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74、074

74、074

        两个人从陈修家出来时已经是傍晚,回到家时,正好到了晚饭时间。

        林与鹤家里已经被陆难带来的人收拾好了,堆成小山的年货被放入了菜窖中,腊味挂在通风处,院子里还烘烤过松杉叶和柚子皮,祛湿去霉,弥漫开一种很清淡的怡人香气。

        以往林与鹤每次回来都要戴着口罩打扫大半天,这次倒是让他轻松了不少。

        不过今晚林与鹤还是被陆难带回了别墅那边住。虽然家里打扫干净了,但也还要通风晾一下,免得灰尘惹得气管不舒服。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没有了其他事情的打扰,这顿饭吃得也比中午舒服许多。

        一顿饭全是地道的家乡菜,林与鹤还稍稍有些吃撑了。吃完他就在别墅里转了转,消食的同时也简单参观了一下。

        别墅是独栋的,推开窗就能看见外面的竹林。林与鹤去二楼逛时,还在宽敞的阳台上发现了一张吊床。

        林与鹤有点兴奋,小的时候外公就在院子里拉过一张藤网吊床,那时候他身体不好,不能跑跳,睡吊床对他来说也算是很开心的运动之一。

        阳台上的吊床比小时候那张更大一些,也更舒适,睡在上面就能看到落地窗外的山野和星空。林与鹤躺了上去,四肢舒展放松,舒服得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喟叹。

        幸福。

        陆难陪着他一起在屋里逛,也跟着走进了二楼阳台。林与鹤开心地和他分享:“小时候我们都特别喜欢这种吊床,又舒服又好玩。那时候小孩子还都喜欢在吊床上换方向,谁转得快谁厉害。”

        吊床很软,又容易晃,躺上去就无处借力,很难活动身体。小孩子们精力旺盛,一刻也闲不住,就喜欢折腾这些。

        林与鹤还给陆难示范了一下,他最开始是头朝南躺着,然后就在吊床上坐起来,把腿挪过来,调转方向改成头朝北躺着。

        他也是看见吊床玩得开心,就忘了留意陆难的眼神。

        陆难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柔韧性不错。”

        林与鹤:“……”

        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什么,老老实实地在吊床上躺好不动了。

        但他不动,却有人会动。

        陆难走到吊床边,单手撑在林与鹤脸侧,俯下身来,将人整个地笼罩在了自己的阴影之中。

        窗外有竹林被风吹过的轻响,头顶是星子渐明的璀璨苍穹。远处的小镇亮起灯火,夜幕下四周光点温柔闪烁,陆难俯身,吻了林与鹤。

        过了好久好久,林与鹤才真切地发现了,自己在吊床上一点都不灵活。

        别墅里开着暖气,阳台上也不冷。林与鹤继续留在这儿,陆难亲完又给他找了张软毯,就先去书房处理工作了。

        吊床轻晃着,静谧又舒适。林与鹤枕着手臂望着星空,山林里的夜空比城市中漂亮得多,星子遮不住,聚成一条浩渺的长河。

        林与鹤出声地望着星空看了好一会儿,才留意到口袋里手机的声响。

        他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是陆英舜发来的消息。

        【陆英舜:怎么样?你们到蜀地了吗?】

        这次过年陆难陪林与鹤回了家,陆英舜也没有回香江,他要去us那边,正好在学校处理一些手续,等燕城大学寒假结束后就可以直接来上学。

        林与鹤简单地回复了几句,原本没想多聊,不过想到中午陆难接到的电话,和他看到的那些铺天盖地的消息,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林:那些报道和舆论……形势会很严峻吗?】

        【陆英舜:不会吧,现在已经控制得挺好了】

        【陆:嫂子是在担心大哥吗?】

        林与鹤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回了个“嗯”。

        【林:我怕他受到影响】

        那边停了一会儿,才发来一条语音。

        林与鹤点开,语音背景声有些嘈杂,陆英舜似乎在外面,不过他的声音还是很低缓,带着些笑意。

        “不会的,大哥只会被你影响。”

        林与鹤微怔。

        他盯着那条语音消息看了一会儿,直到手机都暗了下来,屏幕上映出他自己的脸。

        ……是这样吗?

