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65、065

65、065

        第二天林与鹤睡到了很晚,直到电话铃.声响起,他才埋在枕头里,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到了手机。

        “喂……?”

        “鹤鹤,你还睡着呢?”

        电话是沈回溪打来的。

        “今天中午吃饭你还去不去了?”

        林与鹤清醒了一点,眯着眼睛看了看屏幕。

        看清时间后,他不由一愣。

        竟然已经十点半了。

        “我去。”他一边回话一边试图坐起身来,但才刚撑起一点,腰间传来的酸麻感就让他不由皱了皱眉,“我马上起来,等下就出门。”

        沈回溪又和他聊过几句,电话就挂了。林与鹤倚在床头揉了把脸,长长地呼了口气。

        昨晚的情况完全超出了预期,导致他都忘记了今天还要出门。

        林与鹤拉起睡衣看了一眼,他身上有不少地方滑滑的,泛着凉意,明显能感觉得出来是被涂过了药。

        药涂得很仔细,痕迹越重的地方越多,内侧的隐秘之处就更不用说。

        林与鹤捂住额头,小指在眉梢轻轻点了点。

        原来他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梦见自己又被吃了一遍的事,可能并不是梦。

        许是上过的药当真发挥了些许作用,林与鹤下床时感觉还算可以,尽管有些吃力,但正常站立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洗漱之后他就离开了卧室,这个时间点,陆难是真的不在家了。餐厅的保温柜里留着早餐,餐桌上还留着纸条。林与鹤原本打算直接出门,看见纸条后,还是去把温着的鲜虾蛋羹吃掉了。

        吃的时候他还是站着吃的,椅子有点太硬了,坐不下,硌得疼。

        吃完林与鹤就出了门,直接打车去了商场。他今天要和陆英舜、方子舒他们一起用餐,算是四个人的小聚。

        陆英舜在燕大的课程要等年后才开始,他这次只是提前过来看看,过些天还要回香江过年。也是因为他快走了,这回选餐馆时才定了一家蜀菜馆。

        上次见面时陆英舜一听说蜀地嗜辣就生出了兴趣,想去试试辣。

        但等四个人在商场聚齐,正打算朝楼上餐饮区走时,跟在林与鹤后面一步的陆英舜却忽然开了口,说。

        “要不我们今天还是吃点清淡的吧。”

        他修长的手掌覆着自己的胃部,脸上笑容微微带着一点歉意。

        “抱歉,我今天胃里不太舒服,可能不适合吃辣。”

        林与鹤回头看他:“胃疼吗?”

        “不疼。”陆英舜笑了笑,他长得好,笑起来也让人觉得心暖,“就是有点不舒服,可能昨天夜宵吃得有点晚。”

        “那去吃点清淡的吧。”林与鹤说。

        最后他们改去了一家本帮菜餐厅,点的也都是清口好消化的菜式。

        点好了餐,几人便分拨去餐前洗手。林与鹤和沈回溪先去的,等他回来后,却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多了一个软垫。

        林与鹤有些意外,陆英舜已经去洗手了,林与鹤便问刚要起身的方子舒:“子舒,这个坐垫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方子舒摇头,“刚刚我出去打电话了。”

        难不成这是陆英舜让人加的?

        这个软垫的确缓和了不少林与鹤的压力,毕竟现在他的情况并不适合坐太硬的椅面。不过林与鹤并不清楚软垫出现的原因,他原本想等陆英舜回来问一下,但等对方回来时,服务生恰好送来餐前甜汤,一被打岔,林与鹤就没再想起这个问题。

        而且从头到尾,陆英舜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反应,更没有提软垫的事。

        四人吃完饭,在附近逛了逛消食,就下了楼,打算按之前的安排去楼下的室内滑冰场转转。

        这儿的滑冰场很有名,林与鹤也来过几次。他正在思考自己还要不要参加这项运动——虽然会滑冰,但他的技术并不算好,以他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肯定会更加吃力。

        还没等林与鹤想完这件事,一旁的陆英舜就开口道:“刚刚我朋友发了消息,说这儿新开了家桌球馆,几位想去看看吗?”

