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48、048

48、048

        考试周的最后一天,燕城难得出了太阳。

        最后一门在上午结束,下午就是彻底的放松了。还有些急性子的同学提前收拾好了行李,一考完就直接去了车站。

        对于即将来临的快乐寒假,大家都异常兴奋。

        甄凌和祝博都是下午的车,出了考场就直接回去收拾行李了。林与鹤和沈回溪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林与鹤打算去校门口,沈回溪则要先去找朋友。

        两人同路走了一段。路过那棵金合欢树时,林与鹤想起期中考试完陆难来学校的事,随意地朝树下扫了一眼。

        然后他的视线就顿住了。

        枝杈已经变得光秃秃的高大树木仿佛与两个月前盛放到极致的璀璨金黄瞬间重叠,树下,英俊挺拔的男人站在那儿,沉默地注视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林与鹤心中泛起了一阵难以言明的古怪情绪。但他忙着和沈回溪告别、朝陆难跑过去,所以就忽略了那点古怪。

        他还是经历太少了。

        就像小王子为狐狸赋予了麦田新的意义,林与鹤眼中的金合欢树也不再只是一棵美丽的古树。

        他此刻还没有察觉,但林与鹤之后就会发现,倘若以后再有考试结束,他走出教学楼,第一反应肯定是去看那棵金合欢树。

        最刻骨铭心的改变,总发生在最悄然无声的平静中。

        林与鹤几步跑到了男人面前,冬天的风很凉,吹得人瑟瑟发抖,但或许是考场里太闷热,又或许是这几步跑得太快,林与鹤的侧颊泛起了明显的薄红。

        艳如樱桃,生动又可口。

        校园里人来人往,尽管大多都步履匆匆,但也不适合做什么亲密举动。陆难伸手帮人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把小孩裹严实了,捏了捏他尖尖的下巴。

        “恭喜放假。”

        林与鹤抿了抿唇,掩不去的笑意盛在酒窝里,更甜。

        “谢谢。”

        他问陆难:“不是说在校门口见吗,哥哥怎么进来了?”

        陆难神色仍是一贯的严肃冷静,却低低地叹了口气,惹得林与鹤一愣。

        然后林与鹤就被圈住了,男人把下巴抵在他肩上,很紧地抱了一下。

        “想早点见你。”

        樱桃在无声之间熟透了。

        林与鹤之前一直觉得很难理解情侣间的互动、依赖和彼此索取,不明白两个彼此独立的个体怎么会把自己的情绪完全交付给对方,任由对方的举止牵动。

        现在他觉得还是很难理解。

        不过这种事好像并不是用来理解,而是用来感受的。

        没有理由,无法解释,但林与鹤因为陆难,感到了开心。

        两人在校门外上车,离开了学校。林与鹤的东西基本都搬到凤栖湾去了,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考完试直接就能走。

        汽车的目的地还没有定,陆难帮人暖着微凉的指尖,问:“累不累?想回去休息还是出去逛逛?”

        广大学子有一个通病——考试前熬夜时都想着考完一定要昏天黑地睡他二十个小时,但真等考完后却一个比一个精神,不舍得把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拿来睡觉。

        林与鹤也是。

        “出去逛逛吧,”他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陆难点头:“好。”

        他神色很平静,没什么异常,所以林与鹤也没能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失望。

        考试结束后的午觉补眠。

        多好的白日宣.淫的机会。

        虽然说是征求了林与鹤的意见,由他来决定,但等两人到商场时,林与鹤却发现,陆难的准备工作其实很早就做好了。

        两人到时正好是饭点,他们先去吃饭。林与鹤想吃火锅,年轻人总喜欢吃这个,几天吃不到就想念,一提聚餐第一反应就是火锅。

        不过林与鹤最近考试忙碌,肠胃不算好,加上陆难不吃辣,他们这次就换了个口味,去吃了潮汕牛肉火锅。

        临近假期,商场里热闹得厉害,火锅店前排队的人多到连候餐区的椅子都不够用了,要等的桌号也一直排到了三位数。见人这么多,林与鹤正想着要不要换一家,却已经有人上前,将桌号递给了陆难。

