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86、086

86、086

        林与鹤是真的没有想象到这个回答,他听完还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谁?”

        等林与鹤看清陆难望着他的目光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自己这句话问得太傻了。

        但陆难还是认真地给出了答案。

        “你。”

        林与鹤哑然。

        一直坚信的不可能忽然被人举出了活生生的例证,他一时难以消化,理解时也艰难。

        他固执己见太久了。

        陆难并没有着急催人回应,他伸手从林与鹤手中接过了用完的毛巾,转身去打了个电话。

        林与鹤站在原地愣愣地听着男人平静地吩咐助理送东西过来,一时尚未能回过神来。

        没多久,门铃就被按响了。陆难走出去,端着一个瓷盅走了回来。

        瓷盖掀开,清甜的香气飘散开来。

        是雪梨的香味。

        “来喝一点。”陆难说。

        林与鹤刚吐完,胃里空得沉甸甸地疼着,胃口也不怎么好。不过雪梨汤清甜可口,正好可以清口,并不会让人觉得腻,还让空落落的胃部熨帖了不少。

        林与鹤喝了小半盅雪梨汤,不多,但比喝之前舒服了不少。

        他原以为陆难还会继续和他谈刚刚的事,但并没有,男人只是伸手把瓷盅接过去,几口喝完了剩下的一半,并没有多说什么。

        林与鹤去冲了个澡,吹干头发出来,听见陆难说。

        “再休息一会儿吧。”

        林与鹤白天已经睡了很久,不过还是依言上了床。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身体的习惯却比他想象中强大得多,贴着熟悉的体温,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过了那一天,林与鹤的情绪已经缓和了许多,再加上充足的休息,他的状态已经基本恢复了。

        醒来没多久,他就接到了耿芝的电话。

        昨天陆难已经给耿芝发过消息,但耿芝还是不放心,一大早就打了电话过来。

        “没事了。”林与鹤说,“休息完已经好多了。”

        他带着歉意道:“昨天吓到你了。”

        “没事就行。”耿芝听见他的声音和语气就松了口气,“再多休息会儿吧,今天记得去医院做个复检。”

        “嗯。”

        林与鹤应了一声,想起了什么,又问。

        “上次的视频还好吗?”

        他说的是上次那两个只有手出镜的短视频。爆款视频总会引起各种议论,林与鹤只在刚发那两天看了看评论区,之后就没有再去检查,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差错。

        “没事,那边我看着呢。”耿芝说,“有问题再和你说,你安心休息就行。”

        两人聊了没多久,卧室门口就传来了一点动静。林与鹤抬眼,就见陆难站在门口,屈指敲了敲房门。

        “该去医院了。”他说。

        林与鹤点点头,挂了电话,和陆难一起出去了。

        今天就是做个复检,不复杂,很快就结束了。林与鹤留在会诊室里听医生说注意事项,陆难则拿了单据去缴费。

        “要加强锻炼,规律作息。”医生说着,看了看林与鹤,“你是昨天过呼吸昏迷被送过来的那个吗?”

        林与鹤点头。医生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说:“我记得你。”

        他又指了指门口,说:“还有那位昨天陪你来的家属。”

        医生显然对陆难记忆深刻:“我听你家属说,你三年前做过支气管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也很不错,但你之后依然无法适应运动项目,直到今年才开始慢慢锻炼。”

        林与鹤愣了愣。

        他的情况的确如此,只是他没想到哥哥对此会了解得这么清楚。

        “这种情况明显有心理层面的原因,”医生说,“加强锻炼是对的,可以循序渐进,慢慢来。”

        林与鹤咬着唇点了点头。

        医生四五十岁的年纪,说话偏慢,带着一种老师特有的教导口吻,和林与鹤的导师很像。

        “其实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我们提醒病人,因为很多人都不觉得心理因素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医生又道。

        “会主动这样提出的很少,家属能意识到这一点挺难得的。”

        医生低头吹了吹保温杯飘出的热气,道:“年轻人,多出去跑一跑总是好的。”

        林与鹤点头:“谢谢您。”

        他们聊完,陆难也回来了。男人又问了几个饮食、锻炼方面的注意事项,才把林与鹤领走。

        出了医院大楼,两人一同上了车。林与鹤被柔软的围巾严严实实地裹着,半个下巴都埋在了围巾里。他盯着眼前的椅背,若有所思。

        最后还是身旁的男人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了?”陆难伸手把他的围巾掖了掖,问。

        林与鹤说:“刚刚……医生和我聊了聊。”

        他把两人对话简单复述了一下,顿了顿,问。

        “哥哥,你为什么能做得这么好啊?”

