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95、095

95、095

        交流的节奏被陆英舜掌控,这种完全被人带着走的感觉让林与鹤很不舒服。

        他努力克制了一下情绪,才道:“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想和我在一起?”

        这感情简直来得莫名其妙。

        如果不是刚刚陆英舜当真说出了那些林与鹤的想法,林与鹤都要觉得对方是想要报复陆难才故意找他说这些的了。

        陆英舜仍旧是笑眯眯的,好整以暇地问:“你想知道吗?”

        两人之间有着半步距离,若即若离。陆英舜很有分寸,没有继续接近,也没有急于肢体碰触。

        他看起来彬彬有礼,配上英俊的笑容,愈发显得绅士。

        “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慢慢跟你讲。毕竟心动的开始,是爱情里最浪漫的事。”

        陆英舜说话时也很优雅。

        “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

        但林与鹤听了却很不爽。

        谁和你时间很长?

        林与鹤摇头,索性不打算听了:“不用了,我不会同意的。”

        被他如此直白地拒绝了,陆英舜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连笑意都没有消退几分。

        “不用急着回答,阿鹤,你可以多考虑一下。”

        他眨了下眼睛。

        “毕竟,过于急切的否定也是心虚的一种。”

        林与鹤并没有被陆英舜影响。

        他坚持道:“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同意的。”

        陆英舜笑:“你可以再想一想。”

        有些念头,一旦被挑明就会扎根疯长,动摇原本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堡垒。

        他不着急。

        林与鹤基本能猜到陆英舜在想什么,他索性也不再和对方争论。

        毕竟他修读过心理学,面对陆难之外的人,林与鹤想要猜透对方的心思并不太难。

        陆英舜太自信了。他是天之骄子,习惯性地掌控一切,想要的都会送上门来,大概从来没有失败过。

        所以即使在这种时候,也还是一样的口吻。

        林与鹤没有兴趣纠正陆英舜的想法。

        对这种人,说得越多他反而会越兴奋。

        林与鹤直接问:“你对我说这些,不怕我先生知道吗?”

        听见“我先生”这个称呼时,陆英舜的笑终于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不过他还是很淡然。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他没有关系。”

        林与鹤却被惹怒了。

        “怎么没有关系?”

        他连声调都抬高了,罕见地动了怒气,望向陆英舜的眼神冰冷。

        “要不是他,我根本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

        陆英舜挑了挑眉,视线如链,牢牢地锁在他身上,愈发兴致盎然。

        “阿鹤,”陆英舜声音轻缓,“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林与鹤:“……”

        你有病吧。

        多年的涵养让他压下了这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不过显然,这句话已经被林与鹤写在了脸上。

        陆英舜看出了他的反应,笑了笑,问:“你觉得我变态吗?”

        “我们都是一样的,”陆英舜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我,和大哥。”

        “你知道大哥当初是怎么关注你的吗?他手下至少有三个人,在常年向他汇报你的动向。”

        “不然,他怎么那么及时地知道你继母要卖掉你,出面来帮你?”

        “哦,或许不应该说当初,现在也一样。”

        陆英舜笑眯眯地说。

        “现在汇报的人应该更多了。”

        林与鹤皱眉。

        陆英舜看着他,继续耐心地解释。

        “还有,阿鹤,你脾气一直很好,能让你生气并不容易。这代表你乱了情绪,也代表我能影响你。”

        “所以我觉得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

        因为这是他亲手牵动的,最真实生动的情绪表现。

        陆英舜像一个最厉害的辩手,逻辑完美,姿态优雅,把所有利害得失一一剖解得条理明晰。

        “你和大哥差十岁,你还没有毕业,没有工作,大哥现在却是最忙的时候,他要把大半时间分给工作。你们的领域不同,以后没有充足的相处机会,慢慢地也会失去共同语言。”

        “感情需要维系,”陆英舜缓声道,“它是会被冲淡的。”

        “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他说。

        “所以我想让你多考虑。”

        “时间再长我也不会考虑的。”

        林与鹤斩钉截铁。

        他冷着脸听完了陆英舜说的这么一大段,终于给了对方最后的回答。

        “我们之间的感情,用不着别人来评判。”

        林与鹤语气冰冷。

        “还有,我刚刚生气是因为我先生被轻视,不是因为你。”

        “换了谁这么和我说他,我都会生气。”

        陆英舜饶有兴致地望着林与鹤,说:“我说过,不用急着下结论。”

        他弯了弯唇角,笑起来显得那英俊的面容愈发迷人。

        “如果真的坚信,你也不会在意别人说什么了。”

        林与鹤没有再回应。

        他的情绪早已平复了下来,也不会再被陆英舜所煽动。

        陆英舜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交谈时让人很容易被绕进去。但这对林与鹤来说却是适得其反。

