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52、第 52 章

52、第 52 章

        “我们学校的正式见习一般是在大四升大五的暑假开始,大四的寒假暂时不做要求。”

        林与鹤解释。

        寒假见习的报名日期比较早,当时林与鹤是因为不打算回家过年,才报了名,准备寒假待在燕城。

        只是没想到才几个月过去,他已经有了想一起过假期的人。

        “而且这次我师兄师姐都在,导师那边的人手够用。所以我去请假的时候,他就同意……唔!”

        林与鹤的话没说完,就被截断了。

        从医院出来之前,林与鹤想起陆难的话,特意涂好了润唇膏才出来。只是才刚涂上这么短的时间,唇膏就被吃了个干净,从清甜的雪梨味道,变成了凛冽的乌木沉香。

        还带着一点柑橘薄荷的味道,凉凉的,是刚刚用过的颗粒装漱口水。

        林与鹤的左手手腕被捏住,男人的拇指覆在单薄腕骨上方那片浅色的红痕,细细地摩挲着。即使因为时间太久,不得不退开来给人一点空间,用于呼吸,陆难依旧没有离开太远。

        他的额头抵着林与鹤的,在一倾身就能吻上的距离,低低地问。

        “有烟味吗?”

        也不知陆难是失态还是自持,亲过那么深,才想起来问。

        “会不会不舒服?”

        “没有……”

        许是因为缺氧,林与鹤整个人有些迷糊,他迟钝地眨了眨眼睛,才终于开了口。

        还很乖地,一一回答了这两个问题。

        “舒服。”

        “……”

        这次陆难是真的失态了。

        林与鹤总是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会对男人造成多大的影响,于是这次,他就亲身体会到了。

        接下来有很长的一段经历,让林与鹤为刚刚的回答感到了真切的后悔。

        等到终于能下车时,林与鹤正庆幸医院离家不远,让那些事得以结束,但等他进了家门才发现,刚刚只是中断,不是终止。

        后面还有很多。

        很多很多句“这样舒服吗”的询问,很久很久的反复验证,陆先生勤勉认真,亲身上阵。

        以至于林与鹤之后对“舒服”这两个字,都产生了一点阴影。

        经过一整天的慎重考虑,林与鹤决定取消见习,陪陪家里人。

        结果他在家陪哥哥的第一晚,就差点被困在了床上。

        第二天,林与鹤直接睡到了中午。

        身体与精神的疲惫仿佛都在这长长的一觉中消弭散尽,接着,林与鹤就开始了真正的寒假生活。

        每天醒来后看看书,散散步,处理一下合伙人发来的工作,家里的书房很大,林与鹤还把自己之前在学校没地方摆只好收起来的砚台、宣纸和毛毡都带了回来,久违地写起了毛笔字。

        宽敞的书房里,林与鹤和陆难各占一侧。他们各自忙碌,交谈不多,但一抬眼,就可以看见对方。

        书房的摆设越来越符合林与鹤的惯用,不只是书房,整栋房子都如此。

        这座原本宽敞到有些空旷的新房,终于被一点点地填进了温暖的烟火气。

        除了在书房工作,林与鹤也会外出,陆难很在意他的身体,每天都会叫他到外面走一走,当做锻炼。

        虽然林与鹤觉得,他练得最多的其实是肺活量。

        除了户型大,凤栖湾的绿地面积也很广,小区内树木葱茂,环境幽静,还有一个设施很全的小型广场。

        广场地面平整光滑,正好适合林与鹤练滑板。天气好的时候,他就会跑出去练习,虽然进步不算多快,但玩得却很开心。

        似乎运动真的可以让人心情变好。

        又或许是受一起运动的人的影响。

        单是看男人的身材,林与鹤也清楚对方的运动神经很好。不过让他意外的是,陆难似乎还懂得不少滑板方面的技巧,林与鹤在练习时,男人偶尔给出的几句指点都相当管用。

        虽然以陆董日常的严肃形象,实在让人很难想象出他玩滑板的模样。

        日子逐渐放松下来,林与鹤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陆难和他说心理医生准备下个周末过来时,他也直接应下了。