        这家店过号作废,桌号是助理提前来排的,两人来时,正好可以进去。

        跟着服务生走进去时,林与鹤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老实说,除了和哥哥一起的时候,他很少经历这种特别待遇。

        不过他相信,哥哥肯定经历得更少——想想两人初见面时吃晚餐的那家顶层餐厅,再对比一下现在这人声鼎沸的火锅店,差别着实有些悬殊。

        但陆难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应的模样,他很顺手地替林与鹤摆好了餐具,倒上茶水,等点好的菜上来之后,他还替林与鹤涮起了牛肉。

        这家牛肉火锅店没有肥牛卷,只有鲜切牛肉,一盘一盘的鲜牛肉被端上来,色泽鲜艳.肉质紧实,不同部位的牛肉要涮的时间也不一样,但大多是十几秒就能熟,放在大漏勺里煮好了就要捞出来,不然会老。

        和上次吃牛油老火锅时不同,这次林与鹤基本没怎么动手,全程都在吃陆难给他涮好的东西。

        似乎没了辣椒,陆难的战斗力也强了不少。

        十几秒就能煮熟的鲜切牛肉又嫩又鲜,肉.香味异常浓郁,还有手打的牛肉丸又香又弹牙,吸饱了醇香鲜美的汤汁,咬一口就让人格外满足。

        为考试复习忙碌了这么久,吃了这顿火锅的林与鹤才终于有了一点重新活过来的幸福感。

        这家店的牛肉真的很不错,汤底也鲜,他一个人就吃掉了两盘脖仁和一盘五花趾。等又吃了半盘牛肉丸之后,林与鹤才终于说动了男人:“你也吃一点吧哥哥。”

        陆难看了看林与鹤面前堆得冒尖尖的盘子,确保人食物充足之后,才拿起了筷子。

        林与鹤也稍稍松了口气。

        哥哥一直忙着给他涮肉,自己也该吃点了。

        林与鹤并不知道陆难此刻心中所想,若是知道的话,他也不会放松了。

        ——不先把宁宁喂饱,他怎么吃?

        浓郁的汤汁在锅中翻滚着,升腾起袅袅雾气。林与鹤咬着牛肉丸抬头看过去,在他对面,男人的五官似乎也被朦胧的热气柔化了一分,线条锋利的轮廓染上些许烟火气息,让人终于不再畏其锋芒,敢正眼去直视他。

        很奇怪,明明男人没有笑,神色依旧很冷,面相中也还带着难以改变的凶意。

        林与鹤却莫名生出了几分满足。

        就像是满带牛肉.香气的鲜汤,顺着喉咙一路暖洋洋地灌入胃中。

        火锅的热气很浓,但也没有浓到能遮挡视线的地步,林与鹤被温暖的香气迷惑,忘记要对自己的目光加以掩饰,等被抬眼看过来的陆难逮个正着时,他才惊觉,自己已经盯着人看了许久了。

        他匆忙收回视线,端起果汁佯作掩饰,这个掩饰实在不怎么高明,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

        不过好在陆难并未深究,男人开口,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

        “宁宁,你记得我之前在婚宴上和朋友介绍你吗。”

        “我和他们说,你是我的爱人。”

        林与鹤回神点头,放下了果汁:“记得,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好像也被热气所模糊,朦朦胧胧地,带一点暖意。

        “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觉得还是应该和你解释一下。”

        “‘爱人’这个称呼,在香江并不是配.偶的意思,而是与lover同义。”

        lover,意指情人,婚外恋的对象。

        陆难说:“我出生后就离开了香江,一直在内地生活。‘爱人’的含义是我从身边亲长那里学来的,拿来称呼你,并不是情人的意思,只是想称呼伴侣。”

        就算林与鹤再怎么迟钝,也不可能察觉不出男人此刻罕见地话多。

        也罕见地嘴拙。

        陆难说:“我希望能解释清楚,不让你介意这件事……”