        他也不打算再奉陪了。

        “三少。”

        林与鹤心平气和地说。

        “你不是为我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你是为我证明了,我只有一个选择。”

        陆英舜挑了挑眉,他再想开口,却被林与鹤抢先了一步。

        “你对我有兴趣,感到好奇。你觉得这种感觉对你来说很新鲜,你想要挖掘更多,想要改变我。”

        林与鹤望着陆英舜,漂亮的眼眸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和那深藏在温和之下、不可动摇的坚定。

        “你想找一个不轻易顺从你的人,这样你就可以玩得更久。你把这种新鲜感,当成了喜欢。”

        “但它不是。”

        林与鹤一字一句地说。

        “控制和征服,不是爱情。”

        陆英舜的笑容明显地消退了几分。

        他的声音还算平静。

        “你还没有和我相处,就这么一句话下了判定?”

        “你了解过我吗?就说我只是想玩游戏?”陆英舜说,“你还是在逃避爱情,给所有人都贴上‘不可能’的标签……”

        林与鹤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轻声说:“不是所有人。”

        陆英舜皱眉:“你什么意思?”

        林与鹤的语气反而完全平静了下来:“你是个很聪明的人,三少。”

        “你能轻易地看穿每个人,能精准地找出心结,影响别人的情绪——你很清楚自己的这个优势。”

        “其实,他也一样。”

        林与鹤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声音也放缓了。

        “他也一样擅长,你们真的很像。”

        “但哥哥从来不会把这种聪明用在我身上。”

        ——这句话如一声惊雷炸响,陆英舜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统一下课的铃声在校园内响起,教学楼里出来了不少学生,空荡荡的四周逐渐人来人往,提前下课的林与鹤也没有再和人继续谈,他客气地和陆英舜道了个别,转身离开了。

        等林与鹤走出了很远,陆英舜依旧在树下遥遥地望着他,神色晦暗复杂。

        不过林与鹤已经没心思留意这些了。

        他走开没几步就拿出了手机,找到最熟悉的那个名字,给人发了条消息。

        堆积的思念到了极点,虫豸一般啮噬着他。

        每咬一口却又留下一分诱人深陷的甜。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难工作太忙,即使到了收尾阶段,依然在夜以继日,林与鹤不知道对方现在是不是在忙,所以就只发了一条信息。

        只是他发完仍然没能缓解多少,就翻着口袋找出了耳机,想戴上听一下哥哥之前发来的语音。

        耳机才刚连接上,铃声就响了起来。

        林与鹤看向屏幕。

        是陆难。

        他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接起来时,林与鹤深呼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宁宁?”

        但熟悉的低沉男声响起时,林与鹤却还是一瞬间被堵住了喉咙。

        眼眶涨得发疼,他艰难地,过了好几秒才咬出一句。

        “……哥哥,我想你。”

        电话那边静了半拍,随即那略显嘈杂的背景音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男人略带急切的声音。

        “宁宁?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儿?”

        林与鹤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声音的不对劲,刚刚说话时都带上了鼻音。

        他忙解释:“没有,我没事。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难紧绷的声音这才放松了一点。

        “还有二十五个小时。”男人声音微哑,“马上了,乖。”

        虽然对方看不见,林与鹤还是点了点头,乖乖道:“嗯。”

        “你真的没事吗?”陆难不放心地追问,“声音怎么回事?”

        “没事。”

        林与鹤吸了吸鼻子,轻声说。

        “哥哥不是说让我任性一点吗?”

        “我就任性地说想你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陆难的声音。

        男人显然对林与鹤所说的“任性”并不赞同,不过还是顺着人的话说了。

        “你还可以再任性一点。”

        “比如让我现在就回去。”

        “不要。”林与鹤犹豫一秒,果断地做出了判定,“工作没有处理完,你回来也要分心。”

        陆难的声音染上了一点不甚明显地笑意:“好。”

        林与鹤又多听了好几句哥哥的声音,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为了能让陆难早点回来,他没再继续打扰。

        “那哥哥保重。”

        “嗯。”

        陆难的声音低下来,磁性又温柔。

        “等我。”

        林与鹤眨眨眼睛:“好。”

        电话挂断的时候,他已经走回了家,四周是熟悉的环境,耳边还留着熟悉的声音。

        林与鹤眨着眼睛,眨着眨着,水珠就砸了下来。

        他怎么会笨到这种程度?

