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80、080

80、080

        林与鹤平时很少在这些平台发布个人相关的东西,这次罕见破例,却是直接来了个猛的,把粉丝们都给炸蒙了。

        【卧.槽卧.槽真的嫁了?!】

        【这是公开了?祝福木木!】

        【我就知道,帅哥总是会嫁给帅哥[泪目]】

        评论区刷新得极快,没多久就破了千,足以看出热度之高。评论里大部分都是震惊的祝福,还有一部分,则是另一种意义的尖叫。

        【草,先生,这也太会了吧我没了!】

        【你们只看到这两只手握着,却不知道它们已经锁上了。我可以作证,我就是那把锁】

        【还有比先生更带感的称呼吗?!没有!!】

        【更带感的……爸爸?】

        【?刚刚是不是有车轱辘从我脸上碾过去了??】

        评论区越来越热闹,大体都是善意的言语。见没有什么大的偏差,林与鹤看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商.务那边有耿芝在处理,林与鹤要忙的并不多,他发完视频就没什么事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他就和陆难出去散步了。

        蜀地的冬天比燕城温和许多,晚上出来逛也不会太冷。林与鹤和陆难去了纵贯白溪镇的那条河边,因着过节,岸边的树杈上挂满了星星点点的小灯,璀璨如银河下落,让人触手可碰。

        河中水波粼粼,倒映着两岸的星芒,摇曳着亮光的花灯顺水而下,河上和岸边一样热闹。

        来河边逛街放花灯的人很多,林与鹤和陆难并肩顺着人流一起慢慢地走。出门时陆难给林与鹤系上了围巾,顺势向下握住了林与鹤的手。

        大概是握住就忘了松开,两人一路都在牵着手。

        人流熙攘,他们并肩走了很久,一直十指相扣。

        不过等两人顺着河流看花灯的时候,林与鹤就发现,对方并不是忘了松开。

        手背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擦蹭感,男人的指腹覆住其上,细细地摩挲着。

        林与鹤偏头望过去:“哥哥?”

        他以为对方有什么事要说,却听陆难道:“没事。”

        “怕你冷。”

        “不冷。”林与鹤说。

        他晃了晃指尖。

        就是有一点痒。

        溪流很长,两人慢慢走到了人流不算太多的地方。四处热闹的声响渐渐隔远了一些,剩下他们自己的声音更真切。

        陆难忽然开口:“我看到了你发的绿博。”

        被他握住的细长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这边灯光有些暗,让人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但其实真正的反应也很好揣测。

        青年那白透的耳尖肯定红了。

        但陆难其实也并不比他平静多少——我先生,这个称呼值得一读再读。

        没有人说话,只有远处传来的笑闹声。四周安静得可以听见风的声响,陆难忽然伸手,圈住了林与鹤的腰。

        林与鹤的腰很细,让人很轻松地便能单手揽住,直接抱起来。

        陆难把人抱到了河边的石栏上。

        林与鹤坐在护栏上,正好能与陆难的视线齐平。他的身后就是漂浮着盏盏河灯的水面,头顶也有光洒下来,是树枝上小灯的星光,也是苍穹上落下来的星芒。

        陆难在汇聚起的漂亮光团中看着对方。

        他很难描述自己看到那条绿博时的心情,像一个久旱的人乍逢甘霖时总会失声。超出了控制的复杂情绪激荡出对立,陆难想告诉所有人林与鹤是他的,又只想把人藏起来自己看。

        但他最终什么都没有做。

        只在这漫天星芒中吻了吻他的爱人。

        他的宝贝。

        他们接吻了很多次,数不清,最后还惹来了一点控诉,用不是很严重,只有一点委屈的语气。

        “哥哥,我们接吻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

        陆难用鼻梁蹭了蹭对方的鼻尖,有些漫不经心。

        “多吗?”

