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61、061

61、061

        “回来了?”

        相比之下,陆难的反应平静许多,他随意地擦拭了一下.身上水珠,动作间肌肉轮廓不断起伏,优雅而有力。

        让人不由联想起皮毛光滑油亮、肌肉.紧实的猛兽。

        他抬手拿过浴袍,问:“玩得开心吗?”

        却没有得到回答。

        直到陆难披好浴袍,站在门口的林与鹤还在发怔,陆难望了望他,朝人走了过去。

        “怎么了?”陆难问。

        他将林与鹤领进了卧室,伸手帮人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蓬松羽绒服脱了下来。他刚从浴.室出来,身上带着清爽的须后水的气息,让人闻见,却平白觉出一点燥热。

        “宁宁?”

        陆难又唤了一声,才终于让林与鹤回过神来。

        林与鹤的视线一直锁在对方胸前那只鹤上,此刻陆难虽然披上了浴袍,却也没有将那只鹤完全遮挡,还露着漂亮的长颈和半边翅膀。

        林与鹤唇.瓣开合几次,才终于发出了声音。

        “那个纹身……”

        陆难也察觉了他的视线:“是之前纹的。”

        假如图案不是鹤,林与鹤不会想问这些,但现在,即使这图案可能与他毫无干系,他却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哥哥……怎么想起来纹这个?”

        陆难的指腹碰了碰他的唇,确定他的唇.瓣不算太干,才收回手。

        “胸口有道疤,就纹上了。”

        林与鹤怔了怔,再仔细去看时,才发现那雅致的刺青下的确有些部位有不甚明显的凸起。

        只不过因为纹身的手艺太好,才让人完全没有看见那疤痕,即使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林与鹤还是在陆难的提醒下才觉察出来。

        那刺青纹得实在很是精巧,优美的线条循着疤痕而落,将伤疤完全隐没在了刺青之下,仿佛将那伤痛也一并抹去了。

        那只鹤落在这里,治愈了他。

        虽然陆难把这伤疤说得如此淡然,但林与鹤学医,他清楚地知道这处刺青的部位离心脏究竟有多么近——或许再偏一寸,就不会再有今天。

        而且这疤痕明显是旧伤,时隔那么久,岁月依旧未能抹平那创痕,还要用刺青来掩藏,林与鹤想也能明白,这伤当初该会有多么凶险。

        不知道为什么,林与鹤莫名生出了一点似曾相识的难过。

        他盯着那刺青,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发颤:“这是什么时候的伤?”

        “很早了。”陆难说。

        他用掌心碰了碰林与鹤的脸,那柔软的侧颊带着凉意,似乎是因为刚从夜色中归来,尚未能缓和。

        “我那时还未成年,不能继承父母的遗产。除掉我,遗产才能旁落。”

        陆难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带过了当时的情况。

        林与鹤听着却只觉得脊背发凉。

        情绪堆积得太多,反而说不出口,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是过了许久,林与鹤才问出一句。

        “……疼吗?”

        陆难说:“不疼。”

        骗人。

        林与鹤想,哥哥之前还说他是小骗子,结果自己都说谎。

        刺穿的伤口肯定很疼,一针一针.刺破皮肤的纹身也会很疼。疼痛不会因为身体的主人看起来很坚强就消失,它总是客观的,公平到近乎冰冷,即使有人善于消解隐藏,疼痛也一定会存在。

        像是看出了林与鹤不相信,陆难又补了一句:“这只是一道疤。”

        林与鹤却好像是忽然被惹怒了:“伤在这种地方,怎么能说只是一道疤?”

        他很生气,气得声音都有些微颤,情绪突然一股脑地涌.出来,莫名的激烈。

        陆难却只是望着他,声音依旧低缓。

        “宁宁,你身上也有。”

        林与鹤微顿,随即就被人握住了手。

        温热的微糙的指腹覆在他清瘦的腕骨上方,那片浅红色的地方,当年打留置针留下的伤痕。

        男人轻轻摩挲着那片疤痕,与他十指相扣。

        他们都带着伤。

        陆难的另一只手顺着林与鹤的侧颊向下,捏住那清瘦的下颌,轻轻抬起。他的掌心贴着人脸颊许久,依旧未能将那凉意完全驱散,于是就换了一种方法,更温柔地暖热了他。

        笼罩下来的气息太过熟悉,熟悉地让人无法抗拒。

        甚至想要更近一点。

        林与鹤刚刚还在生气,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闷胀的部位忽然从胸口变成了眼眶。

        他们接吻过很多次,之前林与鹤都是因为不会换气才会湿了眼睛,这次却连鼻根都酸胀起来。

        所有的情绪缠搅在胸口,理不清,只剩本能。

        本能地怀念与眷恋。

        许久,等他彻底被暖热之后,陆难才将他放开。

        生理的反应对于精神的影响太大了,大到让人很难抗拒,所以等男人伸手为他将眼角湿意抹去时,林与鹤第一次抛开了赧然,带着鼻音,闷闷地说。

        “哥哥,你今晚还要工作吗?”