        明明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一秒就可以把答案说出口。

        他却白白让哥哥等了那么久。

        身旁的衣架上还挂着陆难的长风衣,林与鹤把风衣拿下来,抱在怀里,脸全部埋进去,深深吸了口气。

        怎么这么迟才发现呢。

        眼泪把昂贵的衣服弄得乱七八糟,林与鹤却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明了。

        所有的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所有的爱情只有一个人选。

        从很久很久以前,到很远很远的以后。

        只有他。

        非他不可。

        不是他就不行。

        ……哥哥。

        快点回来吧。

        ——

        第二天中午一点,是陆难回来的时间。

        林与鹤昨晚和陆难说过了要去机场接他,虽然陆难觉得机场太远想让林与鹤在家等,林与鹤还是坚持要去。

        他早早请好了上午的假,翻出课程表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次请假的专业课,和两人初次约会时耽误的恰好是同一门课程。

        司机把林与鹤送去机场,接机的人不止他一个,林与鹤也是到了才发现,陆英舜居然也在。

        陆三少还是那种很泰然的模样,还主动和林与鹤打了个招呼。林与鹤看了看他,谨慎地和他保持了一段足够安全的距离。

        昨天下午耿芝打来过电话,林与鹤又问了问陆家的事,才知道陆家伤筋动骨以后,剩余还可以继续运营的产业几乎都在陆英舜名下。

        很明显能看得出来,陆难和陆英舜一定有合作。

        这是早就说好的事。

        他们是同盟,现在这种局面,陆难更不可能对陆英舜做什么。

        尽管如此,林与鹤还是不太想和陆三少有什么接触。

        一个小时后,飞机准点抵达。

        林与鹤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平静了,但“入港”两个字在大屏幕上显示出来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头等舱客人出来得很快,林与鹤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一秒未停地跑了过去。

        扑了过去。

        他一头栽进那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在鼻端蔓延开来,却还不够。

        林与鹤仰头亲了上去。

        亲完,林与鹤才看见身后跟来的大队人马。

        都是来接陆难的。

        林与鹤愣了。

        他匆忙想从男人怀里退出来,却又被圈回去,在唇上咬了一下。

        相比之下,陆难坦然得多。

        他从来不在意别人眼光,不主动只是为了让林与鹤不紧张。

        他又亲亲林与鹤的额头,低声说。

        “等我几分钟。“

        林与鹤点头。

        他以为陆难要去和人商量事情,却见陆难卷起袖子,朝陆英舜走了过去。

        谁都没看见动作过程,只听见一声闷响。

        陆难上去把陆英舜揍飞了。

        陆英舜其实还躲了一下,没有躲开,紧接着就被摔了出去。

        机场鸦雀无声。

        直到陆难面无表情地转了一下手腕,再出拳,才有人慌忙去拉。

        陆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402:08:35~2020-03-2523:58: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元氣少年ww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今天读书了吗崽、斑、蓝尘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y3个;番茄味薯片2个;七灬月、凉凉白菜、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云淡风轻近午正、明天会更好、30822943、小红鲤鱼、豆豆乖、喵大人、sunny89、江百井、似之就是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尽寒灯178瓶;明天会更好、kekeke100瓶;唉呀妈啊56瓶;岛果boom50瓶;ottttt、留守一生的幸福40瓶;rudy36瓶;西风何方33瓶;今天做个果儿、甩开字幕看美剧30瓶;璃殇27瓶;朝生暮死、36970561、loux、与寅、木落今天看论文了吗、ares、polaris、baymax、medfrffd、ny20瓶;得意15瓶;萝卜奇奇12瓶;苍狗神烦11瓶;安瑾瑾瑾瑾瑾瑾瑾瑾、白屿、不不不、午盏、某题、盆栽栽、漫步乌斯怀亚、墨玉苼萫、言溪少女、尤里里、及己、瞿·燕·庭、amanda、共赴星辰、雨生生生生生、柠檬、泠星、庭前合欢、咫尺听风10瓶;一生世一心懿9瓶;羁鸟池鱼、茶π8瓶;古月方源.by7瓶;瑜若有洲、零食爱好者、原味三分甜.、是rainbow鸭、痞子、小鱼儿6瓶;林子养猫了吗、沙耶、陆青歌、抱住小石榴、聊将与行、、奶酒、lfzdyg、阿仞、企鹅其实是大鹅【?】、十里、天天等更新、pinkivva、一叶知秋5瓶;张小婧、喵哥、萌新、旧时堂前燕4瓶;吃瓜观众、赏秋赏菊花、xuannies、寒羽、一个人、白日依山尽、nte、阿阿阿阿鸠、38321979、草莓味甜饼、长安洛阳、我爱蒋丞3瓶;栗良饼干、朱夏、狐小狸、cicind、徐小米、快快乐乐过大年、是丫2瓶;bc.、水曜日、陆言卿、s齐安、小飞侠你妈死了、36306430、l、璐、阿七阿七、喵大人、星星星星酱、32429514、叶十七、黎沐、制杖店店长、霂与、包子、随宸、三狗狗、蓝色龙猫、懒得想名字就叫这个好、何钟意、friggaz、紅茉、苏里南、棉花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