        “嗯。”但是回答他的人很认真,“今天就有好多次。”

        山道上,古树边,别墅前,河边护栏。

        每个地点都有了共同的新的回忆,留下了或长或短的亲吻。

        陆难又用鼻梁蹭了一下对方,像什么凶兽在仔细地嗅着自己的宝物。

        他说:“你觉得多是因为还没习惯。”

        “习惯了就好了。”

        面前的柔软的唇还想再说什么,却直接被阻止了。

        “……唔!”

        早就说过了。

        一直想亲。

        ——

        回家时已经很晚了,为了避免陆老师继续补课,林与鹤洗漱完就利落地躺在了床上。

        忙了一天,他也是真的累了。原本是为了躲陆老师,结果最后他只勉强撑到了陆难关灯上床,迷迷糊糊地说完一句“晚安”,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也很舒服,第二天被电话叫醒时,林与鹤的思绪都比以往清晰不少。

        但这个电话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电话还是耿芝打来的。

        “小鸟,你上热搜了。”

        “啊?”林与鹤没反应过来,“我怎么了?”

        “就是你昨晚公开的事。”

        林与鹤在耿芝的指引下看了一眼绿博排行,果然,“木鹤公开恋情”的话题正挂在热搜上,还不是低位,已经爬到了中间的顺序。

        林与鹤有点懵:“怎么回事?”

        “是自然热度。”耿芝说,“自己爬上去的。”

        “这……不至于吧?”

        林与鹤疑惑,他只是个书法博主,粉丝都没破百万,怎么会有这种热度?

        耿芝对他的自我认知却并不认同。

        “怎么不至于,你活粉多啊,昨晚那条已经五万多条评论了。”

        他顿了顿:“……你不会发完就没再看过了吧?”

        林与鹤摸.摸鼻子:“我昨晚发完就去看灯了。”

        耿芝无语。

        他又道:“现在绿博的热搜机制也改了,单条微博的热度足够高就能上相关话题,你这个很正常。”

        耿芝都说了正常,林与鹤就更没什么了。

        “上吧,也没什么影响。”林与鹤说,“反正都是实话。”

        耿芝:“……”

        这么快就变成实话了。

        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一个小屁孩追着陆难上赶着给人送糖的情景。

        和耿芝聊完,林与鹤就去简单翻了一下评论。

        评论和昨晚林与鹤看时差不多,大半都是惊讶和祝福,唯一一点明显的变化就是,评论里的话题开始变得更加……丰富多样。

        前排热评已经有几万点赞量了。

        【哥哥的手不是手,西子湖畔的垂柳!】

        【我冲着练字来的,为什么最终还是败给了美色qaq】

        更有甚者——

        【所以这次可以看到抓床单的新视频了吗!】

        【想看这只手无力攥紧试图躲开再被先生的手捉回来……】

        林与鹤:“……”

        他看了一点就没敢再继续,暂时先退出了绿博。

        昨晚那句“这是我先生的手”他只发在了绿博,并没有放在其他平台,这也有绿博转发内容会比较明显的原因。其他平台的视频不好再额外加解释,林与鹤想了想,干脆又发了一个新的短视频。

        这个视频更短,是他昨天和陆难拍摄时的一点花絮,陆难当时都不知道他在拍,只不过摄像机一直开着,林与鹤也是后来整理素材时发现了这一段,就剪出来保存了下来。

        因为这一段视频是连贯动作,并不需要怎么剪辑,林与鹤只加了一段背景音乐就直接发了上去。

        发的时候他还加了一句视频简介:“不是朋友,是我先生。”

        算是回答了昨天视频下面问另一只手是谁的留言。

        花絮很短,就是一段小互动。

        视频中首先出现的是一只修长清瘦的手,皮肤很白,是那种薄凉的、带着禁欲色彩的冷白皮。那只手的腕骨线条分明,手指纤长,指尖和指关节都透着淡粉。

        手的指尖在实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带着一分闲散和俏皮,动作时手背上的肌腱线条隐隐浮现出来,腕骨旁还凹出了一个浅浅的小窝,漂亮到平白惹人惊艳。