        林与鹤将果汁杯摆正,说:“我不介意。”

        陆难停了话,沉默地看着他。

        林与鹤反倒笑了笑:“其实我知道的。”

        他说:“那天在香江遇见陆老先生,他开口第一句就问我,是不是哥哥的爱人,我就猜到了,陆老先生说的‘爱人’,应该不是个好词。”

        陆难动作微顿。

        在感情上,他一直把林与鹤当作孩子来看待,却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聪明,这么敏锐。

        陆难先是感觉到了意外,随即便察觉了胸口不断袭来的闷滞的钝痛。

        想想也能猜到,能这么敏锐地感知出恶意,那他之前又该会有多少相似的经历?

        相比之下,林与鹤的语气却轻松许多:“不过我不觉得这个称呼有什么,一个词在不同语境下本来就会有不同的含义。其实我挺喜欢‘爱人’这个叫法的,我外婆去世得早,但我外公每次和别人提起她,都会说‘我的爱人’。”

        和陆难相处了这么久,林与鹤自然能感觉出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他知道陆难和陆家人不一样,陆难说爱人,并不会让林与鹤联想到情人,只会让他觉得哥哥很认真、念旧,还有一点点传统。

        而且陆难还专门费心和他解释了这件事,这让林与鹤又想起了之前订婚时,陆难和他解释方子舒情况的事。

        那时候林与鹤觉得,陆先生很负责,以后谁和他在一起,肯定很幸福。

        现在林与鹤的想法也类似。

        他觉得,哥哥很好。

        所以林与鹤也想让陆难放心,他说:“哥哥不用多想,我知道你说的‘爱人’是什么意思,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他还指了指自己。

        “就像我一直叫你哥哥,我也清楚,哥哥就是老公的意思。”

        陆难:“……”

        陆难很难描述自己听到这些时的感受,他很久没能说出话来。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食材,觉得林与鹤还是吃得太少了。

        到时候肯定撑不住。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天,宁宁:我吃饱啦,谢谢哥哥。

        晚上,陆难:把白天的话说一遍。

        宁宁:…………

        上章所有2分留言都发了红包。

        明天开始每天早七点更,有补更的话也放在每天早七点,一个月内,再有迟到的话,迟更的那章就会发五百个红包补偿。

        真的很抱歉,鞠躬,感谢所有支持和体谅。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goldfish金魚、众生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uice请你喝果汁、柒七、绝世.凛.、似之就是我2个;37395150、斋致、清嘉、sun、佛系桃小春、hyunne_、我爱萨厄、一桃小丸子、41895159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秦时明月汉时关35瓶;废埋30瓶;毛球毛线毛钱、又香又甜、甜酱、颜岚卿、鹿鹿鹿结弦、高跟鞋20瓶;旧时堂前燕15瓶;张小婧14瓶;s诺、29519022、望仔的旺仔、圣母癌晚期、朝阳似我、追随肉香的金毛毛、曳尾涂中、阿也、圈圈团子、墨辰玖、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lululululilila10瓶;给你比个小心心、鮮魚、阿等9瓶;取名废、海妖の旋律7瓶;凛奈凉冉6瓶;羽落、云雾及蘇、执、阿坷的、三三得九、shahei、旧人新醅、路人甲5瓶;九世4瓶;哈哈哈、客家、羽竹、今天也很爱肖战、屎丸是只假?3瓶;小菊花、41342519、墨一点、喵喵!喵、蒋丞、jojo可可爱爱、甜茶wei、泽熙泽瑾、总是不想动2瓶;光头大爷、丙、冂十一、s齐安、予安、旺仔旺仔来一瓶、紅茉、读者、兔兔兔、狗狗的妈妈2008、鱼、高山景行、叶十七、欧肥肥、闲来无事吃火锅、沐樰、冰摇桃桃、玖十度的塞伦丝、爱喝可乐的猫、苏北.、江停选手、克里斯、黑麋白鹿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