        他问:“你要去书房工作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陆难又低下头来亲他,亲不够,索性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不了。”

        陆难把林与鹤抱到床上,俯下.身来,不留一点空间地将人压在怀里。

        “我们休息。”

        林与鹤进门时忘了脱外套,最后脱掉毛衣和长裤的时候,也花了很久。

        明明有人帮忙,却比他自己动手时还慢得多。

        第二天是个难得的晴天,冬日里罕见的暖阳将光芒洒入宽敞的室内,更添一分暖意。

        林与鹤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思绪乱七八糟混成一团,身体也乱七八糟的,各处都酸。

        林与鹤还没怎么睡醒,他愣愣地盯着身旁空荡荡的被子看了一会儿,视线都放空了。

        直到门口传来一点动静,他才闻声抬头。

        “醒了?”还穿着家居服的陆难走进来,“起来吃点东西。”

        林与鹤这才发现面前的人居然是真的。

        他有些茫然:“哥哥今天不去上班吗?”

        他以为陆难早就走了。

        “不了。”陆难走到床边,低头看他,说,“前两天加了班,把今天的时间空了出来,去换新的户口本。”

        “户口本?”林与鹤仍然有些懵懵的。

        “对。”

        陆难还是没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

        “所以今天不能睡回笼觉了,吃完收拾一下我们就去。”

        林与鹤还没反应过来:“我们?”

        “嗯,你和我。”

        陆老师耐心地解答。

        “拿着结婚证,去领我们的户口本。”

        作者有话要说:        他不仅想领户口本,还想领个手铐和铁链,把你锁起来。

        昨天五千字通宵了今天字数有点少qaq,我休息好了再来多写点。心结后面会解。

        连载时间长了追更的读者也会少很多,感谢现在追文的每个姑娘,灯灯爱你,灯灯要大声说-3-!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lunatic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元氣少年ww、tracy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芷遥7个;惊蛰、汪叽、景辞2个;墨、风铃小姐、佛系桃小春、斑、张致富今天发财了吗、妄青而、玖玖小仙女、l.u.v?、良良不不意意啊啊哈哈、亦吳、笙姝、一个即将被钉钉支配的、云淡风轻近午正、似之就是我、花朝二四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刚好60瓶;柳祝50瓶;乔深姐姐46瓶;40596742、realhxin_ss30瓶;路遥星亦辞25瓶;丹三撇、佳人曼舞、夫诸、偏安、薛斯蔓、红豆、你猜我想不想、木木木rena20瓶;方逸12瓶;沈青樾、hch、叶十七、茶香巷深、每天都被自己困醒、迷幻兔、魚崽、grey酱酱、苗苗姨、连花清瘟胶囊.、siccy、宁成桂冠10瓶;玥柒8瓶;咚咚咚、我是咩阿、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7瓶;想来想去还是想睡觉、225597846瓶;纯月吖、竞音徽墨、包子、忘机无羡、l.u.v?、娇娇、柒拗、酒酒、玖玖,你的久久呢、辰渺、20426039、31588052、东止西流、企鹅其实是大鹅【?】、奈何、南柯、於雨、沧澜、kurio、花火5瓶;温微、得想个办法把这些男的4瓶;加油鴨!、云淡风轻近午正、周周、飘过ing15、吱汁支3瓶;雁阵惊寒、羽竹、lfzdyg、汪叽天天wifi、朝暮、41342519、陆霁宝贝我可以、醉松醪、等君归来2瓶;37750788、小金鱼呀、wjling、情调、守、紅茉、哆啦a梦、帅破天际程彻彻、雨落不滴、非鱼即墨、kkkkkkkkkkk、玖十度的塞伦丝、胖头七不吐泡(??w??)、玘靈、慕蕊嫣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树新、千羽、瑟僴、花欲燃、一晌贪欢、石开、七札、你的小邱、小菊花、妄青而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