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92、092

92、092

        林与鹤翻着那些截图看了很久,他越看越觉得……

        说不出话来。

        有些评论露骨到林与鹤自己看着都觉得有些脸红,偏偏陆难却把它们全都截图存了下来。林与鹤甚至发现,一些字数多的、夸得精妙的截图还被特意点了图片收藏。

        ……足以看得出陆难有多认真地看过这些评论。

        林与鹤都完全不知道陆难是什么时候存下来的这么多截图,吃完晚饭后两人就一起在书房,林与鹤一直以为陆难在忙工作,哪想到对方面无表情地对着屏幕时,居然在做这种事。

        正在他心绪混乱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点动静。

        书房的门开了

        林与鹤回头,就见陆难走了进来。

        男人一眼就看见了他怀里的平板。

        “抱歉,我拿错了,”林与鹤干巴巴地解释,“我以为是我的……不小心打开了。”

        男人却神色淡然,看起来并不在意:“没事。”

        但林与鹤却没法不在意。

        他把屏幕朝向陆难,指了指那些照片,问:“这是哥哥截的图吗?”

        陆难依旧很平静,完全没有一点被撞破的窘然。

        “嗯。”

        男人的坦然让林与鹤被噎住了两秒,才道:“……为什么要保存这些?”

        “说得不错,就存下来了。”陆难说。

        “……”

        林与鹤语塞。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感觉尽管自己对哥哥的认知已经改变了许多,却还不够。

        原来看这些话会让哥哥觉得开心吗?

        林与鹤忍不住想。

        那之前那么多流言蜚语中伤污蔑,他也看到了吗?

        它们影响他了吗?

        林与鹤直直地看着陆难,直到男人走过来,问他。

        “怎么了?”

        林与鹤不太习惯这种近距离的直视,他原本想挪开视线,但望着对方,却又克制着自己停住了。

        “我感觉……”他喃喃道,“别人说了这么多,我却好像还没怎么说过。”

        陆难眯了眯眼睛,稍稍低下头来,更近地看他。

        “说什么?”

        林与鹤张了张嘴,话语已成型,却被害羞阻塞着,难以溢出喉咙。

        他的嘴巴实在太过笨拙,说不出话,于是就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

        热的。

        两人的身高差距足有12厘米,即使陆难已经低下头来,林与鹤却还是要仰头太高,才能亲到。

        他的上身不自觉地前倾,毫无所觉地将自己送到了对方怀中,于是男人一抬手就能圈住他的后腰,紧实有力的手臂和收束的漂亮腰线严丝合缝,将人轻松地箍在怀里。

        “唔……!”

        林与鹤的主动只持续了两秒、或者更少,然后就被男人夺去了主动权。

        被攻城略地,寸寸掳掠。

        每个角落都被细细检查过的酥.麻让身体不由发软,缺氧的迷糊导致林与鹤迟了好久才听见耳边的铃.声。

        “哥、呜……”

        霸占着他呼吸的男人没有一点要收敛的意味,林与鹤不得不推了推他,才催着对方去听那电话。

        “……啧。”

        男人虽然放开了他,脸色却阴得厉害。

        电话是打给陆难的,他拿出手机按开通话,声线相当阴沉。

        “怎么了?”

        林与鹤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想。

        好凶。

        电话那边似乎也察觉了陆难语气不好,说话时很小心,声音放得很低。

        林与鹤小心地拉开了一点距离,不想打扰对方.工作。

        但陆难的视线却还锁定在林与鹤身上,落在那卷翘的湿.润眼睫和艳色的唇.瓣,始终没有挪开。

        忽然,他伸手过来,捏住了林与鹤的下颌。

        林与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迫仰起头来,唇上被重重地咬了一口。

        “唔……!”

        林与鹤吃痛,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怕传到话筒里。他眼含水光,看着男人咬完后眼神才勉强缓和了一些,终于开口和手机那边说了几句话。

        林与鹤却也没法抱怨。

        是他先招惹的。

        这个通话持续了足有十多分钟,看得出来商量的事很重要。林与鹤等人打完电话,才问起了自己刚刚要找.哥.哥说的事。

        “网上那些消息,会影响到你吗?”

