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87、087

87、087

        陆难帮林与鹤擦了一下眼泪,留下一包拆开的湿巾,就暂时先走出了房间。

        他没有再打扰林与鹤,让林与鹤能独自把剩下的音频听完。

        有些东西丢失得太久,需要时间去慢慢地消化弥补。

        直到将近两个小时之后,陆难一直没有听见房间里的动静,才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他担心林与鹤的状况。

        不过陆难才敲了一下,屋门就被打开了。林与鹤正站在门口,看起来似乎刚刚准备好了要出来。

        青年的状况看起来有一点狼狈,但不算太严重。他的眼眶红红的,不过眼泪已经擦干净了,像是刚刚把情绪收拾好。

        陆难垂眸看他,抬手帮人轻轻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露出了对方光洁的额头,和那湿漉漉的眼睫。

        其实林与鹤的额发并不算乱,他走出来之前应该也整理过了,但陆难还是伸出了手。

        对林与鹤,他总会一反常态地多出许多小动作。没有多大意义,可就是想去碰一碰。

        陆难低声问:“听完了吗?”

        林与鹤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嗯。”

        他怀里还抱着那个平板:“妈妈说……”

        开口才说了两个字,林与鹤就又没能忍住,掉下了眼泪。

        他抬手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想把泪珠擦掉,平静下来继续说。但他才擦了一点,就被陆难握住了手腕。

        男人不赞同地看着他,轻轻将他的手臂拉开,将林与鹤带到沙发旁,抽了一张湿巾帮他擦了擦脸。

        怀里的平板也暂时被抽.出去放在了一边,陆难看着他,问。

        “你听到妈妈想和你说的话了吗?”

        林与鹤吸着鼻子点了点头。

        “所以,不是你的错。”

        陆难伸手帮人将头发梳了一下,散了散哭出的薄汗。

        他像哄孩子一样问。

        “对不对?”

        林与鹤抿紧了薄唇,睫毛颤了颤,又有积蓄的眼泪掉下来。

        “乖。”

        陆难伸手轻轻把人揽进了怀里。

        “想哭就哭出来吧。”

        怀里的男孩肩头耸动了几下,低低地长吸了一口气。

        陆难胸口的衣服并没有被沾湿,他的腰侧倒是传来了一点轻微的触感。

        林与鹤没有再继续掉眼泪,只是伸手,轻轻地抱住了他。

        陆难的动作顿了顿,好一会儿,他才低头,吻了吻林与鹤的发梢。

        等林与鹤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陆难才把人放开,找了个冰袋过来,用毛巾裹好,给人敷眼睛。

        林与鹤缓过劲来,也终于想起来要问。

        “哥哥,为什么你会有这些音频?”

        陆难的指尖动了一下,食指和中指微微有些发.痒。

        这是他想吸烟的征兆。

        但最后陆难也没有多做什么,只是淡淡道:“那时候我找了个人,正好住在你们家附近。”

        林与鹤十二岁的时候,二十二岁的陆难已经继承了父母留下的股份,情况比之前好转了些,也渐渐有余力能去关注林与鹤。

        从那天林与鹤脸色惨白地出门去找被扔掉的磁带时,陆难的人就注意到了这件事,开始暗中帮他一起寻找。

        只是吴欣把磁带扔掉之后,又足足训了林与鹤一个多小时,等林与鹤能出门去找时,垃.圾箱已经被路过的垃.圾车清走了。

        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林与鹤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他愣了一会儿,揉了揉脸,说:“啊……那时候我把附近的垃.圾桶都翻了一遍,也没能找到那些磁带。”

        后来天色实在太晚了,林父出来找林与鹤,先把他带了回去,说明天再去垃.圾站问一问,现在垃.圾站已经下班了。

        小林与鹤就只能把希望寄到了明天,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等到了清晨——十几岁的小孩子原本熬不了夜,没多久就会在不知不觉间睡过去。