        和林与鹤那乱成一团迷雾的感情思路相比,陆难的笃定和周到就像是一座光芒耀眼的灯塔。

        陆难的声音却很淡然。

        “你教我的。”

        林与鹤微怔,他眨了一次眼睛的时间,鼻尖上忽然一热。

        男人不知是什么时候俯身过来的,气息已然将他周.身侵占。

        低沉的声线,和着轻吻,一起落在耳畔。

        “小林老师教得好。”

        林与鹤的耳尖有些发烫,不断轻眨的眼睛里也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水光。

        气氛逐渐升温,就在林与鹤迷迷糊糊间逐渐放松警惕的时候,一阵铃.声忽然响起,猛地拉回了他的神智。

        林与鹤明显听见耳边的气息一滞,男人低低地“啧”了一声。

        听起来明显不怎么开心。

        不过林与鹤也在意不了这么多了,他匆忙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

        “鹤鹤,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是沈回溪。

        他家就在燕城,放假时间长了闲得慌,就给林与鹤打了个电话。

        “下周有个新的滑翔俱.乐.部要开,你来玩吗?”

        林与鹤道:“我快回去了,就这几天。”

        假期已经到了尾声,原本他也计划等祭日之后就准备回去。

        他又和沈回溪聊了聊滑翔的事:“不过我之前没接触过这个,不太会。”

        “没事,本来就是去玩的。”沈回溪说,“那边会有专业教练带着的,直接过去就行。”

        沈回溪一向很热衷这类室外运动,他之前也没少邀请舍友们去,只不过祝博有点宅,甄凌又恐高,而林与鹤之前怕身体撑不住,一般只去观摩,这半年来他才慢慢开始亲自参与,沈回溪叫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哦对了,陆三少也会去。”沈回溪说,“他昨天刚回燕城,到时候我们一起吧。”

        林与鹤应了下来:“好。”

        他们约好了一起,又聊了几句,才把电话挂掉。

        林与鹤挂掉电话,就听一旁的男人道。

        “你们要出去玩?”

        “嗯,”林与鹤道,“回溪说想一起去玩滑翔伞。”

        陆难问:“去哪儿?”

        林与鹤说:“就在香山。”

        陆难皱了皱眉:“安全么?”

        “香山的高度不太适合滑翔吧。”他道,“你想玩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去勃朗峰。”

        那都要跑到阿尔卑斯山去了。林与鹤摆手,说:“没事,我和朋友去就行,挺方便的。”

        陆难看了他一眼,下颌微微绷紧,忽然道。

        “可我想和你去。”

        林与鹤一怔。

        他被这直球砸得懵了一下,反应过来才听见自己说:“那、那我们可以一起。”

        林与鹤还没从“哥哥在吃醋”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直直地盯着人看,等陆难问他“怎么了”的时候才被唤回意识。

        他诚实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哥哥好可爱。”

        “真的吗?”

        陆可爱表示不信,非要林与鹤证明给他看。

        以至于林与鹤下车的时候,腿都不由有些发软。

        林与鹤没有先回别墅,而是单独去了一趟老院,他去把院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还把之前编小猫剩下的马莲草整理了出来。

        草不多了,他随意抽了几根编着玩。

        没多久,院门就被人轻轻敲了敲。

        陆难站在门口看他。

        “宁宁。”

        林与鹤抬头看他:“怎么了?”

        他以为陆难担心自己独自在这儿待得太久,正想说没事,就听见陆难说。

        “有时间吗,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林与鹤把草收好,擦了擦手走过去:“什么东西?”

        “在家里的平板上。”陆难说,“外面冷,回室内看。”

        两人回了别墅,陆难拿出的还是之前那个平板,林与鹤依稀记得昨天看视频看到一半的场景,他摸了摸鼻尖,有点赧然。

        昨天的情绪波动有点太激烈了。

        今天不会是要把剩下的视频看完吧?

        林与鹤猜着,就见陆难在文件里点开了一个文件夹。

        里面存放的全是音频文件。

        陆难把平板递给他,林与鹤接过来,有些好奇:“这是什么?”

        他点开第一个音频,就直接愣住了。

        “宁宁,我是妈妈。”

        温柔的、再思念不过的声音忽然响起。

        “今天是你的……”

        林与鹤手一抖,直接把音频点了暂停。

        他愣愣地抬头看向陆难,几次张嘴,才终于问出一句。

        “这又是从哪里找来的音频吗?”

