椒、41150199、醉松醪、叶十七、溪栖树、紅茉、克里斯、飘过ing15、36844845、小菊花、s齐安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