        可那天晚上,林与鹤一闭眼就会做噩梦,最后他硬生生熬到了天亮。

        六点的时候,晨光熹微,林与鹤就想起床去找爸爸,问他垃.圾站有没有上班。但林父和继母睡在一起,林与鹤不能进他们的房间,就只能在外面等着,看着钟表一秒一秒走过,每一秒都漫长得让人绝望。

        每一秒都意味着磁带有可能在此刻被毁掉。

        林与鹤一直等到了八点半,才终于看见林父从卧室里走出来。

        他走过去急着想问可不可以去,却见继母也一同走了出来。

        吴欣和往常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像嫌弃什么脏东西一样,离着很远就绕开林与鹤走过去了。

        但她一出来,就意味着林与鹤不能再和林父提磁带的事,林父也轻声提醒了一下林与鹤,等继母离开后再说。

        等两人终于能出门时,已经将近十点了。

        那天是周日,林与鹤不用上学,才有时间出门去找,但这点运气并没有发挥多少作用,林与鹤最终没有找到那些磁带,被林父哄着带回了家。

        林父要赶在继母回来之前到家。

        那些陈年旧事过去太久了,林与鹤已经没有多少情绪,只一心惦念着磁带。

        “我当时一直没能找到,”他问,“所以,是在哪儿发现的?”

        陆难说:“在垃.圾处理总站。”

        在那堆即将被投入已经启动的焚烧炉的垃.圾山里。

        他没有多说寻找的过程,只道:“当时找到了那些磁带,我就让人准备去还给你。”

        “但你一直没有回家。”

        “唔。”林与鹤说,“我去寄宿学校了。”

        因为磁带的事,林与鹤最终被勒令转学去了寄宿学校,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陆难说:“那些东西最后给了林峰。”

        可林与鹤并没有再看到那些磁带。

        他隐约已经有了一些预感。果然,陆难道:“但没几天,就被吴欣发现了。”

        吴欣发现磁带重新回来之后非常生气,觉得林峰还在惦记前妻,气得和林峰大吵了一架。她直接把磁带摔在了地上,一脚一脚地踩碎了。

        最后吴欣还逼着林峰,让他自己把磁带统统从窗户扔了下去。

        这些事情林与鹤并不知情,他一直都在新学校里。

        “那些磁带扔下来之前已经被扯出来,带子都搅在了一起,很有很多被剪碎了,”陆难说,“所以当时就没能再去还给你。”

        陆难的人只能把散落一地的磁带和细碎的黑条带收回来,替林与鹤收好,把被损毁的磁带慢慢修复。

        修复的进展并不理想,每盒磁带里面的带子并没有特殊标记,不好重新拼接。即使拼好了,也需要修复后才能重新放出声音。

        直到最近几年发展出了影音转存新技术,这些修复工作才渐渐有了新的进展,而直到现在,那些磁带也还没有被整理完全。

        “现在总计转录出了十五个音频,剩下的五个还在继续。”陆难说。

        当初妈妈一共为林与鹤录了二十个生日祝福,能让林与鹤听到三十一岁,成家立业的时候。

        林与鹤看看平板,又看了看陆难。

        一时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他听着只觉不可思议。

        把被剪碎的磁带修好——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但转念再想,如果是陆难,林与鹤确实会相信对方可以做到。

        因为陆难为林与鹤做得太多了——他做到了整整100,所以就显得能被看得到的那个“1”平平无奇、毫不费力。

        林与鹤愣了很久,才终于回神开口。

        “哥哥,你一直在看着我吗?”