        陆难望着他,神色平静:“不,是专门给你的。”

        林与鹤勉强笑了笑,摇着头说:“这个玩笑不太好笑……”

        “没有开玩笑。”陆难说,“我说过会让你听到。”

        林与鹤的思绪一片混乱,他看看陆难,又低头看了看平板。

        音频总共有十个,命名都是数字,从11开始,一直到21。

        林与鹤的指尖轻.颤,点了两次才让音频继续播放。

        “今天是你的十一岁生日……”

        是的,没有错。

        这就是妈妈临走前为林与鹤录下的生日祝福。

        可是为什么哥哥会有这些音频?

        林与鹤已经无暇去想了,他点开第二个音频,这也是他听到的最后一个生日祝福。

        柔和的女声缓缓流淌出来,与他当年听到的内容一无二致。

        林与鹤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开的第三个视频,这是他十三岁那年,本该听到却永远错失了的声音——

        “宁宁,我是妈妈。

        今天是你的十三岁生日,宝贝,生日快乐。”

        妈妈.的声音温婉轻缓,时隔多年,未曾有变。

        她的语气中还带着轻浅的笑意。

        “其实我倒是挺希望你听不到这个的,那就说明你今天可能去和朋友们出去玩,自己吃了好大一块甜甜的蛋糕,开心地玩了一整天,回来累得直接睡着了,忘记了录音的事。”

        妈妈温柔地告诉他。

        “小孩子就应该轻松一点,开开心心去过自己的生活。”

        林与鹤怔怔地听着。屏幕上没有画面,他隔着平板看到了对面的陆难,男人沉默地注视着他,伸手过来,轻轻帮他擦掉了不断滴落的眼泪。

        音频里,妈妈笑着对他说。

        “不管能不能听到,妈妈都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有什么看了能开心一点的东西可以请大家分享一下吗,书,歌或者综艺。

        承蒙错爱,谢谢你。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上班堵门不能看交叉口、339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上班堵门不能看交叉口3个;夜栖动物、佛系桃小春、忆、唉呀妈啊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上班堵门不能看交叉口3个;佛系桃小春、喜喂粥、斑、瑾鸢、风铃小姐、一颗金平糖、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寒鸦、八月桂花香、你若盛开,清风自来、polaris0630、今天不吃芋圆、秋河、残雪飞花、我是咩阿、tee_lee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cc、余舟4个;芷遥、lovesurvives.、硯安3个;?d。、叶北舟、番茄味薯片2个;柚子、瑾笙笙笙.、8759324、白敬亭迷妹、缠枝酒、甜皮蛋酥鹅、南昱、wavethruwindow、怕鬼与爱国是因果关系、judy、爱甜甜、磨叽、陆嘉元宁、云淡风轻近午正、平安喜乐、萝卜切块不切丁、千奈、爱简传媒证婚人、一片空白、擎苍、小九、沂南以北、寒鸦、维恰的小媳妇儿、sunny89、我之前、23017763、味蟹丝、大大快更、一见喜、妖怪啊、第五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三、丹丹50瓶;11339瓶;eiun37瓶;抒情34瓶;夜栖动物、忆、karry_30瓶;逸桥之泊27瓶;擎苍25瓶;3206464521瓶;左草、吃火锅、朴智旻女朋友、唉呀妈啊、ottttt20瓶;2233796419瓶;一个原味冰淇淋17瓶;妖怪啊16瓶;慕木14瓶;切切11瓶;迷幻兔、你若盛开,清风自来、我要去偷钱了┐(?-`)、是耶非耶、果然呆、及己、牙牙呀、惊蛰、将离、霂与10瓶;魔法少女卞卞卞、宋宋8瓶;230177637瓶;19738711、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请叫我小仙女、我之前、喵酱、言溪少女、猫丞丞的兔飞飞、myrzdwstz、闵小旻、一只西柚柚柚子、喜喂粥、夏梓安、逍瑶、jung.、清清清歌5瓶;怕鬼与爱国是因果关系、一醉梦南柯4瓶;小九、我是大安静、annn3瓶;z白水j三间j、朱夏、不会起名、江百井、暮酒吖、暮若、库呐吗塔塔、白日依山尽、lfzdyg、淮河北上2瓶;别问问就是不喜欢、dawn、哈哈哈、将离不是酱梨、有个崽崽叫耶啵、小飞侠你妈死了、顾星衍、木木殿下、叶十七、玖十度的塞伦丝、喜乐、今天不吃芋圆、friggaz、让我花钱!、竞音徽墨、下雪了没、非魚。、念槿、萝卜奇奇、守护天使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