        不过在心理医生之前,却有人先一步来了。

        之前一直说要来燕城大学的方子舒到了。

        方子舒正在国外读大学,这次趁着春季假期回来,要来燕城大学参加一个寒假游学项目。她之前就和林与鹤说过这件事,到燕城之后,第一时间就过来找了他。

        林与鹤尽地主之谊,带着她去参观燕大的校园。去之前,他还专门去问了陆难,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毕竟方小姐的父亲是泰平的合作对象,加上之前的婚约传闻,林与鹤怕自己举止不当,会影响到陆难。

        “方小姐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和忌讳吗?”林与鹤问,“我之前问过她,她只说什么都可以。”

        陆难屈指轻敲膝盖,敲了几下,才道:“正常接待就好,不用担心太多。”

        林与鹤点头,又问:“那用餐呢?逛完之后她想在附近吃顿饭,我还没想好吃什么,学校附近的饭馆都不大,方小姐会不会吃不惯?”

        陆难双手交叉,道:“不会,选家特色餐馆吧。”

        “好。”林与鹤记下了,又说,“还有……”

        陆难痒了很久的手终于忍无可忍,捏着林与鹤的后颈把他按回了床上。

        “宁宁,你都还没有带我参观过学校。”

        林与鹤:“……?!”

        于是提问就此被中断了。

        之后方子舒来时,林与鹤又问过陆难两次。但也就只有两次,后来就吃一堑长一智,不再问了。

        一问就嘴巴疼。

        和初见时一样,方子舒依旧温婉文静,很好相处。只不过她的衣着一直偏薄,林与鹤见了她几次,她一直穿着漂亮的裙装。

        有次林与鹤甚至还看见方子舒穿了短裙和长筒靴,膝盖以上的部分就露在空气中,在将近零下十度的燕城,简直让人看着都忍不住觉得冷。

        当时两人正好在逛学校商超,方子舒接下来还要去上课。离开超市时,林与鹤就单独买下了一个印有燕大校徽的午睡毯,给了方子舒。

        接过礼物时,方子舒还有些意外。

        林与鹤道:“可以盖在腿上,二教那边教室大,上课可能会有点冷。”

        “谢谢。”方子舒笑着说完,又道,“我想问个问题。”

        林与鹤:“怎么了?”

        方子舒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腿上没穿裤子呀?”

        林与鹤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方子舒笑得不行,扯起大.腿上的打底给他看。

        “我穿了啊,还是加厚款的,特别暖和!”

        林与鹤茫然,看向那打底.裤的视线充满了疑问。

        光腿神器,果然是直男无法触及的知识盲区。

        笑归笑,方子舒还是很开心地收下了林与鹤的礼物。

        “谢谢你的毛毯,我等下到了教室就拆开盖上。”

        商超离校门不远,两人走出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来接林与鹤的陆难。

        一听见方子舒的话,再看她今天这身穿着,陆难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

        接走林与鹤之后,陆难立刻给方家打了电话。

        林与鹤对此并不知情,只不过几天之后,他再见到方子舒时,对方就已经换上了长到脚踝的大羽绒服。

        羽绒服又厚又大,身材纤细的方子舒裹着它,仿佛裹了一床棉被。

        那天正好下了点小雪,细碎的雪花中,方子舒不由仰天喟叹。

        “嫉妒啊,那真是一个绿眼睛的恶魔。”1

        林与鹤又是一脸茫然。

        除了在学校里的几次,林与鹤和方子舒的见面其实也不算多,大部分还是在线上交流。

        一天上午,林与鹤正在家,方子舒发信息问他。

        【燕大在哪儿能打印东西呀?我有个表昨天忘了打,今天下午要交】

        校内的确有几个打印店,不过现在是寒假,并不一定开门。

        林与鹤把情况告诉了方子舒。

        【表填好了吗?不然你发给我,我在校外打好帮你带过去,正好我下午要出门】

        他要去给合伙人寄几份合同。

        方子舒很快回他。

        【填好了,太感谢了!】

        文档很快发了过来,所占大小对一个表格来说有些大,林与鹤也没有在意,毕竟表格里经常会有图,文件大点也正常。

        他接收完,抬头问刚走来客厅的陆难:“哥哥,书房打印机开着吗?”