        男人那双黑沉沉的眼眸注视着他,低低应了一声。

        “嗯。”

        林与鹤心绪难平,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然后他就听见陆难说。

        “私自跟踪你,是我的错。”

        林与鹤怔了怔,有些哑然。

        面前的男人抬手过来,帮他把冰袋裹紧了一些,重新敷在了眼睛上。

        “先休息一下吧。”

        这个时候,陆难不想让人着急想太多:“乖。”

        他把林与鹤送回了床上,让人能躺着休息一下眼睛。

        陆难在床边陪着人,但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陆难直接把电话挂断了,回头却见林与鹤自己拿下了冰袋,眨了眨眼睛,对他道。

        “哥哥先去忙吧,我没事。”

        陆难起身查看了一下林与鹤的眼睛。

        肿得不算太厉害,再敷一会儿应当没事了。

        他没再坚持,俯身亲了亲林与鹤的额头:“那你多休息一会儿。”

        林与鹤点头:“嗯。”

        担心林与鹤的情绪不好,陆难去处理工作时,也时不时会出来几次,看一眼林与鹤的情况。

        林与鹤的状态还好,休息完吃过晚饭,他还和朋友们聊了会儿天。

        陆难路过时,听见林与鹤似乎在和陆英舜聊。

        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这么熟悉的。

        不过见林与鹤的心情似乎还不错,陆难就没有去多加干涉。

        一直等到晚上休息时,陆难才结束工作,从书房回到了卧室。

        林与鹤已经在卧室了,陆难一走进来,就看见男孩手里拿着一支用草编成的花,看样子是他刚刚才编好的。

        花的花枝是用之前剩下的马莲草编的,花.苞则用了另一种红色的草,除了颜色.逼真,花的形状也很漂亮。

        那支花正被林与鹤小心地握在手中,看起来很宝贝的样子。陆难走过去,问。

        “这也是要送给妈妈.的吗?”

        林与鹤抬头看了过来。

        卧室的灯光撒落下来,将男孩温润的脸庞照得如玉般细腻剔透。

        陆难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对方清瘦微尖的下颌。

        他问:“打算什么时候送过去?”

        林与鹤抿了抿唇,把手中的花举起来,举到了陆难面前。

        “这是玫瑰。”

        他说。

        “给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男孩子送你草就是想让你草的意思(。

        谢谢昨天的推荐,谢谢所有留言,鞠躬。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六百块买不了吃亏、幻紫蕙儿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5352312、哈哈哈哈哈哈、八月桂花香、修凌、乔治的恐龙、元氣少年ww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诸余10个;哈哈哈哈哈哈、明日鸽3个;溯源、0002个;grey酱酱、居居怪、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一片空白、云淡风轻近午正、噜噜、friggaz、不负如来不负卿、斑、千玺老婆喜欢exo?、沂南以北、小咸鱼翻个身、玖、wavethruwindow、君倾倾、江百井、絮、ozakikaoru、小飞侠你妈死了、朱夏、爱吃馅的团子、寒鸦、热心市民37195、绿野不问夜千鹤、我之前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居居怪100瓶;萩狄_呀嘿、幻紫蕙儿60瓶;你若盛开,清风自来37瓶;无敌小健喵29瓶;00022瓶;你吃可爱多吗、小爱、木木木rena、此夜非彼夜、willa楠20瓶;清欢、苏沐、沐羲15瓶;霂与、不苦14瓶;飘过ing15、danian、2751849911瓶;热心市民37195、停停停停云、夜莺、墨乔、渡舟、溯源、kiki、mosa、龙深眠、若里阿颜、和忍冬抢乔、老咸鱼、有鱼、1颗鹤桃、吕小曦、馥郁的花香、是耶非耶、梅林超可爱、韦何胖子10瓶;绿野不问夜千鹤9瓶;沈青樾、民政局8瓶;hyz、就想养只猫、君兮、清一色杠上花、总攻三w、冒牌宇宙6瓶;羡羡、哎呀、许我柒年、自嘲自閙自瘋癲、作者大大是个小可爱、司南小卷饼5瓶;萝卜奇奇、三斤、玖、奥丁森小可爱、凌冰w3瓶;wen苏、小咸鱼翻个身、记忆。、joanna__kain、samsonpig、有个崽崽叫耶啵2瓶;今天养猫了吗、小飞侠你妈死了、吃飽了更可愛、洋洋、渚清、喜乐、羽竹、下雪了没、黎沐、玖玖,你的久久呢、小菊花、天女、阿洛、叶十七、寒羽、苏里南、竞音徽墨、今天做个果儿、白日依山尽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