        “不影响。”陆难很干脆地给了他答案,“还帮了大忙。”

        刚刚打来的电话汇报的就是这件事,陆难的负面舆.论多是来源于他过于冷硬的行.事风格,而显然,这次爆出的恋爱新闻让他的形象和缓了许多。

        电话打完,陆难也冷静了不少,他低头轻轻地吻了吻人唇上刚刚被咬过的地方,安抚似的。

        “这次多亏了你。”

        林与鹤却摇了摇头。

        这是他早就该做的——本该在订婚后就开始的任务,却因为陆难想保护他,才拖到现在。

        只不过陆先生并不许他摇头反对。男人那温柔的表象才维持了没多久,见他不听,就又钳着下颌咬了上去。

        林与鹤早就知道了。

        哥哥就是很凶。

        外界对两人的关注并未停止,爆出圈的新闻的热度往往会持续一段时间。

        而关注的人越多,有分歧的可能也就越大。

        虽然绝大部分人都在快乐地嗑cp,但也还是会有人抠字眼,于是就难免会出现一些别的声音。

        香江报道中最不缺的就是对陆难的编排,除开那些无中生有的诬蔑指责,小报也热衷于对实际发生的事也进行恶意揣测,比如陆难有钱定制豪表却丝毫不理会陆家的示好,再比如陆难的婚礼陆家人并未出席,摆明了是陆难不尊重亲长之类的消息。

        对陆难的婚事,绝大多数的报道也相当偏颇。甚至还有不少媒体有模有样地分析,说陆难娶一个同性.伴.侣会绝后,他肯定会再找机会要子嗣,以争夺陆家的继承权。

        这些媒体言之凿凿,说豪门的公子怎么可能放弃家产,陆难大概是想学陆老爷子,计划不止拥有一个伴侣。

        陆老爷子一个正房两个偏室的关系合法,是因为修改前的婚姻制度,现在香江也是一夫一妻制。但媒体却还找出了空子。

        报道上说,陆难这次的婚姻关系只在香江登记过,而他还有双国籍,可以去婚姻信息不相通的国外另外娶妻,再与异性生下子嗣。

        很多八卦的底线低到正常人难以想象,而且传得多了,还真的有人会相信。因为香江.的律法体.系与内体不同,这些香江新闻被搬运过来后,就有人以此为依据,表示两人的关系根本貌合神离。

        【散了吧,要分家产的】

        【不是我说,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信真爱?笑死人了】

        【这就是炒人设吧,那个什么木鹤是不是要出道了?】

        随着被搬运的香江新闻逐渐增多,这种言论也慢慢多了起来。还有人专门收集了相关截图,发了绿博,转发将近四千多条。

        但还没等这个说法传开,就有了新动态

        名为泰平的蓝v账号发布了一张文字稿图片,标题是简单明了的两个字——

        “声明”。

        声明的字数也不多,只简明扼要地说了三.点。

        1、我司董事长陆难先生为燕城户籍。

        2、账号木鹤的持有者为我司董事长配.偶,双方为事实婚姻关系,受我国法律保护。

        3、我司法务已针对不实谣言进行取证并准备提起诉.讼。

        泰平的认证是泰平集团官方账号,这个账号的活跃度并不高,上一条内容已经是半年前发的了,粉丝也只有几十万。

        像这种拥有多种业务的大型集团,在社交平台上往往会有很多细分账号,比如泰平保险、泰平金融,以及旗下子公司各自的账号等,以针对不同目标受众进行精准互动和服务,不少细分账号会比总公司账号的粉丝更高。

        但从权威度来讲,肯定是集团的总账号威信最高。而对这次的传闻,泰平集团居然直接用了泰平的账号来发布声明,足以看得出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

        很快,这条动态就被收入了“当事人回应”的合.集中,评论数量也开始快速增长。

        【发生了啥?】【指路“神仙”爱情,好像是这个号发了造谣新闻】

        【这回应也太迅速了……我都还没看到传言就辟谣了?】

        【哇,这是泰平总公司的账号吧?】

        【替爱人澄清必须上大号!仿佛看到了一位宠妻狂魔~】

        【哈哈哈真的很有排面!硬气!】

        【上次是律师函这次是声明,干什么都好有底气233,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地秀恩爱啊】