        那只手开始慢慢向前,用两只手指走路,轻巧地来到了另一只手的旁边。

        相比之下,腕骨上戴着手表的麦色手宽大许多,手背上血管凸起,隐蕴的力度一眼可见。

        起先那只纤长的手离得近了些,试探般的将指尖搭在了西装袖口上。

        但另一只手不为所动,仍旧按着掌下文件夹,不为所动。

        于是那只手就更近了些,悄悄挪到了骨节分明的麦色手腕上。它的动作仍然未停,还在继续想去往手背上。

        不过它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毫无动静了许久的修长大手忽然发力,手腕一翻,反手钳住了频频撩火的白.皙手掌,一下子把整个手臂拉了过去。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之后的场景任君遐想。

        视频很快上传成功,林与鹤原本只把它当做昨天那个爆款内容的一个补充,发完就没怎么在意。

        结果这回没用耿芝打电话,林与鹤自己也发觉了趋势。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花絮居然比昨天的视频更爆,不到十分钟就满了十万点赞。

        评论区彻底被引爆了。

        【你们在开车!!我有证据!!!】

        【为什么我在傻笑,天哪我怎么就停不下来?!】

        【这性张力也太足了吧??一秒一万字起步!】

        【卧.槽卧.槽谁敢信,我竟然看手看得面红耳热】

        【昨天我还不认识博主,今天我已经开始帮他们的小孩取名了】

        林与鹤有点懵。他没想到这个随手拍下来的小互动居然会火,过了才不到半个小时,点赞就过了五十万,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拍同款视频。

        耿芝那边给他发了几条消息就不见了,林与鹤的账号里挂的邮箱是耿芝在管,他现在已经收信息收到没时间找林与鹤了。

        最让林与鹤忐忑的是,他还要把这个视频的事告诉陆难。

        这个视频剪出来后没给陆难看,林与鹤当时也没想着会这么火,就没有详细和陆难说。

        而现在,他不得不自己找陆难问。

        陆难在书房,就坐在拍视频的那张书桌旁。林与鹤硬着头皮上前,把视频的事和他说了一遍。

        “花絮?”陆难抬了抬眉毛。

        林与鹤点头,手里的手机被接了过去。

        男人看完了那个视频,面上并没有显现出什么,他甚至还面无波澜地去看了一下评论。

        林与鹤忐忑:“我发之前检查过,视频里没有出现具体文件内容……”

        “嗯,这个不重要。”

        陆难抬眼看他,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频率很稳。

        “重要的是,什么时候拍新视频?”

        “新视频?”

        林与鹤有些茫然。

        话刚说完,他的手腕忽然一紧,下一秒,他就被以视频中同样的姿势拉住了一个宽大熟悉的怀抱中。

        男人的声线低磁,声音就贴在林与鹤耳侧,气息都打在了那白.皙的耳廓上。

        “抓床单的视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221:06:35~2020-03-0306:10: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4个;斑、沐秋2个;云淡风轻近午正、番茄味薯片、亦吳、甜皮蛋酥鹅、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比鱼罐头、yt、七灬月、君倾倾、奥西里斯、芷遥、似之就是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巷里的七月28瓶;烟烟冉冉26瓶;清欢22瓶;甜19瓶;云淡风轻近午正15瓶;揽星河入梦14瓶;sc、明朝有意、浩瀚吴垠、h.g、一片空白、午盏、和忍冬抢乔10瓶;不能飞升很苦恼6瓶;从前有座山、电话费很喜欢、拖延症患者、星海坆主5瓶;汐櫆4瓶;joanna__kain、小咸鱼翻个身、折酒、wen苏、墨一点、大汤圆圆圆圆圆2瓶;壮壮志、哈哈哈、一个人、南南、草莓味的迪迪、吃飽了更可愛、草木、嫦娥的胖兔子、34897276、noone、乔之qiao、木单一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树新、叶十七、竞音徽墨、auf-wiedersehen、今天养猫了吗、朱夏、123456、咚咚咚、顾柒、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