        林与鹤偏头朝室内看去,在这儿并不能看见陆难的身影,但整个房间里都亮着温和的暖光,温柔地等他过来。

        林与鹤捏了捏鼻梁,又看了一眼两人的对话。

        这么久以来,陆英舜是陆家唯一一个让他感觉比较和善的人。

        但他也总感觉……陆三少对他们的了解似乎有点多。

        不过陆英舜的话确实没说错,接下来的几天,网上有关陆难的负面消息的确少了很多,看样子是被压了下来,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

        而线下这边,春节马上就要到了。

        传统的年大多还是要在乡下过,单是年货就要准备好些个日子。林与鹤回来得晚,不过该准备的东西基本上都被大家送齐了,光是腌菜就够他吃上一两个月都绰绰有余。

        蜀地过年不常吃饺子,更多的还是年糕、糍粑之类,以及各种各样的特色腊味。过年各家各户都会自己准备腊味,滋味地道,份量也足。林与鹤回来这些日子,光是腊肠都还没尝完一遍,每天都是不同口味。

        林与鹤收东西时其实已经很当心了,除了各家自己做的熟食,其余礼品一类的基本都退了回去。不过果汁厂送来的礼盒他却没法退,单是雪梨汁他就收到了好几箱。

        清点的时候看见那些数量可观的雪梨汁,林与鹤忍不住感叹:“这也太多了,用来洗澡都够了。”

        陆难挑了挑眉:“你想试试?”

        林与鹤:“??!”

        “我开玩笑的!那也太浪费了。”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在陆难的神色中看出了一点失望。

        ……这有什么好失望的?

        除了果汁,还有一些雪梨加工成的甜点,味道也很不错。蜀地口味本就偏甜,饭食中的甜品也不少。

        林与鹤现在已经重新接受了甜品,每天晚上陆难都会陪他一起刷牙。

        时间很快,转眼就到了除夕,白天两人在镇上集市里逛了一圈,还在花市买了一大捧花回来。晚上林与鹤下厨的尝试再度失败,最后还是陆难掌勺,摆出了满满一桌年夜饭。

        林与鹤看陆难的目光已经不是崇拜,而是仰慕了。

        “哥哥也太厉害了!”

        只是处理了一下半成品就收获了如此热烈回应的陆难,不由对林与鹤之前的饮食质量产生了一点担忧。

        晚饭吃完,电视里已经响起了热闹的春晚开场乐曲。林与鹤跑了一天,吃完饭就有些困了,但他还是坐在电视前,一直没有离开。

        陆难原本以为他是有想看的节目,结果发现没看多久林与鹤的头就低了下去,眼睛都完全闭上了。

        但等陆难伸手想关电视把人抱回去时,林与鹤却又忽然睁开了眼睛:“唔?吵到哥哥了吗?”

        “不吵。”陆难摸了摸他的脸,“困了就去睡吧。”

        林与鹤却坚持:“今晚要守夜的。”

        “哥哥累吗?”

        陆难把人揽进怀里:“我陪你一起。”

        拥抱是冬天最舒适的取暖方式。

        陆难抱着人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在他以为林与鹤已经又睡着了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对方开了口。

        “我之前守夜,怕睡过去,也会一直开着电视。”

        林与鹤的声音很轻,在热闹的电视背景音中,似是很轻易便会被盖过。

        “但有时还是会睡着一小会儿,醒过来的时候电视还响着,却也只有电视的声音,周围空无一人……”

        “我刚刚睡着,差点也以为醒来会什么都看不到。”

        陆难伸手去摸了摸他柔软的侧脸。

        “结果呢?看到了吗?”

        林与鹤贴着他的掌心蹭了蹭。

        “看到了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点收尾,修完马上放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