        对网上出现了新的磕糖素材的事,林与鹤暂时还不知情,他在忙着去谢明深那里复检。

        相隔大半个月,再来这个冷冰冰的医生办公室,林与鹤的心态已经有了变化。

        重新用量表做过一次检查,谢明深也明显发现了林与鹤的转变。

        “看样子最近状态不错。”谢明深笑着说。

        林与鹤点点头,郑重道:“谢谢您。”

        妈妈当年的病历,还是谢叔叔帮忙找来的。

        谢明深自然也清楚这个寒假发生了什么,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只和林与鹤闲聊了起来。

        两人又谈了不少有关林与鹤妈妈.的事,气氛也渐渐变得越发轻松。

        直到快结束的时候,谢明深才额外和他说了几句。

        “宁宁,我做过这么多年的心理医生,可以说,心理医生与其他医生是有区别的。”

        “除了那些生理病变需要用药物治疗,其实心理医生更多的是在帮忙找出问题,提供协助,而问题的真正解决,其实靠的是病人自己。”

        林与鹤沉默了。

        他能听懂谢明深对他的安慰和夸奖。

        谢明深道:“每个人都会有压力,心理病症也不过是压力的累积,换句话说,每个人都会有心理问题,只是程度轻重而已。”

        “不必把那些问题想得太困难,有的时候最难解决的不是问题本身,而是对问题的恐惧。”

        林与鹤点了点头。

        他沉吟片刻,忽然道:“那您也会有问题吗?”

        谢明深慈爱地看着他,像长辈看着自己的孩子。

        “每个人都会有。”

        所以有问题也一样可以当医生吗。

        林与鹤沉思起来。

        离开研究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原本林与鹤打算上午自己去找谢医生,但陆难没同意,硬挤出了下午的时间,也要陪他一起。

        林与鹤清楚,是因为年前那几次自己在心里咨询过后状态不好,才让哥哥一直担心到现在。

        谢医生说,心理治疗的过程是医生帮忙找出问题。陆难并不是医生,但他却同样发现了林与鹤深藏的、自己都毫无察觉的心结。

        他用的不是专业知识。

        而是爱与在意。

        林与鹤想了很多。

        愧对妈妈.的心结已经解开了大半,但他清楚,自己还有另一个同样严重的,也是事关哥哥的心理问题。

        ——就是他那消极的爱情观念。

        林与鹤希望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他想让自己能早一点,像哥哥爱他一样去爱哥哥。

        晚上在书房,林与鹤一直在查感情方面的理论知识,等临睡前回到卧室,他还在平板上看这些信息。

        直到洗漱间的门被拉开,林与鹤才闻声抬头。

        刚洗完澡的陆难正好从里面走出来。

        他没有穿浴袍。

        过了春节,天气转暖,虽然现在对林与鹤来说还是穿羽绒服的季节,但对一向身强体壮火力旺的陆难来说,现在已经很暖和了。

        暖和到洗完澡只用系一条浴巾就够了的地步。

        林与鹤本来只是无意间抬头,却一下子被晃了眼。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停在男人紧实完美的腰.腹线条上,盯在那起伏的腹肌轮廓,挪也没法挪开。

        林与鹤的喉结不自觉滚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陆难自然没有忽视他的视线,男人随意地擦着头发,动作间,上身的线条轮廓愈发明显。

        他问:“怎么了?”

        林与鹤有些犹豫,但他想起自己研究了一晚上的事,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之前他曾经问过陆难,为什么不做到最后。

        陆难说,要等他主动。

        林与鹤想试一试。

        他走到陆难面前,男人已经缓缓停下了动作,垂眼看着他。未擦干的水珠顺着紧实有力的皮肤滚落,明明是湿.润的水汽,却只会让人觉得愈发燥热。

        正对着林与鹤的恰是陆难胸口的鹤,林与鹤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只展翅的鹤,他抬手,轻轻碰了碰。