        方子舒表示都可以,沈回溪也无所谓:“也好,这个点去滑冰场肯定要排队。”

        林与鹤更不会有异.议,桌球厅对他来说友好得多。

        四人就转道去了桌球馆。

        他们是坐扶梯过去的,下扶梯时,林与鹤抬脚不太及时,不小心磕了一下。

        没等他自己站稳,一旁就横伸出一只手臂,很是及时地扶住了他。

        林与鹤愣了一下:“谢谢。”

        陆英舜见他站稳就收回了手,笑了笑说:“没事,小心。”

        他们继续往前走,林与鹤对刚刚陆英舜动作的迅速感到有些意外,对方仿佛一直在注意着他一样。

        再联想起刚刚被遗忘了的软垫,甚至是中途更换了餐馆和桌球馆的事,林与鹤不由生出一点怀疑。

        ……陆英舜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陆英舜就跟在林与鹤身后,林与鹤现在也没办法回头去观察他,那样未免有些太刻意。

        林与鹤知道陆难不可能会把这种事对外说,但他不清楚是陆难吩咐过陆英舜多照看自己一点,还是陆英舜自己看出来了什么。

        ……他今天走路的姿势明明已经够小心了。

        他们一同走进桌球馆,这家新开的俱.乐.部装潢大方,风格优雅,还是个连.锁的店。除了消费时必须使用会员模式,它几乎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陆英舜是连.锁俱.乐.部的会员,进去很方便,四人直接去了一间包厢。

        他们要的是一个中包,但室内的空间已经足够宽敞,除了一张崭新的标准台球桌,屋内还有长沙发之类的各种设施,和酒水茶点柜。

        会员制的台球俱.乐.部里玩的一般都是斯诺克,不过四个人只是来随意休闲,再加上还有新手在场,他们就先玩起了八球。

        第一局是沈回溪对陆英舜。沈回溪之前也玩过几次台球,陆英舜刚击了两个球,沈回溪就吹了声口哨,把球杆放在手肘间,鼓了鼓掌。

        “三少练过啊。”

        陆英舜笑了笑:“玩过一段时间。”

        这一局的进展很快,虽然沈回溪也不算新手了,不过形势还是相当明显,没过多久就出了结果。

        陆英舜赢得很彻底。

        沈回溪心服口服:“三少厉害。”

        服务生上前将球摆好,陆英舜道:“其实我大哥的球打得更好。当初我大伯打斯诺克的时候,还打出过单杆过百的记录。”

        就算是职业选手,单杆过百也是很罕见的成绩了。

        一旁坐着休息的林与鹤听见,不由挑眉。

        哥哥打台球?

        他忍不住想象起了男人打球时会有的模样——袖口卷到小臂,袖箍圈出肌肉的轮廓,弯腰架杆时勾勒出的腿部线条,和有力的、骨节分明的长指。

        直到沈回溪叫他的声音响起,林与鹤才回神。

        “鹤鹤,”沈回溪已经走了过来,疑惑地问他,“你盯着他干嘛呢?”

        站在台球桌旁的修长身影并不是陆难,而是陆英舜。

        林与鹤哪好意思说自己是透过人家弟弟看见了哥哥的影子,轻咳一声便岔开了话题:“没事,我去找点饮料,你想喝什么?”

        沈回溪要了红茶。林与鹤去拿完饮料回来,台球桌旁的人已经换成了陆英舜和方子舒。

        方子舒是彻底的新手,陆英舜正在从头教她。

        “握杆时的手指要这样。”

        陆英舜语气温和又耐心,也很绅士,全程只做示范,没有和方子舒有肢体接触。

        他讲解得很详细,林与鹤也跟着听了一下,把自己只在高中时接触过的、基本忘得差不多的台球知识巩固了一遍。

        正捧着雪梨汁听科普的时候,林与鹤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就把手里的雪梨汁放下了。

        消息是陆难发来的。

        【在外面?】

        家里的门锁连着网,出入都有记录,所以陆难知道林与鹤出来了。

        林与鹤回他。

        【嗯,和回溪、三少和方小姐他们在大悦城这边】

        陆难回得很快,像是刚忙完,终于有了一点空闲时间。

        【身体撑得住吗?】

        林与鹤用指腹擦了下鼻尖。

        【没事的】

        【哥哥:午饭吃过了?】

        【林与鹤:嗯】

        陆难问得很细,看起来似乎真的不太忙了。林与鹤一一回他,正专心地输入着消息,突然听见有人叫他。

        “鹤鹤。”