        陆难:“嗯。”

        林与鹤说:“那我打印点资料。”

        合伙人发来了一些资料和合同,他正好一块打印了。

        书房的家庭打印机通过蓝牙连接,林与鹤用的平板之前安装过适配软件,这次直接把文档放进去就能打。

        点下打印选项之后,林与鹤就把平板放在了桌上,去了一趟厕所。

        等他回来时,微信已经跳出了好几条信息提示,放在靠垫上的手机持续地.震动着,数量还在不停地增加。

        林与鹤打开.平板,就看见方子舒的消息跳了出来。

        【我发错文档了!!】

        中间夹杂着一长串流泪和道歉的表情。

        【方:那个文档不是要交的表,新的这个才是!】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林与鹤回她。

        【好,那我再把新的打一遍】

        【方:……】

        【方:上个文档已经打了吗?】

        【林:对】

        【方:……请尽快把它放入碎纸机】

        【方:答应我,千万尽快t-t】

        林与鹤有点意外,不过还是回了个“好”。

        他翻上去看了一眼方子舒发来的文档,毕竟合伙人发来的文件林与鹤也还没点开看,这几个文件一起打出来,不太好区分。

        但等林与鹤真正打开那个文档时,却发现,根本不需要区分。

        因为这个文件并不会被错认。

        文档是全英文的,花体标题下方,就是一行长长的提醒。

        warning(预警):hurt/fort(疼痛/治愈),dominant/submissive(支配/臣服),spanking……

        林与鹤的目光停留在spanking那个词上,皱了皱眉。

        他继续向下扫了一夜,第一页看似风平浪静,和预警中那些词没什么关系,但有两个词却很是显眼。

        master(主人),slАve(主人的反义词)。

        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

        而且入目的内容中,通篇的人称用的都是he和him,没有出现女性角色。

        文档在往下一拉,还有一张配图。

        ……两个男人。

        林与鹤猛地站了起来。

        打印完毕的提示早就发到了平板上,打印机就在书房。

        ……而且哥哥也在书房。

        林与鹤猛然意识到了这个糟糕顶透的事实,他匆忙朝书房跑去,后背都开始发凉,仅剩的唯一一点希望,就是盼望着陆难还没回书房。

        书房不算远,但这短短几步路,却让林与鹤觉得格外漫长。

        来到门口时,他甚至觉得手臂有些发酸,开门时都有些费力。

        不过不知是不是上天听见了林与鹤的祈祷,门被打开时,书房里居然真的没有人。

        林与鹤朝四周扫了一圈,长长松了口气。

        幸好。

        他不敢耽搁,匆忙走到打印机旁,想把打出来的东西拿走,抓紧毁尸灭迹。

        可等看到那些纸张时,林与鹤的耳边却忽然嗡地一声。

        那些打印好的纸张,居然已经被分门别类,用无痕钉订好了。

        而摆在最上面的文件,赫然就是方子舒发来的那个文档。

        大大的warning明晃晃地印在上面。

        林与鹤浑身的血液都凉了。

        门口传来了一点声响,林与鹤回头,就见陆难正端着水杯,抱臂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见林与鹤看过来,陆难扫了一眼他手中的文件,微一扬眉。

        “你喜欢这种?”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来学习一下嘛,陆老师贴身教学,手把手辅导,包教包会。

        求营养液!为陆老师加油补给!

        1:转译自莎士比亚《奥赛罗》英文意思大家可以自己查一下,怕审,就不标了。

        投雷和营养液名单有点长,怕大家翻到最后以为还有正文觉得失望,就不全放了,但是名单我都能看到,感谢有支持,非常非常感谢qaq!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goldfish金魚、lunatic、尊尊、延其厮枕、原点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元氣少年ww3个;尊尊、goldfish金魚、草莓星冰乐2个;番茄味薯片、橙色的哈、我爱萨厄、春风十里不如你、梦落秋鸣雨、佛系桃小春、寒山、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清澜240瓶;言肆100瓶又还秋色、苏福60瓶;河源、墨乔46瓶;浮生43瓶;延其厮枕、佐酒40瓶;goldfish金魚、临景、废埋、栎、瓜皮111222333、纯月吖30瓶

        感谢所有支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