        平的。

        是光滑紧实的皮肤的触感。

        往日的凶险疤痕已经被时光抹平,几乎已经看不出曾经的狰狞。

        它已经被彻底地治愈了。

        鹤再往下,就是明显的沟壑和肌肉轮廓。林与鹤之前没在灯光下仔细看过,新婚那晚也早早被掠去了力气,后来就算暖身子,他也都是被动的那个。

        所以直到现在,林与鹤才发觉,除了腹肌,陆难还有异常漂亮的人鱼线,从薄薄的浴巾下延伸出来,明晃晃地诱.惑着人去触碰。

        是哥哥说的等他主动,林与鹤一心想着试一试。

        所以他就没有停手,继续向下。

        手.感越来越好。

        是那种只有亲手触碰才能感知到的、无法被想象代替的美好,以至于手掌先理智一步,诚实地抚摸着,不愿挪开。

        这是完全超出了林与鹤想象极限的愉悦,是最本能的快乐。

        林与鹤隐约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什么。

        他专心感受着,继续向下。

        动作却忽然被制止了。

        一只大掌伸过来,钳住了他细瘦的腕骨,力度失控般地重了一分,惹得林与鹤不自觉地颤了一下。

        他这时才回过神来,听见了耳旁近在咫尺的,喑哑的低沉男声。

        蕴着风雨欲来的浓郁危险。

        “宁宁,你在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1900:38:14~2020-03-2004:26: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瑾鸢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lnyshko40个;斑、浅笑凉鸢、原点2个;摸个鱼、秦川、番茄味薯片、找鱼干的猫、sunny89、伐我、似之就是我、llllysange、七灬月、mongyeo、大大快更、阿婧呀、碰了又瓷、云淡风轻近午正、雁初飞、青黛、菲、江百井、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蛋白是白的、花田喵喵、大大貌美如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琉科忒亚.绪任克斯100瓶;方方方方方97瓶;炼炼炉69瓶;午盏53瓶;霁华50瓶;lana46瓶;风雨如晦40瓶;留守一生的幸福36瓶;瞄准作者的小菊花30瓶;苏安mars28瓶;被核桃夹的门25瓶;海蓝、爱新觉罗·过儿、llllysange、lu.、沂南以北、佳人曼舞、-、揪花哥假发20瓶;巴拉bala江19瓶;无聊人、lunatic。18瓶;扶疏17瓶;宋宋16瓶;屿楠、切切15瓶;宅·腐·基·14瓶;奶酒13瓶;归雲12瓶;羁鸟池鱼、木阙、尤文化、停停停停云、颓废君、是耶非耶、盆栽栽、弥安、纯月吖、大古熬成汤、杏一、叫我仙女、顾流冬ali.、你的小可爱啊!、可以说、云淡风轻近午正、可可爱爱没有脑袋、小西西早上好啊!、脆皮鸭阅读系统、心如止水张九龄10瓶;倾、君不知9瓶;danian7瓶;hyz6瓶;繁夜、今我以酒醉花、我明天放假、绵棠、七秒记忆、於雨、甜皮蛋酥鹅、浅笑凉鸢、猫奴一号、云梦扛把子い、皇甫铁头、茶π、白日依山尽、小猩猩吃小星星、之之、zhouqingzzq、未来的富一代、哈哈哈5瓶;非凉、离陌、吃糖上瘾4瓶;karroy、十六故、贫民窟的秃头女孩、岛果boom、方方不甜、薄渐骚断腿、一个人3瓶;随宸、要期末考了、殷叶染、乔治、圆球是个胖哒仔、最好是不见。、秦花、嘿嘿嘿、冒牌宇宙、柒~傷心難畫、欧肥肥、萝卜奇奇、叫什么好呢、friggaz2瓶;罹患懒癌、薛金星、苏里南、云边有个小羊驼、叶十七、玘靈、瓶了个邪、小菊花、黎沐、霂与、哆啦a梦、咸鱼黎、喵~~、morphine、……、迷踪花冠、汐櫆、笛哩哩、荧荧.、丸子、墨笙、小飞侠你妈死了、草木、吱汁支、高光土豆、乐乐的小心情、妄雅、kuekue、阿荔lili、清糖、丙、糖果味的柚兔、长安洛阳、玖十度的塞伦丝、小澄酱、大大大大大仙女、dddsho、iris、秦世珍、木言、vick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