        林与鹤抬头。

        是陆英舜。

        他朝林与鹤招了下手:“来,帮个忙。”

        林与鹤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起身走了过去。陆英舜还在和方子舒说着些什么,等林与鹤过来,便示意他在桌旁站好。

        “帮忙给方小姐示范一下。”陆英舜说。

        林与鹤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他拿着陆英舜递来的球杆,被指点着找准距离站定后,又听人指令。

        “左手在球台上,右手手肘抬高。”

        陆英舜的手掌覆在林与鹤的后背上,微微施力,迫使他俯下.身子来。

        “腰向下压,对,再压一点。”

        林与鹤的腰微微有些发酸,昨晚被折腾的后遗症又涌了上来。

        偏偏陆英舜还在他身后继续讲解着。

        “腰要压得越低越好,离球台近,打球也标准。”

        林与鹤抿唇,尽量放缓了呼吸。

        上身姿势摆好,陆英舜又指点起脚下动作。

        “双脚都要踩实,不要虚提。”

        陆英舜每说完一步都会留出时间给方子舒看,林与鹤继续保持着这个腰实实压下来的姿势。

        刚刚他和陆难的消息还没发完,放在裤子口袋中的手机还在震。

        接连几下震动贴着腿侧传来,那里还有昨晚被掐出的指印。

        林与鹤的右腿不由轻晃了一下。

        他才刚有动作,身后就传来了陆英舜的声音。

        “右腿要绷紧,才能构成一个稳定的姿势。”

        晃过的右腿忽然被轻拍了一下。

        “站好。”

        感应似的,手机恰在此时又震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陆难:我不光会打台球,还会打小孩。

        (床上才打,不暴力,别想多

        为了防止挨骂还是标一下,1v1,没白月光。早安,继续求留言么么哒。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元氣少年ww、佛系桃小春、短歌旧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书成花、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2个;吧唧、好吧、是一二三的三、一枚小鼠、25015233、云淡风轻近午正、天涯海角、辰渺、只途径了盛开、似之就是我、31588052、37395150、有尾巴的千泽、旨媞、太白笔下敬亭山、芷遥、一生世一心懿、只想嗑糖啊、连花清瘟胶囊.、tracy、米子火火火、paranoias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aymayyyy??70瓶;顾思柚50瓶;诗和远方。48瓶;满目星河46瓶;你要民政局不要44瓶;文六40瓶;七七七七yt37瓶;朝阳似我31瓶;顾潋敛26瓶;风雨如晦、梅林超可爱、这个是靠技术不过的、井迳、千羽、绾垁20瓶;七七风、七柒15瓶;辛辛与慕慕、冒牌宇宙、浮世清欢12瓶;x、举个柚子、白易、野田澄子、张致富今天发财了吗、凭栏惹相思、等更ing、silebing7、鲛岛、临景、礼蓝、柳祝、你吃可爱多吗、40596742、檬壹零、冰池独玉、29085643、归雲、52赫兹的鲸小爱、墨首不是魔兽、闲景、陌陌、惊蛰、木子、木可10瓶;唧唧复唧唧、民政局、一颗西红柿8瓶;娇玉、啦啦啦柯啦啦啦7瓶;295190226瓶;蓝栀、s、大没、afftty、三叠声、40680782、37395150、企鹅其实是大鹅【?】、玲珑湾w、罗雎、瑞月、林梓蓥、祺5瓶;咕噜个棒槌4瓶;得想个办法把这些男的、徐小米、竞音徽墨、南溪、v.v、lfzdyg、31588052、嘻爔3瓶;识记、客家、糯米团、大大快更、-kyuto、30400933、小咸鱼翻个身、总是不想动、kkkkkkkkkkk、草莓味的迪迪、喵酱2瓶;葡萄果汁、玉辞心、可口可乐、朱夏、云雾及蘇、墨一点、玘靈、守护天使、lu.、鱼尾、石开、克里斯、渚清、丙、溪栖树、云边有个小羊驼、望月、燕寒、叶十七、观花、沐柒muchi、海晏河清☆、顾星衍、noone、今心为念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